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七四章 杨庆的真实身份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杨庆当然不是真得帮李家反攻夺回北方失地。

    他要的只是李家反攻而已。

    但即便多尔衮已经将战略重心转到关內,留守朝鲜的两万清军也不是李家能打败的,哪怕这两万里面只有五千正牌剩下的全都是伪军。

    必须要明白一点,朝鲜和大明之前一样也都是文贵武贱。

    事实上他们的武将更贱。

    而多尔衮的入侵和收编让那些朝鲜降军就像原本历史上的绿营一样战斗力暴涨,毕竟跟着一起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是那些将领们都欢迎的,做咱大清的旗朝鲜明显比保卫李家更快乐。所以留守汉城的五千旗满洲和一万五千旗朝鲜,事实上依旧保持着对李家的优势,李家那据说十万大军只能依靠山区固守而且守得摇摇欲坠。

    想要他反攻……

    那得给他画一个大饼。

    先派一个营过去,然后告诉李家后面还有一个军正在陆续海运中,但多尔衮与李自成决战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他可以先反攻。

    让这个营到战场上去先获得一场胜利,鼓舞起李家的斗志,让他的那十万大军先反攻汉城,无非就是多死点士兵,李家也肯定不会在乎士兵死多少,然后慢慢隔段时间送一个营过去,保持着他们的斗志,让他们当炮灰消耗清军实力,同时也给朝鲜人减减丁,反正最后是肯定帮他们夺回汉城的。

    但时间会久一些。

    死的朝鲜人也会更多一些。

    至于郑成功做援朝军统帅,郑芝龙没有反对,他也知道就凭自己儿子的文采是考不上进士的。

    就这样援朝军启程。

    南安伯世子郑森被监国赐名郑成功,然后率领一个步兵营和一个配属的骑兵哨,准确说是一千战车步兵和两百轻骑兵组成的援朝军,在大明海军战舰的护送下,从南京下关码头伴着送行的鼓乐声开赴朝鲜。

    “一个营,忠勇侯真是……”

    黄得功感慨道。

    “无耻!”

    杨庆再次给他补上一个词。

    黄得功干笑了一下。

    “我对救朝鲜没兴趣,我只是对朝鲜人如何死得更多些感兴趣。”

    杨庆说道。

    “总长,淮安守将奏禀,给李自成运粮的漕船带回五千伤兵,说是李自成请朝廷代为照顾的,淮安守将请示是否接纳。”

    一名军官走到他身旁行礼说道。

    “接纳,送到扬州的救护站!”

    杨庆说道。

    他在扬州设立的救护站,目前还有数万顺军伤兵,也不在乎再多接纳一些,实际上伤好的顺军绝大多数也没再回去,只有极少数返回北方,留下来的全被杨庆改编成民兵,然后送到淮南屯田。甚至还有一些跑回去连家人都接来的,说到底和干旱战乱的北方相比,南方哪怕是淮南也算好地方了,因为顺军和清军之间的战争,这段时间南逃的难民数量再一次暴涨,他们全都被杨庆塞到了淮南这片因战乱而荒芜的土地变成民兵。

    “李自成打得不顺啊!”

    黄得功说道。

    的确,五千伤兵代表的是一万伤亡,而这还不算死在路上的,也不算轻伤可以勉强能继续战斗的,如果都算的话,这五千伤兵代表的是至少一万两三千的伤亡。很显然李自成这一次进军北京的道路,并没有上一次那么容易,不得不说这很让人无语,那些在保卫大明江山时候几乎望风而降的官员士绅们,现在保卫异族入侵者时候,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誓死不屈的勇士。

    他们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他们当初哪怕拿出现在一成的力量抵抗,也不至于会有今天啊!

    “李自成打到哪儿了?”

    杨庆问那军官。

    “回侯爷,已经到达北都。”

    那军官说道。

    “他成蛇成龙,就看这一战了!”

    杨庆深吸一口气说道。

    北京。

    “开火!”

    张鼐挥刀吼道。

    在他身旁一百多门红夷大炮一字排开对准朝阳门喷射火焰,一枚枚实心弹呼啸飞出,瞬间消失在笼罩城墙的烟尘中,而在同时城墙上还击的炮弹也不断在天空划过,然后在炮群附近打得泥土飞溅。

    而同样划过天空的,还有一道道大角度落下的烟迹。

    这是臼炮的炮弹。

    杨庆友情赞助了十二门臼炮给李自成,不过炮弹得老李自己买,而李自成咬着牙购买了两千枚给他造成过严重伤亡的开花弹,之前从来没拿出使用过,现在全都用于反攻北京,那一枚枚大角度落下的炮弹,在城内爆炸并制造出一道道滚滚浓烟。不过这座城市太大了,这样的开花弹最多只是心理威慑,很难造成太大破坏,别说是区区两千枚黑火药的二十斤开花弹了,就是现代的重炮想毁掉这座巨大的城市也得耗费无数炮弹。

    当然,在这个时代,这样的炮击仍旧算得上壮观。

    即便在欧洲这也是令人惊叹的。

    “殿下,您的力量令人震撼!”

