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七三章 又搞定一个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作死小能手就作死小能手吧!

    反正这时候的大明,已经基本上没有谁能制住杨庆了,如果不是担心会把江浙这片大明最后一块没有遭到战火波及的净土毁掉,杨庆就是强制性推行公田化也一样会成功……

    无非就是多杀点人罢了。

    杨庆要是拿出原本历史上清军血洗江南的气魄,东林党什么的完全不值一提。

    但这种事情还是要尽量避免。

    不过新政已经正式开始在各地强制性推行,对士绅的税收由那些地方官员负责,暂时按照在户籍上的土地征收,至于以后等经界完成再说。

    但即便这样夏季的税收依旧大幅增加。

    地方士绅的确有零星抵制,但李自成造成的恐惧还没消退,所有绝大多数士绅还是捏着鼻子接受了,至于那些抵制的,各地官员在文臣们的命令下自己就解决了,毕竟那些士绅还有很多办法对付收税,公开抵制是最不明智选择。

    而经界同样已经开始。

    户部按照杨庆意图组建的一个个经界队,在锦衣卫和税警队的保护或者说监督下,首先从南京开始对农田进行丈量,尤其是那些从勋贵手中强制性收缴的田产,优先进行丈量并分类,然后那些佃户统统编入民兵作为预备役。这样加上之前以卫所田产为依托组建的京营三军,南京周围就可以说固若金汤了,这三军在其他各军完成整编后会撤回,作为驻防南京的近卫军。六万类似皇室家丁的免税自耕农近卫军,数十万皇庄佃户民兵,真得可以说将南京保护得铜墙铁壁一样。

    谁来进攻都得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南京的经界完成后再向外推。

    首先对各地官田进行清查,估计至少得两年时间,两年后官田清查完成皇庄民兵化也就同样完成,那时候再开始清查士绅的,他们想搞事情也没机会了,哪里有士绅想搞事情就近拉起民兵过去就行。

    而作为新政的另外一项,税务司同样设立。

    老王作为税务司总长。

    他的第一项工作不是以最快速度组建税收机构,而是以最快速度修订新的税法,茶,丝绸,盐等各项商税全部重新修订,同时增开新海关,松江,宁波,福州全部设立海关,海关直属税务司……

    “走私是肯定不行的。”

    杨庆对郑芝龙说道。

    此时他在自己的侯爵府,夏季的夜风中,寇白门抚琴而歌,圆圆坐在一旁表演着茶艺,李香君带着一帮舞姬跳舞,按照文人雅士的品位,这也算得上人生极致了,当然,这主要是待客的,没客人的时候,杨庆会让她们披着薄纱跳的,可怜的李香君在被他rli后,基本上已经心如死灰般任他摆布了。

    郑芝龙笑而不答。

    这走私自然是说他,大明第一大走私集团啊!

    “但是,可以搞垄断嘛!”

    杨庆说道。

    “忠勇侯请明示!”

    郑芝龙说道。

    “很简单,咱们效仿荷兰人,以股份制成立南洋公司,太后,我,还有你们郑家合伙。朝廷授予南洋公司整个南洋的贸易专营权,外国商船自己来大明的贸易不受限制,但大明自己在南洋方向上的出口贸易,全部由南洋公司垄断,包括对外殖民,讨伐那些对大明不敬的番邦,在番邦设立商业据点,这些统统授权给南洋公司。

    非南洋公司的,却敢于在南洋做生意的大明商船,统统以海盗论,如何对付海盗就是你这个海军总长的职责了。”

    杨庆说道。

    “但目前做南洋生意的可不只我郑家一家啊!”

    郑芝龙说道。

    “收编,以船队入股南洋公司,要么加入南洋公司,要么就退出,既不加入南洋公司还敢干的,统统以海盗论处,但南洋公司只做南洋生意,向北不在垄断范围,毕竟我们不能吃独食,还得给别人留一口。”

    杨庆说道。

    郑芝龙沉吟着。

    对他来说这很难说利还是弊。

    南洋的贸易事实上就是他们郑家垄断着,基本上没其他人的事,有也早被他打沉喂鱼了,但却是以非法的走私形式,杨庆的南洋公司事实上是损害他目前利益,他不但要分出垄断的利润,而且南洋公司还得交税,就算税率肯定比外国商船低但也得交税,他过去是不交的。可如果拒绝的话那就变杨庆的敌人,而且杨庆既然盯上了海上贸易,那么最后肯定不会罢手的,他不干有的是人干,比如沈廷扬之类的,如果他想阻止那就只能和杨庆开战了。

    他在海上的确不怕杨庆。

    可他的根基在陆上,杨庆随便找个借口,让锦衣卫去福建抄家,他自认可顶不住,那时候郑家的二十多年积累就荡然无存了。

    就他的实力到了陆地上,随便一个军的京营过去,他在福建哪怕与士绅联合也一样白给,已经当了二十年富家翁的他,明显没有了年轻时候那种纵横四海的勇气,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海盗了,在福建有一堆产业裹着他的手脚,而南洋公司至少给了他以后的荣华富贵……

    “那就依忠勇侯!”

