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二零章 狂信徒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决斗!”

    “决斗!”

    ……

    聚宝门外一片海啸般吼声。

    一身赤红色的杨庆,头戴造型古朴的七梁冠面带微笑看着对面十丈外的汤若望,就在同时旁边一个锦衣卫捧着托盘走上前,杨庆伸手拿过托盘中的燧发短枪,举起来向着城外观众们示意。

    峨冠博带手持燧发枪……

    呃,这画风可是有点清奇啊!

    汤若望依然在虔诚地祈祷,毕方济用悲悯的目光看着城外那些愚昧的凡人,很显然主的荣光至今无法照耀这片古老的土地,这些愚昧的人们始终无法摆脱他们那些陈腐的思想。不得不说这真是太令人遗憾了,这个庞大的,美丽的,富裕的国度距离主的荣光太远了,不过这正是他们来到这里的意义所在。

    “阿门!”

    他单手捧着经书说道。

    就在同时他另一只手沾了些圣水洒在汤若望头顶。

    “阿门!”

    后者庄严地说道。

    紧接着汤若望站起身,旁边一名传教士递上一把火绳短枪,很显然十五天时间不足以让他去澳门弄一支同样的燧发枪,而他从李自成那里带来的转轮打火枪可靠性不足,反而是古老的火绳枪更可靠。不过这支火绳枪肯定不是普通的,不但使用他能够懂得的所以宗教程序加持,而且偷偷使用了一些如果被宗教裁判所知道会上火刑柱的黑魔法,当然,只要能战胜这个可怕的敌人,他会去向神灵忏悔的。

    至于子弹是银的。

    而且在大蒜汁里浸泡过,闻着都有一种蒜味了。

    不过他不只准备了一种武器。

    实际上他们旁边还有整整一箱各式武器,最夸张的还有一柄造型奇特的焰剑,由此可见汤玛法也不是没有战斗力。话说这些传教士可是都很符合汉唐时候的儒生标准,上马砍人下马传道,偶尔还要来个神不渡人我渡人,挥剑斩断异端根。

    就像在美洲所做的一样。

    “主会赐予你力量!”

    毕方济合上经书庄严地说道。

    汤若望点了点头,对此他其实心里也没底,毕竟他也知道显圣这种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倒是弄虚作假的神迹他的确知道不少。

    “决斗!”

    “决斗!”

    ……

    外面的百姓依然在高喊。

    他毅然转身面对了杨庆。

    “侯爵阁下,按照规矩您可以先开枪!”

    他说道。

    “不需要,你先!”

    杨庆跃跃欲试地说道。

    他先开枪就直接一枪把汤若望打死了,没有了对手那他还怎么装逼?

    “谢谢!”

    汤若望说道。

    紧接着他将火绳点燃,然后打开龙头将火绳夹上,深吸一口气举起这支口径近二十毫米的短枪。城外立刻一片寂静,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手中的枪,不远处的大报恩寺塔上那些女人更是心跳加速。

    “砰!”

    枪声骤然响起。

    伴随那枪口的火焰喷射,一枚银制子弹瞬间到了杨庆胸前,然而也就在这同时,他胸前一片五彩的光华凭空出现,带着绚丽的流转,看似虚幻但却如铜墙铁壁般阻挡住了知道。下一刻在无数的惊叫声中,杨庆带着矜持的笑容,低头看着胸前悬浮不动的子弹,不知道为什么,这颗子弹仿佛被空气冻住一样,就凝固在七彩的光华中,他很轻易地伸手摘下了这颗子弹。

    然后他笑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汤若望,用中指和食指将这颗子弹轻轻地弹了出去。

    “该我了!”

    他紧接着说道。

    然后他那支燧发枪向前一指,还没等汤若望反应过来,枪口的火焰骤然喷射,然而……

    那枪口是指向天空的。

    “啊,真意外,居然打偏了!”

    杨庆装模作样地说道。

    “不过我们可以进行下一轮,你可以再重新选择武器。”

    他紧接着说道。

    “下一轮!”

    “下一轮!”

    ……

    下面一片疯狂地吼声。

    汤若望用颤抖的目光看着他,这时候那片光华已经消失,杨庆脸上的笑容在他看来是那么诡异和恐怖,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从旁边的武器箱里拿出一支长枪,以最快速度瞄准杨庆扣动扳机。枪声响起子弹在火光和硝烟中飞出,同样瞬间撞在了杨庆的胸前,然而伴着下面那一片疯狂的吼声,这枚子弹还是在突然出现的七彩光华中冻结。

    “该我了!”

    杨庆再次把子弹弹到城下说道。

    旁边锦衣卫立刻上前,一支燧发长枪递到他手中,而且还是线膛,杨庆都不用两支手,就像那些神剧里一样单手持枪,对着汤若望扣动扳机。

    子弹还是在后者头顶飞过。

    “啊,又打偏了!”

