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九三章 梦中的花花世界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南京,大胜关。

    咱大清智顺王尚可喜在囚车里颤巍巍抬起头,身受重伤却依然坚持到这里的他长叹一声……

    “建奴伪智顺王尚可喜!”

    旁边一名军官拿着名单得意地说道。

    “汉奸,剐了这汉奸!”

    两旁一片亢奋地吼声。

    尚可喜其实不是明军俘虏的,他是袁宗第攻破沁阳时候俘虏,在南岸被开花弹炸成重伤的他,当时正在沁阳的后方基地养伤。袁宗第的大军渡过黄河后兵分两路,一路攻破孟县继而攻沁阳,一路以骑兵向北在沁河上游趁着枯水期渡河,绕向背后切断沁阳守军的退路。留守沁阳的镶蓝旗满洲固山,舒尔哈齐的孙子贝子屯齐不得不仓皇东逃,结果跑得太急把他给撇在了沁阳。

    当然,也可能故意的。

    他俩关系其实并不是很和睦。

    清军光顾着撤退,城内有老百姓打开城门,结果袁宗第的大军顺利进城把他给堵住了,使得他成了这场大战中头号大鱼,虽然他是汉军,但那也是一个王啊。

    在一片骂声中尚可喜恨恨地看着他后面……

    大明叛奴野猪皮即努尔哈赤之侄孙,其弟舒尔哈齐之孙,建奴伪宗室,镶蓝旗满洲固山,贝子屯齐!

    那军官接着念道。

    尚可喜后面囚车里,逃跑时候马失前蹄,结果摔断一条腿,然后被顺军俘虏的屯齐用阴郁地目光,看着初冬的江南风光。

    这才是花花世界啊!

    他们meng中的花花世界啊!

    细皮嫩肉的美女,满身绫罗绸缎穿得就像夏季里的蝴蝶,人人脸上都带吃饱饭的红润,到处都是收割过的水田,旁边浩荡长江在暖暖的阳光下平静流淌。这时候的辽东可是得大雪封门了,那些商人多少次向他们描述过这片土地的美好,他们又无不以征服这片土地为目标,然而今天……

    屯齐同样长叹一声。

    在他身下伴随他一路充满屎尿味的囚车颠簸在石板路上。

    “建奴正黄旗满洲固山何洛会。”

    后面何洛会以同样心情看着远处但南京城。

    他是明军俘虏的。

    他是在铜瓦厢溃败时候,同样因为战马摔倒而被明军骑兵俘虏,不得不说马失前蹄这种事情太可恨了。

    而在这三辆囚车后面,还有十几辆同样的囚车,里面都是清军的甲喇及甲喇以上将领,这里面同样不只是明军俘虏,顺军俘虏的也作为礼物赠送给了杨庆,反正李自成要他们也没用。而在这些俘虏后面,则是数以万计的被俘清军,一个个顶着鼠尾巴被绳索串着,从一艘艘漕船上下来在明军士兵的鞭打中走过大胜关,而且每个清军的脖子上,都还挂着一颗同样鼠尾巴的脑袋。虽然这样的季节不容易腐烂,他们也是在下船时候才刚刚挂上的,原本是在专门的运输船上用石灰之类的腌着的,但一路从河南到这里也都差不多臭了。

    可怜这些旗健儿,就这样穿着他们破烂的军服,赤着脚走在江南的古道上,原本历史上此时他们已经以征服者身份入主这座城市了,但现在他们是以俘虏的身份。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这一幕真令人愉快!”

    罪魁祸首端坐在马背上得意地说。

    “你的手笔够大啊!”

    黄得功由衷地感叹道。

    话说老黄那也是辽东战场上打过仗的,他当然知道这场胜利是如何令人震撼,明清交战这么多年,其实真正在野战中对清军造成几千人级别杀伤的,也只有戚家军和白杆兵在浑河那场全军覆没的血战,他们让清军付出了和自己一样数字的损失,至于其他那些所谓的大捷……

    十个都能吹成几千。

    也就几次要塞防御杀伤过几千以上级别的清军。

    而这光俘虏就上万了。

    一个王,两个固山,而且全是满洲固山。

    清军总共就个满洲固山啊!

