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二五章 锦衣卫VS军机处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爆炸的气浪撞击中,杨庆一下子拍在了对面的墙壁上,然后紧接着又被弹回来摔在地上,身上同样也多了一道道被碎木和碎石打出的伤口,不过诡异的是那枚已经落地的银币却在硝烟的怒涛中岿然不动,就像镶嵌在铺路的石板中一样贴着他的鼻尖闪闪发亮……

    龙面朝上。

    “玛的,你想玩我吗?”

    杨庆在无数惊恐尖叫中悲愤怒吼道。

    那枚银币瞬间如水银般流淌开转眼变成了三个银字,看着这三个字,杨庆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恨恨地抬脚搓去了神谕,然后看着原本自己的马车位置。

    那马车已经没了。

    倒是马车的碎片在四周散落,驾车的马被炸得同样支离破碎,一个血淋淋的马头就在他身旁,一侧护卫他的家奴就剩一条腿,前后的家奴同样血淋淋倒在铺路的石板上,周围还有十几个倒霉的平民死伤,而前后那些原本悠闲消暑的百姓们惊恐地四散奔逃……

    “这场面真熟悉啊!”

    他由衷地感慨道。

    就在同时一队五城兵马司的士兵匆忙赶到,带队军官一看是杨庆吓得赶紧行礼。

    “传我命令,京师戒严!”

    杨庆背着手阴森森地说道。

    那军官毫不犹豫地拿起挂在胸前的哨子吹响,紧接着他身后那些士兵迅速开始驱赶已经恢复冷静的行人各回各家,杨庆就那么背着手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很快鼓楼上宵禁的鼓声就开始响起。与此同时更多锦衣卫和五城兵马司的军官赶到现场然后带着杨庆命令离开,再接着是驻训南京城内的第十五军统制和各旅指挥使,然后他们同样带着忠勇侯的命令离开。这个军的一队队士兵出现在开始宵禁的街道上,全副武装地驱赶那些闲人回家,就这样锦衣卫加五城兵马司再加十五军总共近四万人开始了全城大搜捕。

    夜晚的南京城瞬间一片恐慌气氛。

    毕竟这还是第一次。

    这座城市已经在和平的气氛中渡过了两百多年,两百多年没直面战火,哪怕之前顺军南下也仅仅是制造些恐慌流言而已,实际上顺军连六合都没过,南京百姓是看不到战火的。

    但现在却是让这座城市的居民两百多年来第一次直面战火。

    虽然仅仅是一次爆炸。

    人群中一个身上捆着至少二十斤火药的家伙,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确定了忠勇侯的马车,然后借着街道上行人众多的掩护,突然间撞向了忠勇侯的马车并引爆了火药。好在忠勇侯反应敏捷,在他撞上前就从车里跳了出去,当然,人们相信他就是不跳出去也不会伤到,总之最终除了袭击者外,只是造成了四名家奴和四名行人死亡,另外还有十几人受伤

    这是建奴的刺客。

    肯定是建奴刺客,不会有别的什么人了,毕竟这是八旗神军最出名战术。

    “玛的,这是谁干的?”

    南京城内一处杂货铺的二楼,咱大清刚刚成立不久的军机处行走,原本历史上三藩时候被耿精忠囚禁而死的福建总督范承谟,站在窗帘后看着外面迅速走过的一队山地军士兵恨恨地说道。

    他是范文程的次子。

    而军机处就是多尔衮仿效锦衣卫成立的特务机构,毕竟这些年锦衣卫风头正盛,尤其是神不知鬼不觉把孙之獬弄出北京的传奇,更是让各方势力都看到了特务机构的好处。包括那些文臣也支持,他们可是天天提心吊胆就怕被锦衣卫给行刑了,在这之前已经有包括山东巡抚王鳌永在内多名高官被锦衣卫处决,后者甚至连家都被放火烧了,几乎算得上被灭门。那些在缺席审判的处决名单上的大清栋梁们正度日如年,如果能以军机处的反击,逼迫杨庆收敛也是一件好事,他们不指望暗杀能弄死杨庆,只要以暗杀对暗杀逼迫杨庆停止处决就行。

    而这个新成立的军机处基本上都是一帮范承谟这样,与杨庆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

    但这次真不是他们干的。

    “可惜没炸死那妖人!”