    杨庆说道。

    “咱们来第三轮!”

    他说道。

    “主啊,赐予我力量吧!”

    汤若望发疯一样大吼一声,一把抄起旁边的焰剑,双手握剑高举过头顶,以与他年龄不符的速度瞬间蹿到杨庆的跟前,就像个古老的德意志佣兵般用尽全力斩落。那造型诡异的波浪形剑刃径直落在杨庆肩头,然而让汤若望欣喜若狂的是,那七彩的光华没有出现,焰剑的剑身一下子砍进了杨庆的肩膀。但汤若望终究不是真正的战士,他的力量不足以将杨庆直接劈开,而且后者的骨骼和肌肉明显强度异于常人,焰剑在砍断其的肩胛骨后只进去了一个半剑宽,然后就再也无力向下,直接卡在了骨头上。

    杨庆肩膀上带着这柄巨大的双手重剑,一动不动地看着汤若望。

    汤若望傻了一样看着他。

    然后杨庆的右手骤然向前,一下子掐在他脖子上,紧接着手指略微用力,汤若望的双眼立刻失去神采,头颅在他手中歪向一旁,杨庆随手向下一扔,汤若望的死尸坠落城下。

    杨庆歪着头看着自己肩膀。

    那柄焰剑依然卡在上面,这件霸气的巨剑以如此诡异姿态担在他的肩膀上,让他此刻的造型看上去极具视觉冲击力。

    “这个神有点不地道啊!”

    他轻轻叹息着。

    话说他也没想到那七彩光华居然消失了,这个神也未免太不靠谱,带着一肚子腹诽他拿着剑柄硬生生拔了下来,拿在手中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真得很好奇汤若望从哪儿弄来一把这玩意,这个在欧洲都已经不用,基本上变成了纯属装逼的仪仗。

    而此刻城外一片死寂。

    “毕先生,你知道你们该怎么做了?”

    杨庆拿着焰剑说道。

    “侯爵阁下,我会带领所有传教士退出大明的。”

    毕方济看着他肩膀上那个正在迅速愈合的巨大伤口,带着震撼战战兢兢地说道。

    “别口是心非,如果大明的士兵在收复大明其他土地的时候,在这些地方抓到你们的人,那就不会再对你们这么客气了,我会以非法入侵大明领土的罪名处死你们的人,另外代我转告梵蒂冈,以后再有传教士未经允许踏上大明一律处死,此标准适用于所有你们的神灵信徒。

    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如果你们老老实实待在欧洲,我会和你们保持友谊,但大明的地盘上不行,这里不会欢迎任何试图改变我们信仰的人。这片土地上文明的历史比你们更长远,你们那西汉末年才形成的信仰体系,就不要再拿到这里贻笑大方了。”

    杨庆说道。

    “侯爵阁下,我会转告的。”

    毕方济多少有些黯然地说。

    “那就走吧!”

    杨庆说道。

    这些人没给大明造成危害,反而带来了很多有用的新东西,明末的睁眼开世界就是他们带来,别的不说光那一张坤舆万国图就足以肯定他们的贡献,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对他们斩尽杀绝。当然,如果他们离开监国控制区又偷偷跑到别的地方传教,那下次抓到就肯定杀了,杨庆可以给他们一次宽容但不会给他们第二次。事实上他们肯定会的,不说北京还有几个传教士,光桂王那里就快成为传教士的大本营了,甚至还在忽悠桂王等人受洗,被他赶走的传教士们肯定会转去两广的。

    这时候中国的保教权还在葡萄牙国王手上,而桂王最主要的外部帮助也来自于葡萄牙。

    他那里肯定纵容传教士。

    还有多尔衮和李自成那里都不会拒绝他们。

    当然,这就与杨庆无关了。

    毕方济带着那几个传教士最后向他鞠躬然后离开。

    “自今日起,本爵向一切胡神信徒发出挑战,一切胡神信徒皆可来此与本爵进行决斗,限一年为限,一年内没有与本爵进行决斗的胡神教派视为自动承认失败。对于失败者我将采取措施或驱逐或限制,当然,决斗失败了的也一样,一年为限,明年的今天大明正式设立隶属锦衣卫的教管司对胡神信徒进行管理,是存是留皆取决于决斗结果。”

    伤口已经愈合但杨庆,站在城墙上面对外面的百姓吼道。

    外面立刻又是狂热的欢呼。

    实际上这时候多数军民都根本没明白这些话的意思,他们只是在杨庆的神迹刺激得陷入狂热,这时候杨庆说什么就是什么,作为狂信徒他们已经没兴趣分辨杨庆的话的意义。

    当然,他们也用不着分辨。

    听忠勇侯的就没错!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