    汤若望站在李自成身旁,用他那带着异国腔调的汉语说道。

    李自成没有回答。

    “但可惜,您的军队没有信仰!”

    汤若望紧接着说道。

    “您的臣民同样没有信仰,所以当鞑靼人入侵的时候,他们才会可耻地选择了投降,没有信仰的军队没有忠诚,因为他们心中没有对神灵的畏惧没有对死后世界的畏惧,当地狱的烈焰在等待背叛者的时候,他们才会懂得忠诚的可贵。”

    他继续蛊惑李自成。

    “那你的上帝能告诉我杨庆为什么杀不死吗?”

    李自成带着一丝嘲讽说道。

    最早把一词译成上帝是利玛窦,汤若望延续这种译法,但后来随着他们在中国传教的中断一直到清末才再次确定,最终昊天上帝专用的上帝一词被雅威鹊巢鸠占。

    “他是魔鬼!”

    汤若望很干脆地说。

    “他是恶魔的爪牙,在欧洲我们通常称他这样的为吸血鬼,他们吸食活人的鲜血,拥有漫长的寿命,强大的力量和敏捷的身体,狡猾,奸诈,通常知识渊博,他们出没于特兰西瓦尼亚的山林,而且用普通武器根本杀不死,必须砍下他的头或者用木桩刺进他的心脏才能杀死。但他们害怕圣水和银器,畏惧十字架,并且在教会的围剿下已经消亡,不过仍旧有一些十分强大的吸血鬼逃走,杨庆很显然是一个强大的吸血鬼,他从东欧的山林中逃到了东方,而上帝赋予您的伟大使命就是消灭他。”

    他接着说道。

    其实他也不知道杨庆是什么。

    如果说杨庆是吸血鬼,但这个家伙在阳光下是可以活动的,这一点令他很茫然,所有黑暗生物明显都是惧怕阳光的,好在他也知道李自成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吸血鬼是什么样子。

    “可我从没见过他吸血啊!”

    李自成饶有兴趣地说。

    “他们都很善于伪装,会在黑夜里化为蝙蝠,这也可以解释他那些可以飞行的传说。”

    汤若望说道。

    “看来下次见面我得准备一杯鲜血来招待他了!”

    李自成说道。

    就在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他四周一片欢呼,李自成急忙抬起头,就看见远处被灰色尘埃笼罩的城墙上,出现了一大片明显的异色,伴随一阵风刮过,一片十几丈宽的豁口赫然出现……

    “进攻!”

    他拔出刀吼道。

    几乎同时列阵的顺军发出海啸般的吼声,以填壕的死兵为前锋,后面全身重甲长刀的突击队,再后面普通的步兵,恍如一片席卷而前的潮水般开始冲锋。而也就在这时候朝阳门打开,东便门打开,东直门打开,反击的清军骑兵汹涌而出直冲顺军,紧接着两翼顺军骑兵向前,双方骑兵很快撞在一起。然后填壕的顺军死兵迅速填出攻击通道,突击的步兵顶着城墙上的子弹炮弹和利箭疯狂地冲向缺口处。

    而缺口处密集的清军步兵同样汹涌而出。

    步兵的血战开始。

    真正的血战。

    双方士兵以几乎转身都困难的密度拥挤在一起互相砍杀,扭打甚至用牙齿撕咬,在互相能用唾沫吐到的距离用弓箭火枪互射,死尸一片片不停倒下,后面的人继续踏着死尸向前继续以同样方式制造更多死尸,甚至纯粹以拥挤推倒对手践踏在脚下。

    他们的鲜血很快浸透干燥的地面并且开始向着四周流淌。

    而在突破口两侧无数飞梯也搭上,举着盾牌的顺军士兵沿着梯子向上进攻,他们头顶的清军和士绅武装则拼死阻挡,在不断落下的炮弹中用各种守城器械攻击着,顺军的死尸也在不断坠落,但在后面还有更多顺军冲过护城河加入对城墙的进攻。

    很快护城河被鲜血染红,城墙被鲜血染红,密密麻麻的死尸下方,大地同样被鲜血染红。

    这里是大明的都城。

    但无论守卫者还是进攻者都不是明军。

    至少不是真正的明军,永乐皇帝修筑这座宏伟的城市时候,估计没想过两百多年后,在这里会有这样一场血战,他们朱家两个最主要的敌人居然会在北京展开一场,几乎可以说北京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攻防战。

    二十万顺军对十万清军。

    当然,后者里面只有一半是真正的清军,至于剩下那一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