    他旁边范三拔恨恨地说道。

    他是范永斗的儿子,范承谟这样的人不熟悉南京,必须得有一个熟悉南京而且懂商业的才能得到完美的伪装,范三拔就成了最合适人选,顺便也真得搞一些商业活动。

    他倒是和杨庆没杀父之仇。

    他爹在范家在介休的满门都被刘宗敏杀光后,又气又恨这几年身体一直不怎么好,但在把商团交出后,仍旧被多尔衮抬籍成了正黄旗,实际上为咱大清掌管长芦盐务,毕竟范家之前就是长芦盐的主要盐商,做了真正咱大清的人后也就可以更好的为主子们服务了。其他那些饱受刘宗敏荼毒的晋商残余,基本上也都是这个结果,咱大清对他们的过去还是很肯定的,他们统统得到了纳入旗籍的奖励并直属于内务府,在经济战线上继续为咱大清效力。

    “他们……”

    范承谟还没说完,外面一队锦衣卫的身影出现。

    他两人赶紧停止交谈。

    紧接着这队锦衣卫牵着狗走到了他们的楼下,开始敲这座小楼旁边的院门,院子里一名充当伙计的手下立刻抬起头看着范承谟,范承谟点了点头,那伙计走过去打开门,十几名锦衣卫牵着狗走进来。

    “几位爷有何公干?”

    范三拔上前卑躬屈膝地说。

    “你口音不是本地的吧?”

    带队的锦衣卫小旗看了看后面同样一脸谦卑的范承谟,然后盯着范三拔说道。

    “小的是秦藩的商人,在南京设号收货的,小的这里有秦藩的路引。”

    范三拔赶紧把路引递上。

    李自成和杨庆之间往来贸易的商人都有这个,他那边开路引,到大明这边各处税关盖章以示完税,同样这边发的路引在李自成那边各处税关也盖章完税,有这个就可以证明其合法身份,同样也便于收税,没有完税证明下一站就扣押,不过李自成那边对商人身份的检验并不是很严格,想弄到路引很容易,剩下只要沿着商路走一趟就可以了。

    范承谟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那锦衣卫接过路引,不动声色地把底下的钞票收起来。

    这时候钞票已经开始使用。

    但不是空头宝钞,而是标准的金属货币本位,可以到帝国银行自由兑换,商人们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毕竟帝国银行的身份摆在那儿,钱庄可能垮台,而帝国银行只要忠勇侯不死是不会垮台的,就连一些政府性的支付也开始使用这个。

    “打开仓库!”

    那锦衣卫小旗说道。

    他的态度已经好了许多,但检查是必须检查的。

    范三拔赶紧指挥伙计打开了仓库的大门,里面是堆积的各种货物,主要仍旧是丝绸和茶叶,李自成控制着向西的陆上贸易,中亚乃至俄国的贸易线都是他那里的商人在跑,这些货物都是合法的,那名收了钱的锦衣卫也没太苛刻,就是指挥手下随便检查了几件。

    “爷,小的都是正经商人!”

    范三拔陪着笑脸说道。

    那锦衣卫小旗淡然地看着打开一包茶砖的手下。

    但就在这时候,他们一直牵着的狗突然叫起来,那小旗眉头一皱,立刻朝牵狗的部下示意,后者牵着狗迅速凑上前,那狗却没有奔茶叶,而是直接冲到了茶垛底下,用力将头拱向茶袋间的空隙。

    “搬开!”

    那小旗说道。

    “爷,都是些茶叶!”

    范三拔说道。

    然后他示意伙计把茶袋搬开,把底下的茶袋露出来,那狗立刻找到了它的目标,扑在其中一袋茶叶上狂吠,一名锦衣卫直接打开袋子,里面是一个个码放的茶砖,那狗叫得更狠,锦衣卫拿出一个茶砖打碎但没有发现异常,然后他又拿起第二个。

    “爷,真得都是茶叶,这都是要运到罗刹国的,小的走几万里就是赚点血汗钱,打碎了就不值钱了。”

    范三拔哀求着。

    说着他悄悄又塞了几张钞票给那个小旗。

    那小旗接过钞票。

    那些锦衣卫都看着他,而那狗依然在狂吠,范三拔犹犹豫豫地又掏出了几张钞票,这一次那小旗却没接,他站在那里看着这个竖起的麻袋,里面可以看到一个个码放的茶砖形状……

    “真得只是些茶叶。”

    范三拔将钞票塞进他手中陪着笑脸说道。

    突然间那小旗推开他走到了那袋茶叶边,伸手出去猛然向上一提,旁边一名锦衣卫立刻给他抬上肩,他以一种很标准同样也是范三拔很眼熟的动作向上一直腰,然后紧接着往地上一放。下一刻他没有丝毫犹豫地拔出了腰间配刀,一刀划开了麻袋,里面的茶砖全撒落出来,甚至被他的刀砍断了好几个,而其中两个被斩断的茶砖赫然是中空的,里面黑色的火药向外不断流淌。

    “我在运河上搬了十几年茶砖,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样一袋茶砖该有多么沉吗?”

    那锦衣卫小旗转身狞笑着说道。

    “动手!”

    下一刻范承谟没有丝毫犹豫地大吼一声。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