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二二章 长公主,你要做一个淑女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李淏的智慧终究还是有限……

    再说他也没别的选择。

    而且这时候他爹已经病重,李倧原本历史上明年死的,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加速了他身体的衰落,那么也就是说很快李淏就要继位并自己面对糜烂的国家。

    他的压力也很大啊!

    他当然知道帝国银行是杨庆,监国和太后合伙开的,杨庆只不过是在假公济私而已,但这与他无关,他需要的只是银子,而且贷款并不仅仅是获得银子,还是他向这个大明目前实际的统治集团输诚的投名状……

    杨庆既然说了他就不能拒绝。

    他要是拒绝的话,杨庆肯定就不会再支援朝鲜了,说到底支援朝鲜对大明又没多少实际的好处。

    他很爽快地出卖了国家。

    他代表他爹以朝鲜王国继承人身份和帝国银行签署协议,以关税和盐税为抵押,贷款两百万两白银,分期三十年,加上利滚利估计要还至少五百万。而且这些银子除了少部分由他带回去支付军饷俸禄之类外,剩下全都在大明用于采购粮食和军火,但朝鲜未来在仁川设立的海关和盐政就由帝国银行派员接管,直到把这些银子扣出来为止。另外釜山港五十年租期出租给杨庆与郑芝龙合伙的北洋公司,但后者预付二十年租金,十万两白银。帝国银行获准在朝鲜开设银行,北洋公司获得朝鲜的探矿开采权,这个也是十万,开采收益六四开,四成给朝鲜国王,两个公司的雇员及其他进入朝鲜的大明商人在朝鲜享有治外法权……

    “这是什么?”

    郑芝龙疑惑地看着这个新名词。

    “就是李家无权处置咱们的人,哪怕咱们的人在朝鲜犯法,他们也没有权力处罚,必须把人移交咱们。”

    杨庆说道。

    “呃,这就叫治外法权?”

    郑芝龙愕然道:“那咱们一直就是如此啊!”

    事实上没这么简单。

    明初朝鲜对大明那是战战兢兢就跟伺候一头霸王龙般,甚至朱元璋都故意找茬,嫌人家上表写得不好逼朝鲜派世子亲自押送起草表文的大臣到南京谢罪,然后把这个倒霉家伙流放云南。用李成桂自己的话说:帝以兵甲众多,政刑严峻,遂有天下。然以杀戮过当,元勋硕辅多不保全。而乃屡责我小邦,诛求无厌。今又责我以非罪,而胁我以动兵,是何异恐吓小儿哉?

    这种情况下朝鲜哪敢为这种小事撩拨朱元璋?

    但后期就不好说了。

    至少他们自己根据大明律改的法律中有彼国人犯罪,同样依律处置的条文。

    不过双方往来除了朝贡以外,也就是陆上的互市,而这种互市是太监主持的,就算有犯罪也是大明自己处置了,而海上岛屿走私是严禁。期间主要是明朝渔船被风吹过去,这种情况朝鲜是以礼相待,甚至朝鲜国王明确命令就是一条狗也得喂好,但后期走私商和倭寇合伙后,就不是这么以礼相待了。别说那些真正登陆杀人放火的假渔民,就是真漂过去的渔民也有被地方官利于以倭寇邀功而杀死的,明朝方面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在意,毕竟沿海渔民走私商倭寇合伙也是大明一直头疼的问题。

    在隆庆开关以后双方的理论上依然没有固定海上贸易,但实际上朝鲜船到登莱太仓贸易很常见。

    但大明商船都是沿海岛屿。

    尤其最著名的就是皮岛,毛文龙能在皮岛混下去,就是因为那里是大明与朝鲜的海上贸易中心,登莱转过去的商船把货物运到皮岛,朝鲜商人同样把货物运到皮岛,双方在那里互相贸易,但大明商人进入朝鲜贸易几乎没用,同样也就不存在大明商人在朝鲜犯罪然后被处置的事情。

    而杨庆要商业移民渗透的。

    那么这个问题就必须得摆在明面上了,他必须先在朝鲜确立大明百姓一等人的地位。

    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朝鲜可是有大量汉人后裔,比如明玉珍后代,好像陈友谅的后人同样也被朱元璋扔了过去,这些繁衍至今都家族庞大,可以恢复他们的大明身份,把他们变成朝鲜版香蕉人。这样大明商业雇员算殖民者,朝鲜汉人后裔算香蕉人,顺便吸纳部分朝鲜官宦充当朝奸,一个完美的殖民体系就建立,既然欧洲人证明了这种体系最适合管理驯顺的殖民地,那杨庆为何不拿来套用?

    “只是这捕鲸……”

    郑芝龙欲言又止。

    “南安侯觉得不易?”

