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八二章 誓死保卫大清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沂河之战的最终结果,是明军斩首五千俘敌三千,两万南下清军只剩下一万两千人向北溃败。

    剩下就是追杀了。

    不但明军骑兵,就连那些倒戈的骑兵,甚至沂州城外高一功的顺军骑兵都被调来,加入对清军的追杀,他们必须追着溃逃的清军让这些家伙没空进入莒州,毕竟清军进城后难免会杀人泄愤,而这场追击的终点是穆陵关。这个时代将山东一分为二的这片广袤山区,主要就是两条通道,一条自青州南下穆陵关入鲁南,一条自济南南下越泰山向鲁西,封住这两条通道就等于事实上与多尔衮中分山东……

    杨庆要的就是中分山东。

    杨庆目前没有足够的兵力和财力继续向北扩张,尤其是山东士绅普遍欢迎多尔衮的情况下。

    毕竟他在南边还有一处战场。

    而黄得功在上游还得警戒金声桓可能的南下,根据锦衣卫情报,多尔衮已经派出了使者,想以楚王来拉拢金声桓。这个家伙会不会接受取决于第一军能不能守住河南,如果第一军和袁宗第没守住黄河,那金声桓降清是必然的,而第一军和袁宗第需要面对多铎的十万清军主力和蒙古军。另外云南土司叛乱,以遵桂王为旗号攻昆明,秦奶奶和沐天波已经要求杨庆派兵救援……

    杨庆可以满意了。

    他终于利用桂王引蛇出洞了。

    但北方的剧变却又让这个引蛇出洞计划成了作茧自缚,不得不说这真就很尴尬了。

    就在骑兵追击的同时,吴国贵带着五千颗建奴人头,返回沂州城外堆起京观点燃烈火,然后又毫不客气地将俘虏的两千清军伤兵统统斩首在沂州城下。就在当天晚上沂州城内发生兵变,柏永馥部下的几个主要将领合谋杀了柏永馥,然后打开城门向吴国贵投降,沂州之战就这样以明军全胜落幕。紧接着吴国贵和高一功分兵平定沂州所属各县,而这时候沿运河进军的第五军和骑兵军,也已经夺取泰安,随着高一功部下自莱芜到达泰安州,大明完全光复鲁西和鲁南,清军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据点……

    东平州。

    “又回来了!”

    高得捷看着前方东平城,回味着上次在妓院夜战二女的往事说道。

    当然,这里不是现代东平。

    这个时代的东平州城是现代的州城镇,同样这个时代这里也不是现代一个无足挂齿的小镇,事实上这里是整个大运河的心脏,号称运河之心的戴村坝就在东平。这座拦河坝逼迫汶河溢出增加运河水量,然后使得大运河越过南旺水脊,没有这里那一连串复杂的水利设施,大运河在这里是无法继续通行的。

    当然,这不是清军死守的原因。

    他们死守这里只是因为他们没赶在明军前面抢到济宁。

    “城里有人出来了。”

    他身旁的薛去疾说道。

    他俩虽然平级,都是统制,而且杨庆也没说谁领导谁,但薛去疾很自觉地退居副手,谁都知道高得捷可是忠勇侯最亲信的打手,就冲孔兴清被千刀万剐时候的血泪控诉,薛去疾也能猜到孔家灭门案是谁干的。

    高得捷收回那点唏嘘,然后看着数十名耆老乡贤走出东平城。

    一队明军上前把他们押过来。

    “尔等欲何为?”

    高得捷问道。

    “高将军别来无恙?”

    一个老家伙卑躬屈膝地媚笑。

    “我认识你吗?”

    高得捷意外地说。

    “老朽当日在曲阜城外曾一睹将军之风采。”

    那老家伙说道。

    “啊,你没被踩伤吧?”

    高得捷说道。

    “侥幸,侥幸!”

    当初曲阜仰圣门外铁骑逐群贤的群贤之一尴尬地说。

    “咱们也算故人,有什么事直说。”

    高得捷说道。

    “高将军,大清之入关非是为与大明争天下,乃是摄政王闻得闯逆南下欲侵江南故而捣其后背,以救江南之危而已,此等乱臣贼子非大明一家之敌,实乃天下之共敌,自当人人得尔诛之。明清虽交战多年,但此时摄政王不计前嫌,拯大明于危难,若非大清兵马南下,那李自成如何肯解扬州之围?此乃大清助大明也,不知南京诸公为何反以为罪,竟与闯逆联合而攻大清?”

    那老乡贤说道。

    “那要这么说此时我们北上了,多尔衮就该滚回辽东去,为何又赖在北京不走呢?”

