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九四章 殉葬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尚可喜的喊声,让后面清军俘虏队伍一片大乱,那些囚车里的的确没法做什么,但那些徒步跟随的可是炸了窝……

    这时候他们也看到前面是什么了。

    在崇祯陵墓的那座巨大坟丘周围挖了一圈深深的壕沟,就像一道护城河般环绕整个坟丘,壕沟边上挖出的土堆积着,无数拿着铁锹的士兵和民工正等待在那里。这要干什么基本上脑子不傻都能猜出来,话说这些清军估计以前也没少干,此刻自己成了被活埋的那还不赶紧跑?

    用绳索串起来的千多俘虏从前向后发疯一样挣扎逃离。

    但这很难做到。

    因为他们两旁都是明军,一支支上好子弹的鸟铳毫不犹豫地喷出了火焰,逃跑的清军俘虏不断被打倒,而且这些清军都是用绳索捆住双手互相串起来的,那些被打倒的拖着其他人也根本跑不起来。有些试图撞击监押他们的士兵,然后抢夺他们的刀割断绳索,毕竟这些俘虏战斗力不弱,这种拼命的时候也都爆发了。但他们两旁是刚刚完成整编的第六军整整一个军两万人,数量超过他们两倍,而且全都是全副武装的。这个军是之前高杰所部,然后加上一部分从原京营三军抽调的军官整编,那也都是些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全副武装收拾这些捆住双手的俘虏还不简单?

    子弹。

    枪托。

    甚至雁翎刀。

    一顿砍砸之后俘虏们血流成河。

    数以千计的死尸让那些俘虏又失去了逃跑的勇气。

    “都闹什么?”

    杨庆骑着马嚣张地吼道。

    俘虏们用畏惧的目光看着他,这里面其实有不少见过他的,塔山阻击战时候他那扔几十斤重炸药包的身影可是依然烙印记忆中。

    “活埋是便宜你们,按照规矩该把你们千刀万剐,你们老老实实过去是死,闹事也是死,干嘛给自己最后一段路程找罪受?你们都是以前大明臣民,背叛了大明,是你们对不起先帝,现在是给你们一个向先帝赎罪机会,到地下去伺候先帝,给先帝当奴仆。你们原本都是该扔阴曹地府受那惩罚的,现在去伺候先帝,以后也能跟着先帝到天上享福,这对你们是好事,别不知道好歹,现在反抗死了也是在阴曹地府受罪!”

    杨庆继续吼道。

    不得不说他的歪理真多。

    但效果还真有,部分俘虏明显认命泄气了,坐在血泊中嚎啕大哭,毕竟这里面还是有之前跟着尚可喜这些人投降咱大清的老牌汉军,还有一直视大明为宗主国的朝鲜人。

    杨庆说他们是背叛大明也对。

    他们给崇祯殉葬赎罪,然后死了跟着崇祯一起到天上,否则死了也是到阴曹地府受刑,至于真假……

    这东西总得有个幻想。

    自己骗自己那也至少好受些。

    甚至还有俘虏重新开始垂头丧气地准备走向那壕沟。

    “别听他的鬼话,跟他们拼了!”

    何洛会尖叫着。

    因为还在囚笼里,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重新鼓起士气了。

    然而下一刻杨庆从马背上纵身跃起,瞬间落地然后以比战马狂奔还快的速度转眼到了他面前,何洛会还没反应过来,杨庆已经一拳轰在那木制囚笼上。那手臂粗的原木终究没扛住他的蛮力,落拳之处钉子脱开整根倒飞出去,杨庆的右手一把抓住何洛会硬生生向外拽……

    何洛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就砸飞一根木头,那间隙还能有多大?

    脑袋也就勉强钻出。

    杨庆的硬拽让他的脑袋在两根原木的挤压摩擦中血肉模糊,甚至连俩耳朵都挤掉了,紧接着就是身体同样硬生生从这点间隙拽出来。体格也算壮硕的何洛会,在两旁粗糙的原木摩擦下浑身鲜血淋漓,然后在剧痛中挣扎着被杨庆单手举到半空。

    “你们听也是死,不听也是死!”

    杨庆狞笑着吼道。

    紧接着他把何洛会像摔死狗一样摔在地上,后者抽搐一下,嘴里立刻涌出鲜血,杨庆拎起一条腿拖着何洛会血淋淋向前走去,在那些俘虏颤抖的注视下拖到壕沟边一把扔了下去。

    然后他走到尚可喜的囚车前……

    “罪臣前皮dao镇副将尚可喜愿追随先帝,服侍先帝以赎罪!”

    尚可喜趴在囚车里说道。

    “打开囚车,给他把刀!”

    杨庆说道。

    旁边士兵打开囚车,然后给了尚可喜一把刀,因为他已不能走路,又把他拖到那壕沟前。

    “罪臣叩见陛下!”