    杨庆说道。

    “着实不易啊!咱们在舟山射杀那几条鲸,就付出一艘船毁的代价,而舟山的鲸都不大,倭国近海的鲸我可是见过,那真是巨鲸如山,就是一艘巡洋舰对上也会被撞沉的。”

    郑芝龙一脸凝重地说。

    捕鲸的确厚利,那十几条鲸就让北洋公司收获不菲,谁也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还是个宝贝,可问题是这东西的捕捞也太危险,那完全就是在以命相搏,就连他手下那些老海盗,在完成那次捕鲸后都喊着打死不再干。这要是去倭国沿海捕鲸,捕那些大得吓人的巨鲸,那真没人敢去,无非就是个点蜡烛照明而已,不用鲸油也有别的油。

    “但如果有龙涎香呢?”

    杨庆笑着说。

    “龙涎香跟巨鲸有何关系?”

    郑芝龙愕然道。

    “很简单,那不是龙涎,那就是巨鲸肚子里的,但只有抹香鲸体内才有可能有,而且个头越大的抹香鲸越有可能!”

    杨庆说着迅速手绘抹香鲸图递给郑芝龙。

    “真得?”

    后者瞪大眼睛说道。

    “真的。”

    杨庆很肯定地回答。

    郑芝龙毫不犹豫地拿着抹香鲸画像走了。

    “利益使人疯狂啊!”

    杨庆感慨道。

    是啊,能不疯狂嘛!一千两百两银子一斤啊!黄金才不到两百两,毁几艘船算什么?一斤龙涎香就能造一艘,这东西一块都是几十上百斤,从抹香鲸肚子里掏一块完整的龙涎香都够换一个船队,在这样的利益面前没有谁会不疯狂。

    郑芝龙的老海盗们同样如此。

    至于不好捕……

    那个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把床弩换成火药发射的捕鲸炮而已。

    杨庆其实没安多少好心,谁都明白捕鲸的伤亡率很高,但这个时代捕鲸也是回报率最高的生意,美国起家就是靠这个。只要郑芝龙捞到第一块龙涎香,他就会像xi毒一样陷入这个行业,然后把他的老海盗不断投入这个行业,哪怕需要从海军中抽出这些他手下的骨干。毕竟无论海上贸易还是其他,都无法与这个行业的回报率相提并论,那么杨庆就可以不断把自己的亲信送进海军,最后完成对海军的彻底掌握。

    至于这些老海盗……

    就让他们在与巨鲸的搏击中慢慢凋零吧!

    反正北洋公司有他和坤兴公主加起来一半的干股,郑芝龙赚的钱他也有份,他对郑家就是利用来迅速建设海军,同时展开海上贸易,然后用温和手段和锦衣玉食泡软。

    时间会解决剩下的。

    杨庆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多少有些唏嘘地看着郑芝龙背影,蓦然间伴随着疼痛感,一把小刀戳进了自己胳膊。

    他立刻低下头。

    “长公主,你要做一个淑女!”

    然后他一脸无奈地看着拔出小刀又一脸好奇地看着那伤口愈合的昭仁公主。

    后者随即又戳了一下。

    “很疼的。”

    杨庆说道。

    他的确可以快速愈合,但那疼痛感却是不会变的。

    现年七岁的大明昭仁长公主,就像个小魔女般拿着带血的小刀,带着科学家的热情,用手指甲戳进那血淋淋的伤口,眼睁睁看着它就那么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愈合,然后把她指甲挤了出来,她很不甘心的用小刀还想戳第三次。

    “再胡闹就打pi股了!”

    杨庆说道。

    “哼!”

    傲娇的小萝莉哼了一声。

    “我娘让我悄悄跟你说,昨日刑部钱尚书的妾室托了一个內侍,给我娘送了一盒大珍珠。”

    她说道。

    “妾室,不是夫人吗?”

    杨庆笑着说。

    “我娘说了一个贱籍,还想跟宫里攀交情,简直不知高低!”

    小萝莉学着她娘的语气说道。

    杨庆笑了笑然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魔方来,这东西里面是失蜡法铸造的黄铜芯,外面是黄花梨木雕刻的,虽然只是一个三阶魔方,但糊弄小女孩足够,他迅速演示一遍玩法,昭仁的眼睛瞬间瞪大,把小刀一扔直接夺过。

    杨庆看着她在那里玩魔方,脸上露出一丝深沉的笑意。

    水太凉不负所望啊!

    一上台就搞幕后动作了,他倒是很会选择目标,知道后gong是杨庆的后方,而张嫣和坤兴公主已经无可救药了,那么就把拉拢的目标转向宫里剩下一个特殊人物,通过结好袁太妃来布局。可惜他选错了人,袁太妃的确在后gong里不得不屈居于张嫣之下,但这个当初跟着崇祯经历过一系列血淋淋场面的女人,早就已经没有参与政斗的勇气了,更何况她就一个七岁的女儿,卷入政斗求个什么?

    水太凉的这笔投资算是白瞎了。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