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八章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可不想重蹈李自成的覆辙。

    李自成说白了就是没清洗。

    北方顺军的构成很复杂,李自成的老营其实只有五六万人,剩下有收编的西北官军,有杀罗汝才等人后吞并的其部下,有各地自己起兵依附的农民军甚至干脆就是想着跟他捞一把的土匪,还有更多是他进军北京期间望风而降的明军,接收北方后收编的地方武装。

    最终这些乱七糟的势力构成他总计六十万大军。

    他的老营是忠心的。

    他的老营没有一个投降的。

    无论郝摇旗和李来亨的敌后坚守孤城还是张天琳部战至全军覆没,都证明了老营对他的忠心。

    但其他人就未必了。

    这样的情况需要一场清洗。

    无论会不会引起不满,甚至留下骂名,铁血手段清洗都必不可少,一个聪明的君主都会这样做,趁着自己的威慑力足够,迅速以各种罪名拿下那些杂牌或者无法保证忠心的将领,以忠心的老营军官取而代之,然后打散旧的编制重新进行整编,必要时候还需要镇压一下小规模叛乱。

    反正有他镇压就翻不了天。

    但他没有。

    他还是过去的老一套。

    各将领自己掌握自己下属的,就连那些投降明军将领的部下都依然是他们旧部,最多在重要地区驻扎自己的亲信,但因为南方是主战场,实际上李自成的主要将领都在南边。李自成自己在北方可以镇住,他南下后刘宗敏就做不到了,结果唐钰投降就是整个蓟镇一万守军的大投降,姜瓖叛变就是整个大同两万守军的一起叛变。如果清洗旧将后打散编制重新整编然后以他的老营将领取而代之,那么就算依然有人想叛变,也不可能一下子整个军镇叛变,总会有忠于他的人为他而战。

    这是李自成的悲剧之一。

    还有就是没有真正学会发动下层百姓。

    他的确打击了士绅,但没从根源上打击,士绅对地方的话语权依然掌控着。

    他也想着均田,但他却不懂宣传,不懂让老百姓都知道他想做的,结果在这场事实上是士绅和他的战争中,老百姓依旧在做看客。如果这一年里他组织几百个宣传队下乡宣传均田,同时展开大规模强制性减租减息,恐怕士绅们喜迎王师的时候,那些贫民已经在砸断锄刃当长矛了。

    前车之鉴啊!

    杨庆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了。

    清洗。

    必须进行清洗。

    从上到下,从军队到民间,统统进行一番清洗,而桂王的造反正好就是最好的借口,用谋逆这顶帽子来一场大狱。

    饶州府治鄱阳永寿宫。

    “杨庆,你这个逆臣,太祖皇帝您睁开眼看看吧!就连您的子孙都保不住了啊!”

    淮王朱常清悲怆地仰天长啸。

    此时这个原本历史上短时间被郑成功拥立过的东武帝,正被几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拖着,扔进他前面一辆紧急赶制的囚车,而在他身后繁衍了几百年的淮藩那些凤子龙孙们,同样在锦衣卫押解下,一个个拖着镣铐哭喊着走出来,不过女人和小孩倒是依旧留在永寿宫中,哭哭啼啼地看着她们的男人被押走。

    “卢公公!”

    一名锦衣卫将几封书信递给宣旨的大太监卢九德。

    原凤阳守备太监因为丢凤阳而被革职,不过好在太后念他自大行皇帝时候就在前线带兵,没有功劳也算有苦劳,所以免了他的死罪,留在宫里伺候太后。

    至于他的搭档马士英被革职。

    不过老马没下狱,杨庆还是准备以后启用他的,虽然老马有污点,但至少这个家伙可以用来对付东林党啊!

    “吆,还真有这东西啊!”

    卢九德笑着说道。

    然后他举起这些书信,对着周围围观的百姓们说道:“淮王朱常清,身为宗室,于强寇犯境之时,不思为国藩屏,共御外敌,反与桂,靖江诸逆通谋欲危社稷。淮王及淮藩男丁全部夺爵下狱,待查明之后另做处置,淮藩之田产除保留一万亩为各家女眷赡养之资,其他一概抄没。原属淮藩土地之佃户准其依旧租种,但必须编入民兵,以民兵制度不纳任何赋税,根据田地等级减租至最高不超过四成,另外淮藩若有平日之罪行,亦可向锦衣卫检举。”

    他这话刚说完四周立刻一片海啸般的欢呼声。

    “大王,臣为大王报仇了!”

    蓦然间一声怒吼,一个义士拔刀冲向阉狗。

    旁边一名锦衣卫一扣扳机,手中钢弩的木羽箭瞬间穿过义士胸膛。

    “再加一条,阴蓄死士,谋害钦差!”

