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八七章 进击的尚可喜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河阴。

    “一土城而已,弹指可下!”

    尚可喜傲然说道。

    他眼前这座小城真得看起来根本不值一提,没包砖的古老夯土城墙因为年久失修还多处坍塌,城外的护城河已经半干涸,实际跟没有一样……

    河阴过去很重要。

    因为隋唐时候河阴是汴渠漕运的枢纽,有著名的河阴仓,哪怕宋朝也算重地,毕竟汴渠漕运向河北和关中的中转同样离不开这座城市,但汴渠废了以后河阴就只剩下个地名了,连县城都挪了好几回,如今这个是洪武年间挪的,原本的县城就在多铎登陆的黄河滩上,洪武年间被决口的黄河水夷平了。

    挪到广武山南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了!

    既不是交通枢纽。

    也不是军事上的战略要地。

    无非就是一座贫瘠的小县城,夯土墙防土匪而已,守城器械更是一个也看不到,除了明军步兵仓促在架起的劈山炮也没有其他火炮……

    当然,尚可喜也没有。

    在黄河滩登陆的清军最多能抬些轻型的弗朗机,连千斤的大型弗朗机都运不过来。

    毕竟他们不仅仅是要在没有码头的河滩登陆,而且还要穿过广武山的那些山沟走到这里,他们的登陆场不是计划中的,是过不去所以被逼登陆的,南边横亘着整个广武山呢!虽然广武山的南北不足十里,但拖着几千重的红夷大炮在河滩的泥沙里挣扎出来,再通过不足十里但却沟壑纵横植被覆盖的山地,这还是过于想象力丰富了。明军都没办法把九磅炮运到广武山,他们还想把十磅炮翻越山林那不是扯淡吗?

    但好在尚可喜需要进攻的也不是宁远山海关。

    不过是弹丸小城而已。

    “王爷,虎牢关的闯军出动了。”

    一名部将报告。

    不得不说明顺联合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危险。

    “这些螳臂当车之辈,以为凭他们能阻挡住我大清王师?许尔显,金忠清,你二人率所部阻闯军,其他所有人,四面进攻河阴,务必要在天黑前拿下,搬椅子来,本王要坐观奴才登城!”

    尚可喜说道。

    他的亲信,当年负责联络投降的许尔显,原朝鲜军将领,投降后编为旗朝鲜并改名的正白旗朝鲜梅勒金忠清,立刻分别率领所部向西南去阻挡从虎牢关而来的顺军。而剩余总计两万旗汉军,朝鲜,神军四面包围河阴城,向着这座小城开始了凶猛的进攻,准备用数量优势抵消明军的火力优势,一举拿下河阴,夺得黄河南岸的前进基地。尚可喜很是装逼地搬来一张太师椅坐在那里,竖起他的中军大旗,端着茶杯傲然看着三里外弹丸小城。

    “这个老家伙真不知死活!”

    河阴城墙上,明军第三旅指挥同知也就是副旅长刘世勋,举着望远镜看着尚可喜。

    他是南京人。

    崇祯十年的武进士,之前隶属黄斌卿部下,但北上迎驾返回后调到京营,原本历史上张名振带着鲁王撤离舟山后,留下他带领几千士兵守卫舟山,最终全军覆没舟山失陷而他自刎殉国。

    “用臼炮或者六斤炮轰死他!”

    重炮营营长说道。

    河阴只有两个步兵营,第三旅原本驻防汜水渡口,顺军接替他们后旅指挥使带领两个营增援广武山,留下刘世勋和两个营驻防河阴。此时多铎在广武山战场已经投入了整整三万清军,那里原本只有一个半旅,兵力上有着巨大差距。明军的一个军是四个步兵旅,另外还有军属重炮营和骑兵营,再加上工兵营,运输营和医疗队之类。这一次是第一旅和第四旅两个营守广武山,第四旅另外两个营和骑兵营守郑州的基地,而第三旅守汜水渡口,第二旅守下游杨桥渡口。

    话说方国安也没想到多铎居然如此大手笔。

    十万大军强渡黄河。

    而他所部加起来也就两万多点。

    幸亏有袁宗第出手相助,否则这一次明军真的很危险,但即便这样他的兵力还是捉襟见肘,毕竟加上袁宗第所部,其实也没清军多。这里面广武山正面这道防线必须死守,那么河阴这边就兵力不足了,刘世勋就俩步兵营加随后增援的旅属重炮营,六斤炮的确无法运到山上,但却可以拖到河阴城墙上。

    另外他还有旅属炮营的臼炮。

    不过……

    “别浪费炮弹了!”

    刘世勋放弃了轰死尚可喜的念头。

    他们已经被包围,除非顺军的增援能够及时到达,否则他们就得困守河阴,弹药可是很宝贵的。

    他看了看进入射程的清军,深吸一口气,拔出佩刀吼道:“准备战斗,人在城在!”

