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五八章 临时约法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这个还能怎么选?

    反正这些大臣们都很清楚,这时候除了杨庆没有任何人能救他们,京营三个军,黄蜚所部,曹友义所部,这三支加起来十四万人马,全都只听杨庆的,而这也是目前大明朝廷所属军队里面所有真正能打的。

    如果此时大明朝廷有谁能挡住李自成的大军,那么除了他们以外真没别人了。

    同意。

    只能同意。

    但光同意不行,还得签字画押。

    在监国和太后主持下,一份名为临时约法的东西在朝堂上由史可法起草出来,然后各部尚书和杨庆共同签名,紧接着又盖上玉玺变成相当于圣旨的监国教。

    根据这份文件,当堂改五军都督府为大都督府,监国兼大都督。

    然后监国直接任命五个总长,首先任命的当然是参谋总长,这个参谋总长杨庆就当仁不让了,然后参谋总长负责调动大明朝廷的所有军队,以阻挡李自成的大军。至于其他各总长先打完仗再说,毕竟南京城内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而且这种利益分配也不能漏了黄得功等人。

    同样打完仗以后也要组建新的内阁,改卫所制,成立总税务司,建立大明帝国银行,总之当务之急是抵挡李自成,反正军权交给杨庆了,那些文官们也没有反悔的胆量,这种小事不需要太过于计较,玉玺盖章了有着军权的杨庆不至于还担心几个文官反悔。

    至于地方上可能的反抗……

    那个到时候再镇压。

    确定了利益交换后,紧接着重新叫回龚鼎孳和杜之秩,内阁首辅史可法再次以遗诏的理由明确拒绝了接他们的圣旨,同时重申遗诏中关于李自成及所部不得踏足淮南的内容,要求他们立刻回去禀报李自成停止对淮南各镇的进攻,将所部在分界线以南的各军统统撤回淮北。

    “忠勇侯,你们确定是要抗旨了!”

    龚鼎孳傲然说道。

    “没盖玉玺的圣旨何来抗旨一说?”

    张国维说道。

    “那你们就交出玉玺。”

    杜之秩说道。

    “玉玺只能交给陛下,若陛下愿归南京,我将率军北上迎驾于淮安,然后在南京皇宫由监国交与陛下,但秦王必须止步清河,渡淮的北京留守司所属各军必须撤回淮北。”

    杨庆说道。

    “那么秦王也就只能先行为陛下清宫了!忠勇侯,诸位,希望下次再见到诸位的时候,不是在刑场上!”

    龚鼎孳环顾四周说道。

    紧接着他和杜之秩捧着没送出的圣旨扬长而去。

    武英殿上所有人都在默默看着两人的背影,苦苦支撑了一年多点的时间后,这场噩meng还是最终降临,不过算算倒也习惯了,这一年多点的时间其实也没和平过几天。崇祯到南京时候,湖广那边还在打呢,紧接着就是高一功的南下了,然后就是左良玉的叛乱,多灾多难的大明朝就这样在风雨飘摇中晃了一年,现在终于要面对最猛烈的冲击了,是彻底覆灭还是绝地逢生就看这一战了。

    “诸位,至少我们还有希望!”

    杨庆说道。

    那些文臣们强打起精神。

    几乎就在同时,韩赞周一路小跑的冲进来,顾不上向坤兴公主行礼就朝杨庆喊道:“忠勇侯,凤阳总督马士英告急,清流关守军不战而降,袁宗第越清流关兵临滁州。”

    “呃?!”

    ……

    滁州。

    “这些狗东西!”

    马士英站在城头,一脸悲愤地看着城外汹涌而来的敌军。

    这些不久前还是他部下啊!

    而在他身后的滁州城内,完全是一片末日般的恐慌,涌入城內的难民挤在一条条街巷,在雨后的积水中哭喊着争相登上一艘艘小船,一队队匆忙调动的士兵踏着地上的积水从他们中跑过,一个官员正带领着衙役在疏散那些难民。

    “督师,这就是您的五万大军啊!”

    一身铠甲的刘肇基不无嘲讽地说道。

    马士英长叹一声。

    他在凤阳时候手下有万,淮河岸边一战崩溃,就剩下五万退守定远和后面的清流关,结果面对袁宗第的进攻再次崩溃,而上一次在孙承宗等人坚守下使李自成不得不兵败而退的清流关,因为守军的不战而降一夜告破,那里的三万守军连同之前投降的那些,一同加入顺军成了袁宗第的前锋。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悲剧。

    这对南京来说同样是个悲剧。

    因为清流关被打开也就代表着杨庆的第二道防线岌岌可危。

    只剩下滁州城了。

    更重要的是把袁宗第的骑兵放进了江北这个突出部。

    这个以盱眙为顶点充当南京內裤的突出部,东边是以扬州为核心的水网屏障,西边就是从合肥一直向东北绵延到盱眙的这片山区,而这片山区距离南京最近的关隘就是清流关。同样通过清流关的这条官马大道也是凤阳通往南京的主要道路,清流关失守就代表着这个三角形突出部已经被打开缺口,袁宗第的那一万骑兵就算打不开滁州也一样可以随时袭扰江北,甚至兵临长江制造恐慌。

    “都是贼,都是贼!”

