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九五章 庆庆,我给你唱征服好吗?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无论是否存在争议,杨庆将千清军俘虏活埋在安陵作为殉葬,终究算是为这场堪称辉煌的胜利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至于多尔衮那边的反应……

    他有个屁反应。

    事实上多尔衮毫无不当言论,而且已经派出使者南下求和了。

    “求和?”

    杨庆冷笑一声。

    多尔衮的求和很正常,毕竟现在明军掌握着主动权,是明军再压着他打,而他只能苦苦抵挡,但黄河以北其实根本无险可守,想抵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军事对峙也是要有地理上优势的,当年宋辽对峙,宋朝在华北平原无险可守,不得不在河北造水长城作为屏障,但这时候多尔衮连造水长城的条件都不具备啊!

    就算他想扒开黄河也晚了。

    而且就算扒开铜瓦厢使黄河改道北流也没有用,那样最多也就是把向东的鲁西一带变泽国,明军一样可以从郑州向北。

    除非继续向上游扒,一直扒到原武一带,让黄河去走禹贡故道……

    那就扯淡了!

    那会一直淹到天津把整个河北来一个贯通伤的,那些士绅宁可重新投降明朝接受新政,也不会允许他这样做的。

    地理上的屏障不存在,军事上被打了个惨败,虽然现在明军暂停了进攻,但那只是因为运河封冻无法运输物资,等明年运河解冻后,杨庆的军队整编也完成,还不继续向北进攻就是傻子了。这种情况下多尔衮只能寄希望于求和来缓一口气,至于杨庆活埋了他千人这种事情只能视而不见,谁让他是失败者呢!他要是胜利者估计这时候已经兵临淮河甚至踏冰过淮站在瓜步山耀武扬威,逼着杨庆过去给他唱征服了。但现在他是失败者就只能夹起尾巴来屈辱地求和,寄希望于目前天下三分,甚至杨庆还得两线作战的局势,换取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来整军经武……

    然后再来让杨庆唱征服。

    这不算丢人!

    话说多尔衮连蛋蛋都没了,又岂会像那些鲁莽的臭男人般意气用事?

    “忠勇侯,建奴看起来颇有诚意!”

    解学龙说道。

    这段时间文官六部尚书都没有太大的变动,本来杨庆也不喜欢天天换文官,崇祯的一个很大毛病就是天天换那些文官,甚至一个官员还没完成对自己职责的熟悉,就紧接着被他踢开了。当官的长久盘踞在一个职位上的确不是好事,但几个月甚至不足一个月就换一茬就是胡闹了,崇祯南渡后明显改了这个毛病,他死后杨庆也没怎么动这些文官。这时候吏部尚书依然是徐石麒,兵部是张国维,户部是高弘图,礼部是顾锡畴,刑部是解学龙,工部刚刚换上了袁继咸,一个北方人五个南方人,四个东林党,袁继咸不是东林党,但一向和东林党友好。

    不过这里面倒是没一个原本历史上降清的。

    他们的核心,应该算杨庆主要政敌的张国维自杀,徐石麒自缢,解学龙投江,顾锡畴逃亡途中被一个武将杀死,袁继咸被不肯投降被清军所杀。

    这些人和水太凉不一样。

    甚至就连他们的子孙都保持了节操,张国维带着大儿子一起自杀,徐石麒大儿子起兵反清被杀,东林党的确出了水太凉,黄澍,陈名夏这些耻辱性的标志,但他们也的确还有一大堆保持了节操的。明朝的灭亡的确很大责任在东林党,但因为那些投降的东林党就把东林党这个名字与投降划等号也是不对的,这个政治集团在这场亡天下的剧变中,不比其他政治集团更好,但也不是其中最烂的。

    若说他们是最烂的,把集体投降只有一个例外的勋贵集团放哪儿?

    杨庆的确不喜欢东林党。

    甚至互为政敌。

    但他也很清楚,目前情况下用东林党可以最大限度维持江浙的地方稳定,只要这些人还在内阁,还是作为他的反对党存在,那么江浙士绅就会继续对朝廷抱有希望,就不会和他真正撕破脸。而江浙的稳定是他一切改革的前提,如果这片地方乱了,那他连军队的改革都无法进行,无论资金粮食还是军工生产,他都需要这样一个稳定的江浙做后方,他在四分五裂的大明能拥有绝对优势,靠的就是这片土地的稳定。

    所以至少在布局完成前,他和东林党还得是斗而不破的合作者。

    很显然现在又要斗了。

    “诚意?”

