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六章 北都人民喜迎王师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北京。

    “慌什么!”

    直隶总督府內,留守的吴汝义看着一片混乱的场面喝道。

    那些文武官员一起看着他。

    居中落座的吴汝义淡然地看着他们说道:“燕公大军不过三百里,骑兵兼程两日可回,纵然建奴抢占居庸关阻其归路,尚有关宁两军三万,李来亨骑兵兼程六天可回,他那一万骑兵足以与建奴野战,而这北京城內有兵一万,搜检青壮可得十万,城墙上无数大炮仓库里不计其数的军械,如何不能守个十天半月?”

    “但建奴有十万大军啊!”

    一名将领说道。

    “十万大军?山海关之战后旗可战之兵最多还有五六万,就算有补充也是些新附的朝鲜人,这样就算真有十万又有何可惧?”

    吴汝义说道。

    “连大炮都没几门就来攻城?”

    他紧接着不屑地说。

    事实上在他看来多尔衮根本就不是为了打北京,无非就是和过去一样抢掠些财物粮食而已,清军打朝鲜没抢到多少粮食,那里同样没什么余粮可抢,朝鲜人自己都绝大多数吃不饱饭呢,尤其是因为群山阻隔,再加上占领区反抗不断,至今也没把南边的主要水稻产区拿下,再加上进口几乎断绝,清军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据说去年冬天甚至把朝鲜俘虏当成食物吃呢!

    这种情况下孤注一掷入关洗劫一番避免被饿死,这是很正常的,对于这样的敌人只要固守就可以了,等闯王大军返回,多尔衮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些将领平静了许多。

    “说的好,建奴此番不过自己来送死而已,诸位何须在意?”

    门外响起喊声。

    紧接着一个文官走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个家奴,一人手中捧着一个用红布盖着的托盘,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冯府尹。”

    那些将领纷纷打招呼。

    “冯府尹这是?”

    吴汝义疑惑地看着他。

    原本历史上咱大清太保,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曾经因为一次特殊的*****而闻名,而现在是大明顺天府尹的冯铨,带着一脸神秘笑了笑,然后说道:“好东西,我近日得了几个宝物拿来与诸位分享。”

    “那倒是要看看了!”

    吴汝义笑着说道。

    他俩私交还算可以,冯铨是魏忠贤一党,原本被革职在家的,因为善于钻营攀上了牛金星而被启用。

    冯铨向那四个家奴一招手。

    后者立刻捧着托盘向前,吴汝义和那几个将领,都一脸好奇地看着他们手中的托盘,但就在这时候外面骤然传来一声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吴汝义下意识地站起身,和那些将领同时向外望去。冯铨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几乎就在同时,四名家奴以最快速度掀开红布,紧接着从托盘上拿起了簧轮短枪,就在吴汝义愕然低头的瞬间,对准他同时扣动了扳机。

    三支簧轮枪骤然喷出火焰,三枚子弹准确打在他胸前。

    巨大的冲击力量一下子把吴汝义推倒在座位上。

    大厅內瞬间一片寂静。

    “你这狗贼!”

    一名将领突然清醒,拔出刀悲愤地怒吼一声。

    紧接着所有将领纷纷拔刀。

    就连外面的卫兵都举着刀冲了进来。

    冯铨却笑着一动不动。

    “诸位,我想问一句,你们跟着李自成是为了什么?”

    他笑着说道。

    说话间他还举起双手做任人宰割状。

    那些将领面面相觑。

    “真得是为了跟那些泥腿子均贫富共富贵吗?如果真那样的话,请尽管将我乱刃分尸,但在被诸位分尸前我还想说一句,你们真为了那个吗?谁不想家财万贯,良田万亩,姬妾美女环绕,坐享人间富贵荣华?谁不想和那些被你们抄家的豪门贵族一样锦衣玉食?但他们的财富何来?土地,他们都有几万甚至几十万亩土地。那么我就好奇了,闯王会给你们吗?你们为他打下了天下,但他却要把土地分给穷人,那些土地本来应该是给你们的啊?”

    冯铨说道。

    一名将领手中的刀垂下了。

    冯铨带着自信的笑容看了他一眼。

    “李自成要均田地,李自成不准当官的贪钱,李自成还要求以后当官的和泥腿子一样交税,那么我就真得很好奇了,你们拼死拼活跟着他打天下是为了什么?权贵不兼并土地,当官的不谈钱,那你们当权贵当官干什么?”

    他继续说道。

    “你,你休要蛊惑人心!”

