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零三章 巨额田产来源不明罪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赣州的事情不值一提。

    那些士绅敢玩民变,说白了就是因为那里是前线,逼急了他们就投桂王,但桂王的军队本质上是守势,就算北上进攻也不过虚晃一枪……

    赣州的真正防线是梅岭。

    别说是前沿哨所性质的始兴,就是后面的南雄都不是真正防线。

    从广东北上的进攻,只要过不了梅岭就都是扯淡,至于从梅州或者这时候的潮州府程乡县北上的桂军,最多也就是个袭扰。赣州行营原本下属一个军,再增加一个军达到四万多人就足够教桂军做人,然后西线衡阳行营的两个军出全州和郴州向严关和韶关佯攻,也就差不多可以瓦解桂军的这次进攻了。他们估计也不是真心想进攻,就是制造紧张气氛,拖着明军别向多尔衮大举进攻而已,反正他们有韶关和严关一东一西两个险关控遏进广东和广西的通道,虚晃一枪看情况不好赶紧退回去继续固守。

    这一点上他们比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险阻可依赖的多尔衮强多了。

    但他们的实力也差得多。

    明军在衡阳和赣州两个行营一个主力军和三个新整编完成的军,加起来近九万人足够把桂王牢牢地按在两广,后者的军队总数也不过才十万出头而已,也就是仗着群山阻隔易守难攻而已。至于地方的民变更简单,杨庆最喜欢的就是士绅闹事,直接派锦衣卫过去抓起带头的,把他的田地籍没为官田然后佃户变成民兵减租到最多四成……

    那些佃户肯定会欢呼的。

    没有这些依附于士绅的佃户给他们当炮灰,哪个士绅能闹起来?难道他们自己扛着锄头上阵?

    但对于那些幕后操纵者,必须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宣城。

    原宣州卫指挥使衙门。

    “这不对呀!”

    预备役宁国旅指挥使,因为在战场上瞎了一只眼,被调出作战部队转为预备役将领,带着一帮旧卫所军户训练的前第一军营长吴顺说道。

    “我在大都督府看的卫所官田没这么点啊!这差了得一半还多呢!王员外,那些土地哪儿去了?”

    他紧接着说道。

    “吴指挥,经界队清查的卫所田就这些,宁国府剩下都是民田,都是有地契可查的民田,至于为何于大都督府的对不上,这个恕在下不知。在下的职责是清查官田数量,而清查出来的官田就这些,在下可保没有一块遗漏也没有量错了的。”

    经界的户部员外郎很干脆地说。

    他俩互不统属,吴顺品级高也管不着他。

    “那你没查错,我没看错,难道大都督府从玄武湖抄的错了?”

    吴顺一拍桌子说。

    王员外郎一脸淡然地喝茶。

    “刘知府,你能告诉我哪儿错了吗?”

    吴顺看一旁的宁国知府。

    “吴指挥,此事非在下职责,在下只负责协助经界队,根据县里的记载区分出官田和民田,但官田的丈量清查非在下职责,而民田在下可以保证都是有地契可查的,绝无与官田混淆。”

    知府笑着说。

    “那这到底哪儿出了错?”

    吴顺一脸纯洁的茫然……

    “那这到底哪儿错了?”

    杨庆同样一脸纯洁的茫然面对吴顺的报告。

    “民田都有地契没错,卫所田产的记载也肯定没错,那都是太祖皇帝记的,但清查出的土地却差了超过一半,那这些土地去哪儿了?难道这地也有漂没的?”

    他拍着报告说道。

    东林群贤们一个个装没看见他的表演。

    这种潜规则谁都知道。

    实际上最初崇祯下旨正式开始经界的时候,他也知道这一点,他同样也是装不知道的,承认现状是最稳妥的办法。对于崇祯来说,这些被侵占的土地已经既成事实,他要是只是交税而已,只要士绅能对这些土地交税他就没有太大损失,强行查清并收回肯定激起士绅们的抵制甚至抵抗。而且收回也没什么用,因为这些原本卫所土地上的军户已经没有了,现在种它们的是那些士绅的佃户,卫所制度同样已经快要名存实亡,没有必要为了维护卫所而得罪士绅。

    反正只要士绅交税行了。

    但此刻杨庆却揪出这件事,那就是故意搞事情了。

    “忠勇侯,此事没有继续查的必要,民田和官田已然分清楚,官田的民兵们也已然开始耕种,纠缠这些旧账有何用?”