    他很干脆地说。

    “好,南安伯够爽快!那兄弟我送你一座宝山。”

    杨庆说道。

    “忠勇侯请讲。”

    郑芝龙说道。

    “台湾北边有金矿,不要问我如何知道的,南安伯只需要知道我不会骗你就行了,位置就在西班牙人修的圣萨尔瓦多城南边的山里,更具体的位置我同样不知道,但我就知道应该不会超过海岸向南五十里范围。另外在那里西南的群山之中,还有一片巨大的硫磺矿,那个应该很好找,有温泉的地方就是,而且硫磺地肯定是寸草不生的。”

    杨庆说道。

    “但那里是番人之地。”

    郑芝龙说道。

    “难道还需要兄弟我教南安伯如何去做吗?”

    杨庆说道。

    “黄金矿脉寻找较麻烦,但硫磺矿就在山林,只要走过去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兄弟就不伸手了,算是对南安伯的一点心意。”

    他紧接着说道。

    “忠勇侯是怕我不尽心夺回台湾?”

    郑芝龙笑着说道。

    “福建多山,缺良田,也就是这些年有地瓜,否则恐怕绝大多数地方都得年年饿死人,既然如此为何不向台湾迁移呢?台湾面向大陆这面全是最适宜水稻的平原,而且水源充足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全都开发出来养活五百万人口轻而易举,这样的好地方丢给荷兰人,那是对子孙后代的犯罪。”

    杨庆说道。

    郑芝龙笑着举杯。

    杨庆举杯相碰两人各自一饮而尽。

    海上贸易问题解决了第一步,但接下来杨庆暂时还不准备把事情搞得更大,他现在只是搞定外销,但真正的根源依旧没动,真正让大明朝廷在海外贸易上几乎得不到收获,根源并不是郑芝龙一家,而是沿海所有士绅都是郑芝龙。事实上大明向南洋的商船并不多,每年到巴达维亚的不超过十艘,荷兰人那里有明确记载,而巴达维亚又是南洋最大的贸易港,可见大明商人主动的南洋贸易规模很小。

    真正让大明海关税收流失的,是沿海士绅的小船在近海海dao上和外国商船之间的直接交易。

    这个问题郑芝龙不会管的。

    事实上杨庆同样也没有能力去管。

    哪怕他让海军在沿海不断巡逻也没有任何用,因为他的海军肯定会被拖下水变成走私者,就像咱大清水师和英国人合伙经营ya片一样。

    国营也不行。

    大明的茶叶本来就是国营。

    但事实上全走私,在皇权不下县的时代,什么政策只要士绅不配合都是白扯的,等他把皇庄渗透得遍布江浙乡村了,那时候再动手也不迟,现在无论搞什么改革都会被瞬间玩坏掉的。他现在第一步先把这个大明版东印度公司搞起来,至少这个环节只需要搞定郑家,而沿海那些小的南洋航线海商吸纳进这个垄断集团就行。

    大明的海运不存在内部竞争,因为出去的船很少,最主要竞争者是欧洲商船,但事实上荷兰人欢迎大明商船将货物运输到巴达维亚,在那里大明商船都会受到欢迎。

    “那么还有一件事。”

    杨庆说道:“咱们的援朝军该启程了。”

    多尔衮转向关內,给了朝鲜人收复北方的希望,但他们自己是绝对没这个胆量的,正好杨庆也想拉李自成一把,从后方牵制一下清军,那么之前崇祯承诺,但至今没派出的援朝军就该启程了。

    “不过还缺一个主帅。”

    杨庆紧接着说道。

    “忠勇侯的意思是?”

    郑芝龙问道。

    “令郎如何?若南安伯想让他考状元算我这话没说。”

    杨庆说道。

    “忠勇侯欲出兵多少?”

    郑芝龙问道。

    “朝鲜多山,车营不便,更何况我大明同样还在平乱当中,也没有那么多的兵马可用,再说这是朝鲜自己的事,咱们不过是去帮个忙而已,让朝鲜百姓知道大明出兵保护他们了就可以,别说派兵了,就是不派兵光把大明旗帜亮出来,也就足够朝鲜百姓坚定信心了。”

    杨庆说道。

    “到底多少?”

    郑芝龙问道。

    “呃,一个营。”

    杨庆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