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一章 天命所归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从两翼出击的顺军骑兵,就如同两个巨大的凿子般,瞬间楔入明军骑兵与步兵之间拉开的空处。

    铁骑旅立刻左右一分。

    战场上最壮观的骑兵对冲开始。

    而就在同时原本溃败的顺军主力步兵迅速掉头,重新以最快速度结阵组成一个个西班牙方阵,那些溃逃的炮灰从他们两旁跑过,然后以密集丈长矛组成的一个个小方阵向着明军骑兵迎头撞去。

    但明军车城也在瞬间解体。

    所有偏厢车四四一组,在那些士兵的推动下,碾过遍布战场的死尸撞向顺军骑兵的侧翼,就在双方骑兵撞在一起的同时,这些偏厢车也进入攻击距离,紧接着重新组合成一个个小的四车方阵,开始近距离用弗朗机和抬枪轰击转向迎战的顺军骑兵。

    后者顶着炮火汹涌而至,迅速包围一个个方阵展开攻击。

    但这些小方阵就像洪流中的一个个礁石般,在骑兵的冲击中岿然不动,依靠偏厢车的保护,那些步兵在里面不断开火,射杀周围进攻他们的顺军骑兵。

    后者明显对此不适应。

    他们的弓箭,锥枪,都几乎无法有效攻击车营,就算能够趁着炮弹和子弹装填的机会冲到跟前,也无法越过偏厢车的阻隔,而车城內那些步兵的丈长矛和斧枪,手榴弹,却可以近距离对他们造成重创。

    等明军步兵完成装填弹药,那他们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顺军骑兵就这样无奈地战斗着。

    而顺军的西班牙方阵兵同样也开始攻击明军铁骑的侧翼,部分铁骑转向用他们的弓箭射向这些步兵。

    后者用鸟铳还击。

    但明军骑兵同样对这些密集如林的长矛组成的方阵无可奈何,哪怕他们是具装骑兵,也一样不敢冲这些刺猬,那长矛太密了,就连胯下战马都害怕,而弓箭的射击对于身上都有重甲保护的顺军步兵杀伤有限,但顺军的鸟铳对具装骑兵却是真正致命的。

    铁骑营处境和顺军骑兵没区别。

    古典战场上的主宰,终于遇到了他们的克星。

    整个战场就这样开始了决战。

    骑兵对骑兵,西班牙方阵对具装骑兵,车营对骑兵,唯一遗憾的是杨庆期待的车营对方阵并没出现,不过真要出现多半也是方阵倒霉,因为他们没有火炮的配合,是肯定顶不住明军弗朗机糊脸的。双方数万大军就这样陷入大混战,一边是几乎可以说李自成手下最强悍的军团,一边也是同样可以说明军系统里面最强的野战军,在滁州以东就这样打响了东方战场可以说技术含量最高的大战。

    火绳枪时代西方战术的代表,对同样时代东方战术的巅峰。

    至于结果……

    杨庆顾不上管这个。

    他带着一个营的铁骑直冲迎面而来的顺军骑兵,两军在狂奔中不断拉近着距离,杨庆身旁具装骑兵逐渐排列成了一道骑墙,在他们后面还有另外两道,三道间隔也就十米左右的骑墙在死尸遍布的战场上横掠而过,一支支端平的丈长矛带着小三角旗指向前方。

    下一刻撞击开始。

    超长的长矛,纪律化的编队,再加上人马具装的防护优势,让铁骑营再次碾压了对手,密集的长矛攒刺中顺军骑兵不断倒下,紧接着那些具装骑兵跃过他们的死尸继续向前,而后续第二波次,第三波次在已经被撞乱的顺军骑兵中继续横扫,彻底将他们面前所有敌人踏在蹄下。

    但这并没什么用。

    他们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顺军的数量优势足以抵消铁骑营的冲击力,如果是那些杂牌骑兵,这一次冲击就足够,但可惜他们面对的同样是顺军最强的骑兵。

    没有溃败的近三千顺军,硬生生堵住了五百具装骑兵的冲击,并且把他们逼入了混战的格斗中,长矛折断的明军迅速换上他们的铁锏铁鞭之类武器,与周围顺军展开血战。不过身上的重甲防护仍旧给了明军骑兵极大优势,尤其是身上的胸甲,几乎免疫一切刀砍,就是锥枪角度不对都会被光滑的表面滑开,除了同样的锏鞭锤之类重型打击武器,别的很难对他们造成实质杀伤。

    而这些当年的吴三桂家奴本身实力够强,在南京作为事实上的御林军,几乎顿顿有肉的待遇和杨庆的亲自监督训练,让他们身体素质更是大幅提高,这样的格斗中他们的威力照样堪称无敌。

