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一六章 信仰之战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abl ali=ri><r><></></r></abl>你想干什么?

    圆圆一脸警惕地说。

    人家可是有夫之妇!

    她紧接着补充道。

    杨庆让她闲暇时候可以多邀请柳如是来忠勇侯府玩,话说自从侯方域的悲剧发生后,那些名艳们都已经不敢上门了,比如原本还可以看见卞玉京的,但自那以后再没见过,可怜吴伟业至今还植物人呢!也不知道他俩有没有再见面过。

    别胡说,我是那样的人吗?她都奔着三十了!

    杨庆义正言辞地说。

    圆圆想了想倒是没那么担忧了。

    毕竟人家柳如是不是妾,她是钱谦益正式娶的,杨庆不可能像抢李香君一样明抢,后者可以随便抢是因为她终归是个妓女,但明抢人家老婆那就丧心病狂了。更何况这时候柳如是都二十九了,杨庆应该还不至于贪婪到如此地步,可怜她至今还不知道她干妈都过四十了也一样没被放过。

    那你请她来何意?

    圆圆疑惑地说。

    解学龙递上告老的奏折了!

    杨庆很有深意地说。

    解学龙辞职了。

    他在斩了所谓五君子后,就立刻上奏折告老……

    尽管东林党内部很不想这样。

    内阁目前的格局,主要得益于崇祯的遗留,是因为临时约法时候利益分配,东林党才获得了五席,但在杨庆控制公主,控制阁臣任命权的情况下,解学龙的辞职会给杨庆插手刑部的机会。但解学龙明显更爱惜自己的名誉,杨庆以供词逼他在处死五逆的奏折上签名并斩首,接下来东林党再全力宣传他们的冤屈,会让他跟着名誉扫地的。而且有他签名东林党宣传的也很难说理直气壮,毕竟谁都知道他是东林党主将,他和杨庆联合上奏把这些人砍头,那东林党还怎么把自己说得那么清白呢?

    最终解学龙只能辞职。

    以此表明他是受某种威胁不得已为之,虽然最终五君子还是斩了,但他以辞职向正义人士谢罪。

    那么新的刑部尚书人选就成斗争焦点了。

    刑部另外还有两个侍郎。

    左侍郎贺世寿。

    这个老家伙可是正牌的东林党元老,他是丹阳蒋墅人,当初顾宪成和高攀龙还在东林书院时候,他就是跟着混的。原本是崇祯的户部尚书,但李自成进北京前,他就已经告老回乡了,崇祯南渡之后,他这样的近畿旧臣当然重新启用。

    排在他后面的右侍郎姚思孝资历要浅得多,这个是扬州人,崇祯元年的进士。

    但也是东林党干将。

    当兵科给事中时候就敢怼杨嗣昌。

    而他们以下各司主事基本上也同样全是东林党或者是和东林党同盟的江浙人,毕竟解学龙已经掌控刑部两年了,之前崇祯南渡后为了拉拢江浙士绅支持,又大批提拔东林系的官员和原本退休的江浙人,这些人想要把一个部门完全换成自己的亲信两年时间足够了。那么接下来杨庆就算换上自己的亲信也没用,这些人可以轻松把尚书架空,既然这样杨庆没有必要浪费一个宝贵人才,还不如继续扔给东林党保持内阁目前格局,同时稳住江浙士绅。只要内阁格局不变,江浙士绅就会和他斗而不破,而他要的也是斗而不破,在斗争中逐渐把后者困死。

    那么就给他们一个甜枣,把水太凉这个众望所归的大贤,弄到内阁当这个刑部尚书。

    反正水太凉也从没老实过。

    与其让他躲在幕后操纵,还不如把他拉到前台,他要是不上台如何犯错误呢?他要是不犯错误,如何可以打击他呢?要是不打击他,那又如何可以……

    呃,杨侯爷绝对不是对柳如是有特别的想法!

    圆圆很疑惑地看着他。

    “你不相信我?”

    杨庆说道。

    “我总觉得你有阴谋。”

    圆圆很坦诚地说道。

    “越来越没规矩了,看来这段时间没动家法,你是又屁股痒了!”

    杨庆说道。

    紧接着他一下子把圆圆翻过来按倒在前面的桌子上。

    后者笑着惊叫一声,随即背后传来衣服的撕裂声,就在同时李香君也推门走了进来,愕然地看着桌子上向前一撞的她,那俏脸一红赶紧后退……

    “站着!”

    杨庆说道。

    “就在那里看着。”

    他威严地说道。

    李香君羞恼地看着他们,但终究还是没敢退出去……

    新的刑部尚书任命惊呆了朝野。

    钱谦益啊!

