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零八章 这很东林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尔等欲造反乎?”

    王举人趴在墙头上,哆哆嗦嗦地说道。

    他是真要崩溃了。

    他实在不明白原本去围攻皇庄的佃户们,怎么就突然来打他了?好在他家这种大宅都是封闭式,为了防土匪都造得跟城堡般,几个忠心的族人跑回来报信后,他这边大门一关立刻组织起家奴准备抵挡,短时间內还是可以支撑一下的。

    他已经派人去宣城向知府求救。

    他也知道县令未必好使,而宁国府的知府是陈进士的族兄,后者此时也已经去了宣城,他们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他这可是给他们办事。

    但问题是他得能撑到知府带着人赶来啊!

    “我们不造反,我们来抓造反的!”

    李忠得意地喊道。

    他周围民兵和那些佃户一片鼓噪。

    “大胆,我乃朝廷举人,我是有功名护身的,别说尔等诬告构陷,就是衙门来也不敢拿我,就是锦衣卫来也得先拿出驾贴,尔等何人,敢来此撒野,难道不怕朝廷律法?还不速速退去,本举人念尔等无知,尚可宽宏大度不再计较,若再敢无理取闹,府台大人即刻便到,那时候统统把你们抓进大牢!”

    王举人壮着胆子喝道。

    那些佃户们立刻有些畏缩了。

    毕竟王家也是几百年积威,举人老爷高高在上的形象同样也是根深蒂固的。这可不是一个进京赶考的资格那么简单,举人已经是领朝廷俸禄的了,他已经可以做官,他就是犯罪也得先走程序革处功名才能抓。

    当然,不包括谋反。

    “废话真多!”

    李忠不屑地说道。

    就在此时他们前面墙根的一个民兵突然间转身,紧接着向着这边撒腿狂奔,在他身后一大包火药上面,一个引信在急速燃烧。

    “全趴下!”

    李忠大吼一声。

    那些民兵和佃户们一片混乱地趴下。

    墙头上王举人一脸懵逼。

    他家这种大宅外墙可不是就一道高墙,实际上是外围一圈房子,这些房子甚至开着向外的说是窗实际上是射孔,一旦有土匪袭扰,家奴在里面可以射箭。不过江南承平几百年,宣城又算得上南京近畿,土匪早就绝迹了,现在王家的那些家奴也不可能还有这装备和素质,事实上那些家奴早就忘了这种防御手段,全都或者趴在顶上或者堵在几处门口。墙顶上的王举人因为向外的屋檐所阻挡,也同样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他和几个亲信家奴一脸懵逼地看着民兵和佃户们同样或趴下或找其他隐蔽。

    然后……

    骤然间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

    一团硝烟混合着尘埃,在屋檐下向外喷涌,与此同时剧烈的震动仿佛地震般摇晃着他身下的屋顶,整个屋顶发出濒临崩溃的异响。

    王举人立刻发出了惊恐欲绝的尖叫,下一刻他面前的屋顶,就像突然掏空的沙土般,在粉碎中带着尘埃塌落,而他和那些亲信家奴也随着屋顶的塌路一同塌落,就像一群从高处坠落的蛤蟆般拍在一片瓦砾中。

    “这房子真结实!”

    李忠由衷地赞叹道。

    居然没直接炸飞王举人确实令他意外。

    “都看什么,还不去把咱们的举人老爷捡出来?”

    紧接着他吼道。

    四周一片哄笑,就连那些佃户们看着瓦砾中死蛤蟆一样趴着的举人老爷都失去了敬畏,毕竟举人老爷此时的形象也让我敬畏不起来,很快那些民兵就涌上前,从里面把实际上只是昏迷了的王举人拖出来……

    “尔等欲何为?”

    蓦然间一声怒斥。

    李忠立刻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县尊。

    后者带着几十个衙役,正摆出一幅官威,站在轿子前怒目而视,不过那些衙役明显色厉内荏,一个个拿着器械畏缩不前。这时候王举人也清醒过来,满脸尘土和血迹的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县尊的官服,那瞬间就像看到了亲人,挣扎着试图摆脱那些民兵的控制……

    “县尊救命啊!”

    他撕心裂肺地哭嚎着。

    但下一刻李忠毫不客气地一耳光把他扇老实了。

    “县尊,此人蛊惑百姓,武装袭击皇庄,欲图谋不轨,在下身为庄头依律集结民兵抓捕,正欲移交锦衣卫查明其党羽。”

    紧接着李忠回过头说道。

    “尔等以王举人图谋不轨,何人可作证,难道王举人自己带人进攻皇庄了?”

    县令阴沉着脸说。

    “我们作证,王家管家说打开皇庄任凭我们杀人抢钱,还有,临走前王举人亲自说的,去的都免半成租子另外还杀了十几口猪等着给我们回来庆功。还有我们的刀枪都是从王举人家里拿出来的,还有,王举人还说他已经联络了陈老爷家,胡贡生家,李监生家一块动手,这次要把宣州卫的皇庄连根铲除!”

