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零零章 大块人心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千刀万剐!”

    “剐了这个狗汉奸!”

    ……

    无数亢奋的吼声中,孙之獬的巨大十字架,被十几条壮汉抬着,就像圣殿骑士抬着真十字架一样,抬到了孝陵的享殿前,然后放到了台基的石阶前……

    这里也是当初剐范文程的地方。

    一大群野狗在孙之獬周围欢快地跑着,很显然还带着上次它们聚餐时候的记忆,一个个看着孙之獬的目光就像看一盘美食,有几个还迫不及待地试图向前,但紧接着被士兵一脚踢开,躲在远处发出焦急的唔唔声。不过孙之獬这时候已经半死了,对于这一幕完全视而不见,其实能支撑到现在已经算他身体还不错,毕竟精神与r体的双重折磨,哪一个都不是那么容易承受。

    “这不行啊!”

    杨庆看着半死不活的孙之獬很不满地说。

    这样的确不行。

    这样子剐不了几十刀估计就得咽气,虽然真剐上几千刀还活着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但怎么也得让他撑过今天,否则很难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

    话说孙之獬目前也是网红级别的。

    江南百姓对于这样一个居然连祖宗都不要,连华夏衣冠都不要,主动剃个鼠尾巴头,还能厚颜无耻地为这种行为编个理论依据,并且怂恿建奴强行剃发易服的可以说奇葩,也算是充满好奇了,就连上游一些闻讯的百姓乃至士绅都赶来欣赏他的凌迟。不得不说忠勇侯自南渡以来,在士绅眼中也就干了这样一件令他们满意的事情,礼部尚书顾锡畴罕见地主动提出要给捉拿孙之獬的锦衣卫以厚赏,并且形容他们此举堪比当年辛弃疾闯营诛叛逆。

    如果就剐一天,明显很难让大明百姓们满意。

    幸好杨庆早有准备。

    “给他抽这个!”

    杨庆打开身边一个盒子,从盒子里拿起一个特殊的东西,然后递给史德威说道。

    “这是?”

    后者疑惑地说。

    “不要多问!”

    杨庆说道。

    史德威赶紧闭嘴,拿着这个有点像笛子但多了一个锅的东西,又接过杨庆随后给他的灯,听了一下具体的用法,随即拿着走到孙之獬身旁,按照杨庆教的让这家伙吸了几口。然后就看见原本半死不活的孙之獬陡然间精神大振,原本的萎靡瞬间一扫而空,就连俩眼都瞪得很有神了。

    史德威满意地退到一旁坐下。

    刽子手完成验明正身的程序然后扒下孙之獬的衣服,在后者惊恐地尖叫声中,拿一张网眼很大的渔网把他的胸前勒紧,使得皮肉都向外略微鼓起……

    “剐了他!”

    “快动刀!”

    ……

    无数吼声响起。

    那刽子手的小刀立刻在孙之獬胸前开始切片,后者的惨叫声紧接着响起。

    “一!”

    那刽子手挑着肉条喊道。

    “喂狗!”

    “喂狗!”

    ……

    一致的吼声响起。

    旁边野狗们欢乐地唔唔着。

    那刽子手随即一甩,那肉片立刻飞了出去,一只赖皮野狗纵身跃起半空中接住,立刻换来一片掌声,孙之獬痛苦地看着原本属于自己身体一部分,就这样被这只癞皮狗以极快速度吞进了肚子里,然后他低下头看着胸前血淋淋的伤口,紧接着刽子手开始第二刀……

    “能惹得士绅百姓如此一致,这狗东西也算奇葩了!”

    郑芝龙笑着说。

    “衣冠即传承,断人传承如掘人祖坟,而他要掘华夏万民祖坟,千刀万剐已经是轻的了!”

    杨庆冷笑道。

    “只是,尊敬的侯爵阁下,鄙人想恳求您,能否换一种刑具,他身后的十字架形象,容易引起百姓对我们的误会。”

    郑芝龙身旁一个老鬼佬小心翼翼地说。

    “难道那不就是刑具?”

    杨庆说道。

    “这个……”

    鬼佬有些尴尬。

    “既然罗马人可以把它当刑具,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呢?还有,毕方济先生,我听说你们把雅威翻译成上帝并且以此传教,在此我代表大明监国殿下正式向您和您所代表的梵蒂冈那位基督之代表,提出最后通牒。上帝在大明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至高无上的神灵昊天上帝,其他任何称谓不得使用这个词,用我们的词语形容你们这是僭越,而对于犯僭越罪的我们一样是要用现在这个人所遭受的刑罚来惩罚。不过念在你们是欧洲人可能不是很了解这一点,所以监国殿下给你们一个改正机会,如果半年后在你们所翻译的经文上再出现上帝这个词,那我就只能把所有传教士一起绑在十字架上凌迟了。”

    杨庆紧接着说道。

    “尊敬的侯爵阁下,我们立刻回去修改!”

