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八零章 二十五年的轮回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沂河西岸。

    “这是什么鬼东西!”

    野猪皮侄子,正蓝旗满洲固山巴哈纳,愕然地看着他面前四座车城。

    他因为年龄缘故,并没有赶上浑河之战,最后的戚家军全军覆没在战场上之后,明军虽然依旧使用偏厢车之类武器作战,但没有了戚家军的组织和训练,已经不可能再现车营的风采。后期随着辽东战场开始比烂,当巴哈纳这一代建奴加入战场时候明军已经是一触即溃了,别说是组个车城抵挡他们,就是列步兵阵型迎战都很少见。

    野战几乎就没有了。

    只不过是堡垒的防御战而已。

    此刻突兀出现在沂河岸边的四座车城还是巴哈纳第一次见到。

    “这就是京营,那杨庆在南都训练的新军,您可小心了,这东西极其难破,袁宗第数倍兵力,都没能打开两座车城,这种四方大阵是京营一个整军,几乎就无懈可击。”

    他身旁明军打扮的将领说道。

    这是柏永馥部下驻莒州的,他虽然没见过京营作战,但对于这支军队还是了解的,他部下一万,再加上两万收编山东士绅武装的绿营,跟着巴哈纳的两万清军组成救援军南下。而此时柏永馥的四万人就被困在南边的沂州城,在这里甚至能够听到那里隐约传来的炮声,不过想要到达沂州首先得打败阻援的京营第四军。这支从海州登陆的精锐军团,在沂河岸边布下了四座车城,共同组成一个巨大的四方阵型,横断了南下的道路。

    “哼,明军而已!”

    巴哈纳不屑地说道。

    “骑兵向侧后,步兵攻正面,炮队向前轰击,车城又不是真得城池,你的人拔除拒马。”

    他紧接着说道。

    那将领忧伤地看了他一眼。

    “你想抗命?”

    巴哈纳眼睛一瞪喝道。

    那将领无可奈何地拔出刀,和他身旁部下面面相觑,后者用目光示意了一下,然后目光一同转向那些新收编的绿营,那将领满意地点头,于是随着令旗挥动,在那些军官的鞭子催促下,倒霉的绿营被驱赶出来一片混乱地列阵准备进攻,或者说当炮灰消耗明军火力。

    巴哈纳不管这些。

    他只要有人当炮灰,顺变拔除碍事的拒马就行了,至于炮灰是谁并不重要。

    他的炮队首先上前。

    这是旗朝鲜的,事实上他的两万人近半是旗朝鲜,这些家伙远离家乡,在这里连语言都不通,打起仗来还是很勇猛的,不过他们没有红夷大炮之类重炮,只是些野战携带的弗朗机之类轻型火炮。

    在绿营混乱结阵同时,这些大炮从人群中推出,推向距离车营不足百丈外,不能指望它们那也就几百米的射程,能在更远距离上威胁车城。

    而在绿营后面是旗重步兵,一辆辆盾车同样密集成墙,盾车后面重甲步兵,弓箭手,甚至鸟铳手严阵以待。这些就是旗的老兵了,以旗满洲和汉军,另外混编旗朝鲜,这时候旗的主要作战力量就是他们这样的混编步兵,他们得等炮灰们消耗明军火力。重步兵后面是旗满洲的精锐骑兵准备在步兵破阵后做致命的一击,而在两翼旗蒙古的骑兵准备绕向明军侧后袭扰,他们不是冲阵用的,而是骑射远距离攻击。

    这套战术他们用了多年,几乎就没有失败过,临阵死兵在前,正兵在后,轻骑袭两翼,重骑做最后一击。

    就像巴哈纳说的。

    明军而已。

    他们击败过无数次了。

    二十多年时间里,他们早已经对明军有了根深蒂固的蔑视。

    “开炮!”

    明军阵型正中吴国贵看着远处那些熟悉的敌人,带着一丝回忆的感慨说道。

    随着他这个关宁军宿将的命令发出,身旁信号兵挥动旗帜,四个大方阵內的旅指挥使身旁令旗挥动,集中在正面的一门门劈山炮喷出烈焰。一枚枚三斤实心弹从优质的青铜炮膛內呼啸飞出,带着三十倍径炮管赋予的准确性瞬间撞在清军炮队中。

    一门清军大炮立刻被击中。

    木制炮架碎片纷飞,沉重的大炮直接塌落,四周炮手在碎木击打中一片惨叫,但那些旗朝鲜的炮兵们却依然在炮弹撞击的泥土飞溅中,战战兢兢地继续向前。然后下一刻他们头顶的臼炮开花弹也落下了,虽然这东西精度差,但那些或撞在地上弹起或直接凌空爆炸的炮弹,却让旗朝鲜的炮兵一片混乱。第一次遭遇开花弹的他们,甚至放弃自己正在推动的大炮逃跑,他们的逃跑也带动了那些列阵的炮灰们一阵混乱,尤其是当开花弹也在他们中间炸开后。

    “进攻!”