    一名将领语气无力地说道。

    “那就请杀了我,然后和外面的清军血战到底,再为李自成建立起一个新朝,你们不要万亩良田,你们一钱银子都不贪,你们和泥腿子们一起种田交税,穿粗布衣服,守着黄脸老妻过和泥腿子一样的日子。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难道这就是你们要用血换的东西?你们真伟大,古代圣贤都做不到啊!”

    冯铨嘲讽道。

    那些将领面面相觑然后不由自主地放下了刀。

    “或者,你们还有另一个选择。”

    冯铨接着说道:“打开城门,放多尔衮的大军进城,然后他会裂土封疆让你们和你们的子孙,都过上和那些被你们抄家的勋贵一样日子,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世世代代享用不尽,你们可以兼并土地,你们不用交税,你们当官可以想捞多少银子就捞多少银子,这才对得起你们流的血。”

    “闯王有几十万大军。”

    一名将领很没底气地说道。

    “是几十万没有粮食的大军,是几十万没有后勤的大军,难道你们觉得杨庆会给他粮食?再说,你们难道以为你们还有选择?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刚才那声爆炸是怎么回事吗?

    冯铨冷笑道。

    东便门。

    弥漫的硝烟中,原本历史上咱大清恭顺侯,现在的大明恭顺伯吴惟英张大嘴,在爆炸造成的失聪中愕然看着前方洞开的城门。

    准确说不是洞开。

    而是整个被炸得面目全非了。

    这是五十斤火药爆炸造成的,一个因为某种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原因被他的盟友送出来的少年,背着五十斤火药制造的超大号火药包,趁着混乱硬生生撞进了门洞,然后点燃引信制造了这场爆炸,轻松为他们打开了原本应该令他们绝望的城门。

    蓦然间无数混乱的声音撞进他的双耳。

    “快,再来一个!”

    他抓过身旁一个白袍老者吼道。

    “别忘了你们承诺的。”

    那老者说道。

    “放心,你们这么好用的打手,摄政王傻了才不重用呢!不就是给你们和当年蒙古人给你们一样待遇嘛!话说我祖上还是蒙古人呢!说到底咱们和摄政王都一样,咱们都是一家人。”

    吴惟华说道。

    那老者一挥手。

    旁边一个背着同样火药包的少年走上前。

    “去吧!”

    那老者说道。

    那少年坚毅地点头,然后背着火药包,趁着城门被炸开的混乱,就在那些贵族士绅的家奴和城墙上下来的顺军激战的时候,他狂热地喊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然后一头撞进了城门洞里还在弥漫的硝烟中。吴惟华和那老者死死盯着那片硝烟,这时候两边的顺军不断逼近,他们那些家奴终究战斗力不足,虽然还有一些盟友的帮助仍旧节节败退,不过吴惟华根本看都不看这些,就在那里死死盯着那片还在向外涌出硝烟的城门洞。

    骤然间里面火光一闪。

    下一刻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带着硝烟和尘埃汹涌而至,如同狂风般从他四周刮过。

    吴惟华尖叫着。

    而此时城外列阵的清军中,尚可喜愕然看着东便门瓮城的城门处,就像开火的炮口般,从城门洞里向外喷射出火光硝烟和城门碎片,巨大的爆炸震撼着城墙,就连那些正在朝他们开火的士兵都震得一旁混乱。

    下一刻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他的双耳。

    “杀,天佑大清!”

    他发疯一样吼叫着。

    紧接着列阵的清军蜂拥向前,他们什么都不顾了,盾车都抛弃了,骑兵在前步兵在后不顾城墙上射出的炮弹和子弹,全都发疯一样狂奔,很快骑兵就最先到达。就在同时吴惟华也带着人从里面被赶出来,他们迅速放下桥头的吊桥,清军骑兵汹涌而过和冲出来阻击的顺军展开血战,不过后者仓促间数量不多,在这些都快疯了的旗兵冲击下很快死伤殆尽。紧接着第一批清军就终于冲进了瓮城的城门,而后续更多清军紧跟着源源不断地涌入,北京城就这样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被转眼攻破,异族的铁蹄在时隔三百年后,终于再一次踏进了这座城市。

    而此时的城内那些满怀仇恨的士绅和文官,正发疯一样从一条条街巷涌出,用欢呼声迎接他们的圣主明君……

    尽管圣主明君的脑袋后面是一根鼠尾巴。

    但那也是圣主明君。

    “报仇啦,终于报仇啦,李自成,你不是抢我们家银子吗,今天老子让你知道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吴惟华癫狂般尖叫着。

    蓦然间一声刺耳的呼啸,紧接着他被一颗抬枪子弹把脑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