    这胜利之辉煌,简直让之前所有明军将领全都无地自容啊!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这里面真正的旗满洲就一千多,剩下全都是杂牌,而且至少四千神军,两千实际上不属于旗的蒙古兵。所有加起来总共是千多,原本其实是有一万二的,但还有三千多是建奴入关后新收编的,这些人罪不至死,所以被送到昌化挖铁矿了。”

    杨庆说道。

    这时候的旗必须区别对待。

    主要是里面有不少多尔衮入关后收编的那些降军,这些人都是前官军或者顺军,他们杀了可惜,扔去挖铁矿最合适,至于剩下入关的旗里面汉军和其他旗满蒙朝一个待遇,入关后收编的旗神军也同样一个都不留。实际上神军反而投降最快,这些家伙战斗力也最差,那些新编汉军至少是以前正规军,但他们基本上都是些之前的老百姓,既没有军事素质也没有战斗意志,除了因为特殊原因易于组织,还有能产出神战士这种特殊物种以外,普通神军可以说是清军战斗力垫底的。

    连旗朝鲜都比不上。

    “你准备全杀了?”

    黄得功惊叹道。

    “废话,我不远千里把他们从河南拉回来,不杀难道还养着吗?”

    杨庆说道。

    这是给崇祯准备的。

    大明烈宗皇帝现在已经正式在安陵入土为安了,遗憾的是他的儿子们都没能来参加,只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和一个芳龄七岁的女儿,剩下就是那些宗室藩王和各地的官员了。但不包括至今还造反的,包括了两家反贼的,李自成派出了目前大明理论上的内阁首辅牛金星代表皇帝前来。据说皇帝陛下和那几个王都生病了不能长途跋涉,所以就无法来参加他们父皇葬礼,只能单独在刚刚改名的长安西都自己搞一个象征性的。

    另外张献忠再次派出他义子李定国来参加。

    以完全符合臣礼的标准。

    实际上张献忠在四川如今还颇受士绅欢迎,毕竟因为他的存在,四川士绅暂时摆脱新政之祸,对于四川士绅来说,以这样的方式停止战争休养生息也能接受,毕竟张献忠和李自成不一样。而马乾和杨展在和他谈判后也分别接受了现实,他们也没别的选择,毕竟他们的靠那些士绅支持,后者利于免新政之祸接受张献忠,那他俩就算不接受也没有别的选择。

    但他俩都不愿意跟张献忠。

    这也是必然的。

    马乾被杨庆任命为贵州巡抚,到遵义去把本来就和他关系不好的王应熊踢回老家,杨庆早想把这个老家伙踢回家了,只是手伸不到遵义,正好利用马乾这个打手。

    而杨展被调南京。

    这个人不出名,但事实上是很能打的,原本历史上张献忠兵败后,清军可以席卷四川的,但却被他给阻挡住了,他一直在四川坚守半壁到永历三年。他是因为内讧被上次怂恿左良玉造反的那个李乾德阴死的,然后他儿子率军给他报仇但兵败,最后在阆中率领所部向清军投降,他的死使四川再无能抵抗清军的。

    所以杨庆把他调到南京,然后单独给了他一个军当统制。

    “你是想……”

    黄得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紧接着他一脸愕然地看着杨庆。

    杨庆拍了拍他肩膀。

    忠勇侯带着神秘的笑容转身走了。

    黄得功用怜悯的目光看着面前源源不断走过的俘虏,紧接着也催马追着杨庆去了。

    尚可喜等人的囚车打头,绵延好几里的俘虏队伍,在整整一个军的明军押解下,沿着石板的古道向着南京城走去,他们就这样一直走到了正阳门外,然后全都在那里等待着。因为时间久还居然给他们一人发了个米饭团子,倒是让这些俘虏多多少少生出了一丝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等到了正午,突然间杨庆和大批文武官员从城内涌出向钟山而去,而他们也在士兵的催促中跟在后面。

    尚可喜等人一下子想起在孝陵被剐了的范文程来,他们立刻在囚车內挣扎尖叫。

    一些俘虏开始试图逃跑。

    但两旁的明军手中鸟铳毫不犹豫地开火,打死几百个后,其他那些也就没人敢跑了,他们哭嚎着在士兵威逼下继续向前。不过很快尚可喜等人就发现自己不是去孝陵的,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座距离不远,但规模远比孝陵要小的陵墓……

    崇祯的安陵。

    当然,那些普通清军俘虏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是在明军威胁下不断向前走而已。

    尚可喜趴在囚笼里惊疑不定地看着前方的陵墓逐渐接近,很快他们就进入陵区,然后沿着神道继续向前走向那座巨大的坟丘。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尚可喜的心中越来越感觉到一种死亡临近的寒冷,已经站不起来的他趴在囚笼內,哆哆嗦嗦地看着这座崭新的陵墓,在他身后那些清军俘虏默默跟随。

    尚可喜突然感觉那坟丘下面似乎有些异样。

    他挣扎着一点点爬起来。

    因为高度增加他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坟丘四周的情况。

    然后瞬间他的冷汗就冒出来……

    “快跑啊!他们要活埋咱们给崇祯殉葬!”

    他不顾一切地朝后面尖叫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