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五章 开门,咱们的圣主明君到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开炮,轰死这狗贼!”

    刘宗敏暴跳如雷地挥刀怒吼。

    他前方十几门重炮的怒吼紧接着也响起,呼啸的炮弹瞬间撞击在前方城堡大门上方,然后在坚硬的城砖上打出一片碎块飞溅,让那里原本的三个大字支离破碎……

    那三个字是居庸关。

    他进攻的是居庸关。

    突袭宣化成功的姜瓖紧接着率领骑兵南下居庸关,这里是第三道防线,根本不知道关外发生了什么的守军没有任何防备,达岭长城的关门甚至直接是被骗开,还没等居庸关守军反应过来,姜瓖就兵临居庸关,然后还是内部的叛乱,关城內早就被晋商收买的军官带领部下做内应,姜瓖一举攻破居庸关。

    可怜刘宗敏差点被气疯了。

    蒙古骑兵袭扰张家口的报告和居庸关失陷的报告,是几乎同时送到他手中的啊。

    这个老土匪暴跳如雷。

    紧接着他就亲自带领两万顺军反攻居庸关。

    “公爷,贼军跑了!”

    突然间他身旁亲信喊道。

    他这时候已经被封公爵,朱慈烺继位后自然要大封这些拥戴他的从龙之臣,虽然这样说有些滑稽,但事实就是如此,所以顺军主要将领人人有份都加官晋爵,因为李自成是秦王得陕西山西,所以这些封爵都是直隶山东河南的,而剩下还有一大堆许诺打下江南再接着封。

    刘宗敏作为众将之首被封燕国公,是这批封爵里面唯一的国公,其他那些都是郡公,侯伯之类的。

    崭新出炉的大明燕国公,愕然地看着居庸关上一片逃窜的身影。

    “玛的,这就萎了?”

    他啐了口唾沫不屑地说。

    “追,老子非扒了姜瓖的皮不可!”

    他随即说道。

    “公爷,小心有诈。”

    那亲信提醒他。

    “诈?姜瓖有资格耍诈吗?就他那两万废物,无非再加一万鞑子,李天琳恐怕还没死,这么点时间他们就算偷袭也干不掉李天琳,更何况独石口和龙门关还有张黑脸一万人,追,越快解决越好,这事估计多尔衮也肯定有份,最快速度解决姜瓖,回头在长城上迎战建奴。”

    刘宗敏说道。

    他不是历史传说中的莽夫,事实上莽夫也活不到现在。

    他很清楚这是有预谋的。

    这后面肯定是多尔衮,否则借姜瓖个胆子也不敢动,只有和多尔衮联合才有可能,这边姜瓖和蒙古人合伙夺宣大,东边多尔衮攻长城,东西两线合伙南下,就算最后打不进关內也一样可以夺取宣大南下山西。而他要做的就是趁着多尔衮还没到以最快速度解决这边,然后再回去全力对付多尔衮的南下,就算这期间多尔衮南下了,长城四镇短时间也足以支撑,毕竟那里还有整整五万大军,尤其是关外还有李来亨的一万精锐甚至具备向北进攻的能力。

    “追!”

    刘宗敏挥刀说道。

    他的两万大军立刻开动,迅速通过打开的居庸关,向着溃逃的姜瓖所部追杀过去。

    刘宗敏的计划的确没问题。

    可惜……

    他同样忽略了一点。

    喜峰口。

    “唐总兵,当初你们把摄政王的大军阻挡在了关外,现在结果又如何?”

    宁完我挥着折扇说道。

    他已经取代不幸为咱大清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范文程,成了此刻多尔衮手下头号文臣,实际上这个名声没有老范响亮的家伙,一直都是咱大清主要文臣。

    他对面蓟镇总兵唐钰默然。

    这个当初跟着宋权一起勤王的家伙在崇祯南下后,选择了继续留在北方,毕竟唐家是遵化土著,所有产业都在遵化,而他的行为得到李自成青睐,这代表着北方明朝将领对他的真正承认,所以唐钰随后被任命为蓟镇总兵镇守他的老家遵化,但今天……

    “唐总兵,摄政王只让我给您一个明确的承诺,大清若得中原,一切依明朝旧例,可不是崇祯在南方所行的那一套,而是完全依大明旧制,士绅官员的一切特权照旧。摄政王不会搜刮士绅的钱财,也不会像崇祯那样向士绅收赋税,更不会像李自成准备做的那样行什么新法均田,简直是丧心病狂,还想均田?让官绅和泥腿子一样自己种田?这是要天打雷劈的暴啊!”

    宁完我愤愤地说。

    “那发服呢?”

