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零章 闯王霸业,在此一举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侯爷,敌军至少五万!”

    高得捷举着望远镜一脸凝重地说道。

    “你害怕了?”

    杨庆说道。

    “侯爷说笑了,跟着侯爷别说是五万了,就是五十万末将也敢冲,生死输赢这个不说,至少杀得痛快,不用跟过去一样活得像条狗,哪怕战死了充其量也就他玛的一条死狗,侯爷把我们真正当兄弟,那我们就把这命交给侯爷。”

    高得捷拔出刀说道。

    “打完这一仗我给你们组建一个骑兵军!”

    杨庆拍着他肩膀说道。

    就在此时远处顺军开始列阵,四万步兵在正中,一万骑兵分两翼,正中步兵推出一片长矛密林,在一门门火炮后面恍如一道铁甲的墙壁,两翼仍旧是普通骑兵。事实上因为战马偏小,再加上火器的普遍装备,像铁骑营这样的古典式具装骑兵早已经被淘汰,毕竟在子弹面前都一样,而具装骑兵因为昂贵的成本那损失可就不一样了。

    顺军阵型正中分开,一名将领策马冲出。

    “袁宗第!”

    杨庆说道。

    说完他同样催动了战马。

    “虎蹲炮准备,瞄准敌军骑兵阵型!”

    他身后高得捷举刀说道。

    旗手立刻挥动信号旗,向两翼发出杨庆编写的旗语,而在他们这支骑兵的阵型两翼,各有一座已经组建完成的车城,在这些车城的中心,总计两个炮队的十二门臼炮分别开始瞄准对面顺军两翼的骑兵。

    杨庆的阵型和顺军正好相反。

    他是两翼步兵中间骑兵,第二军分出的一个步兵旅,第三军原本驻扎六合的一个旅,两座车城一左一右护住中间的铁骑两翼,但车城各取消了一个边,毕竟中间是铁骑根本不需要守这个边,但在骑兵正前方增加了一道防线。三千铁骑全军出动,已经改成旅的这支特殊骑兵分六个营,六个密集的骑兵方阵排列在偏厢车的墙壁保护中,一万三千步骑最终变成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横亘在绿色的田野上面对五万敌军。

    就在所有士兵心怀忐忑准备接下来的大战时候,杨庆已经和袁宗第面对面了。

    “你可以杀了我,看看我的部下是不是也会不战而溃。”

    袁宗第不无嘲讽地说道。

    “我只喜欢杀异族,对你没兴趣!”

    杨庆说道。

    “那咱们就好好打一仗!”

    袁宗第点头说道。

    说完他控制着战马后退一步,紧接着调转马头,然后转回头说道:“忠勇侯,你后悔还来得及,你若归顺闯王,位当在我之上,又何必与那些贪官污吏同流合污?”

    杨庆挥了挥手让他滚蛋。

    袁宗第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策马回归本阵。

    杨庆同样调头返回。

    就在他回到阵型的一刻,两旁车营內炮声骤然响起,十二枚开花弹拖着引信的烟迹掠过天空,紧接着在顺军骑兵中炸开。

    而就在同时,远处顺军的大炮喷出火焰。

    不过这样的野战中肯定不会出动红夷大炮级别的,基本上都是些最多不超过千斤甚至几百斤的小炮,几百米距离內直射的炮弹不断击穿盾车的护壁,带着飞溅的碎木制造着杀伤,甚至落在列阵的骑兵中造成伤亡。同样明军车城上包括劈山炮和弗朗机在内,所有火炮也在开火,炮弹在顺军的长矛林中打出一片血肉飞溅。

    后者的阵型开始混乱。

    这些都是杂牌,也就是投降的那些,他们自然是要当炮灰的,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火炮对轰中,尽量消耗对方的炮弹,然后冲锋的时候作为肉盾给后面的主力铺路。

    攻城时候他们还得填壕呢!

    “他们的骑兵怎么不怕?”

    高得捷没在意自己阵型中落下炮弹造成的损失,这样的损失根本不值一提,因为都是轻炮,在这样的距离只要不是被炮弹正中,一般来说就没多大危险,他更关心的是对面挨开花弹的顺军骑兵,开花弹爆炸的火光和巨响中,那些骑兵依然保持阵型,虽然有部分战马受惊但整个阵型没乱。

    “我和李来亨一起,用火药包炸崩了多尔衮的骑兵,难道李自成还能蠢到不针对性训练他的骑兵?”

