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八一章 杀建奴啦!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这些废物!”

    巴哈纳看着溃败的步兵,怒不可遏地拔出刀。

    “主子息怒,不如暂时收兵。”

    他身旁包衣说道。

    “收兵?野战之中被明军打得惨败?”

    巴哈纳面容狰狞地冷笑着。

    很显然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无法忍受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次战败接下来也就别想再打赢了,那些墙头草们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大清。包括柏永馥,就算柏永馥不投降,他手下的将领也会杀了他投降,然后夺取徐州就成了一个根本不可能的meng想。

    “杀!”

    他紧接着挥刀吼道。

    随着他的战马向前,一直没动的正蓝旗满洲精锐纷纷催动战马,迎着溃败的步兵汹涌向前,直冲那些追杀步兵的明军骑兵。

    然而……

    后者纷纷掉头。

    这些轻骑兵们才不会这么傻呢!

    步兵军属骑兵的任务只是侦查袭扰另外追杀,骑兵对攻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更何况这些轻骑兵对攻也的确打不过旗满洲的精锐,这一点包括杨庆也还清楚,他们只是用来欺负溃败的步兵的。所有正在追杀清军步兵的明军骑兵全部掉头,迅速原路返回涌入依然列阵的车城,随着他们的涌入,分开的偏厢车迅速重新完成组合,横亘平原的车城再次矗立,休息了一阵子的步兵严阵以待。

    不过此时没有拒马了,带领清军骑兵的巴哈纳,迅速用鞭子抽打着那些溃散的步兵回头。

    清军步骑合兵向前。

    然后臼炮的开花弹和劈山炮的实心弹紧接着在他们中间落下,爆炸的火光和炮弹的呼啸中清军血肉飞溅。

    但却没有乱。

    就像杨庆猜测的,被他用火药包炸崩过一次后,多尔衮立刻开始针对这一点训练他的骑兵。

    他倒是不知道杨庆玩开花弹,但他知道以后早晚要面对杨庆,话说这仇可是刻骨铭心啊,多尔衮一次次meng中醒来,咬牙切齿地回味那屈辱,他甚至在自己的密室专门给杨庆雕了个木像,用来发泄压抑不住的仇恨,可以说他把杀死杨庆作为自己剩余人生的最主要目标!更何况李自成也在大量装备手榴弹,多尔衮可不想自己再输一次,为了避免战场上骑兵的战马再因为爆炸声崩溃,清军在过去的一年多里经常在骑兵中搞爆破,以此训练他们的战马。

    这一次终于得到了满意的收获。

    汹涌而前的清军骑兵在炮火中首先冲进弗朗机和抬枪射程,狂奔的战马最多给这些武器两轮射击的机会就开始冲击车城,哪怕手榴弹也无法阻挡他们,甚至很快就有骑兵试图冲击偏厢车之间的空档。

    但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支支长矛和斧枪。

    丈长矛的直刺和长柄斧枪的劈砍中,旗满洲精锐骑兵的死尸迅速堵死了偏厢车间的空档,后续骑兵受阻的同时,护壁保护中的鸟铳手不断用子弹射穿他们的身体,这样的距离几乎就是弹无虚发,清军最精锐士兵的死尸迅速堆积在车城前。而再次返回的清军重步兵也开始到达,踩着死尸的他们开始攀爬护壁,然而等待他们的是那些明军骑兵的弓箭,下马的明军骑兵用骑兵弓和专用破甲箭不断射杀攀爬时候毫无遮挡的清军。但仍旧有不多的清军成功进入车城,然而等待他们的是近战步兵双手长刀,立足未稳孤立无援的他们迅速被砍下头颅砍断肢体。

    在这以护壁为隔断肉搏血战中,那些弗朗机手和鸟铳手有条不紊地继续装填射击,近距离喷射的霰弹和子弹疯狂收割清军的生命。

    真正的收割。

    这样的距离弗朗机一炮甚至能轰翻七个。

    而在阵型最内部,那些臼炮同样以每分钟一轮的速度,一刻不停地喷射火焰,炮弹越过激战的战线,在后续清军中炸开,爆炸的火光中二十斤臼炮的炮弹横扫四周十几米范围內所有敌人,这种昂贵的炮弹甚至再次吓得部分清军溃逃。

    “朝廷怎么对待投降的?”

    远处刚刚收拢溃兵,犹豫着是否加入战场的那将领对一名亲信说道。

    “据说是缴械编为民兵。”

    那亲信说道。

    “不杀?”

    那将领说道。

    “没听说杀,将领据说顶着空头衔领俸禄,带着部下编成民兵到湖广屯田,除了最高四成的地租其他什么税都不交,海州投降的就是如此,其实忠勇侯传说得吓人,但细算一下真不滥杀,但咱们的家财和妻儿都在沂州啊!”