    那鬼佬在孙之獬的惨叫声中赶紧说道。

    这个鬼佬是毕方济。

    他没有利玛窦,汤若望这些人名气大,但实际上他在明末才是中国境内传教士的首领,这个家伙在中国已经三十多年了,和徐光启等人都是好朋友,原本历史上甚至为弘光向澳门去联络寻求支持,他在苏沪一带发展了不少信徒。

    杨庆倒是不在乎他们传教。

    这些人目前在大明所传播的那套雅威,如果梵蒂冈知道估计会让他们去宗教裁判所的。

    他们的确很聪明地迎合了中国的那些儒家士绅,并且依靠这种迎合发展了一些信徒,甚至包括徐光启这样的重臣,但梵蒂冈才不管这个,敢让信徒一边拜雅威一边拜孔夫子还祭拜东方的神灵,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是想上火刑柱吗?布鲁诺可刚被烧死不到半个世纪,梵蒂冈才不会在乎他们的难处,他们所宣传的雅威已经足够上宗教裁判所了,所以其结果就是几十年后铎罗代表教廷过来,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异端邪说统统踢到一边,然后利玛窦和他的继承者们一个世纪的努力瞬间打回原形……

    不准拜孔夫子了,那谁还信你们的雅威?

    不拜孔夫子怎么考科举?

    话说明朝三大教徒里面杨廷筠还是省学政呢!

    所以完全不需要在乎他们。

    他们本来就是一些在梵蒂冈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胆大妄为胡乱改造教义的异端分子,以后收买个欧洲人或者坚持纯洁性的传教士,直接跑到梵蒂冈检举他们,宗教裁判所就会替大明清理这些家伙。

    而杨庆现在实际上还和他们维持不错的关系,毕竟这些人也为大明带来了不少实用的东西。

    “我会让锦衣卫监督的,毕方济先生,我的确不反对你们传教,但你们必须遵守大明的法律。还有,据我所知你们的一个传教士汤若望,在李自成那里诽谤我,说我是吸血鬼,我必须得问一下,这是他个人的观点还是你们教会的?如果是个人观点那么我请你代我转告他,我要和他进行公开决斗以维护我的名誉,我允许他使用大蒜和银器。如果是你们教会的,那么我会让你们知道诋毁我声誉的后果!”

    杨庆像个真正吸血鬼一样露出森森白牙说道。

    “尊敬的侯爵阁下,这只是他个人的观点,与教会无关!”

    毕方济赶紧说道。

    “那好吧,请代我正式转告汤若望先生,限他半年內到南京,我要与他进行公开决斗,武器他随便挑,如果他不来我就要教会对此负责,他是你们的传教士,你们必须对他的行为负责。”

    杨庆说道。

    好吧,这很不要脸。

    但他现在真得很想把麻哥的汤玛法给弄死,居然还敢把他描述成吸血鬼,简直是对他人格的侮辱,怎么着也得撒旦才符合他身份。再者他已经很久没显示神迹了,正好拿汤玛法当踏脚石,在万众瞩目中再次显示一下神迹,最好搞个忠勇侯神威无敌脚踩西夷小妖的形象。再让锦衣卫散布点民间故事之类的东西,这样也就足够了,反正十字架已经被他搞成老百姓逼之唯恐不及的刑具了,再加一份脚踩传教士的戏码……

    那毕方济这些家伙再传教可就真得很难了。

    “尊敬的侯爵阁下……”

    毕方济还想说什么。

    “毕先生,作为一个被诋毁了名誉的人,我没有采取更激烈措施,仅仅以个人方式决斗来维护名誉,已经足够宽宏大度了,难道你们还想让我采取其他方式?”

    杨庆阴森森地威胁道。

    “呃?!”

    毕方济最终还是闭上嘴了。

    这个时代欧洲决斗正流行,光巴黎一座城市,从一五年到一六零年,二十年就因为决斗死了千多人,杨庆要以决斗来维护名誉,哪怕在欧洲也是值得尊敬的行为,相反不敢接受决斗的人才是被鄙视的。

    就在这时候,刑场上的孙之獬惨叫声突然弱了下来。

    杨庆立刻将目光转过去。

    行刑已经暂停,按照标准一般是割十刀暂停一下,很显然孙之獬终究太脆弱,连十刀都承受不了,正在那里低着头做奄奄一息状。

    “再给他抽一口!”

    杨庆不满意地说道。

    史德威赶紧拿着那东西上前,再给孙之獬多抽了几口。

    这东西的确好用,孙之獬的精神再次一振,就连低垂的脑袋都抬起来了,紧接着发出狼一样悲号,在十字架上挣扎着……

    “继续!”

    杨庆心满意足地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