护国公-正文 第一五四章 主子,奴才来世再伺候主子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不知道的是,范文程其实也很无奈啊!他自从上次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以后,虽然还是救起多尔衮,但也仅仅是免于一死而已,没了一个蛋蛋和一段**的睿王爷看他一直不是很顺眼……

    事实上睿王爷看谁都不顺眼。

    睿王爷这时候其实俩蛋蛋都已经没了,毕竟以他们的医疗水平,这样的伤没死于感染就是命大,还能保住剩下那个没了伙伴的孤独的蛋蛋是根本不可能的,多尔衮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最后一个蛋蛋也烂掉了。然后什么也没了的他,最近都只能靠假着胡子来像海公公一样寻求心理安慰,这样的情况下很难有什么好心情,像抽别人鞭子,砍别人脑袋之类的事情经常爆发一下,光范文程就已经挨了三回鞭子了,多尔衮让他出使南方他敢不来吗?哪怕这里是杨庆这个恶魔的巢穴……

    恶魔正在看着他。

    “这不是故人吗?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多尔衮,一晃都一年多了,真是恍如昨日啊!多尔衮身体还好吧?”

    杨庆说道。

    “摄政王身体一向康健。”

    范文程堆着满脸笑容回答。

    他很聪明的朝御座上的坤兴公主跪倒,刚林还想不跪,但被他拉着也跪下了,好在他们都习惯跪着,倒也没什么不适应,话说范文程对杨庆的风格还是很清醒的,这样就避免了杨庆借题发挥,

    “我那长矛没给他留下什么伤吧?”

    杨庆说道。

    “没,没有,摄政王天护神佑,自然不会被伤到。”

    刚林说道。

    “往事无需再提,都是过去了,咱们双方交战数十年,互相之间谁还没个旧事,但既是旧事那就是不必过于纠缠,都应把目光放长远,贵使此来不知欲何为?”

    张国维说道。

    “自然是为通好而来。”

    范文程赶紧顺着话题避免再纠缠多尔衮的蛋蛋。

    “我们有何好可通?”

    杨庆说道。

    “忠勇侯不妨听他说完。”

    解学龙说道。

    “鄙君与摄政王,以贵我双方虽数十年交战,但此时时移世易,明清南北隔绝,再无交战之可能,故不应纠缠于往事,彻底结束双方之敌对,效宋辽故事共签兄弟之盟约,大清愿尊大明为兄,从此南北守望互助,友好通商,以对共同之敌。”

    范文程说道。

    “那我们要不同意呢?”

    杨庆说道。

    “忠勇侯何必执着于往事?明清两国的确有旧仇,但都是过去了,纠缠下去有何意义?”

    刚林说道。

    “杀我大明几百万军民的仇,你这样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过去了?那他们的在天之灵如何安息?纠缠下去没意义?把你们全杀光,把野猪皮父子的骨头扒出来挫骨扬灰就有意义了。”

    杨庆冷笑道。

    “忠勇侯说这些有何用?”

    刚林冷笑道。

    “恐怕忠勇侯还没把我们杀光,那李自成就先血洗江南了。”

    紧接着他傲然地说道。

    下一刻杨庆骤然到了他跟前,还没等他的惊叫响起,一只手就掐到了他的脖子上,直接把他举到半空,刚林憋得满脸通红,在那里拼命挣扎着试图掰开杨庆的手指,但以他的力量很显然是徒劳的,旁边范文程吓得尖叫一声,一下子抱着头瘫倒,蜷缩在那里变成了受惊的蠕虫。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他惊恐地尖叫着。

    “你算什么使者,不过是我大明一个汉奸叛民而已!”

    杨庆冷笑道。

    “忠勇侯,不要意气用事,联清抗顺才能拯救大明,清军出击攻宁远山海关,李自成必然顾不上南下,若杀了清使就再无和解可能,如今李自成才是咱们和他们共同的敌人!”

    张国维说道。

    “监国,请阻止忠勇侯!”

    解学龙喊道。

    “你,你真要这样做吗?”

    御座上一身朝服的坤兴公主问道。

    杨庆点了点头。

    “那你就做吧!”

    坤兴公主很干脆地说。

    “把他们和所有随员全部拿下,统统带到孝陵凌迟以献太祖,准许百姓前往观刑。”

    杨庆把刚林往地上一扔说道。

    紧接着锦衣卫上前,在范文程的哭喊中,把他和刚林拖走,然后送往孝陵凌迟。

    “忠勇侯,那你为何招其进京!”