    那亲信小心翼翼地说。

    他当然明白自己长官要干什么。

    “女人有的是,儿子没了还可以再生,更何况根本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只要把这些建奴的人头往沂州城外一堆,城里守军第一件事就是砍了柏永馥投降。”

    那将领冷笑道。

    说话间他将手中刀向前一指……

    “兄弟们,咱们大明好儿郎,何故为建奴卖命,当初咱们在淮安衣食无忧,日子过得逍遥快活,那柏永馥受人引诱兴兵造反,结果落到现在饭都吃不饱,今日正是我等立功赎罪重归大明的好机会,兄弟们,杀建奴,杀了建奴向忠勇侯谢罪!”

    他吼道。

    四周亲信轰然响应。

    然后那些士兵同样精神一振,纷纷举起手中武器呐喊……

    这些当兵的又不傻,当初他们在淮安过的是什么日子?现在过的又是什么日子?要是跟着清军有前途还好说,现在一看这情况就明白,清军肯定没什么戏,既然如此为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回到大明?哪怕就是当民兵做皇庄佃户,也比这样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被推上战场当炮灰强啊!

    “杀,杀建奴啦!”

    那将领挥刀呐喊。

    紧接着他带领亲兵第一个冲向了清军的后背,然后不管是他部下还是那些纯粹收编的杂牌,全部乱哄哄一窝蜂杀过去。

    这里面很多都未必知道是进攻谁。

    战场就是这样子。

    几万人这边根本看不到那边,就是有将领旗帜都不一定管用,训练有素的好说,乌合之众就是别人往哪儿冲,然后跟着往哪儿冲,一旦陷入这种混乱里面,别说普通士兵,就是将领都一样。就这样一下子超过两万乌合之众撞向清军后背,一开始后面指挥的巴哈纳还没明白过来,以为自己人品爆发,这些已经没指望的废物突然记起咱大清的好了呢!

    直到最前面的乌合之众们把长矛刺进清军身体,巴哈纳才清醒过来。

    但这时候什么都晚了。

    腹背受敌的清军瞬间崩溃。

    “这些狗东西,这些狗东西,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巴哈纳嘴唇哆嗦着咆哮。

    “主子,快走吧!”

    包衣们在旁边哀求着。

    这时候明军骑兵再次杀出,甚至就连车城都自动解体,四车一组迅速向着溃逃的清军追击,整个战场完全打乱了,就连那些原本没想过要倒戈的,都在裹挟中和含愤杀戮他们的清军展开厮杀。

    追击溃逃清军的战车,在靠近敌人后立刻四辆组合,用远程武器射杀最近的目标。

    整个战场上清军彻底放了羊。

    巴哈纳悲愤地看着这一幕,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选择了认清现实,他立刻在包衣们护卫下向北而逃。

    然而……

    “建奴的中军!”

    远处的高坡上,一名举着望远镜的军官喊道。

    正在看着整个战场的吴国贵迅速举起望远镜,很快巴哈纳这支清军出现在他视野,同样那中军旗帜下的身影也被他的视线锁定。

    “巴哈纳。”

    他冷笑道。

    “所有重炮全部瞄准。”

    他紧接着说道。

    他身旁九门军属重炮迅速指向巴哈纳。

    这些大炮至今没参战,这是他军部直属的,炮弹重量六斤,实际上相当于九磅炮,但因为使用精炼青铜炮管增长,专门用于压制清军可能使用的红夷大炮,但这场战斗没有红夷大炮,自然就没必要浪费。那些之前就已经对战场范围做出测量,并且根据参照物确定射击参数的炮兵,迅速调整九门大炮的炮口,居高临下全部对准了一千两百米外的目标。

    巴哈纳一无所知。

    这样的距离甚至他用肉眼都看不到这些带有简单伪装的大炮。

    “好了吗?”

    吴国贵说道。

    “回统制,瞄好了!”

    夹着算盘的炮兵营长说道。

    明军军长按照宋朝时候官职统统改称统制,与战区司令的都统制相对应,这也是宋朝官职,而之前的总兵称号取消,至于旅长是指挥使,一个标准方阵一个旅,构成方阵的一个面是一个营。

    “那就开炮吧!”

    吴国贵满意地说道。

    九门大炮骤然喷出烈焰,九枚六斤重炮弹呼啸着划破空气。

    “什么声音?”

    狂奔中的巴哈纳茫然抬头。

    下一刻他前方包衣的上半身化作一片血雾,紧接着一枚炮弹打在马前然后带着飞溅的泥土弹起,瞬间又打在他的战马脖子上,带着擦出的血肉正中他肩头。巴哈纳的左臂连同半边身子一下子化作飞溅的血肉,失去支撑的完整脑袋带着脸上凝固的惊愕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折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