    原本还准备和杨庆恶斗一番,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他把阉党塞进刑部污染这个纯洁部门的张国维等人,直接就被搞得懵逼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杨庆居然会任命钱谦益来当这个刑部尚书,话说这个家伙是脑抽了吗?难道他不知道钱谦益是什么身份吗?当初崇祯都故意没启用啊!怎么他居然会把钱谦益启用呢?

    “这位就是河东君吧?”

    忠勇侯府,杨庆笑咪咪地看着刘如是。

    “钱柳氏见过忠勇侯!”

    柳如是行礼道。

    她是钱谦益娶的,可以这样自称了,不过钱氏族人其实不认可她的身份,他们不认为一个妓女有资格当水太凉的妻子,这只不过是水太凉老糊涂了哄她开心的,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所以死后她依然按照妾的待遇单独埋,而水太凉与早死了的原配夫人一起埋。此时的柳如是二十九岁,可以说端得轻熟一枚,虽然比不得张嫣艳若牡丹,也不逊色太多,尤其是和贵气逼人的张嫣相比,她更多几分诗书气。

    “忠勇侯?”

    她小心翼翼地说。

    “啊,久闻河东君大名,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竟然有些失神了,河东君见谅!河东君请自便,你与圆圆情同姐妹,以后就把这寒舍当自己家,我这大门随时为河东君敞开,此时鄙人还有些俗务,请恕不能相陪了!”

    杨庆说道。

    说完他走进了自己的马车。

    紧接着这辆两匹马拉的四轮轿式马车开动起来,柳如是目送忠勇侯离开,随即和圆圆一起走进侯府。

    杨庆回过头看着她俩背影,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窗帘,然后在闭目养神中继续向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外面响起前导的锦衣卫呵斥声,他立刻睁开眼挑起门帘……

    “毕先生,这是就是汤若望吗?”

    杨庆看着路中间的毕方济说道。

    在毕方济身旁还站着一个中年的鬼佬,看上去肤色也不是很白,再加上一身大明衣冠,胡子也比较浓郁看着和大明百姓区别不大。葡萄牙人早就被摩尔人串种了,根本不能算是白种,所以他们在欧洲说中国人也是白种人,而鞑靼人才是黄种,由此可见他们对自己的肤色也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侯爵阁下,鄙人想解释一下……”

    汤若望说道。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

    杨庆打断了他的话。

    “你造谣诋毁我的声誉,而我是大明帝国的侯爵,内阁大臣,原本可以用更严厉的手段处置你,但是因为你当年帮助先帝铸造大炮的功劳,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优待。用你们欧洲人惯用的方式,以一场公平的决斗来解决这个问题,武器由你挑选,地点就在聚宝门城墙上,我可以保证如果我死于决斗,你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他接着说道。

    四周立刻响起一片惊呼。

    毕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以忠勇侯的身份,敢诋毁他就直接让锦衣卫下诏狱就行了,何必用这种方式来以身犯险?

    尤其对手还是个鬼佬。

    不过这件事倒要很令人期待。

    毕方济在南京尽人皆知,他都在这一带活动几十年了,谁都知道这些鬼佬在传播他们的神,是江浙很多士大夫的座上宾,连当年的徐光启这样宰辅都信他们。甚至还在民间传播信他们的一些所谓神迹,比如受他洗礼百病全消之类,而且在南京还建起了一座小教堂,光南京明确受洗的信徒就近千人,这还不算无锡,嘉定,松江一带的信徒。而忠勇侯本人是道教的,虽然他不是道士,但他的确推崇道教神话体系,以昊天上帝为至高无上的神,这是他明确说过的,而他的那些神迹也被道士们宣传为仙法,说他是仙人弟子。

    那这场决斗就是道教的神仙弟子和鬼佬们信仰传播者的决斗……

    这是一场神话之战啊!

    “侯爵阁下……”

    汤若望还想说话。

    “闭嘴,你没资格说话,你说我是妖邪,我还说你们是妖邪呢!到底谁是妖邪就用决斗解决,我相信昊天上帝为至高无上的神灵,你相信你们的神是世间唯一的神灵。但这个世间至高无上的神灵肯定只有一个,是我们的昊天上帝还是你们的,那就让我们用决斗解决,是你们的我死,你们以后可以在大明自由传教,是我们的你死,所有传教士驱逐出境。

    现在告诉我。

    你敢不敢决斗?”

    杨庆说道。

    汤若望忧伤地看着他。

    “侯爵阁下,我接受您的决斗邀请。”

    他缓缓说道。

    这已经不是两个人的决斗,这是一场信仰之战啊!

    “挑选武器!”

    杨庆威严地说道。

    “手枪。”

    汤若望深吸一口气说道。

    “十五天后,聚宝门城墙上,我会拿五十把手枪任你挑选,或者你自己准备也可以!”

    杨庆说道。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