    一个佃户说道。

    其他近千佃户齐声附和。

    县令忧伤地看着满脸血的王举人。

    “若然,亦当移交本县详查,若查明实据,本县自会向刑部上报。”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这个不劳县尊,在下已向吴指挥使禀报,一切等吴指挥使命令,王逆同党据说颇多,故此在未查明其同党前,为保证安全,防止被其同党潜入灭口。由民兵宁国旅暂时将其监押在家,并查封王家以待上级命令,县尊若是有心,不妨回衙整理一下王逆田产,以备锦衣卫来抄家。”

    李忠笑着说。

    县令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再看看被打懵的王举人,转过身拂袖而去,他身后立刻响起一片哄笑。

    李忠一切行为都是合法,皇庄是皇室的私有土地,民兵都是皇室的佃户,王举人要打进皇庄杀人抢劫与谋反没有区别,至少在法律意义上是这样的。而民兵的职责之一就是在地方出现谋反时候,无论是否接到上级命令,都可以由庄头自行召集庄内民兵进行镇压,防止其造成更大损失。而一旦以出现谋反为名义召集起来的民兵,自动由民兵转为军队编制,也就是说之前他去救人属于民,但从王家进攻皇庄开始他就已经自动转为现役军队了。地方官员无权再管他和部下民兵,他的直属上级是设在宣城的民兵宁国旅旅长吴顺。

    县令已经管不着他了。

    这些大都督府的规定李忠知道,县令也知道但之前未必当回事,毕竟军户在他们眼中是低等动物,至于王举人就未必知道了,他除了一肚子股文连大明律未必能背出,当然,怂恿王举人的陈进士肯定也不会不知道的。

    但是……

    “这与咱们何干?”

    宁国府衙內,陈进士端着茶杯笑咪咪地对他族兄说道。

    “又不是咱们造反?”

    他紧接着说道。

    “但这样岂不是助那杨庆之势?他正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宁国府內那些原本卫所的土地收回,将敢于反抗的士绅抄家,然后杀鸡儆猴,震慑其他各地的士绅。如今皇庄就已经遍布南直隶和浙东,就连江西和湖广都依靠抄那些藩王形成气候,若再把之前那些卫所官田全部收回,无论皇庄范围还是民兵数量都将成倍增长,那时候杨庆的手可就真伸到下面了。”

    他族兄说道。

    “错,不是杀鸡儆猴,而是人人自危,要让士绅们同仇敌忾,要让士绅们对杨庆忍无可忍,首先得让他做些令人发指的事情,还有什么能比随意灭士绅满门更令人发指呢?”

    陈进士说道。

    “但王家的确是犯法啊?”

    他族兄说道。

    “可怎么向其他各地士绅来描述还不是我们随便说?尤其是浙南福建湘赣山区,那些皇庄还没推行到的地方的士绅,我们想怎么向他们描述这件事就怎么描述,他们不会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他们也不会知道卫所改革后增加的那些东西。他们只会知道朝廷出了一个任意屠戮士绅,迫害文臣使武人猖獗,缇骑四出抄家灭门的奸臣,而且这个奸臣还在借着清查卫所田产的理由,继续种种ba行,王家的今日就是他们是明天啊!

    那些士绅会怎么办?

    我们面对杨庆的确无力抵抗。

    别说是有这些民兵了,就是没有这些民兵,南京的新军过来还需要几天时间?南直隶,浙东,全都已经在杨庆的势力范围了,咱们没有能力抵抗他!

    可这些地方不一样啊!”

    陈进士说道。

    他族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说白了他们这些文官还是在忽悠替死鬼,他们,或者说他们身后的江浙士绅,主要是南京到宁波这片最富庶的城市圈的士绅,这时候无论干什么都得立刻承受杨庆的铁拳,杨庆随时可以对他们那些反抗行为一棒子敲死。但杨庆的能力也只能确保他对这些地方的控制,超出这个范围,尤其是福建,江西湖广甚至浙南那些山区他也是够不到的,那里的卫所改革要么还没完成,要么只是简单改了一下编制,就连民兵军官都还是过去卫所军官,军户也没感受到太大变化。

    那些地方和宣城这些临近南京的不一样。

    那就由他们来反抗杨庆。

    但要让他们反抗杨庆,首先得让杨庆搞几场灭门惨案,针对士绅的灭门惨案,才能坐实他那个丧心病狂的屠夫形象,才能通过渲染让这些地方的士绅为了免遭荼毒,不得不动手反抗。

    所以……

    “文信是为正义而牺牲的,我们会牢记他的功绩!”

    陈进士一脸庄严地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