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三零章 忠勇侯醉戏柳如是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水太凉当然支持了。

    不过他不是支持科举改革,那是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的,目前大明格局就是杨庆控制军队,而他们控制着官场。

    科举改革就是杨庆向官场渗透。

    单纯进士先当佐贰官,然后慢慢考核提拔,这个没什么大不了,这些人在翰林院候缺和放到下面先锻炼着都一样,但杂科进士的涌入会让众正盈朝的颜色瞬间改变。哪怕吏部可以玩潜规则,控制着这些杂科进士让他们一辈子屈居下吏也没用,杨庆大不了让锦衣卫罗织罪名,把那些文科主官抓走,让杂科佐贰代理。后者会为他欢呼的,东林群贤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要知道这些杂科进士身后也不是没人的,他们后面代表着的是无数中小地主。

    杨庆反而会成为他们的恩人。

    他就是玩狠的来一场大狱,把一个府甚至一个省的主官全下诏狱,那些早就迫不及待的杂科进士也会为他欢呼,然后瞬间补上缺口,民间秩序不会受任何影响。

    可以说只要科举改革完成,这些杂科进士涌入官场,那么东林群贤们也就彻底失去对官场控制了。

    杂科进士让他们失去官场控制。

    皇庄让他们失去基础控制。

    报纸和通信塔让他们失去对舆论的控制。

    什么都没了,那他们还玩个屁!

    所以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这些都是布局问题,就算见效也是以后甚至多年以后,而现在他们就有绝杀的法宝,只要能把皇帝迎到南京,然后挑拨他和杨庆斗法,那么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他们不需要在这些问题上纠缠,他们现在只要保证杨庆能迎皇帝就行了。

    不就是四民大会吗?

    把四民代表从各地挑选并召集起来得多久?目前大明朝廷控制区最远的云南,最远的县距离南京七八千里之遥,既然是全国性的,那自然不能缺了他们,锦衣卫从南京过去然后选出代表并到达南京,这得花多么长的时间?半年是最低的,就是半年还得看路上好不好走呢!东林群贤们只要在这期间把皇帝迎回来就行,就算这段时间迎不回也无所谓,只要最后能迎回来就行。毕竟皇帝来了还可以把四民大会选择的结果否决掉,大明可是皇帝的,四民大会算个屁,皇帝不承认四民大会选择的结果,那四民大会也就是个笑话了。

    所以水太凉很爽快地同意了。

    “牧斋公真是识大体啊!”

    杨庆笑着举杯道。

    水太凉同样笑着举杯,不过他的目光却落在不远处,柳如是正和陈圆圆等一起吹着那台空调的凉风,夏日里这些美女们都是清凉装,一个个薄衣轻衫,好身材尽情展露,看上去也是风韵十足。

    他们此刻在杨庆的侯爵府。

    这是忠勇侯特意邀请刑部尚书及其夫人过来喝酒的。

    至于那空调……

    其实是水空调。

    准确说就是用水车把新汲的井水翻进高处的水箱,然后水箱里的凉水通过管道不断流淌在一个装满稻草的木箱中,在木箱另一边是一个木制扇叶的风扇吹稻草,把水的凉气通过稻草间的空格吹到室内,虽然比不上真正空调,但也凑合着能用了。

    至于风扇动力……

    那当然是人工了,杨庆又没搞出蒸汽机,再说堂堂忠勇侯雇几个壮汉轮流转带着齿轮组的风扇还有什么大不了的。

    提水肯定也是人工。

    能用得起这套系统的,当然不会在乎雇几个工人,身为罪恶的剥削阶级,有些享受还是要有的,不过这些都在这间大厅的隔壁。在这里的人是看不到那些辛辛苦苦踩踏板转风扇的工人的,这里能看到的只有空调的巨巨大出风口。

    “忠勇侯以为那李自成会送陛下还都否?”

    水太凉说道。

    “这个就看诸位的了!”

    杨庆一边盯着柳如是的背影一边随口答道。

    “若李自成不肯呢?”

    水太凉倒没在意他的目光,话说钱尚书对这个都习惯了,柳如是这样的身份,跟着他到哪里都免不了要被这样的目光盯上,不被盯上那才是不正常呢。

    “那也不关我的事,牧斋公,我是个直性子,不喜欢说假话,说实在的,陛下还都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但我受先帝之恩又是定了的驸马,同样也不可能阻止你们。你们尽管安排使者去见驾,最后李自成要是能放人,遂了你们的心意,那我恭迎圣驾,李自成要是不放人,我也不会为此做些什么,难道牧斋公觉得我很喜欢陛下还都?”

