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一四章 这就很尴尬了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你的想法还是不错的。”

    正当外面御街上那些举子,在防暴弹的毒烟和净街虎的大棒下一片鬼哭狼嚎的时候,杨庆已经和坤兴公主一起在接见张煌言了。

    当然,公主继续当摆设。

    张煌言勇敢地面对他。

    其实这时候张煌言并不大,二十多岁还不到三十,这个在两都沦陷后面对无可挽回的局势,却依然抵抗二十年,最终被俘后不肯跪着死,坐着受斩首之刑的孤臣,应该算是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至少他比黄宗羲,毛奇龄这些人强得多,甚至就是顾炎武这些人也无法与他相比。

    他做到了至死不屈。

    “我会取消锦衣卫的拟罪权,不过审讯权肯定要保留,大明又不只是锦衣卫一家,绝大多数衙门甚至如户部之类都有参与审讯权,有时候还可以单独审讯,单纯审讯这一点锦衣卫没有什么可改的。但拟罪权就只能归一家了,这一家应该是大理寺,其他包括刑部和都察院在内,都没有对犯人的拟罪权,只有大理寺可以定罪。大明的司法制度肯定会改革,都察院专职检举,大理寺审案定罪,刑部管理刑狱,这才是最合理的。其他除了军队内部有军法处单独执行军队内部法律外,涉及民间的案件,都必须移交大理寺审讯来定罪并交监国核准。”

    杨庆说道。

    明朝所有衙门都有参与审讯权。

    哪怕就是礼部,工部这些机构都一样可以在皇帝下旨后,参与三法司的审讯,尤其是户部,兵部这些,甚至可以和都察院单独审讯。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君权时代制度没有什么规范,理论上皇帝说什么是什么,大臣齐心协力可以用制度的罗网限制皇权,但如果皇权铁了心要无视制度,那么大臣也没什么办法的。君臣二字已经明确双方关系,君对一切都有决断权,他可以更改法律,也可以更改制度,大臣只能接受,除非他们造反,否则终究还是没什么卵用……

    “而且我们还可以签一个约法,就像上次的临时约法一样,用这个东西来明确这种制度,任何人,无论监国也好皇帝也罢都不能改变。”

    杨庆笑着说。

    “忠勇侯真有此意?”

    张煌言惊喜地说道。

    这无疑是大臣们meng寐以求的,有这样一个东西,就可以拿来名正言顺地约束君权了。当然,他也知道这个得看情况,毕竟皇明祖训都快被无视了,但有总比没有好,而且临时约法的确开了一个好头。

    “但是……”

    杨庆笑咪咪地看了他一眼。

    “咱们不能只改朝廷的,要改就连地方一起,朝廷是大理寺,都察院和刑部三司,地方上也得三司啊!朝廷不能君主一个人说了算,地方上也不能主官一个人说了算啊,得取消地方主官的审判权,所有案子归单独设立的法庭管才行啊!”

    杨庆说道。

    “呃?!”

    张煌言闭嘴了。

    他倒是无所谓,他就是一个举人而已,可那些地方官不干啊!没了审判权还怎么发财?地方官员收入本来因为新政就少了一大截,虽然杨庆提高了补贴,但算起来依然没有可以随心所欲收火耗时候高。而且税务司又分去了很大一部分税收权,帝国银行设立后,税收在地方直接存银行,户部在银行提款,同样也让地方官少了一条捞钱门路。现在就指着审案时候捞钱,如果再单独设立法院,那些地方官还混个屁,难道真靠朝廷俸禄过日子?虽然杨庆增加补贴后,朝廷俸禄的确也能保证官员过上不错生活。

    但是……

    难道当官就为了俸禄吗?

    简直笑话,哪个当官的是奔着俸禄去的?谁不是为了十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去的?可以说这种改革地方官员绝对不干!

    “忠勇侯,咱们还是说锦衣卫吧!”

    张煌言尴尬地说。

    “你看,我可以改革,甚至可以改得堪称完美无缺,可是,那些官员们敢跟着一起改吗?既然连他们都不敢跟着改,那有什么资格非要锦衣卫自己改革呢?”

    杨庆说道。

    他当然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直到现在他也没提过在地方设立法庭分权,那些地方官员不可能接受,必须得到他的布局完成,把皇庄推行到所有县,可以真正掌控地方时候才能推行,但现在倒是可以用来堵这些要法治的大臣嘴,你们要法治咱们就来真正法治,但你们自己先不想那就别废话了。

    “忠勇侯,五城兵马司为何抓那些举子?”