    巴哈纳怒冲冲地吼道。

    很显然这些废物和他想象中的战斗力还是有一定差距,如果继续这样弄不好会被他们带坏士气。

    旗重步兵立刻向前。

    在那些盾车的逼迫下,炮灰们一片混乱地向前,很快他们就横下一条心拿着各种武器开始狂奔,明军的劈山炮继续向他们轰击,实心弹在密集是人群中打出一片血肉飞溅,但身后清军的逼迫让炮灰们依旧只能继续向前狂奔。

    就在同时两翼旗蒙古的弓箭手出击,迅速切向明军阵型两翼。

    他们没有遭遇炮击。

    狂奔的战马上,旗蒙古的弓箭手像他们老祖宗一样,迅速和车城拉近距离,他们手中的弓箭已经饥渴难耐了,像三百年前他们祖先践踏这片土地一样,他们也要用他们的弓箭证明他们的时代还没落幕。

    然而……

    那车城骤然化作爆发的火山。

    弗朗机,抬枪,鸟铳,所有火器在一瞬间同时喷出烈焰,狂风暴雨般的子弹和霰弹中,蒙古勇士就像雨后被踹了一脚的小树上水滴般,伴着破空的呼啸坠落,紧接着被身后狂奔的战马践踏在蹄下。活着的吓得急忙转向远离,但这时候距离太近,想跑都不是那么容易了,快速装填的弗朗机虽然射程悲剧,但那个快速装填是真快啊!伴随着偏厢车上炮手迅速提出一个子弹筒,紧接着放上新的,大号霰弹在前后同时喷射的硝烟和火光中喷射,横扫百米外的蒙古骑兵。而后者再次一片混乱倒下时候,完成了装填的抬枪和鸟铳也喷射火焰,持续的枪炮射击更多蒙古骑兵倒下,用他们的死尸告诉他们,他们的时代已经落幕了。

    就在这时候炮灰们终于迎来了同样炽烈的火力。

    然后他们瞬间一哄而散。

    这些绿营都是各地士绅武装收编起来的,他们是真正乌合之众,连那些杂牌军都不如,能顶着炮弹跑到百米內就已经是后面清军赶着了,现在陡然间前方火力十倍级别提升,子弹和霰弹打得前面成片倒下……

    还不跑?

    不跑就是傻子了!

    他们互相拥挤着向两边蜂拥而逃。

    然后他们身后旗重步兵直面明军火力……

    “全部换独弹!”

    吴国贵说道。

    他对清军那是无比熟悉的。

    随着他的命令发出,正面所有弗朗机和抬枪全部换独头弹,再加上那些劈山炮,密集的炮火瞬间向着清军的盾车砸过去。铁皮,牛皮,木板三重的重盾挡不住三斤实心弹,挡不住弗朗机的一斤实心弹,也挡不住抬枪的七两实心弹,在这些重弹的击打中碎片飞溅,盾车后穿着四十斤重布面甲的旗重步兵死尸不断倒下。

    不过他们终究不是炮灰。

    这些横行东方战场数十年的家伙在炮弹呼啸中,推着一辆辆盾车不断向前,然后又不断倒下。

    这一幕让巴哈纳心在滴血。

    但他必须打下去。

    因为多尔衮的目标是徐州,只有打下徐州,才能确保北方安全,否则一直推进到东平的明军,会随时威胁北京。沿运河北上不出半个月明军就能杀到北京城下,多尔衮就算控制北直隶也没有安全可言,当年徐达就是这样直捣大都的。

    好在旗重步兵终于冲到了拒马带前。

    然后……

    他们更悲剧了。

    强弓重箭五步ya射不管用了。

    车城的护壁阻挡他们能用到的所有攻击手段,就连他们的鸟铳都打不穿这道墙壁,虽然明军的鸟铳同样打不穿他们的盾车,但问题是明军的弗朗机和抬枪可以轻而易举做到,双方隔着拒马的短暂对射,让旗重步兵的损失直线上升。

    然后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悍勇的旗重步兵冲出盾车,搬开拒马,冒着对面火力开始硬冲,但硬冲的结果是对面那些鸟铳也加入了对他们的杀戮,当丢弃遍地死尸终于靠近车城后,一枚枚手榴弹又从天而降了。密密麻麻爆炸的火光,让冲向车城的清军一片混乱的惨叫,护壁后不怕被自己扔出的手榴弹炸到的明军士兵们,继续用各种火器甚至弓箭近距离射杀混乱的清军。

    后者的溃败终于开始了。

    紧接着那些偏厢车迅速分开,早就在车城內待命的骑兵汹涌而出,撞进溃逃的清军中,用长矛把他们钉死在地上,用狂奔的马蹄踏烂他们的尸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