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零二章 我要搞个大事情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当杨庆匆忙返回南京,才知道这次不仅仅民变这么简单……

    “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啊!”

    他站在张嫣寝宫的密室,或者说他宣的温柔乡里,看着墙上的地图说道。

    在这间理论上懿安太后修道的静室四壁,一幅幅同样的地图悬挂,分别属于大明理论上的各都司,包括早已经失去的和羁縻的统统都在这一幅幅地图上。用都司图比布政使司图看得更直接,毕竟布政使司辖区要小的多,这样总计二十五幅地图构成原本大明疆域的极限。西起乌斯藏都司的西界克什米尔,东极奴儿干都司所辖库页dao,南到安南都司所辖的安南南界,北到奴儿干都司索性岭北,这就是曾经大明帝国拥有的疆域最大范围。另外还有单独一幅画出了整个亚洲部分,并且标注了当年随着郑和下西洋而向大明称臣纳贡的那些番邦……

    当然,是目前他们的实际情况。

    而杨庆此时所看的是江西都司图的最南端赣州卫。

    现在已经不只是一处民变了。

    更准确说是赣州卫的辖区范围內发生了多处类似情况。

    最早是赣州所属的会昌开始。

    导火索就是经界。

    因为赣州行营驻扎赣州,按照大都督府命令,趁着前线没有战事,赣州行营自己组建经界队,对赣州范围内的卫所土地进行清查。

    然后出事了。

    经界队拿着玄武湖资料库的原始资料,最早从会昌开始查,一查结果很惊悚,整个会昌参将所属各所营堡土地居然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少了的土地一少部分变成了各级军官手中的私产,但绝大多数都在地方豪强士绅们的手中,更重要的是这些被士绅侵占的土地居然都有地契,也就是说这是官府承认的。

    这就很夸张了。

    然后经界队继续深入调查。

    然后还没等查出结果,就因为一名经界队员被指控调戏当地妇女引起百姓公愤,数百名愤怒的百姓围殴经界队。驻当地的第三军所属一个营立刻派出一队士兵去救援,最终他们遭遇了一场三元里式战斗。因为天降大雨鸟铳无法使用,这队士兵和经界队不得不在已经迅速膨胀到千人级别的围殴中仓皇而逃。两名经界队员被打死,十几名经界队员和士兵受伤,围攻他们的乡民死了五个,然后更多百姓包围了这个营在筠门岭的驻地,要求交出杀人凶手。

    尽管会昌县令亲自出面,也没能劝开愤怒的百姓。

    第三军统制刘肇基一边亲自跑去安抚,一边赶紧派驿马加急报告杨庆,但他刚刚离开赣州,韶关的桂军就突袭最前沿的始兴。而且桂军很夸张地使用了从澳门购买的二十四磅重炮,始兴县城转眼被轰开,驻那里警戒的前哨一个营不得不迅速后撤南雄。

    刘肇基不得不又返回。

    而就在同时,对信丰,常宁,瑞金等地军籍土地的清查,也遭遇要么警戒队员调戏妇女,要么经界队员偷人东西之类莫名其妙的事件。最夸张的居然还有一个毁坏某乡绅祖坟墓碑的,总之都引起公愤并遭到围攻,而民变未定的同时,梅州的桂军也紧跟着发起进攻。

    这就很有问题了。

    这肯定是有组织有预谋是啊!

    “想知道为什么吗?”

    张嫣趴在他背上,用两个东西压着他后背,对着他耳朵很开心地说。

    “你想说我被人阴了吗?”

    杨庆说道。

    “看来你还有自知之明!”

    张嫣的手很不老实地一边向下一边说道。

    “户部经界和军队经界的原始资料不一样?”

    杨庆任由她抓住自己说道。

    户部也在各地经界,但户部的经界队并没有遭遇此类问题,虽然各地阻力也有,却始终没有激化,那些士绅默默忍受了经界队的工作。而军方一经界立刻矛盾激化,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那就见鬼了,但户部的经界有锦衣卫跟着,而且都是他亲信,并没有任何违规之处,同样也是按照户部的资料核对。

    那么关键的问题就是双方所用的原始资料了。

    “户部有自己的记录,他们的经界是对照各地官府的,那些不属于民田的肯定就是官田,然后他们一量就行,最多抓几个侵占的意思一下,你觉得户部那些文官真能彻查?当年张居正就是这样干的,他默认了那些官绅对卫所土地的侵占,然后由户部来收税,他可不像你这么胆大包天。而你给赣州的是玄武湖的,那些记录早就过时了,那些士绅侵占的早已经被默认,甚至去年你已经收过税,现在你却要清查出来收回卫所,你说他们会不会跟你急?”