    两人正说话,解学龙气急败坏地走进来质问道。

    杨庆淡然地看了他一眼。

    “忠勇侯,那些举子不过是欲向朝廷进言而已,公车上书自古有之,未闻有驱逐者,更何况五城兵马司以气棍棒加之?举子进衙门尚且有权不跪,何故以绳索加之?”

    紧接着张国维也阴沉着脸走进来质问。

    他们其实一直在看热闹。

    本身他们也没想过要让黄宗羲这些人真正伏阙,他们知道杨庆肯定会抓人的,他们就是让这些人闹出事来显示一下江浙士绅为拯救被捕的义士们努力过,同时展现杨庆的蛮横无礼以坐实他的形象。现在这形象倒是真可以坐实了,可问题是他这也太凶残了吧!要知道这近千监生举人绝大多数都是南直隶和浙江的,这绝大多数都是他们的后备力量,这样又是气弹又是大棒再加踩踏,肯定是会有死人的,就算没有死人,受伤的也不会少了。

    这下子他们的后备队可以说损失惨重啊!更别说还可以抓住这个把柄革除功名了。

    他们真没想到杨庆如此狡诈。

    先让净街虎便衣挑起斗殴,再让净街虎以扰乱治安抓人,你这种贼喊捉贼也玩得太溜了,还有你那防暴弹是什么时候搞出来的?夏天没法用冷水浇,你居然搞出气来熏,你这智商挺高啊!

    杨庆还是没说话。

    这家伙一脸淡然地看着张国维和解学龙,然后若无其事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往桌子上一放,一言不发地向他俩那边一推。

    解学龙疑惑地看着他,然后拿起这张纸,刚看一眼脸色瞬间变了,旁边的张国维同样疑惑地从他手中拿过然后看了一眼,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拍在桌子上怒喝道:此逆贼如此攀附无辜简直罪不容诛!

    好吧,这是陈进士的供词。

    可怜就在外面忠义之士为了拯救他而拼尽全力的时候,在铁女人里面关了一天的陈进士,已经哆哆嗦嗦地招供了。他是真不敢再进那个鬼东西了,一天一夜一丝光亮不见,一点声音听不到,只有穿透身体的一个个长钉禁锢着他……

    出来后他都快疯了啊!

    按照他的这份供词,宁国府逆党的造反,完全是前礼部侍郎钱谦益和现任吏部尚书徐石麒,礼部尚书顾锡畴,兵部尚书张国维,刑部尚书解学龙五人主谋。包括黄宗羲在內东林党和复社加起来甚至包括部分几社成员在内,总计三百多名在职和在野官员及士子同谋。目的是一举铲除所有皇庄,然后起兵进攻南京,废坤兴公主监国及西安的龙兴皇帝并迎桂王入主大宝,顺便再把杨庆用火烧成灰烬。

    按照这份供词,基本上可以把东林党和复社进行清洗了。

    这就很尴尬了。

    “我也觉得此贼罪不容诛!”

    杨庆深表赞同。

    “解尚书,我这里还有份奏折,乃是给这批逆党拟订的刑罚,准备交给监国核准,不过为体现公正,避免有人总是说锦衣卫屈打成招,咱们大明不够法治之类的,不如就由解尚书签个名,算是与我联名上奏如何?”

    紧接着他又拿出一份准备好的奏折一脸严肃地说。

    解学龙忧伤地看着他。

    签还是不签?

    不签的话,杨庆肯定要拿着这份供词做文章,虽然解学龙也知道杨庆不会真得全抓起来,那样会造成一场内战的,但抓一部分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就是抓一部分也会对他们造成重创,名单上这些可全是江浙的精英啊,他随随便便抓个一二十就能造成沉重打击。但要是签了的话,就变成刑部和锦衣卫共同给陈进士这批人定罪了,那么他也就成了所谓奸臣中的一员了,然后就像当初史可法被踢出群贤行列一样,他也肯定会被踢出群贤行列的。

    他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啊,我觉得应该再仔细看一下这份供词,这个黄宗羲,毛奇龄,冒辟疆几个,我记得东厂报告过他们的不臣之言啊!”

    杨庆说道。

    说着他又重新拿起供词,在那里装模作样地看着。

    解学龙悲愤地看着他。

    然后这个六十多岁老人,用他那颤抖的手,拿起旁边的一支笔,犹豫了一下,在一片沉默中长叹一声,在杨庆的奏折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或许是我记错了,他们这样的名士怎么会胡言乱语呢?这幅供词就由刑部复查吧!万一这陈逆胡乱攀附岂不是祸及无辜?还是由刑部复查一下比较妥当。”

    杨庆满意地把供词塞进他手中说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