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六九章 屠刀举起,人头滚滚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左meng庚在长沙的抵抗……

    他没抵抗。

    事实上那相当于自杀,湘江的畅通水运网络,让进攻的明军光大炮就携带了三百多门,虽然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已经炮管寿命到了,不得不运回南京重铸,但红夷大炮级别的重炮依然达到了四十多门。

    就长沙城想在三百多门大炮轰击下保住那未免太天真。

    左meng庚很干脆地跑路衡阳。

    然后明军继续前进,他继续向南跑路,当他跑到郴州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真正的战斗了,毕竟这里的水运已经不是那么畅通了,由此可见这家伙还是有点头脑,也知道得拉长运输线最大限度削弱讨逆军火力优势。但可惜他准备战斗的时候,刘肇基所部到了赣州开始进攻梅岭,害怕被前后夹击的左meng庚只好以最快速度向广州跑路。

    他的反应速度挽救了他。

    在他到达韶关的同一天刘肇基攻破梅岭,然后左meng庚与王允成在广东士绅支持下,死守韶关继续奉桂王为帝准备割据天南。

    讨逆军止步于郴州和南雄。

    战线拉得太长,后勤有点供养不上了。

    当然,主要是杨庆想钓鱼,两广土司的力量很强,这些家伙也得最大限度解决,话说广西一年岁入居然才几十万石这未免太过分了,而这种情况除了有靖江王这家吸血鬼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些土司早就已经不交税了。但如果以后以武力,一个山寨一个山寨收拾,逼迫他们交税的话会很麻烦,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制造压力,逼着左meng庚和靖江王这些人把这些土司都拉拢住,让他们把青壮都送到战场上,然后在战场上把他们的血放干,这样再改土归流就容易得多了。

    必须得改土归流。

    四阿哥都敢干的杨庆是肯定不能落后于他的,但四阿哥的改土归流可是要流血的,这时候的西南土司比原本历史上四阿哥时代要强得多。

    得提前给他们放放血。

    而到山林蛮瘴之地清剿他们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得把他们引到平原的战场上,这个任务就得由桂王来完成了,就让他们先割据两广,为了抵御朝廷的大军到处拉帮手,最后把这些土司能请的全都请出来,把那些乱七糟的民族青壮年都拉到正面战场上来,剩下就是一顿大炮轰死了。

    所以还需要给他们点时间。

    杨庆还得顺便训练一下西南作战的军队。

    车营在崇山峻岭间并不合适,这种战术适合平原战场,但崇山峻岭间不但偏厢车不好走,而且缺乏组合成车城的空间,另外很多战斗都得在树林中进行,偏厢车根本进不去,所以必须得训练专门的山地战型军队。

    也就是税警队那样的。

    全火器,大量装备轻型火炮,最好还是山民。

    这一点很容易。

    以平原上的良田和民兵化作为交换,大量吸纳棚民出山,这种人在湘赣交界山区有的是,明朝后期甚至鞑清初期这一带棚民造反常有,他们又不是真的喜欢山里,只是作为逃户没法拥有土地而已。湖广战乱之后有的是待垦荒地,让他们开垦就行,不够还有淮南的,然后给他们定好新开垦荒地几年內连租都不收,这些人会愿意出山的。

    这年头山区日子非常苦,得地瓜土豆玉米普及后,山区才能吃上饱饭。

    而这些人是最好的山地步兵。

    同样他们和士绅也没关系,甚至对士绅极其仇视,有五六个军的这样山地步兵就足以横扫西南两广山区。

    实际上那里的土司也没多大战斗力。

    哪怕万历年间,这些家伙也是被明军暴打的货,他们的依仗只是山高林密再加上多传染病而已,真要离开这种环境,就是长矛砍刀的明军也一样压着他们打。

    湖南的讨逆战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这场摧枯拉朽一样的战役,实际上也没真正打什么大战,基本上就是一场追击而已,在这场追击中讨逆军收获了一个特殊的俘虏。

    而武冈的岷王被生擒了。

    他因为位置关系,还没来得及逃往广西就被堵在武冈城內。

    “杀!”

    杨庆很干脆地说。

    虽然岷王家族有一个特殊后代,但他还是不准备放过,事实上至今他还一个藩王没杀,毕竟之前那些多数都是他栽赃陷害,抄人家的家就行,肉i毁灭有点太无耻了。

    但这个可以了。

    岷王可是带着军队加入谋反的。

    他身旁的坤兴公主没有丝毫犹豫地抓起圣旨,然后在赐死岷王,岷藩宗室全部夺爵的命运裁决上盖章,紧接着拿过第二份命运裁决,这是在长沙被抓的偏沅巡抚李乾德的,他原本想往贵州跑回老家四川的,结果半路上被手下一个军官抓了送给张名振。

    “杀!”

