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零九章 我一个未亡人有这个就足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这真得很东林!”

    杨庆感慨地说。

    韩赞周的东厂又不是摆设,尤其是宣城这种算近畿的,东厂的探子早就遍布了,更别说陈进士这种东林书院出的文官又是主要监控对象,他的行踪完全都在掌握中。

    可怜王举人终究还是被坑了。

    这种你去死吧!我们会写诗赞颂你的风格,真的是太东林了!

    “他们这是想玩五人墓碑记啊!”

    韩赞周也感慨道。

    很显然东林群贤们就是想用几个牺牲品来激起一场公愤,他们不想为这场斗争付出太多代价,毕竟在江浙一带搞事情,都得面对随时可以调动过去的新军。到目前为止连河南前线在内,已经有十个军完成整编,由那些旧军过渡到车营很容易,明军的训练体系本来就是戚继光遗留的,只是没有戚继光时代那么规范,新军不过是更加规范化纪律化。

    但士兵本身需要训练的东西并没有太多的改变。

    也就是山地军困难。

    这个是完全不同于明军旧有体系的,而且士兵也不是旧军,全是在以棚民为主的山民中新招募的,而这些山民的家人,则分散进一个个皇庄成为皇民,以此获得他们的效忠。

    但忠心有了。

    想要把他们变成真正军人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了,所以目前为止仅仅训练出第二个旅,另外还有四个旅在训练中。

    但这就足够了。

    此时的明军要横扫天下或许还不够,要掌控以南京为核心的南直隶和浙东却绰绰有余,要知道南京城外的军营里,还有包括两个山地军在内整整四个军在整编或者训练。尤其是更注重机动性的山地军,就连远程拉练都是从南京到茅山,就他们的机动能力不用走那些四通达的水路,光急行军也足够在这片平原上迅速完成调动部署。而他们的战斗力虽说上战场对清军还不够,但拿那些士绅的乌合之众当菜也已经足够,任何想在这一带搞事情的,最终结果都是被一巴掌拍死。

    东林群贤可没那么傻。

    这样做不但不会成功,而且还会赔上性命和家业,这种傻事以东林群贤的智慧是不干的。

    所以他们就像当年五人墓碑记一样怂恿一群牺牲品,像制造苏州民变一样制造一场民变让杨庆去杀戮,最后他们利用这一事件坐实杨庆的奸臣形象。

    然后大肆渲染。

    甚至加以歪曲夸大并四处传播。

    不得不说在这个时代,东林群贤们的智慧也是令人惊叹,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公知们的精髓,而且玩得丝毫不比后辈们差,有事情就紧紧抓住不放,没事情也要制造事情,总之就是要搞事情。他们除了技术限制没有后辈们那些媒体支撑外,本质上已经没有什么差距了,说实在的,这个物种几百年里也没啥明显进步,唯一的进步还是科技发展带来的。

    “那就满足他们的要求,一共抓了几家?”

    杨庆问吴顺。

    “回侯爷,一共是四家。”

    吴顺毕恭毕敬地回答。

    就在王举人家被攻破的时候,其他三家响应的豪绅武装,也分别被他紧急调动的民兵镇压,实际上有两家是佃户自己散伙了,只有一家真正进攻了一下皇庄,主要是有一伙试图趁机打劫的地pi流a加入。

    但也只是造成皇庄一名民兵死亡。

    紧接着这些乌合之众就被增援的民兵一阵抬枪轰垮了。

    “全部抄家,男丁下诏狱,让他们把陈进士咬出来,否则所有男丁全部砍头,咬出来就一家只砍一个,家奴婢女收入皇庄为民,女眷遣送回各自娘家,他们想玩五人墓碑记,那就再给他们五颗人头好了!”

    杨庆说道。

    “侯爷,这样不是正中他们计?”

    韩赞周疑惑地说。

    “对,就让他们满意!”

    杨庆说道。

    引蛇出洞什么的,他可是最喜欢了。

    东林群贤不是想忽悠别人送死吗?

    就满足他们的心愿。

    让他们去把那些敢闹事的士绅引出来,然后一个个抄家,不敢闹事的就乖乖把手中侵占的官田交出,反正今年杨庆没想过收拾多尔衮,正好用这一年的时间解决内部这些潜在的威胁,省得以后他向北进攻时候后院起火。只要他恢复朱元璋时代那些卫所并且把它们全部改造成皇庄民兵,那么他也就真正掌握了基层控制权,士绅们也就彻底无力反抗,变成任他拿捏的了。

    这一点上朱元璋做得的确漂亮。

    虽然他的卫所制后来终究还是被玩坏了,但至少他在的时候,这套制度还是一把锋利的刀。

    “你就这么厌恶士绅?”

