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一九八章 金钱鼠尾,新朝雅政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金钱鼠尾,乃新朝雅政!”

    北京城内的大街上,一个头上顶着金钱鼠尾,身上穿着旗服的中年男子得意洋洋地坐在马背上说道。

    旁边老百姓麻木地看着他。

    “剃了头之后就有了精神,咱大清勇士为何所向无敌?就是这剃了头之后精神倍增!不要以为这是胡俗,当年鲜卑人,契丹人,金国人,大元朝的蒙古人,都是剃了头的,此乃我燕地旧俗,自北魏至今千年里,我燕地都是剃头的。北魏,大辽,大金,大元哪一个不是所向无敌?冠服者惟蛮明而已,自蛮明夺我燕地,逼迫我等冠服之后,国势就一天不如一天,就是使我等失了这剃头的精神!

    是摄政王救了咱们!

    把咱们从蛮明的压迫中解救出来!

    此时那蛮明又要北侵,我等绝对不能答应,我等要以摄政王为主,跟着蛮明血战到底,但这冠服压住了我们燕地健儿的血性,故此欲抗蛮明先要放出我燕地健儿的血性。

    先要把头剃了!”

    他挥舞着手臂亢奋地喊道。

    “那南边的大军为何能打败豫王?”

    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

    “谁说的,哪个在这里造谣惑众?豫王乃是粮草不足,故此暂时驻军河北以待新麦,何人敢造谣?莫不是蛮明奸细?”

    鼠尾巴勃然大怒。

    然后随行的家奴立刻冲向两旁人群。

    人群立刻一片混乱。

    混乱中也不知道哪里飞出一块烂泥正糊鼠尾巴脸上。

    “刺客,有刺客!”

    他惊恐地尖叫着。

    就在此时大批九门提督的步兵跑了过来,抡起鞭子一阵狂抽,两旁百姓混乱中瞬间跑光了,带队的军官走到已经下马的鼠尾巴面前行礼说道:“孙大人,又亲自宣传朝廷新政啊!要我说这些刁民懂什么?他们哪里知道这剃头的好处,干脆在街口摆上剃头匠,不剃头的见一个抓一个,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看谁还敢不剃!”

    “唉,摄政王宽仁爱民,这一点确是有些过于宽厚,但若事事都让摄政王操心,那要咱们做奴才的何用?”

    孙大人擦着脸上恶臭的污泥说道。

    “孙大人真是我大清群臣之楷模!”

    那军官感慨道。

    孙大人带着一脸凛然正气,紧接着重新上马,然后向一旁的家奴示意了一下,后者赶紧像耍猴艺人一样一敲手中的铜锣……

    “金钱鼠尾,乃新朝雅政……”

    孙大人就这样带着他对咱大清的一腔赤诚,继续在北京的大街上宣传着剃发易服的新朝雅政。

    “这就是孙之獬?”

    距离不远的一处小楼上,锦衣卫特勤司第一队队正刘益,也就是当初在武昌城内当街抓捕黄澍的锦衣卫看着这一幕,对他身旁的北都站站长徐诚说道。

    “这个狗东西天天这么干!”

    徐诚无语地说。

    “他这么不要脸,到底图什么?”

    刘益愕然说道。

    “图什么?人家现在也是礼部侍郎了,他的天启二年的进士,先帝继位后算作魏忠贤一党,罢官为民一直在老家淄川,建奴入关后他带着家奴杀了李自成任命的知县,那时候就已经自己带着家人这幅打扮了。多尔衮听说后立刻把他召到北都,就靠着他这种恶心的表演,几个月就升到了礼部侍郎。而且靠着多尔衮和那些旗将领的宠信,在老家霸占了十几万亩良田,六七个亲属因为他的这种耍猴般表演成了建奴的地方官。

    不要脸?

    不要脸换来的是实惠啊!”

    徐诚说道。

    “建奴为何支持他?”

    刘益疑惑地说道。

    “全都一个样了,战场上咱们还怎么区分他们?更何况他们的人正在迁居关内,而且分散到各地,若是整个直隶山东加起来几百上千万人再统统剃发易服,那咱们的大军还怎么区分建奴还是被逼剃发易服的?好在如今多尔衮也怕激起民变,毕竟前线被咱们压着打,若再激起民变他也没法收场,一些官员也反对,故此没搞强迫剃发易服。但即便如此也有不少企图幸进的家伙自己剃发易服,据说这个孙之獬正鼓动多尔衮给不剃发易服的加税,逼迫所有人都剃发易服,这样的人赶紧弄死,杀杀这些狗东西的邪风。”

    徐诚说道。

    “如何行动你来计划。”

    刘益说道。

    特勤队负责抓捕,并且把孙之獬活着带回南京,但如何制定计划得徐诚这个北都站站长。

    “哪有什么计划不计划,这个狗东西就爱钻勾栏,他常去的几家我都知道,随行就一顶小轿几个奴仆,晚上安排兄弟过去,趁黑劫了往麻袋一装扛走就行。唯一的麻烦是如何把这么一个大活人弄出城,如今这北京城是九门提督管,城防都是建奴,九门提督是佟图赖,内城各门每天的盘查都很严,一旦暴露是别想硬闯出去的。”