    杨庆说道。

    这个结果很正常,事实上这时候估计多尔衮也得进行类似训练,想用臼炮轰溃骑兵已经不可能了。

    “虎蹲炮调高两度,轰步兵后面。”

    他说道。

    紧接着旗语发出,所有臼炮迅速调转炮口并调高仰角,炮弹越过正面的炮灰落在后面,而炮灰后面是顺军主力步兵,随着炮弹不断落下,爆炸的火光中原本安全的顺军主力步兵开始出现大量伤亡。说到底二十斤臼炮威力并不弱,至少不会比一枚现代的六零迫击炮弹弱,在密集的步兵阵型中,这东西的爆炸肯定会造成不小伤亡。

    面对自己部下主力步兵的伤亡袁宗第终于忍不住了。

    随着他的中军旗帜挥动,战鼓声在骑兵和后面主力步兵的逼迫下,炮灰不得不狂奔向前。

    他们迅速越过了火炮阵地。

    高得捷看着杨庆。

    杨庆摆了摆手。

    对面炮灰们顶着车城的炮弹,在血洗江南的憧憬中狂奔,很快进入了霰弹射程,然后死尸大片倒下,但活着的继续向前,他们后面就是不断向前挤压的顺军主力,想逃跑也根本不可能,霰弹阻挡不住他们,紧接着他们进入鸟铳子弹和抬枪霰弹射程,更多的炮灰们倒下,但活着的依旧只能踏着同伴的死尸向前。

    然后一枚枚手榴弹从车营飞出在炮灰中不断炸开。

    炮灰们还是只能向前。

    当然,三斤的黑火药手榴弹本身威力也有限,再加上铸铁的质量问题也没几片碎片,更多是吓唬人。黑火药时代想依靠这东西横扫天下还是过于夸张,至少野战中没戏,欧洲人在排队枪毙战术成熟后,掷弹兵也就空有其名了,要知道即便到美国南北战争时候,十二磅山地榴弹炮打出的九磅榴弹也仅仅炸开十片左右碎片。

    更别说这些手榴弹顶多也就是算不到四磅了。

    这个吓唬人更有效。

    但当吓不到人时候,指望它们炸死多少敌人就扯淡了。

    爆炸的火光中炮灰们迅速开始冲击车城,车城內近战的斧枪手长矛手双手斩马刀手迅速动手,双方的浴血搏杀开始,而在护壁的掩护下,鸟铳抬枪甚至弗朗机不断在极近距离对着敌人喷射火焰。包括阵型內的骑兵都举起弓箭射杀试图冲击的敌人,甚至就连臼炮都将仰角抬到最高发射药减到最低,一枚枚炮弹不断落在车城外炸开,后者的死亡率直线飙升,越来越多的炮灰开始掉头。

    但也就在这时候,密集的敌军人群中无数细小的火光出现,紧接着一个个小布袋拖燃烧的烟迹飞出落在车城內炸开。

    车营內立刻出现混乱。

    好在弹药都在车上特制的隔箱內所以还没发生弹药爆炸,但顺军掷弹兵的出现依然让炮灰们士气大振。

    “侯爷?”

    高得捷说道。

    “继续等着!”

    杨庆说道。

    如果连这点考验都撑不住,那他对京营的训练就算失败了,毕竟顺军的手榴弹还不如明军,至少他在火药配比,原料提纯方面做得更好,同样重量肯定明军的手榴弹更好,唯一的威胁在于引爆弹药,但偏厢车的发射药和手榴弹都藏在车上的铁皮暗格里。

    除非顺军手榴弹正落在里面,否则是不会将其引爆的。

    而这种可能几乎为零。

    事实上在最初的慌乱后,明军迅速稳住了,双方以偏厢车为分隔的近距离搏杀,长矛互刺,互扔手榴弹,长柄斧和斧枪互砍,弓箭手近距离瞄准互射,在血淋淋的面对面搏杀中死尸不断倒下,甚至明显地堆积起来,但绝大多数都是进攻者的,尽管不时有手榴弹落下,但明军的伤亡依旧远远少于他们的对手。

    毕竟明军的弗朗机,抬枪和鸟铳更狠,装填霰弹的弗朗机近距离一炮轰死一大片。

    甚至很多炮灰已经开始逃跑。

    而就在前方血战的同时,明军的臼炮炮弹依旧不断在后面督战的顺军主力中炸开,那些顺军主力终究也不是真不怕死的,二十斤臼炮炮弹威力可不是手榴弹能比的,在这些算得上重型的炮弹轰击和那些试图逃跑的炮灰不断挤压下,顺军步兵终于开始撤退。

    然后所有炮灰毫不犹豫地向后溃逃……

    “出击!”

    杨庆吼道。

    一辆辆偏厢车迅速分开,一道道铁骑的洪流汹涌而出。

    杨庆一马当先挥舞双挝直冲向溃兵,转眼间撞进其中,两把铁挝一分两名溃兵同时被勾刃刺进后背,紧接着伴随战马的狂奔向前被硬生生撕碎了身体,而就在同时更多具装骑兵撞进溃兵中……

    远处袁宗第静静地看着。

    旁边一名将领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再等等!”

    袁宗第说道。

    那将领控制着躁动的战马,和身后列阵的数千骑兵一起,静静看着杨庆在战场上一往无前地冲击,看着他和后方车营之间的距离在迅速拉开。

    “闯王霸业,在此一举!”

    袁宗第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提起锥枪猛然催动了战马……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