    张嫣的语速和她的手速一样快得说道。

    “那我该找谁的责任?”

    杨庆愕然道。

    “你谁也找不上,你自找的!”

    张嫣说道。

    “我看你也要自找麻烦了!”

    杨庆说道。

    说完他在太后的惊叫声中,一下子转过身,狠狠地顶着她撞在后面的墙上……

    的确,杨庆谁也找不上。

    他甚至不能找高弘图为什么不真正按照玄武湖的档案清查,因为高弘图玩潜规则是对的,如果真推翻张居正已经默认的结果,那么江浙士绅早就跟他撕破脸了,现在户部的经界没出问题就是因为并没有真正割士绅的肉。他同样也不能去怪高弘图没有提醒他,因为这件事本来就与高弘图无关,他让各地行营在驻地自己展开清查以加快改革步伐,大都督府自己去玄武湖抄录赣州卫下属的土地记录转给赣州行营,与户部在各地的经界本身就无关。

    但是,赣州的地方官员肯定清楚。

    也就是说赣州的地方官员,甚至他们在朝中的后台,这些人合起伙看他的笑话,或者干脆在后面推动,或者他们和广州都有勾结。

    这很正常。

    朝中这些文官要是和广州没有勾结反而不正常了,实际上他们心目中广州那边才是正常的大明,毕竟桂王一切延续旧制,只不过他们在杨庆阴影下,明着倒向桂王会招来杨庆的铁拳。但要说暗中不勾结就扯淡了,按照之前陈名夏的设计,多尔衮和桂王通过东林党实现三家暗中结盟,东林党负责扯杨庆后腿,桂王和多尔衮南北呼应。

    这一次明显就是合作的演习。

    尤其是现在运河解冻,明军很有可能恢复进攻,仅仅一个冬天的恢复还不足以让多尔衮具备打败蛮明北侵的实力,毕竟北方的盟友们都还只是在联络当中。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杨庆后方不稳。

    大明内部爆发民变啦。

    南边桂王趁机北犯啦,

    这些都可以最大限度地拖住杨庆的脚步。

    桂王那边也很清楚,他现在之所以还在广州逍遥快活就是因为杨庆顾不上他,但杨庆要是北伐成功彻底击败多尔衮,那下一个肯定就轮到他倒霉了。这种时候不能自私,必须得顾全大局才行,他和多尔衮尽管隔着几千里互不相连,但事实上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两家谁都不能独存,只有南北呼应才有希望在杨庆的大棒下求得一线生机。

    而且桂系实力进步也很快。

    这些被杨庆赶出去的家伙已经理顺他们内部,以桂王为圣主明君,以前首辅,香山人何吾驺为首辅,左meng庚为大都督建立起朝廷。他们有一个巨大优势,那就是可以得到葡萄牙人帮助,无论购买军火也罢找雇佣兵也罢,有澳门这个渠道都很容易。

    据说桂王那边也已经开始训练新式军队,他们的更高端,甚至都不屑于玩西班牙方阵,直接玩莫里斯方阵,也就是杨庆玩古斯塔夫线列的前身。

    但杨庆猜应该是那些文官泄密的结果,毕竟葡萄牙人是不会玩他们的敌人的战术。

    莫里斯方阵是荷兰人的。

    明军山地步兵的训练又不是什么机密,南京大校场上天天有一个新兵旅在训练呢!就连老百姓都有在周围看热闹的,那些文官把山地军的战术泄密给桂王,然后那些习惯于西班牙方阵的葡萄牙雇佣兵,也就很容易给桂王搞出他们也知道并迎战过的莫里斯方阵了。但古斯塔夫线列估计他们是不会的,这在欧洲也是最新的,毕竟古二爷才刚死十几年,东方的这些葡萄牙殖民者里面就算有当过兵的也没面对过瑞典军。

    这样欧洲三大战术方阵在大明基本上就凑齐了。

    李自成的西班牙方阵。

    桂系的莫里斯方阵。

    明军的古斯塔夫线列,然后还要加上戚继光的车营。

    再加上清军盾车重步兵,蒙古人的游牧骑兵,纵跨三百年横跨东西方的冷兵器到冷热混合兵器战术在东方战场凑齐,至于胜利是毫无悬念的。

    战术不重要,人才是最重要的。

    “找高弘图,我要搞点事情了!”

    伴着一声轻微的响声,杨庆立刻抽身而出,在张嫣瘫倒地毯上的同时恶狠狠说道。

    旁边伺候的小宫女看着忠勇侯上下两副狰狞的面目,赶紧战战兢兢的上前给他清理残迹,同时给他把衣服穿上,遮挡住那可怕的怪兽。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