    解学龙愤怒地质问。

    “因为我招他们来就是献祭孝陵的。”

    杨庆若无其事地说道。

    那些文官们一个个怒火中烧,话说他们真得肺都快被气炸了,闹了半天你在耍我们玩啊!可怜我们还怀着激动心情等着明清结盟,然后清军从背后出击,逼迫李自成撤军呢!虽然复制海上之盟有些冒险,但先哄着清军解决这场危机却是非常划算,以后双方再展开海上贸易,那时候还能通过卖粮食发财。而且有了足够粮食的多尔衮,会继续不断进攻李自成,后者就再也没力气南下了,只要争取到足够时间,朝廷解决了那些地方叛乱然后北伐把建奴和李自成一起干掉就行了。

    可你怎么这么脑残?

    “诸位,我是不是坏了你们的好事?”

    杨庆说道。

    那些文臣怒目而视。

    “可是就算没有结盟,清军就不会趁机攻李自成了吗?”

    杨庆说道。

    那些文臣面面相觑。

    的确,就算不结盟,多尔衮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那我们为何要背一个骂名呢?难道和建奴结盟,让那几百万死难的军民在天之灵不能瞑目,让那些被建奴杀了亲人的百姓骂咱们,让他们过去的罪行勾销,让他们占据原本属于大明的土地变成合法,让他们由背叛大明的叛奴变成大明的兄弟,这些你们都很喜欢?我们为一个必然的结果付出这么多不需要付出的东西,让我们以后再收复辽东时候,由光复故土的原主人变成侵略者,这个你们都很喜欢?你们都是儒家信徒,知道大义最重要,那么如果你们现在和建奴结盟以后灭他们时候还能再喊大义吗?”

    杨庆说道。

    “那,那也不用杀使者。”

    解学龙说道。

    “一个叛奴,一个奸民,查明其叛国之罪属实,不拿来明正典刑难道还继续待以上宾?”

    杨庆说道。

    “此事无需再说,忠勇侯欲如何退敌!”

    张国维阴沉着脸说。

    “把李定国带到孝陵!”

    杨庆对一名锦衣卫说道。

    孝陵。

    倒霉的范文程眼神空洞地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看热闹百姓,在他一旁刚林还在咒骂杨庆,而他们身后是所有随行人员,一人一根十字架钉在上面,这种行刑架广受好评,两支手两边一钉,双脚重叠钉住,脑袋往后面拉住,剩下就是动刀了。

    “主子,奴才来世再伺候主子!”

    他悲戚地喃喃自语着。

    旁边一名刽子手拿钩子瞬间伸进他嘴里,还没等范文程反应过来,那舌头就割去了半截,这下子说话都不清楚了,只能跟杀猪般惨叫着。

    “玛的,人家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你这千里送人头的算什么?”

    那刽子手无语地说。

    范文程呜咽着。

    然后那刽子手把他衣服一撕,很是熟练地在他胸口开片,就在范文程第一片肉被片下的时候,二十名刽子手同时开始动刀,一场壮观的凌迟大戏就这样在无数观众围观中开始,而这场大戏的背景,则是大明开国皇帝陵寝,三百年前他彻底结束了异族对这片土地的统治,今天他的后人就用异族的血肉来祭奠他……

    “自古得国正者无过于明!”

    杨庆感慨道。

    “起于寒微,兴义兵,逐异族,光复华夏拯黎民于水火,历代帝王何人能及?秦汉魏晋皆华夏內斗,隋唐依异族而起家,宋室欺人孤儿寡妇以取天下,唯有洪武得之最正。我这个人其实不相信什么天命,我从不相信什么皇帝乃是上天之子,但是,如果这片土地上还需要一个皇帝,那么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有谁比朱家更有资格。就算李自成也不行,张献忠更不行,虽然朱氏后人治国无方使天下大乱,但大行皇帝南渡以来,已经在尽其所能地改正,新政就是,以后还有更多为百姓所做的,但有些事情不是皇帝说了就能算,即便是大行皇帝也为此付出了性命。

    我可以告诉你,大行皇帝就是因为新政被谋杀的,他不是意外落水而是水下有刺客。

    皇帝真不是那么好当。

    真心为老百姓做事有时候就是皇帝也得冒生命危险。

    你回去告诉张献忠。

    总督四川军务,三峡以西全川之地都归你们,承制封拜,他愿意干就干,不干他就自己玩,他干的话我会让马乾和杨展率军听从他的指挥,但他必须向汉中和关中进攻,若他夺取汉中那汉中就归他,朝廷止步郧阳以东。

    杨庆紧接着对李定国说道。

    “忠勇侯如何保证马乾和杨展还有川南和川东那些官绅听我们的,如果需要我们武力解决,那你们封的官有何意义?”

    李定国说道。

    “那就是我的事了。”

    杨庆笑着说道:“相信我,我既然对你们承诺了,我就一定会做到,我这个人的名声不怎么好,但至少一诺千金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承认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