    史可法说道。

    他其实是好心提醒杨庆。

    你适可而止就行,有些事不能较真的。

    “史阁部,这就不对了,白纸黑字的东西在这里,我只是想知道大都督府少了的地都去哪儿了,这怎么就成了纠缠旧账呢?再说,那旧账也是账,是账就得查,军户的地不能平白无故飞了,就算飞了落在哪儿我们也得知道,我说军户怎么越来越少,原来地都没了啊!可这不长腿的地都去哪儿了?我得查清楚,然后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也得给我吐出来。”

    杨庆毫不客气地说。

    “忠勇侯意欲何为?”

    张国维警惕地说道。

    “就从宁国府开始,宣州卫的地已经查清了,再查那些民田,本来经界下一步也是要查民田,同时挨家挨户查地契。这事不用户部了,由锦衣卫专门派人负责,把宁国府最初的民田数量,此后历年垦荒增加的,这些统统核对出来,最后的总和与现在那些民田的实际数量对照。如果有多出来的来源不明的,那肯定就是卫所缺失的土地,然后再查田主,给他一个巨额田产来源不明罪下诏狱,如果他还交待不明白来源,那么不但要把来源不明地籍没,而且还要交罚款。”

    杨庆恶狠狠地说。

    “忠勇侯,此事需慎重!”

    高弘图毫不犹豫地劝阻他。

    这是搞事情了,这样会逼那些士绅反抗的,现在经界算一帆风顺,卫所的土地转为民兵皇庄,民田重新得到确认并交税,可以说轻松地解决了皇庄化和税收两项,朝廷财政直线增加,还没有引起地方大的混乱,至今民变只要赣州一处。

    但如果这样搞就真得民变蜂起了。

    各地官绅侵占卫所土地那是司空见惯的,这不是一天的事,这是几百年的旧账,最早其实不是士绅,而是勋贵和军官,但随着文官做大就变成文官们了。几百年时间里一代代蛀虫们不断蛀食卫所土地这块可以说最大蛋糕,历代皇帝哪怕知道也不敢动这个,因为动这个就是与所有官员和士绅为敌。一开始甚至连税都不交,张居正通过确认其所有权做交换来换取他们交税,但实际上因为功名免税特权在万历朝的大幅增加,事实上很快绝大多数又不用再交税了。

    这的确是弊端。

    但现在功名免税特权取消,士绅一体当差纳粮,这些土地又重新可以收税了。

    这就足够了。

    能顺顺利利把税收上来就行了!

    你还想要多少啊!

    再说那些土地都有地契,都是得到官府承认的,不论它来源是什么现在就已经是士绅的合法土地,你非要整个巨额土地来源不明罪,这不是非逼着人家跟你拼命吗?

    “谨慎?没有什么可谨慎的!监国殿下,臣请由锦衣卫彻查宣州卫田产失踪案!”

    杨庆对坤兴公主说道。

    “准!”

    后者说道。

    “监国殿下,此事事关重大,不能由着忠勇侯胡闹!”

    史可法急忙说道。

    “史阁部,当初宣州卫的田产乃是太祖皇帝所定下的,这是太祖皇帝留给军户们的,如今无端失踪,不查明去向何以面对孝陵?忠勇侯此举乃是对太祖皇帝,对天下军户负责,何来胡闹之有?”

    坤兴公主缓缓说道。

    好吧!他们没过门的两口子自然是一伙的,史可法和高弘图一脸忧虑地互相看了看,很显然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倒是张国维等人表现平静。

    当然,也有可能对这个结果早已经料定,既然杨庆要捅马蜂窝,他们乐得作壁上观,就让宁国府的士绅们教育一下他好了。杨庆要敢查那宁国府的民变是毫无悬念的,宣州卫的土地的确多半都被士绅侵占,但却已经通过张居正的经界得到确权,杨庆这是硬抢他们的土地。尤其是去年他们还老老实实交了税的,税你收了,地你又想抢,就是欺负人都不带这么欺负的,宁国府那些侵占了宣州卫土地的士绅不跟他拼命才怪呢!

    而且不仅仅是宁国府,他要是真把宣州卫的土地搞明白了,下一步肯定是其他各卫,其他各地的士绅又不傻,不把杨庆刮起的这股妖风给压下去以后全都倒霉。

    所以他会面对整个江南的骚乱。

    有没有本事对抗整个江南士绅集团的一致反扑,那就要看杨庆的本事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在这期间杨庆肯定无力向北进攻,多尔衮又得到了一年的喘息机会。这正是东林群贤想要的结果,他们现在对别的不担心,就担心杨庆北伐把多尔衮打回去甚至灭了。那对于他们来说就真是一场灾难了,为了确保拖住杨庆的后腿,内部发生点动荡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