    高得捷说道。

    “这个,大明自弃北方,北方百姓无所依靠,为闯逆荼毒,不得不求救于大清,大清南下护佑北方百姓实乃顺天应人,既非夺之大明,又何来赖在北京之说?但大清绝对无意与大明为敌,大清只取闯逆之地,大清愿与大明以淮河为界永为兄弟之邦。”

    那乡贤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请他来的?”

    高得捷说道。

    “摄政王实乃应北方百姓所请。”

    那乡贤说道。

    高得捷满意地点了点头。

    “把这些汉奸统统砍了,玛的,身为大明臣民,却跑去邀请异族占据大明的土地,这不算汉奸算什么?大明律谋叛者十恶不赦,还敢自己主动出来送死,还把叛国罪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高得捷鄙夷地说道。

    “将军,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那老乡贤看着涌向自己的士兵惊恐地尖叫着。

    他身旁那些乡贤一片惊恐尖叫。

    “来使?你们算什么来使,不过是一群自己投案的汉奸卖国贼。”

    高得捷冷笑道。

    那些士兵紧接着把这些自己来找死的家伙,拖到了城墙上可以看见的地方,在他们的哭嚎声中,毫不客气地砍下了脑袋……

    “诸位,看到了吧?”

    城墙上原大明工部侍郎,现在大清的漕运总督刘余佑,看着这一幕义愤填膺地说道:“江南早已是奸臣当道阉党横行,那杨庆凶残暴虐,荼毒江南,杀勋贵,灭宗室,诛功臣,乃至把持朝政秽乱后,此等逆臣纵然江南百姓都忍无可忍,明之宗室都不得不起兵讨逆。我等若落入他的手中,恐怕衍圣公惨剧重演,唯有我大清皇帝,摄政王才是圣主明君,才是真正天命之主,今日就是我等效仿那张巡许远名垂青史的日子。我东平吏民万众一心,为大清坚守此城,摄政王亲率十万大军已经南下,不出半月当与诸公凯歌高奏,共沐大清皇恩同享大清太平盛世!”

    “我等誓死为大清保卫此城!”

    一名官员振臂高喊。

    那些耆老乡贤,文官士子紧接着一片义愤填膺地吼声,在他们的吼声中,刘余佑和率领五千清军抢先进入东平的正黄旗满洲固山何洛会互相看了看,同时露出一丝笑容。

    但也就在同时,刺耳的呼啸划破空气。

    下一刻一个箭垛粉碎。

    在炮弹击打中,碎砖如霰弹般向后横扫,最近的几个耆老乡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得血肉飞溅,紧接着更多呼啸汹涌而至,数十枚炮弹不停在城墙上,人群中,甚至头顶的城楼上落下。碎砖飞射,木石坠落,血肉飞溅中城头一片惨叫,那些原本满腔豪情的忠义之士瞬间一片狼藉,然后城墙上那些强行抓壮丁的守城士兵一片尖叫,很快就有人不顾一切地向着城墙下跑去。

    “临阵脱逃者斩!”

    何洛会愤怒地咆哮着。

    但这没什么用。

    尽管他有所准备在城墙下布置了清军当督战队,但问题是兵力太少。

    山东清军主力是巴哈纳。

    他们的目标是徐州,但徐州连同周围是高一功五万顺军主力防守,多尔衮当然没指望就两三万清军能够攻破,必须得先救出柏永馥,得到了后者的号称十万大军后才有希望。何洛会沿运河而进只是牵制,他只是来调动起鲁西士绅的信心然后收集这些乌合之众,再带着他们当炮灰南下与巴哈纳合兵攻徐州。但他没想到杨庆居然编出一个快速突击的骑兵军,他才刚到东平,高得捷就夺取了济宁和兖州。

    结果他只能在刚刚进入鲁西就面对明军精锐军团了。

    至于多尔衮十万大军……

    那是骗人的。

    但这是善意的谎言,毕竟守住东平皆大欢喜,那些士绅就不用面对已经被妖魔化的杨庆了,他也的确得到了士绅的支持,然而……

    老百姓不管这个啊!

    老百姓哪有心情跟着他们做张巡许远啊!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杨庆,他们又不是没见过高得捷,上次崇祯南下时候,这些人可是在东平住过。人家逛窑子给钱,不吃霸王餐,也不抢东西不调戏妇女,和一进城就什么坏事都干的清军相比,这些人好像才是真正的王师吧?

    之前被逼着上城墙就已经很有怨气了,现在对面一开炮,这边还不跑就是傻子了!

    督战队?

    就五千清军如何督十几里城墙?

    整个城墙上被强征的三万壮丁随着炮弹落下,在瞬间就一哄而散,顺着一条条登城的马道,就像倾泻直下的洪水般冲开督战的清军,甚至把他们踩在脚下,然后又直接消失在城内的街巷。

    何洛会欲哭无泪地看着转眼间空荡荡的城墙上,就像一个田里种了假种子绝收的老农般无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