    杨庆冷笑道:“建奴会有诚意可言吗?现在打不过了求和,等休养生息几年恢复实力接着南侵,石帆公不会想犯这样的错误吧?”

    “忠勇侯,但咱们也一样啊!”

    张国维说道:“咱们一样也在整军经武,咱们也需要时间,无论各军整编新政推行还是桂逆叛乱,都需要时间来解决,不接受其求和继续两线作战难道就不是错误?桂逆十万大军可依旧虎视湘赣,允其和谈,议和需要时间,议个两三年不为多,两三年间双方停战,等解决了桂逆大不了再重新北伐而已。”

    “那通商呢?”

    黄蜚说道。

    “既然和谈,自然有所表示。”

    徐石麒说道。

    杨庆已经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了。

    “明清三十年血仇,无和可谈!”

    他很干脆地说。

    “请监国裁断!”

    他紧接着转头对坤兴公主说。

    “父皇在北都为建奴所迫之时尚不肯与其和谈,如今我大明兵威方盛正是一举雪三十年之耻时,又岂能与建奴和谈?”

    坤兴公主说道。

    杨庆笑看着张国维等人。

    后者还能怎么样?监国都做出明确裁断了,他们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文臣们不无遗憾地离开。

    杨庆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向韩赞周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走到他身旁,杨庆说道:“老韩,你的人这几天盯紧点,他们恐怕没这么简单。”

    韩赞周点了点头。

    东厂提督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杨庆的爪牙,崇祯在的时候他和杨庆算平起平坐,但崇祯没了换成坤兴公主监国后,这些太监唯一的选择就是躲在杨庆庇护下,承认其老大地位。老王转到税务司,韩赞周的东厂反而成了锦衣卫的一个附庸,但不同于正在向内卫转变的锦衣卫系统,东厂完全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特务机构,专门负责监察那些官员当然主要是东林系文臣。

    不过没有抓人权。

    他们只是纯粹密探,抓人审讯由锦衣卫负责。

    “你担心他们做什么?”

    坤兴公主在所有人都走后,好奇地问杨庆。

    她现在已经十七岁,已经不是那么懵懂无知了,尤其是这一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于朝政也不是一无所知了。

    杨庆走到她身旁,坤兴公主向旁边一让,杨庆在她的宝座坐下,紧接着把她抱起放在自己腿上,然后拿过她面前一堆奏折,一边替她批阅这些奏折一边说道:“他们肯定会和建奴使者私下联络,这一次来的陈名夏是常州人,和他们一样都是东林党。但怕我弄到孝陵剐了,所以先以请求南下让我答应确保其安全,这时候还在东平等着。我们拒绝和谈后,他肯定会秘密南下找这些人,我得知道他们究竟会谈些什么。”

    “他们为何非要和谈?”

    坤兴公主疑惑地说。

    “因为多尔衮的存在对他们有利,收复北都对他们反而没有好处。历来偏安江南的政权,都对收复北方没有兴趣,因为收复北方后政治中心北移,南方人必然失势。就算如太祖般依旧定都于南方,那么南方士绅也得承受北伐,维持北方统治所带来的钱粮消耗。北方几乎就不可能反馈给南方任何东西,但北方缺的粮食却都得南方补,既然这样南方士绅为何要支持收复北方?

    让北方自生自灭不是更好?

    他们既不用承担北伐费用,又不用承担维持北方统治的费用,也不用担心政治中心北移,南方人因此而失势,至于失去北方的国土,那与他们有何关系?

    我们需要心怀天下。

    但他们只需要心怀一隅就行了。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偏安南方的王朝那些名将的北伐,最终全都以失败而结束的原因,南方的士绅们不需要北方,这块土地太富足,不需要向外开拓。但他们却忘了,所有偏安南方的王朝都被北方灭了,除了太祖北伐一统天下,这南方的都是被北方给统了,这块土地虽好却不能自保,只有把自己置身一个统一的庞大帝国时候才能维持其繁荣。

    江南的确是这片土地上最瑰丽的花朵。

    但可惜孤零零一朵花是经不住风雨的,必须得在繁茂的枝叶中才能维持它的艳丽,没有枝叶的保护风雨随时把它摧折。偏安江南的政权如果不全力北伐,夺取更多土地为自己裹上一件足够厚的屏障,最终结果都是变成别人的肥肉啊!”

    杨庆感慨地说。

    “不过他们这一次,恐怕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紧接着他说道。

    坤兴公主躺在他怀里,已经闭上眼开始进入了meng乡。

    “我若北伐成功,那还如何可制?”

    杨庆自言自语地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