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九零章 悲剧的多铎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在正面血肉搏杀的战场上,伴随这声巨大的爆炸声,一个火团恍如地下的炎魔般拱起,将四周所有一切都吞噬在火光中,爆炸的气浪带着硝烟和尘埃横推,又将周围十几丈范围內的一切都炸飞……

    全炸飞了。

    不论是顺军还是清军。

    它的威力以无差别方式横扫一百多名正在激战的双方士兵,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死尸向四周飞射然后洒落。

    整个战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无论清军还是顺军全都惊悚地看着这一幕,尤其是爆炸点周围那些,甚至干脆全都停止交战,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头顶如雨点般坠落的残肢断臂……

    神战士登场了。

    而且是悄无声息地登场。

    上次在黄河岸边的战斗后,多铎就知道这东西不能明着使用,毕竟他不能指望所有士兵都有神战士们视死如归的勇气。别说是汉满蒙朝这些不信的,就是神军自己,其实一千个人里能挑出一个敢这样视死如归的就很好了,就这还得找那些年轻容易忽悠的。所以明目张胆地使用,肯定会出现上次那种情况,其他知道的清军全都不战而逃,就剩一个神战士孤零零冲锋,然后被对手轻而易举地射杀。

    这样就毫无意义了。

    甚至还影响了士气。

    所以在这里多铎采取了更聪明的办法,让神战士悄悄向前,在己方士兵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混进激战的战场然后再引爆。

    “豫王此计妙啊!”

    耿仲明由衷地感慨道。

    “哈哈,任他明军还是流寇,本王一炸尽为飞灰!”

    多铎得意地说。

    然而……

    战场上的清军突然间爆发出一片惊恐地尖叫,然后十几个点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后,紧接着从这些点开始其他无论旗汉军还是朝鲜统统如垮塌的沙子般向后,甚至就连旗神军的战线也是如此。在这场大爆炸响过不足一分钟,原本势均力敌的战场上顺军还没跑呢,清军自己先开始了几乎可以说全线溃逃,所有清军士兵以最快速度远离战线,同时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自己身旁的同伴……

    “这些狗东西怎么了!”

    急转直下的场面让多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成了狂怒,他难以置信地咆哮着。

    耿仲明等将领同样全傻了。

    就连顺军中军的高一功和旁边看热闹的高得捷也傻了。

    这怎么没炸崩顺军,反而清军自己崩了?

    其实很好理解。

    多铎把士兵间的信任炸没了!

    谁还敢相信自己身旁的同伴?谁知道哪个同伴突然间在自己身旁引爆几十斤火药,然后把自己炸成碎片尸骨无存?清军面对顺军的确可以血战下去,可当自己身旁隐藏着一个随时能把自己炸死的同伴时候,谁还有勇气再继续战斗?

    尤其是对于那些在战线最前面的更严重。

    这种爆炸甚至是在他们背后。

    一想到自己背后很可能有几十斤火药已经点燃引信,那些原本知道自己后背没有危险而无所顾忌的清军谁还敢心无旁骛地战斗?他们和顺军本来就是势均力敌,现在却变成腹背受敌,虽然爆炸是为了击败敌人,但那是对将领而言,对士兵而言战场上厮杀就是为了保命,那些杀他们的才是他们的敌人。

    这种情况下还不跑就是傻子了!

    多铎只想到了神战士的威力,但却忘了战场上对一支血战中的军队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后背。

    如果后背是一个点燃引信的火药包,那这仗还怎么打?

    “我们都不敢用手榴弹了,他们居然还敢用r弹?”

    高一功笑着说。

    的确,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才取消了原本应该很好用的掷弹兵。

    密集的西班牙方阵里面,几个随时有可能或者因为点火失误在人群爆炸,或者扔出去被前面士兵帽子挡回来爆炸……

    这是很正常的。

    欧洲掷弹兵带专用帽子就是为了防止这一点。

    而且就算扔出去了,也有可能被前面的长矛挂住爆炸,甚至引信制造的问题燃烧过快而提前爆炸,或者投掷失误落在自己前面。这种情况也很正常,混乱的血战中掷弹兵因紧张而失误又不稀罕,欧洲人最后都不得不逼着掷弹兵走出去扔,所有掷弹兵才成为勇敢的代名词,就是因为他们得站在其他士兵前面迎着对面的子弹和霰弹扔手榴弹。

    这些都会造成其他士兵的恐慌。

    毕竟战场上士兵们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后背出现危险。

    杨庆内部对于手榴弹是否继续使用也有争议,好处是他的手榴弹质量好而且不用时候藏着专门的隔箱,另外引信也藏在盖子里,车营中就算扔不远有偏厢车保护也伤不着自己,但即便这样现在士兵们也越来越不喜欢携带。

    手榴弹尚且如此,何况是背着几十斤火药的r弹?