    杨庆端着酒杯说道。

    “呃,忠勇侯真是,真是率真!”

    水太凉尴尬地说道。

    说完他赶紧喝了一口酒,化解两人的尴尬局面,然后站起身匆忙结束话题说道:老朽欲小解,不知在何处?

    “啊,带牧斋公去卫生间!”

    杨庆说道。

    旁边一个小婢女赶紧上前,引导着水太凉去卫生间,话说忠勇侯家的卫生间在豪门间也是传说级别,那抽水马桶什么的一应俱全,而且都是在景德镇专门定制的高档品,据说连地面上都铺着瓷板,富丽堂皇使人进去之后尿意全无。

    据说连厕纸都是专用的。

    看着他的背影,杨庆露出一丝深沉的笑容。

    他要是其实就是四民大会。

    李自成那边肯定不会很痛快,因为他得趁着这机会尽可能多的敲诈东林群贤,这可是敲竹杠的好机会,所以朱慈烺就算真能还都也不可能在今年。在这之前四民大会可以完成,并且在四民大会上把一些必要的东西明确下来,并订立一个类似宪法的东西来逼迫朱慈烺接受,如果朱慈烺不接受,那么就用四民大会来对付他。

    用人民来对抗皇权。

    四民大会肯定会支持杨庆。

    必须得明白一点,他的所有改革都是有利于百姓的,无论商人农民工匠全部受益,包括部分中小地主,倒霉的只是大地主,世家豪门,甚至科举改革就连大部分秀才都会支持。

    因为他们有更大机会出头。

    反对的只是那些已经获得举人身份的和那些候缺的进士,因为他们多了竞争者,但过去只有他们发声,别人根本没资格开口。而这一次他让整个大明四民全部有选择权,那么这一小撮科举的既得利益者的声音会被汹涌的四民声音淹没。如果朱慈烺不接受四民大会的决定,那么他就是与天下为敌。这就是杨庆对抗君臣大义的手段,重新用顾炎武那套来解释天下的定义,由一家一姓之天下变成天下人之天下。

    朱慈烺接受四民大会,他就是天下人承认的皇帝。

    他不接受,那他就不是。

    现在杨庆需要的只是把四民代表从各地召集起来而已,只要四民代表齐聚南京,他对付朱慈烺就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君臣大义了,而没有了这个东西,他对朱慈烺那就是全面的碾压了。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杨庆举着酒杯自言自语。

    紧接着他站起身,然后走向正在空调旁研究此物的柳如是,同时向她旁边的圆圆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白了他一眼,拉着寇白门悄然离开。

    杨庆径直走到柳如是身旁。

    “河东君在看什么?”

    他低下头说道。

    柳如是惊叫一声,抬头差一点撞在他胸口,很显然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紧接着伸出纤纤玉手捂着自己胸口,用嗔怪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忠勇侯,您吓死我了!”

    她说道。

    “啊,是在下唐突了!”

    杨庆笑着说道。

    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他都能嗅到柳如是身上的幽香,当然,他身上的气息一样包裹着柳如是,后者也明显感觉这距离不合适,随即向一旁挪步试图拉开距离。但杨庆却同样挪动了一下脚步,继续保持着原本的距离,两人同时站直身子后,这家伙更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柳如是俏脸一红,赶紧掩住自己胸口,并且转身试图离开,杨庆却挡在她身前。

    “忠,忠勇侯,请让一让!”

    柳如是低声说道。

    “河东君与牧斋公年龄悬殊,还能如此琴瑟和谐,倒是让在下颇为费解啊!”

    杨庆说道。

    “忠勇侯,您醉了!”

    柳如是低声说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得赏河东君这朵倾国名花,在下又岂能不迷醉?”

    杨庆说道。

    柳如是红着脸有些焦急地看着四周,但却发现她老公和圆圆等人都不在,这情况明显不妙,杨庆的恶名可是尽人皆知。她有些慌乱地转身,想从杨庆身旁绕过去,后者却再一次拦住她,她下意识地推了杨庆一把,但她的力量明显差距太大,她惊慌地再转身,然后再一次被拦住……

    “忠勇侯,妾身是有夫之妇。”

    她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我不介意呀!”

    杨庆很无耻地说。

    柳如是突然猛一推他,想迅速从一旁跑过去,但却一下子被杨庆抓住了手腕。

    她惊叫一声。

    而也就在同时她愣住了。

    从卫生间回来的水太凉同样愣在了门前……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