    马士英恨恨地说。

    他当然明白自己手下为什么投降得那么干脆,说到底这些家伙也想跟着李自成血洗江南啊!

    他们可全是北方流民。

    这些混蛋可是原本历史上进攻江阴的主力之一。

    当然,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马士英站在滁州城墙上眼睁睁看着自己以前的部下,生龙活虎般亢奋地杀向自己,紧接着他们后面沿着直通清流关的官马大道,骑兵的洪流汹涌而来,甚至原本清流关及凤阳临淮关等地的大炮,都在这些骑兵后面被推了出来,至少百分之七十以上是之前他部下的攻城大军,就这样开始将炮口对准了他。

    “虎蹲炮准备!”

    刘肇基举着望远镜,看着正在城外正在推来的敌军大炮说道。

    “实心弹?”

    他身旁的庄子固问道。

    “开花弹,这日子不过了!”

    刘肇基咬着牙说道。

    在他们身后的城墙下面,十门看上去像是铜水缸的二十斤虎蹲炮,或者说是二十四磅臼炮,在一块块方形厚橡木的底座上逐渐昂起炮口,紧接着旁边炮兵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个木箱,从里面抱出一颗颗球型开花弹,根据城墙上军官喊出的数字截短引信装入引信孔,迅速将炮弹装入已经装填好发射药的大炮,后面士兵刺破药室里的丝绸药包。

    “放!”

    庄子固吼道。

    所有臼炮骤然喷出烈焰。

    十枚炮弹带着引信燃烧的烟迹直冲天空,瞬间掠过了他们头顶继续飞向高空,飞向四里外,紧接着到达弹道顶点然后继续拖着烟迹落下,但有两枚还没等落地就凌空炸开,下面正在推大炮的敌军一片愕然,全都仰起头看着天空中两朵焰火。

    下一刻另外十六枚炮弹纷纷落下。

    带着引信的炮弹在泥土飞溅中紧接着弹起,在人群中轰然炸开,用爆炸的威力和四散的弹片收割周围的生命,其中一枚正好在一辆装载火药的马车旁炸开,爆炸的威力掀翻这辆马车的同时引爆了火药,火光中周围数十人瞬间被炸飞,一道黑色烟柱如魔龙般在绿色中升起,四周没被炸飞的敌军士兵惊恐四散。

    城墙上一片欢呼。

    “继续,先把他们的气焰轰下去!”

    刘肇基说道。

    他不担心弹药补给,滁州后面有水运支撑,虽然顺军骑兵会对水运线进行袭扰,但此时眼看进入夏天,这里的水网会裹住骑兵的马蹄。

    不过他兵力不足。

    他的一个军是分两处驻守,实际上滁州仅有三个旅,另外还有一个旅在六合,他原本是这个三角突出部的预备队,是要在周围三个点任何一个被突破后堵上的,现在他只能用三个旅一万五千人,迎战包括投降的凤阳军在内近十万敌军。

    而且其中有两万顺军主力。

    这任务可是很艰巨。

    就在这时候一名锦衣卫逆着逃难的人群狂奔而来,紧接着在城下下马匆忙冲上城墙向他行礼说道:“刘将军,监国教,南京改五军都督府为大都督府,监国自领大都督,忠勇侯任大都督府参谋部总长,江北及大明各地所有军队由大都督府直辖,受参谋总长调动。忠勇侯参谋总长令,京营第二军务必死守滁州,后撤者斩,另有监国行玺之临时约法一份告示各军,凤阳总督马士英革职回南京待罪。”

    说完他将大都督府参谋部正式公文,盖着玉玺的临时约法一起递给刘肇基。

    他是故意说这么多的。

    被他说的内容吸引过来的几个将领一起把脑袋凑到刘肇基旁边,后者一脸疑惑地打开临时约法,很自觉地开始读里面的内容,他读完内阁构成时候那些将领已经露出惊喜,当他读完卫所制改革后,庄子固猛得一拍身旁同伴肩膀……

    “玛的,咱们终于熬出头了!”

    他带着兴奋说道。

    马士英一脸黯然地站在旁边看着这些将领们脸上的笑容。

    “马公,这是史阁部给您的私信。”

    那锦衣卫把一封信递给他说道。

    马士英接过信,没有看里面的内容,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拿着信走下了已经响起欢呼声的城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