    徐诚说道。

    这时候因为入关的旗人数量还不算太多,北京内城那些汉官仍旧可以居住,但九门提督的一万多旗军控制北京城内防务包括门禁。孙之獬家同样在内城,勾栏在城东,这时候还没有大胡同,直到鞑清中期才禁止内城开设此类场所,如果在孙之獬家到勾栏之间设伏就是始终在内城,那么如何把他弄出内城的城门就是一个问题了。

    锦衣卫特勤队可没杨爵爷本事。

    爬城墙他们倒是很容易,可在清军的巡逻中,想爬出北京内城还把孙之獬带出去就不太可能了。

    “啊,有办法了!”

    徐诚突然说道。

    “只是要委屈一下这位孙大人了!”

    紧接着他脸上露出恶意地笑容。

    可怜孙之獬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锦衣卫盯上了,他依然在北京城内就像个勤劳的义工般,带着家奴继续宣传新朝雅政,他相信自己的努力终究会有回报……

    至少摄政王会给他回报的。

    三个时辰后,他在去勾栏的路上被装进了一条麻袋。

    “玛的,这么容易!”

    刘益颇有些意外地说。

    的确太容易了,这时候北京城内人口稀少,经历上次的事情后,能逃离的老百姓全逃离,也就是随着多尔衮建立起行政体系,再加上部分旗人迁来,才让这座城市有了点人气。但总人口加起来仍旧最多三十万,鼎盛时期这座城市可是近两百万,哪怕内城此时也到处都是鬼屋,晚上更是格外冷清,想找个没人的街道玩伏击很容易。

    对手无非就是一顶小轿,两个轿夫和两个仆人,十几个精锐的锦衣卫想拿下就跟玩一样。

    剩下出城才是最麻烦的。

    “走!”

    刘益看着把四具尸体和轿子一起扔进旁边一座废宅,然后迅速返回的手下,踢了一脚地上堵住嘴绑住手脚的孙之獬说道。

    一名锦衣卫扛起这家伙,一行迅速隐入漆黑的小巷。

    做苦力时候就经常到这座城市的刘益,带着他的手下在他最熟悉的城东借着夜幕掩护,迅速转移到了临近安定门的一处废宅,并且在这里等来了清晨。很快外面响起预定暗号,一名手下打开门,外面一辆散发着恶臭的粪车缓缓驶入。

    “快!”

    同时进来的徐诚说道。

    刘益迅速把孙之獬倒出来。

    孙大人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们,这些野蛮的家伙先给他刮脸,紧接着把他直接抬起来扔进粪车的粪桶,巨大的粪桶里面还满是半干的屎尿。他就像个大虾般蜷在里面,眼看着徐诚一脸阴笑地拿出钉子和钻孔的铁条,把他的身体用铁条箍住钉在了桶底,浑身的绳索和这些铁箍让孙大人脸贴着桶底的粪泥完全固定,一动也不能动。

    然后徐诚拿出一个呼吸管,把前面的皮罩扣在他鼻子上试了一下,随即在鼻子四周刷熬好的鱼鳔胶……

    滚烫的。

    孙之獬被烫得俩眼直接突出。

    “你要学会坚强,以后还有的是更狠的。”

    徐诚一脸诚恳地说。

    说完他把皮罩直接粘上。

    紧接着他把呼吸管扯到桶壁固定,用一块同样泡透粪水的烂木片伪装好管口,所有工作都完成后徐诚心满意足地一招手,一名锦衣卫拎起一桶准备好的大粪直接浇下。可怜的孙之獬一下子淹没在大粪中,因为是侧躺着的,粪汤立刻就淹到了他的嘴边,只有眼珠子能动的孙之獬,用悲愤的余光看着这些恶棍。

    “孙大人,您小心,别用嘴喘气!”

    徐诚好心地嘱咐他。

    一帮锦衣卫很欢乐地笑着。

    紧接着第二桶,第三桶大粪同时浇下,可怜的孙之獬只能闭眼了,他再睁着眼就直接进大粪了,就这样随着一桶桶大粪不断浇下,迅速把他淹没在底下,很快整个粪车就满了,但因为通气管的存在,粪底下的孙之獬呼吸没受影响……

    有点臭气就不值一提了。

    事实上为了避免他被熏死,通气管是一直接到外面的,伪装在桶壁残留的半干大粪和木头中,只要不进行仔细的检查根本看不出来。

    徐诚最后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什么疏漏了,这才盖上粪车盖子。

    “走,出城!”

    他对扮作粪夫的手下说道。

    粪车立刻驶出废宅,在清晨的阳光中直奔安定门。

    现在是城内一名普通商人的徐老板骑着他的骡子跟在后面,至于刘益和特勤队也同样转换成自己进城时候伪装的身份,跟在后面一起离开这座城市。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