    蓟州知州王鳌永说道。

    原本历史上咱大清山东总督,在青州被不理解咱大清雅政的刁民所害的王鳌永,因为李自成对文官们的大裁撤,丢了蓟州监军道的职位,不过好在凭借实力还是得到了知州一职。这也是不可避免,李自成手下没多少文臣,只能大量留用旧文臣,比如崇祯十六年的那批进士多数都被任用,还有一些地方上的举人也被任命为官员,原本历史上他也是这样做的。

    “发服?”

    宁完我意外地说。

    “剃发易服只是对朝鲜人,与诸位有何关系?再说,这是我大清臣民荣耀的象征,你看,我就是汉人,我就觉得头上顶着辫子光荣得很,你们就是想剃发易服,那还得看摄政王答应不答应呢!”

    宁完我甩了一下鼠尾巴,摇着折扇一脸我是包衣我光荣的自豪感说道。

    王鳌永和唐钰交换一下目光。

    “那就谈些更实在的吧!”

    唐钰满意地说道。

    “北京库府任尔取之!”

    宁完我笑咪咪地说道。

    唐钰立刻站了起来。

    他看了看自己部下那贪婪的目光。

    “开门,迎摄政王!”

    他说道。

    “开门,迎咱们的圣主明君!”

    王鳌永站起身补充道。

    一个小时后。

    “臣唐钰。”

    “臣王鳌永。”

    ……

    “叩见摄政王,恭迎摄政王南下中原扫荡贼寇,拯民于水火,臣等愿为王师前驱,为大清尽忠。”

    王鳌永举着一份刚刚写出来的献表跪倒在洞开的长城关门前高喊。

    “王公请起!”

    多尔衮下马扶起他说道。

    贴着胡子的摄政王,紧接着面带和蔼的微笑,看着面前跪了一地的脑袋,然后不自觉地翘了一下兰花指得意地说道:“诸位都请起,本王此来非为夺中原之地,实乃不忍坐视中原百姓继续受那贼寇荼毒,我大清虽起于关外,然闯逆者,我等共敌也,明室自弃中原,中原百姓无主,我大清当为中原百姓主之,我大清当与中原士绅共逐贼寇,同享太平盛世。”

    他那尖细的嗓音回荡在空中。

    “臣等愿与摄政王共享大清盛世!”

    王鳌永等人齐声高喊。

    然后他们迅速向两旁一分,紧接着多尔衮催马进入长城,在他身后是仿佛无穷无尽的骑兵洪流,而两旁唐钰等人纷纷上马,为摄政王前导。

    这支军团没有停留。

    他们一刻不停地狂奔向前到达遵化,遵化士绅迅速打开城门,箪食壶浆欢迎王师,然后多尔衮的大军继续向前,下一站蓟州,蓟州知州王鳌永亲自为他推开了城门,蓟州士绅同样箪食壶浆迎接王师。而这时候刘宗敏刚刚包围了宣化,在他们的北边张天琳依然在蒙古骑兵和姜瓖部下的围攻中血战,当刘宗敏接到多尔衮入关的报告并将宣化的作战交给从独石口返回的张黑脸,率领部下紧急赶回关內的时候,多尔衮已经开始向着北京狂奔。

    他没有遭遇任何抵抗。

    尽管长城线上还有四万顺军,但这些人根本反应不过来,距离远的李来亨都不一定能知道他入关。

    多尔衮就这样带着万至少三分之一朝鲜人的旗军,在夏季的华北平原上狂奔向前,出蓟州后立刻分兵由多铎率两万再加唐钰率领所部一万为前驱向西直扑密云和居庸关,封堵刘宗敏返回的道路,而他率领六万旗继续杀向北京,沿途不断有士绅的箪食壶浆相迎,甚至还有带着家奴加入的……

    不得不说这一年北方士绅过得那个苦啊!

    李自成的确不收老百姓的税。

    可李自成的军费全从他们身上搜刮啊!说不定哪天那个耆老乡贤就被如狼似虎的顺军抓走,然后找个罪名比如刁民告他们之类扔到大牢上夹棍了,什么时候家里人把钱粮拿出来了什么时候查无实据放人,不交那就查有事实夹死拉倒。

    可怜真是泪尽继之以血啊!

    尤其是还准备均田。

    也不知道那李自成从哪里得了一本妖书,而且还对上面的内容颇为推崇,正准备在承诺的免赋期內,重新对土地进行清查,完成清查后按照这书的内容进行改革,其中最重要一项据说就是均田。虽然他们内部也有很多人反对,毕竟顺军将领很多跟着他也是为了当地主,但据说李自成跟中邪一样,非要坚持推行均田制以兑现他均田免粮的全部承诺。

    这真要命了!

    现在救星终于到了,谁还管什么其他的,泥腿子开门迎闯王,士绅难道就不能开门迎大清?

    多尔衮就这样在一片欢呼中势如破竹般向前,就在多铎和刘宗敏几乎同时到达居庸关,并且在狭窄的山间展开血战时候,多尔衮终于站在了北京城外。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