    卢九德指着淮王对记录罪名的锦衣卫说道。

    囚车里的淮王悲怆怒号。

    然后两百年的淮王家族就这样被拔了。

    旁边是无数的欢呼声,那些兴奋的百姓踏着义士的死尸,用烂菜叶子欢送据说在封地上行使过初y权的淮王一家踏上前往诏狱的旅程,鄱阳这片可以说大明最重要农业区之一,终于真正回到了朝廷的手中,不用再只是淮王家族的提款机了。

    这一点很重要。

    要知道即便胡元时候,饶州路的人口甚至超过北方的一个大省。

    这里在农业时代的富庶可想而知。

    但因为淮王的存在,这里不但很难为朝廷提供多少赋税,反而还需要把当地的几乎所有赋税,都用来养活那几千口食禄的宗室男女,淮王府的拔除代表着的是朝廷每年数十万的税收增加。淮王家族的土地同样也为杨庆增加了至少一个旅的民兵,原本他的手还伸不到的鄱阳湖东,以后再有士绅想搞事情,他只需要大都督府一个征召预备役的命令,派到这里的指挥使就可以带着五千忠心耿耿的民兵过去一棒子打死。

    鄱阳湖稻田区四成田租啊。

    而且不交任何税。

    那些原本的淮王府佃户们会立刻变成杨庆的狂信徒。

    而就在淮王一家两千多口有爵位的男丁被塞进囚车,直接押赴南京锦衣卫诏狱的同时,被吓尿了的抚州益王以最快速度把桂王给他的那一堆书信送交锦衣卫,同时自己上表请罪,请求监国处罚,另外以思慕祖宗旧土为名,请求移藩凤阳境内,献银三十万两以助国用。

    这样就可以了。

    对于懂事的杨庆还是不介意放他一码。

    好歹益王家族原本历史上也在抚州起兵抗清过。

    然后益藩在淮河与芍陂之间获得了三十万亩的免税荒地,益王带着一家几千口人把他们在江西的百万亩良田献给监国,连同土地上所有佃户一同变成了杨庆的民兵,至于他们家族则跑到封地上去开荒种田了。好在他们的绝大多数家财保住了,而且芍陂以北如果不打仗的话,还算是好地方,他们还有自己的家奴,大家开荒种田终究还是能够自给自足的,相比起诏狱里生死难料,永寿宫几千女眷和小孩抱头痛哭的淮王一家子,这样的结果还算是好的了。

    而惠王,也就是崇祯剩下的那个拜佛的亲叔叔,被杨庆以同样勾结桂逆的罪名下诏狱。

    后来张嫣开恩把他放了。

    不过惠藩在荆州的封地只保留下了一万亩,其他俸禄什么的以后没有,就这一万亩给他吃斋念佛吧,反正惠藩目前也就到第三代,根本没多少男丁,一万亩够养活他家了,至于他家原本的百万亩封地,这个赏给马进忠的部下。

    马进忠居然始终不叛变,这一点很让杨庆满意。

    他其实是老资格的造反军。

    当初荥阳大会的十三家之一,但这样的资历面对李自成的大军压境,不但没有投降,反而主动出击牵制顺军,这也算是难得了,就算不冲着他原本历史上至死不降,跟着李定国始终追随永历这一点,仅凭这场功劳也足以得到厚待。

    但他的部下肯定不能保留。

    杨庆对这种杂牌没兴趣,而且他部下同样鱼龙混杂,原本历史上他病死后这些部下就逼着他儿子投降了,所以接下来他的近十万杂牌必须裁撤整编到最多一个军。而整编下来的士兵瓜分这些封地做民兵,以后杨庆还要对其他各军进行整编,所有淘汰的统统以这种方式转为民兵,都给他们最好的农田,惠王的土地不够还有蕲州荆王的,再不够还有常德吉王的,前者被张献忠灭了,后者逃跑到了梧州,正好现在也可以算作逆党了。

    这样明朝的南方各藩,就剩下了逆党的衡阳桂王,武冈岷王,桂林的靖江王。

    但他们的结局已经注定。

    在李自成撤军以后,王之仁率领京营第二军再次奔向南昌,同时张名振的水师和马进忠所部水陆并南进下洞庭,三路大军扫荡桂逆党羽合围长沙,完成他们和左meng庚那未完成的约会。另外京营第三军刘肇基部自江西南下出梅岭杀向广州,此前广东各地官员不战而降,迎接靖江王和王允成的大军进入广州,这样杨庆又可以趁机对两广官场进行一番彻底的清洗了,不得不说桂王也算帮了他一个大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