    “都督,高得捷问还不出击?”

    他身旁军官说道。

    他们这里有高一功派来联络的信号兵,可以用旗语传递消息。

    “出击,剩下归他们了!”

    高一功说道。

    而就在同时,多铎也发出了骑兵出击的命令,倒不是说为了取得战斗胜利,他的失败已经是必然,但必须阻挡明顺联军的追击,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接下来需要做的是尽快后撤固守等待多尔衮的增援,避免明顺联军向河北反攻。就在高一功的命令通过旗语发出时候,列阵的旗满洲精锐骑兵同样开始向前,这支骑兵的总兵力依然接近两万,漫长的骑兵战线迅速开始推移,包括那些蒙古骑兵同样从侧翼加入战斗,几乎超过三倍的兵力直冲高得捷的明军骑兵。

    “骑二旅对蒙古骑兵,骑三旅冲建奴步兵,骑一旅跟我冲建奴骑兵!”

    高得捷举起长矛说道。

    他左翼骑兵立刻斜冲溃逃的清军步兵,他右翼骑兵迎战从侧翼进攻的蒙古骑兵,而伴随他的战马向前,三千具装骑兵全部催动战马,全身铠甲的重骑兵端起他们的丈长矛。三个冲锋的波次同时向前,控制着战马速度整齐迈步,就像三道钢铁的墙壁般撞向汹涌而来的清军骑兵,然后逐渐开始加速,三千匹精选的河曲马踏出雷鸣般的蹄声,在空旷的平原上越来越快……

    多铎默默看着两支相对冲锋的骑兵。

    三千具装骑兵啊!

    这一刻他的手甚至微微颤抖。

    倒不是说害怕,而且他同样被这样的气势所震撼,中古时代最强悍的力量啊!虎纹具装,玄甲军,铁浮屠,无数显赫的名字,在经历了火器时代的断代后,再一次出现在了东方的战场上。

    此刻所有人也都在看着这三道骑兵线列……

    下一刻,撞击开始。

    密集的丈长矛线列瞬间刺穿旗满洲精锐们的身体,长矛的长度劣势和松散队形,让清军在骑墙冲锋的长矛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几乎在撞击瞬间数百清军身体就被贯穿。紧接着明军具装骑兵连人带马超过半吨的重量,以超过百里的相对速度和清军那些无甲的战马撞在一起,矮小的蒙古马在全身重铠的河曲马撞击中瞬间被撞翻紧接着被践踏而过。然后明军具装骑兵纷纷抛弃折断的长矛,拔出一支支铁锏砸向前方的敌人,并且迅速分成一个个小队逐渐结成小的菱阵冲向清军骑兵的纵深。

    而在他们身后,紧接着第二波次的骑墙赶到。

    正因为第一波次分散而茫然的后面清军骑兵,瞬间就被第二波次的骑墙撞翻,然后第二波次同样分散成多个菱阵开始冲清军骑兵的纵深,被他们让出的清军骑兵,转眼间遭遇了第三波次。而第三波次没有分散,因为他们撞穿了清军骑兵阵型,他们踏过遍地清军死尸继续向前,并且拉开距离后全部转向,再一次排列成骑墙撞了回来,而此时那些菱阵同样在混乱的清军中势如破竹……

    骑兵混战很简单。

    谁的防护高,谁的冲击力强,谁就占据绝对优势。

    清军的蒙古马的确耐力强,但跟全身重铠的河曲马对撞,无异于吉娃娃撞金毛,结成菱阵的小队明军具装骑兵都不用打,只需要保持住阵型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就行。更何况这些士兵全都百战精锐,手中铁锏砸清军的布面甲很轻松,一锏下去最轻也是筋断骨折,而清军的攻击却需要面对他们那些连脸都罩住的板甲。虽然比不上欧洲全身板甲,但明军具装骑兵的铠甲也绝大多数都是大块表面渗碳的铁板,实际上胸甲就是以前明军那些劣质鸟铳子弹都打不穿,抛光后的表面一刀砍上最多也就是划痕。

    三千具装骑兵的冲击转眼间就这样冲垮了清军骑兵的阵型。

    多铎阴沉着脸一把折断了马鞭。

    但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一声刺耳的呼啸掠过,紧接着他不远处一枚实心弹在他的亲兵中贯穿,瞬间打出一片血肉飞溅。

    他下意识地转回头。

    在他身后不到半里外的黄河大堤上一门门劈山炮正在架设,而在这些大炮的两旁,是源源不断踏上河堤的明军和顺军……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