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一零章 忠勇侯,咱们是法治社会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张嫣是个聪明人,她现在真没什么别的追求了……

    她没儿没女。

    而且还因为当年客氏下毒失去了生育能力。

    家族至今还在北京。

    她爹张国纪随大流,跟着北京的旧臣一起投降多尔衮,虽然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在大理寺的缺席审判中没有被定为汉奸罪,但官爵也不可避免地被废除。

    大理寺已经缺席审判了所有降清的北京旧臣,其实原本历史上弘光同样也做过类似事情,那时候负责的就是现在的刑部尚书解学龙,不过不是缺席审判,而是以刑部议定的方式对投降李自成的北京旧臣根据情况不同判处不同刑罚,比如强硬阻止崇祯迁都但却迅速投降李自成的光时亨被议处斩,其他那些甚至还有一大堆议处凌迟的……

    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

    而杨庆新搞的大理寺缺席审判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份判决任何人都可执行。

    不管是大明的军队,锦衣卫还是普通百姓,包括北方沦陷区的百姓甚至只是理论上属于大明的李自成治下百姓,乃至于朝鲜属国百姓,只要杀了被叛死刑的北方官员,统统都可以到南京领赏。

    而且还是巨额赏赐。

    一个死刑的五千两赏银外加房子一栋良田百亩。

    这份名单直接由杨庆刚刚开办的应天日报刊登,可想而知北方百姓知道了,尤其是那些和这些人本来就有仇的知道了,会如何跃跃欲试。不过张嫣她爹一家,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只是夺爵为民,并没有被判处其他的刑罚,本来她爹就是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太康侯。现在实际上已经被多尔衮软禁在北京,连北京城都不准出,预备着以后当牌打,如果说现在张嫣还有什么理想,估计也就是以后保住她娘家人的命了。

    而这也得靠着杨庆。

    至于其他的,就像她自己说的一个未亡人别无所求,有根能让她性福的大棒就行了。

    而这同样也没人能比得上杨庆。

    既然这样,她掺和那些文臣和杨庆的斗争干什么?

    给自己找麻烦吗?

    接下来对王举人等逆党的审讯没有任何意外,可怜他们被扔进狼穴参观了一圈那些刑具后,就连刑都没用就全招了。实际上在宁国知府始终没有出现后,王举人就知道自己被陈进士坑了,这时候不用锦衣卫特意要他咬出来,他都准备把后者拉下水。

    然而……

    没有任何证据啊!

    “无人证,无物证,仅凭逆党攀附之词,和其奴仆之证词,就定一个新科进士谋反之罪何以服众?”

    解学龙说道。

    他们的反击非常简单,刑科都给事中李清不签驾贴就行。

    没有驾贴锦衣卫不能抓人。

    锦衣卫的权力很大程度上都是抹黑渲染出来的,事实上没有驾贴锦衣卫无权抓人,当年抓杨镐时候刑科给事中出缺,锦衣卫还不敢直接抓,而是找万历赶快任命一个。冯保让锦衣卫去抓高拱,高拱面对上门的锦衣卫就一句话,把拿驾贴我看看,锦衣卫立刻改口说我们是来上门慰问的。崇祯时候李清进宫遇上锦衣卫把一个要打廷杖的衣服都扒了,但却都围观不打,他问为何不打,锦衣卫老老实实告诉他驾贴还没拿到,也就是说连廷杖也必须得有驾贴才行。

    甚至锦衣卫理论上就连判案都没有权力。

    他们可以审讯。

    然后把审讯结果加上应判处的刑罚交皇帝决定,真要说锦衣卫随便杀人是不对的,没有皇帝的最终裁决锦衣卫是不能随便杀人,只不过这些得看皇帝对锦衣卫的纵容程度,毕竟在皇权时代,法律啦,规矩啦,统统都不及皇帝的决定。

    但现在南京没有皇帝只有监国啊!

    “不抓来审一下如何知真假?”

    杨庆说道。

    “锦衣卫诏狱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何人不屈打成招?”

    解学龙说道。

    “说得就像刑部不用刑一样!”

    杨庆鄙夷地说。

    “忠勇侯,这驾贴下官不会签,罪犯为求免罪胡乱攀附得多了,李进士家非宁国,无任何产业在彼,且新科高中,正是踌躇满志之时,无论为利还是为别的,都无谋反之理。仅仅以与王逆为文学之交,赴任之时路过宁国探望族兄顺便一叙,就说他是逆党主谋,这也未免太荒唐。

    他若谋反有何所求?”

    刑科都给事中李清说道。

    他是扬州兴化人,祖上是隆庆时候的内阁首辅,本人在朝廷属于不结党的,所以受崇祯信任,南渡后就一直担任刑科都给事中。

    但现在很显然有问题了。

    “但既然王逆指认,总不能无视吧?”