    张嫣好奇地问。

    “不,我不厌恶士绅,但这一届士绅真得不行!若他们和唐朝时候那些下马写诗上马砍人的一样,我反而会喜欢他们,但现在这些废物们真得没有任何用处。

    相反他们的权力还最大。

    宋朝的举人才免徭役,连秀才这个功名都没有呢!到大明朝居然连秀才都不交田赋了!

    这才是我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得把他们打回原形,让他们知道自己除了嘴炮,除了写那些无病呻吟的文章外毫无用处,我得让他们知道,他们是民,他们和其他农工商一样都是民,士农工商,他们不比任何人高贵。所以他们也就没资格掌握比别人更多的权力,控制更多的东西了,尤其是土地,他们没有权力掌握土地,土地是国家的,或者说土地是皇帝的,除了有功获得封地的勋臣或者分封的宗室,其他人没有权力掌握土地的控制权。”

    杨庆说道。

    “你真想学贾似道?”

    张嫣皱着眉头说道。

    很显然大臣们并没有放弃对太后的努力,他们知道争取坤兴公主是没希望了,但张嫣还是可以争取的,毕竟之前张嫣一直是他们心目中贤良淑德的典范。

    当年除魏忠贤时候还是盟友呢!

    至于她和杨庆之间那点事不值一提,当年张居正不也有fi闻吗?但这只是加强政治同盟的,从古至今这种太后和权臣之间床上结盟的事情不胜枚举,太后锄奸的也不胜枚举,并不能说她就是杨庆的人。

    “贾似道有何不好?对于南宋而言是贾似道有用,还是吴潜,陈宜中甚至留meng炎这些嘴炮名士有用?贾似道的确失败了,若他真能把公田法推行并完善下去,南宋未必就不能挡住蒙古。一个过万万人口的国家,真要是能够让老百姓耕者有其田,就是把那些自耕农青壮拉出来人命堆,也把那些蒙古骑兵堆死了。但土地兼并之后老百姓都成了士绅的奴隶,既然他们已经是奴隶了,那么给士绅当奴隶和给蒙古人当奴隶有何区别?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要战斗?本朝北都沦陷与这又有何区别?不把大明的土地制度进行一番彻底改革,今天不亡于建奴明天也会亡于他人,看看这地图,何处不是强敌窥伺?

    大明只有建奴一个外敌吗?

    向南看看。

    欧洲各国已然泛舟而来,一路之上灭国无数,看看这些曾经称臣纳贡的海外番邦,至今还有几个没被他们所灭?

    吕宋被西班牙人灭了,爪哇被荷兰人灭了,那葡萄牙人至今依然盘踞澳门,英国人正在印度沿岸夺取一个个殖民点,法国人也在向东方,就连丹麦这些小国都加入对东方的殖民。

    向北看看。

    那里只有一个建奴吗?建奴北边俄国人已经到了,岭北之地多数已落入俄国人手中,甚至已经开始劫掠黑龙江沿岸,知道他们如何对那里人吗?冬天缺粮的时候就拿那里的活人当粮食过冬,就像去年冬天建奴对朝鲜人一样。

    向西看看。

    俄国人同样开始进入七河之地。

    而那里的蒙古汗国同样在互相吞并,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整合成一个堪比当年瘸子帖木儿的强国,并且开始试图向西进攻华夏之地。

    这还不算倭国,缅甸,安南这些始终都在惦记蚕食大明的,这个世界就像互相厮杀的丛林,每天都在上演着吞噬与杀戮,这片丛林里没有善良与正义,有的只是弱肉强食。我大明的确是一头巨兽,而且还是几乎最大的,但可惜士绅们就像体内的虫子般正在蛀空他的身躯,儒家思想正在让他的爪牙不断脱落。再不进行彻底地改革,大明就不再是最大的巨兽,而是一块最大的肥肉,那时候所有豺狼虎豹会一拥而上将大明蚕食。

    我的确不想和士绅为敌。

    但我别无选择,我可以凭借自己的武力守护大明,甚至我可以保证到我死不会让任何敌人踏碎这如画的江山。

    可是不扫清这些蛀虫。

    不让大明获得脱胎换骨的改变,等我不在了,它还是会在这片弱肉强食的丛林中变成别人的美餐,那时候还会不会再有一个太祖皇帝,能够带着华夏之民绝地重生呢?”

    杨庆看着她说道。

    “我一个女人无儿无女,没兴趣管国家大事,我一个未亡人有这个就足够了!”

    张嫣翻身跪在他脚下,带着妖媚的笑容,抓住他然后把一双红唇探向前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