    “人在城在!”

    河阴城上不足三千守军齐声高喊。

    而在他们外围,超过七倍的敌军已经开始了冲锋,汹涌而来的旗汉军,朝鲜,神军们,扛着一张张临时赶制的梯子,拿着各种武器,呐喊着撞向这座小城。城墙上六斤重炮首先发出了怒吼,但不是实心弹,而是大号弹丸的葡萄弹,铁丝网包裹的堪比抬枪独头弹的弹丸,一次可以打出去九枚,一百五十丈內依旧有着足够的杀伤力。狂奔的清军首先遭遇到的就是这种东西,巨大的弹丸可以轻易打断他们的肢体,甚至还能把后面的第二名士兵打死,拿破仑胸甲骑兵最害怕的东西此刻同样让清军在和他们一样哀嚎。

    但清军依旧在向前。

    丢下一路死尸的他们很快进入不足百丈的距离。

    这时候劈山炮开火。

    它们打出的是霰弹,而六斤炮同样换上霰弹,随着一个个炮口火焰的喷射,大号铅弹同样喷射,正对炮口的清军成片倒下。

    但这依然不难能阻挡他们。

    毕竟火炮数量有限,射速同样有限。

    然后抬枪加入。

    先是独头弹,当清军进入不足三十丈时候,抬枪也换上霰弹,六斤重炮,劈山炮,抬枪,明军火力投射量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清军倒下。最后当他们进入二十丈范围时候,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火光喷射,鸟铳子弹呼啸而至,明军火力达到极限,正在冲过护城河的清军不断倒下,活着的依然在疯狂地向前。

    很快第一架飞梯架上城墙。

    最先到达的旗神军簇拥在这架飞梯上开始攀爬,顶着盾牌的勇士很快就看到了他头顶明军士兵,那士兵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勇士蓦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然后……

    后者送给了他一枚手榴弹。

    超大号的防御手榴弹,实际上重量达到十斤。

    这其实可以算炮弹了,可怜那神军勇士愕然地看着这东西带着火星落下,然后从自己身旁坠落,一下子落在这架爬满神军勇士的梯子下面……

    下一刻轰然炸开。

    整个梯子上所有人全飞了。

    “对,就是这样,一定要节约,要往敌人最多的地方扔。”

    刘世勋满意地说。

    这东西的确好用,但数量有限啊!

    不过即便这样也足够,随着一架架梯子被架到城墙上,然后那些清军蜂拥而上,紧接着一枚枚防御手榴弹落下,再把他们连梯子一起统统炸飞炸碎,进攻的清军傻了眼,他们没梯子如何爬?哪怕这是夯土城墙没梯子也不行啊!所有清军茫然地看着一个个爆炸的火团,看着在爆炸中粉碎的梯子手足无措。然而他们被困在城下可是致命的,因为头顶是一支支鸟铳和大炮,就在他们手足无措的时候,霰弹和子弹可是正在收割他们的生命。

    逃跑立刻出现。

    不跑也不行啊!

    他们总不能抠着夯土爬城墙吧!

    随着更多的梯子连人一起被这种丧心病狂的武器炸碎,气势汹汹而来的清军一下子泄气,紧接着就开始像崩塌的沙堡般溃败。

    “废物,都是废物!”

    后面的尚可喜怒发冲冠。

    他把茶杯一摔,站起身挥舞着刀吼道:“进攻,继续进攻!”

    但溃败的清军丝毫没理会,事实上这时候他们也没有心情去关心智顺王的愤怒,阴险的明军一直等到他们开始爬城墙才扔这个,让攻城的两万清军一下子陷在城墙上的火力覆盖范围內,每逗留一刻都是在死亡的边缘摇晃,那些清军士兵又不是傻子,不跑难道等着挨头顶的子弹吗?

    就连那些清军将领都选择性地无视了尚可喜身旁的中军大旗。

    但有人却在关心着他。

    城墙上重炮营的营长,一把夺过一名炮兵手中的开花弹,后者在里面插了截火绳,正准备点燃了当手榴弹扔下去。在后者愕然的目光中营长拔出火绳装上木管引信,紧接着塞进旁边的炮口……

    “快,所有臼炮瞄准建奴中军旗!”

    他趴在这门臼炮上一边瞄准一边喊道。

    那些部下迅速明了,六门臼炮全部装弹开始瞄准。

    距离三里。

    而臼炮射程四里。

    但没什么精度可言,能不能击中全凭人品。

    那营长拿出算盘,按照忠勇侯亲自教的知识,开始仔细计算各种数据,原本是账房先生出身的他对这个很精通。计算完之后再一次趴在大炮上小心翼翼地调整,而且所有大炮全部由他亲自调整,一直忙碌了大概两分钟,这才夺过点火杆,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自己身旁的大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