    杨庆很干脆地说。

    坤兴公主立刻盖章。

    第三份是侯恂父子的,他父子二人随左meng庚南逃,但因为侯方域身体的脱累,被落在了后面,然后被几个湖南本地士兵抓了献给王之仁,毕竟这些士兵家在湖南,无论如何对南逃都不会喜欢,抓个逆党主要成员邀功请赏才是正理。

    坤兴公主看着杨庆。

    杨庆眼前浮现出李香君那哀求的目光,然后回味着昨晚她那曲意逢迎时候的感觉……

    “杀!”

    他毫不客气地说道。

    坤兴公主盖章。

    不过她一只手抓这玉玺盖章明显有些疲惫,她看了看杨庆,然后直接把玉玺递给了他,杨庆毫不客气地接过,同时顺手抱起她那轻盈的身子,坐在了她的座椅上,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坤兴公主犹豫一下,小脸微红地伸出手搂着他腰,把脸贴在他胸前,听着身后他啪啪的盖章声。

    杨庆面前可是有一堆类似的裁决。

    这些都是各地附逆官员的。

    此前桂王控制区最远时候向东都到临江了,向北也到了常德,贵州官员虽然没公开加入,但基本上也都是暗通款曲,这么大的范围內那些没有起兵讨逆的官员,统统都算在逆党里面。无论他们是不是真参与,只要这个范围内没讨逆的,那就全部以逆党论处,既然是逆党那肯定就得杀,杀过这一茬后湖南官场差不多也就完成清洗了,还有那些参与的士绅,这些同样也得杀,不但要杀,而且还要抄没家产。

    然后把他们的佃户同样变民兵。

    杀过这一茬之后,整个湖南就完全掌控在手了,哪怕还有些逃过这一劫的士绅,在遍布各地的皇庄和民兵虎视眈眈的目光中,也再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接着还有两广。

    而湖南和两广又构成了对江浙的包围。

    这就完成布局了。

    话说杨庆真得感谢桂王。

    如果没有这场造反,他还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现在就简单了,谋反大罪砍头抄家是必须的,无论谁也挑不出刺,最多说他杀戮过重,最多说里面冤狱颇多,但没有人敢说他不应该杀这些人,谋反不杀不抄家那还有天理吗?

    “这样会不会杀很多人啊?”

    坤兴公主抬起头,仰起她那俏脸看着杨庆说道。

    “所以才叫清洗。”

    杨庆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

    “用血来清洗!”

    他说道。

    紧接着他手中玉玺继续盖章,无数颗人头就在他俩的旖旎中随着盖章声落地。

    而此时在北方,李自成同样杀得人头滚滚。

    临清。

    “杀,一个不留!”

    李自成看着面前再次投降的地方官员和士绅,带着一脸杀气说道。

    “闯王,此前您待士绅过于严苛故此士绅才降建奴,您此番归来,当向吏民示之以宽仁,若大肆杀戮将使其后再无人敢降。”

    顾君恩小心翼翼地说。

    “错,我以前是杀少了!”

    李自成冷笑道。

    “若当初我杀尽此辈,就不会有今日的功亏一篑,宽仁?宽仁能换来他们不做墙头草吗?那崇祯待他们够宽仁的,连税都不收他们的,结果又是如何?他们开门迎咱们时候和他们开门迎多尔衮时候有何区别?这些狗东西的骨头就是软的,不杀到他们血流成河他们是不知道怕的。”

    他紧接着说道。

    前面那些等待的士兵已经迫不及待举起了刀。

    “闯王,您别再被杨庆蛊惑了。”

    李岩恳切地说道。

    “他给您那本书没安好心,历朝开国都是优容士大夫,团结豪绅,哪怕朱元璋亦是如此,杨庆却教您反其道而行,正是欲使您与士绅为仇敌。均田免粮的口号喊一下就行了,臣当初提这个口号是为了哄着老百姓帮您,但却不能真得行于世。历代何曾有过均田,唐朝的均田也不过是人口锐减后荒地太多故此均那些荒地,关中豪强的田地一样是任其兼并。

    古之君主行均田制的只有一个,就是篡汉的王莽。

    结果又如何?

    转眼就身死族灭。

    那杨庆故意给您这样一本书,就是为了要让您走上王莽的老路,那多尔衮所行才是得天下的正理,此时改正还不晚,若继续与士绅为仇敌,则自此以北皆视您为仇敌。”

    他接着说道。

    李自成充耳不闻般一挥手。

    前面那些刽子手在一片哭嚎中纷纷刀落,一颗颗官绅的人头落地。

    李自成转身离开。

    “那就把他们统统杀光!”

    他紧接着转头对一脸痛心疾首的李岩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