    杨庆说道。

    李清没有为难过锦衣卫,锦衣卫要抓人他都是爽快签驾贴,实际上锦衣卫最近也没怎么抓人,就是崇祯时候抓得多。但那时候有崇祯的圣旨他作为受崇祯信任的,都没有过从中作梗的事情,准确说他是一个中立的大臣,但今天的行为就很不正常了。

    他应该是被东林群贤拿下了。

    毕竟他和东林党交往颇多,不结党归不结党,但身为豪门世家,要说没有倾向是不可能的。

    “此事易尔,李进士已经前往福建赴任,此时估计还没到,由刑部移文沿途地方官,扣押后移送刑部,由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司会审,此等大案本应三司会审。但要直接下诏狱未免不妥,忠勇侯既然说大明乃是法治,那三司会审是最法治的,锦衣卫诏狱可不是法治,纵然太祖当年也是严禁锦衣卫审案的。”

    解学龙笑着说道。

    当然,他这属于扯淡了,事实上最初朱元璋的确不准锦衣卫审案,但后期锦衣卫就和刑部一样了,都有拟罪权,而真正判决权只有皇帝。

    “李兄,这驾贴你是不签了?”

    杨庆没搭理他,直接问李清。

    “忠勇侯请回,此事恕难从命!”

    李清说道。

    “那这监国的命令呢?”

    杨庆说道。

    “纵然圣旨,刑科亦有权封还!”

    李清说道。

    “那就只能换个人来签了!”

    杨庆冷笑道。

    “换,必须得换,换黄端伯!”

    一个小时后,他抱着公主拿着玉玺,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一边在面前公文上盖章换人。

    “黄端伯是何人?”

    坤兴公主好奇地说。

    “就是上次我把益王撵走后,给你上书说苍天有眼那个。”

    杨庆说道。

    坤兴公主茫然一下,她对这种小事根本不会关心的,现在不会,杨庆清理宗室时候她正什么都不懂,更不可能看这样的上书。

    黄伯端是崇祯南渡后启用,现在是礼部主事,他之前因为弹劾益王的诸多恶行,被益王告了一个离间宗藩之罪,气得弃官跑山里当和尚。杨庆把益王和那些宗室统统撵到淮南和湖北开荒后,他不顾自己身为文官阵营上书颂扬监国。

    这个人就是原本历史上,南京城破后面对多铎劝降,公然说宁可割我头也不会剃发的。

    多铎骂他说弘光昏君,马士英奸臣你何故为他们效忠,然后他告诉多铎,弘光是明君,马士英不投降反而奉太后继续抵抗自然是忠臣,至于要说那些真正的奸臣,看看你身边这些才是。多铎身旁的水太凉等人无言以对,最终他因为不肯投降,在被关押一个多月后,在南京被当着上万百姓斩首,后来十全老狗还给他加了个烈愍的谥号。

    就用他替换李清。

    “你为何不找个更听话的?”

    坤兴公主疑惑地说。

    “因为更听话的没有原则,咱们大明的刑科制度本身没错,锦衣卫的权力不能没有限制,本质上锦衣卫不应该有司法权,三司才是正理,都察院检举权,大理寺审判权,刑部管理刑狱,这是一个完善的系统。锦衣卫的存在破坏了这个系统,但锦衣卫作为咱们的人又必须存在,这样就不能让锦衣卫失控,必须得有一个可以对锦衣卫说不的人,这个人就是刑科的给事中,他能够保证锦衣卫不会为所欲为。

    这个人必须有原则。

    太过于没有节操的佞臣不行,但也不能是和咱们敌对的,必须得是一个中立的,有原则的,黄端伯算得上一个直臣。而且他是江西人和东林党没有交情,另外他家是建昌,建昌的官田之前都在益王手中,就算有侵吞官田也是益王侵吞,之前赶走益王时候已经收回,那里不会有士绅会卷入其中。

    无论利益上还是感情上他都是中立的。

    所以他是最合适的选择。”

    杨庆抚摸着她的肩膀说道。

    明朝的三司制度是合理的,套用现代就是检察院,法院和司法部,锦衣卫的职能应该是国安,武警再加上总参情报机构。

    但这个机构目前还不够合理。

    还需要改革。

    还需要把锦衣卫拆分为更加规范的多个部门,在没有进行改革前,必须得预防这个机构因为权力过大而失控,这种情况下给事中,尤其是刑科给事中的存在就非常有必要了。至于以后六科是肯定要取消的,但可以将其整合成一个部门,也就是专门的监察部,明朝这些权力大得吓人的七品芝麻官们,本职工作就是这个。只不过科举的选官体制,最终让六科变成了文官对付皇权的武器,而不是最初的皇帝用于监督六部的机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