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一五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雨花台。

    “这刑场选的不好,老百姓看个砍头的还得走好几里路。”

    郑芝龙不满地说。

    “再把刑场设在城里才不好呢!”

    杨庆说道。

    他把刑场迁出了城,在闹市区砍人头这种事情并不符合他审美,之前那些汉奸胡虏之类都是在孝陵,毕竟这也算是献俘了,以后像这样的也统统在孝陵行刑。但普通的行刑都改在雨花台,这里正对着聚宝门,出城也没几步路,本来就是一片坟场,就连死了没有亲人要的太监都埋在这儿,而且离城近,正好可以用来当做刑场。

    当然,即便这样百姓们也很不满意。

    毕竟他们还得出城。

    “忠勇侯,那英夷如何处置?”

    郑芝龙看着正在押向刑场的陈进士等五人说道。

    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武装商船欣德号到达了福州,这是它第二次来大明进行贸易,上一次是在三年前,不过只到了澳门。

    估计很少有人知道,英国已经在十年前就曾经和大明发生过冲突,一个叫威德尔的上尉遵照英国政府的命令,带着六艘帆船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航行到达澳门,原本他们是想借助葡萄牙人和中国展开贸易。但葡萄牙人很显然不想分享贸易的独占权,尽管葡萄牙政府是同意了,但澳门的葡萄牙总督反而在他们和当地官员之间挑拨离间,最终双方爆发了一场小规模冲突。都崇祯十六年了,大明沿海防御是如何糜烂就不用说了,连海盗都能攻破虎门,最终英国人占了沿海一座小炮台,抢走了几十门小铁炮,大概每门也就有三四百磅重,估计是弗朗机或者虎蹲炮之类的东西,又抢了几十头猪……

    估计是在海上饿坏了。

    但在向珠江航行时候遭遇明军战船的阻击,英国人不得不撤退,此后又袭扰一次抢了艘帆船。结局是经葡萄牙人从中说和,他们写了一份道歉信,签了一份保证书,另外赔偿了两千百两银子的赔款。

    第二次就是欣德号了。

    那一次还是因为葡萄牙人从中捣鬼,他们在澳门被迫向明朝官员缴纳超过葡萄牙人两倍的关税,而且也没买到足够多的货物。

    但现在的五口通商帮了他们。

    在南洋一带贸易的欣德号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转向北上大明,并且越过澳门不再通过葡萄牙人这个心怀鬼胎的中间人,直接前往已经开放的福州,他们在台湾海峡遭遇了训练中的大明海军,并且被带到了福州。

    “正常贸易即可!”

    杨庆说道。

    “他们希望能像葡萄牙人一样,在沿海获得一个居住地。”

    郑芝龙说道。

    “不行。”

    杨庆说道:“贸易可以,但居住地肯定不行,而且他们在大明的活动范围也不准超出进行贸易的港口,不过可以让他们掏银子,福州地方官在福州城外划定的范围內给他们建几处房子。最好是闽江中的小dao,比如中洲或者三县洲之类的,以后他们在那里休息,但不准长居,起航就必须全部离开,必须遵守大明的法律,否则依律处置。但在这个范围以外没有官府特许和派出专门的人员陪伴,他们不允许踏入,另外就像瓷器窑,茶场之类地方严禁过去,他们装船的每一批货物,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我会单独派锦衣卫负责海关的检验,如果他们私带茶种一经发现直接斩首,同样敢于窥探瓷器和茶叶的加工过程一经发现直接斩首。”

    “这倒是不得不防!”

    郑芝龙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中国瓷器秘密的失窃,是康麻子时代,麻子脑残一样把传教士殷弘绪任命了官职,后者得以自由出入景德镇的瓷器制作场。他完整记录了中国瓷器的制作工艺和原料,然后把这份记录甚至包括部分原料一起寄回了欧洲,甚至他还一直又继续观察了整整十年。

    至于茶种流出时间无法确定。

    而且不是欧洲人干的,最早是在十九世纪初,英国吞并阿萨姆后,布鲁斯兄弟在阿萨姆的景颇族酋长那里发现了茶树。毕竟茶种这东西很好带走,而且茶园遍地都是,就算真正想防也没那么容易,但布鲁斯兄弟随后从南洋招募华人过去种植,并以真正中国茶农种植的茶叶为噱头,在欧洲出售的阿萨姆茶并不受欢迎。