    尤其是他们还有一个无敌的统帅。

    杨庆继续势如破竹。

    甚至那些顺军骑兵根本不敢真正和他交战,绝大多数都只敢用箭去射他,或者绕过他和他身旁的明军骑兵交战,杨庆就这这样带着他的大旗和不多的几十个骑兵,所向披靡地驰骋在混战的战场上。

    很快他就直面袁宗第。

    后者带着至少五百骑兵,一直在高处指挥全局。

    杨庆不需要充当指挥官,他的后面有第二军副将,后者才是战场的指挥,而他则干他最喜欢干的斩将夺旗角色,之前双方阵前会面不能杀袁宗第,但此时战场上就不一样了。最多看在他为大明血战二十年不屈的份上不杀死,但生擒还是少不了的,只带着几十骑的杨庆亢奋地直冲袁宗第,后者身旁骑兵立刻列阵准备迎战。

    杨庆的速度不断加快。

    他身旁几十骑以三角阵型跟随着他凶猛地冲向自己十倍的敌人。

    然而他的敌人却停下了。

    杨庆心中蓦然一动。

    情况很不对!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

    就在他距离袁宗第还有不足十丈的时候,看到了后者脸上诡异的笑容,几乎就在同时,列阵的顺军骑兵全部从背后拔出了火枪,三百支簧轮短枪齐刷刷瞄准了杨庆。

    “下马!”

    杨庆大吼一声。

    在狂奔的战马上他纵身跃下。

    但他的那几十骑部下却根本来不及下马。

    就在同时对面密密麻麻的火光喷射而出,数百颗子弹如狂风暴雨般在不到二十米距离横扫明军,绝大多数都是瞄准了杨庆,这点距离哪怕他身上的铠甲也无法阻挡子弹,哪怕顺军的子弹精度不够,而且他跳下战马的动作也让多数原本应该命中的子弹落空了,也依然有几十颗子弹几乎同时打在杨庆身上……

    “杀!”

    袁宗第一声疯狂的吼声。

    紧接着他拎起一把铁锏催动了战马。

    而那三百顺军全部狂奔向前。

    然而……

    下一刻他们全愣住了。

    袁宗第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蓝色天空中一道七彩光柱蓦然降下,瞬间笼罩了杨庆和那些倒下的明军骑兵身体,然后杨庆那已经遭到重创的身体竟然在这接天连地的光柱中缓缓升起,越升越高,很快就到了十几米高的天空中,静静地悬浮在七彩的祥光里。

    一名没来得及带住战马的顺军骑兵一下子撞进光柱,然后瞬间化为一团血雾消失。

    后面的骑兵惊恐地止住。

    然后他们纷纷跌落战马,颤抖着诚惶诚恐地跪倒在地,只有袁宗第还留在马上,不过他也已经完全石化,在那里傻了般仰望着半空中的杨庆。

    那光柱矗立天地之间。

    七彩的光华流转,在蓝色天幕与绿色大地间,向凡人宣示着神灵的威严。

    战场上所有人全停下了。

    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半空中的杨庆在这光柱中静静地悬浮着,然后在无数目光注视下他身上的血迹消失了,额头上的伤口消失了,甚至就连身上的污垢,铠甲的伤痕,乃至衣服的破损也都在瞬间复原。然后他的身体缓缓立起,低着头张开双臂,身上的铠甲光华流转,背后的披风猎猎,尽管他低着头而且眼睛没有睁开,但却依旧仿佛如神灵般俯瞰众生。

    那些骑兵吓得不住磕头。

    而就在同时他下面那些部下骑兵和战马的尸体也缓缓立起,和他一样瞬间一切都复原,甚至七彩祥光中全身铠甲看上去更加华丽,只是所有人都低着头站在他脚下。

    “这,这算什么?天命所归?”

    袁宗第苦涩地喃喃自语。

    他精心设计的陷阱,为了能够解决这个闯王一统天下道路上唯一一块拦路石,他甚至调来了刚刚完成训练的新军步兵,同样刚刚完成组建的第一支火枪骑兵营,才终于成功击杀杨庆。

    结果他居然原地重启?

    神迹?

    天命所归?

    这他玛还怎么打?

    而此时他部下那些骑兵,甚至整个战场上所有人,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无论明军还是顺军,全都放弃了交战,纷纷跪下诚惶诚恐地膜拜这神迹,膜拜着天命的诞生。

    然后他们的膜拜中杨庆缓缓落下,重新落在他的战马上。

    下一刻祥光瞬间消失。

    而在祥光消失的一刻,马背上的杨庆也重新睁开了眼。

    他茫然地看着面前一片跪倒的顺军骑兵,然后环顾四周,看着身后那些原本中弹倒下的部下骑兵,后者同样也在茫然地面面相觑,杨庆的目光越过他们,看着整个战场上数万跪倒的双方士兵,最终转回头看着下马跪倒的袁宗第……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愕然地说道。

    (下午有点事,提前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