    尚可喜跪在那里,朝着面前坟丘磕头,然后悲凉地看着眼前这壮丽山河,估计在回忆自己一生,他降清的确是被逼无奈,但之后跟着清军为虎作伥就罪该万死了。被逼无奈投降的又不只他一个,祖大寿也投降,但后世没人骂祖大寿汉奸,因为他投降后不论是不被信任还是其他原因,一直没有再出现在对大明的战场上。但尚可喜不一样,不说原本历史上他屠广州百万,就是在入关前他也是始终跟着清军当打手,兢兢业业为咱大清血战的。

    这可以说真正的汉奸了。

    “唉!”

    尚可喜长叹一声。

    他紧接着把刀放到脖子上狠狠地向下一拉,伴随大动脉被割断喷射出的鲜血,他的死尸顺着堆积起来的泥土滚落壕沟。

    杨庆接着走到屯齐面前。

    “我大清将士,有死无降!”

    屯齐高傲地说。

    “剐了!”

    杨庆很干脆地说。

    “我,我,罪奴舒尔哈齐之孙屯齐愿侍奉皇帝于地下!”

    屯齐瞬间清醒趴在囚笼高喊。

    “晚了,拖出去剐了,一定要剐够三千六百刀,至于你们愿意剐还是愿意给先帝殉葬?别说是我杨庆不讲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愿意给先帝殉葬的就自己过来跳下去,原因剐的就留在那里等着挨那三千六百刀!”

    杨庆喊道。

    那些俘虏面面相觑。

    这个选择很好做,凌迟至少得受大半天的罪,活埋也就一会儿,更何况凌迟那是尸骨无存,骨头都得挫骨扬灰的,既然早死晚死都得死,那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全尸?

    很快就有清军俘虏做出选择,然后旁边士兵解开绳索,押着走到壕沟前,先是给崇祯磕头说明自己愿意用殉葬来赎背叛大明之罪,接着自己下到壕沟里面等着。很快一批批俘虏就这样以自愿殉葬的形式下去,没过多久绝大多数俘虏也都做出选择,不出半个时辰所有俘虏全都选择了去伺候崇祯,很快这条环绕坟丘的壕沟就满了人,剩下就是填土了。

    旁边立起的木架上,被凌迟的屯齐惨叫着,眼睁睁看着这一幕,他的惨叫声也算是伴奏了。

    “先帝终于可以瞑目了!”

    杨庆感慨地说。

    崇祯一辈子受建奴的气,死后千建奴殉葬,这也算是对他最好的告慰了,这个皇帝没多大本事,但也的确想着振作,他在位期间的确民不聊生,但他也的确想老百姓过好些。可惜能力有限,最终什么也没做好,他十年折腾得筋疲力尽,现在也算是真正安息了。

    “忠勇侯行事,的确是痛快!”

    他身旁欣赏这一幕的群臣中,一个身材高大,看起来不下两米,一身一品武将服的老太太欣慰地说。

    这是秦良玉。

    作为云贵两省军队统帅,她当然要来参加崇祯葬礼,不过她的忠贞侯是隆武封的,这时候还没封侯,她之前是都督佥事,崇祯南渡之后加到了都督,也是正一品。杨庆的官制改革取消五军都督府,但原本那些将领的都督头衔仍在,只不过增加了一个大都督而已,其他那些都督全都改成类似军衔的品级称号,不再有任何实际的权力属性,只是将领等级和俸禄的标准而已。

    所以秦良玉除了遵义行营都统这个职务外,军衔就是左都督。

    “只是杀俘终究不妥。”

    张国维说道。

    “这怎么是杀俘呢?难道张公没听见他们说自愿追随先帝?”

    杨庆说道。

    “但以后战场上建奴还会投降吗?”

    张国维说道。

    他才不跟杨庆讲歪理呢!

    这个家伙一堆歪理邪说,完全没法以圣贤之道教化。

    “我就没想过让他们投降,建奴之祸根源何在?就是咱们朝廷过去对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杀得太少。

    建奴源出胡里改,金国时被女真视为低等贱民,胡里改女真岂可为婚,不过女真人被蒙古人杀绝后他们趁机南迁入居辽东。他们接受我大明的庇护,我大明任命其首领为官,待其恩不可谓不厚,然而此辈终究狼子野心不改,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辈不杀难道留之遗祸子孙?更何况建奴阖族不过几十万而已,加上其他附逆者亦不过百万,青壮不过二十万,就算都不降杀尽又有何难?

    杀尽之后其族自灭。

    以后对待造反作乱的胡虏,统统斩尽杀绝,男人高过车轮者杀,女人没为奴婢,禁其语言文字,史书禁止记载其事迹,毁掉他们留下的一切建筑雕刻之类,五十年后连其族名都再无人知晓。”

    杨庆冷笑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