    它太难喝了。

    那些南洋华人又不懂制茶。

    他们只是布鲁斯兄弟包装出来的。

    真正使得中国茶叶受致命一击的是十九世纪中期。

    受英国政府指派的植物学家福钧借着借助一鸦的胜利进入中国,在上海换上咱大清的衣服,剃了头留起辫子,在一个仆人一个苦力带领下到达黄山一带。因为海上风吹日晒他这时候肤色已经很难说是个白人了,那些从没见过欧洲人的百姓最多觉得这人长得怪,因为慷慨大方他在中国内地畅通无阻。期间他自由地参观了一座座茶园,并且由那个仆人出面磕头哀求,换取一个茶场主同意,向他展示了茶叶的整个制作过程。

    之后他又去了武夷山,以同样方式获得了那里的红茶制作工艺,甚至连水质的影响都通过一个和尚知道了。

    最后他还不满意。

    毕竟单凭这些是不够的。

    于是他在离开前干脆招募了六名种茶和制茶工人,两名制作茶叶罐的工人,而且没引起任何注意。毕竟这时候贩猪仔贸易繁荣,就咱大清官员的智慧,也不足以理解一个植物学家的杀伤力,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离开了中国。

    然后阿萨姆红茶一举崛起。

    现代世界上最大的红茶生产国是中国吗?

    错。

    中国连前三都到不了。

    第一印度,第二斯里兰卡,第三肯尼亚,他们的茶叶产量加起来接近中国各类茶叶的总产量。

    这一切都是源于福钧。

    在福钧之前,欧洲人甚至不知道红茶和绿茶是一棵树上长的,他传回这个消息后,绝大多数欧洲人都不相信觉得他是胡说道。

    杨庆的确要打开国门。

    这一点是必须的,但打开国门的同时,保密也必须做好,他对葡萄牙传教士的控制已经很严密,所有传教士都必须在锦衣卫陪伴下活动。但对于这些新来的欧洲人,同样也必须严防死守,不仅仅是茶叶瓷器这些传统的东西,他在大明搞的很多新东西也一样要做好保密。

    不过这时候英国人在大明采购的主要商品还不是这些。

    他们采购的是蔗糖。

    威德尔的船队采购的货物绝大多数都是蔗糖和冰糖,其他货物连糖的零头都不到,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欧洲人其实也挺凄凉的,就连吃个白糖都得算是远涉重洋,跨越几万里运输过去。而且英国人尤其如此,毕竟这时候东南亚的甘蔗种植园在他们的敌人荷兰人手中,加勒比海的糖业基地古巴也不归他们。

    打开一罐冰糖雪梨的杨爵爷,舒舒服服地喝了一口冰镇过的糖水。

    “侯爷,人犯已验明正身!”

    一名锦衣卫上前说道。

    “那就行刑吧!都是读书人,何苦如此呢?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干什么不好非要造反!”

    杨庆说道。

    他前方的刑场上,被按着的陈进士发疯一样挣扎着,不过那仇恨的目光并不是看着杨庆,而是看着远处一脸苦涩的解学龙。旁边的刑部官员正在宣读他那盖着玉玺的判决书,这份判决书上很明确说明了,是根据解学龙的上奏才确定他们罪行,并且把他们砍头的。

    至于杨庆……

    大概起草的写漏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就是他俩联名的,解学龙是刑部尚书,他才是刑狱的真正主管,所以只写他的名字也合理。

    陈进士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之前杨庆可是说过,他招供之后就不会杀他了,杨庆这个人谁都知道,虽然可以说恶贯满盈,但有一个特殊品格是哪怕他敌人也佩服的,那就是说话算数不会食言。所以在陈进士看来这是解学龙因为他的招供,转而杀人灭口置他于死地……

    “解石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他愤怒地吼叫着。

    不过因为舌头少了一块,所以他的喊声很模糊,不仔细听很难听出内容,但这肯定不包括距离他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此人脖子上套着一块蓝布,在胸前和后背分别垂下一块,然后都带着采访两个大字,而他手中拿着一支炭笔正快速在一摞垫着木板的纸上写着,而写的内容正是陈进士对解学龙的控诉。

    “哈哈,姓陈的,你也有今天!”

    陈进士身旁的王举人很欢乐地狂笑着。

    另外三个倒霉的则咬牙切齿地看着陈进士。

    “行刑!”

    那官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紧接着下达了行刑的命令。

    五名刽子手的刀同时落下,在鲜血喷射中五颗人头落地,四周百姓一片欢呼。

    在这欢呼声中,一个六十左右的文士默默看着五具倒下的死尸,紧接着发出了黯然长叹。而在他身旁一个年轻的美妇扶着他的胳膊,一双美目因为不愿看那血淋淋场面而四顾,蓦然间仿佛心有灵犀般定住,十几丈外的忠勇侯正笑咪咪地看着她……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