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国公-正文 第二三四章 牧斋公,一路走好!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允锋 书名:护国公
    ()    下关码头。

    牧斋公,一路走好啊!

    杨庆站在码头上,冲着站在江中战船甲板上的钱谦益挥手作别。

    后者微笑着向他拱手。

    然后他很随意地转向别人,而杨庆也将目光转向不远处,柳如是的目光恰好同样转过,一看这家伙脸上的笑容,赶紧低下头后退一步,把自己置身侍女保护中,杨庆笑容不改地转回江上……

    这是迎驾使者。

    这种事情杨庆不会关心的,都是东林群贤内部商议,最终他们议出的结果是让礼部尚书顾锡畴为正使,钱谦益为副使,另外还有怀远侯常延龄也是副使,再加上负责护送的田雄带领一个步兵旅,还有算是龙兴皇帝叔叔的福王共同组成迎驾团。后者这一年多在淮西开荒成绩还不错,至少福藩那些追随一起的人自给自足没用问题,他们主要是种从附近皇庄购买的玉米,另外还搞点水产副业,原本历史上的大明弘光帝,这玉米啃着鱼汤喝着也没怎么瘦着。

    就是黑了点。

    据说福王如今都亲自躬耕于霍邱。

    不过要说原本历史上,这时候他早已经被斩于菜市口,估计连肉都在地下烂干净成一堆白骨了。

    从这一点上说,他应该感谢杨庆的。

    按照之前的改革,宗室的所有限制都已经取消,哪怕藩王也可以随意离开自己的封地,甚至可以做官带领军队,所以哪怕需要开荒种田,绝大多数宗室里的底层,对目前生活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底层宗室发不出俸禄的很平常,过去他们圈禁在封地连城都不准出,现在至少有了自由,一些自恃学识渊博的仗着宗室头衔唬些土财主也一样逍遥快活。

    既然不能反抗……

    那就索性闭上眼享受吧!

    总之这个囊括了文臣,武将,勋贵和宗室的迎驾团,就这样从南京启程了,接下来他们将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在武昌转入汉江北上,并且在宜城进入金声桓控制区。然后由南京不承认的,但的确是大明皇帝圣旨任命的湖广总督金声桓负责送他们走武关道前往长安。

    至于结果……

    这个就很难说了。

    李自成放不放人依然是未知,他就算放人也没那么痛快,送上门的肥羊放过岂不是傻子?总之这得看东林群贤们肯出多少血,那李自成要是不把他们敲骨吸髓那就枉称闯王了,可怜东林群贤为大明也算鞠躬尽瘁了。

    反正户部是不准备掏钱的。

    “侯爷,当断则断啊!”

    黎玉田阴险地说道。

    “别胡说,我们都是忠臣!”

    杨庆义正言辞地说道。

    黎玉田正怂恿他赶紧派锦衣卫去把朱慈烺弄死避免麻烦。

    这活不难干。

    朱慈烺一直被李自成软禁在长安的原秦王府中,而李自成以原本的布政使司为自己的秦王府,锦衣卫在长安有大量暗探,甚至包括皇宫里面都有被收买的,下个毒什么的并没太大难度。

    反正人是在李自成手中死的。

    最后无论是不是李自成干的或者说他有没有动机都是他干的。

    “侯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黎玉田继续说道。

    “别胡说,什么大事不大事!”

    杨庆继续义正言辞地说。

    “你就好好装吧!”

    黎玉田心中腹诽,不过杨庆不干他也没办法,他和黄蜚这些杨庆的心腹们交换一下目光,都露出颇为无奈的表情。话说这种事情都明白,要说他们这些杨庆的亲信们没有什么从龙想法那就扯淡了,黎玉田,黄蜚,曹友义,吴国贵,北边前线的高得捷这些,可都是与杨庆一体的。不说忠勇侯黄袍加身,就是维持目前局面也是美的很,他们一个个可都是高官厚禄前途无量,虽然知道杨庆对土地看得紧所以都不抢良田,但杨庆那些企业可都是有他们股份。

    甚至包括银行。

    这都是未来的大资本家。

    等过些年慢慢把东林群贤们全都弄死,把黄得功这些不一个系统的都踢到一边,然后就是公主登基正式当女皇了,哪怕杨庆始终学曹操,到公主百年那皇位还能给谁?

    难道不给儿子还给外人?

    武则天都知道皇位不能给武三思呢!

    这江山也就是杨家的囊状物了。

    而他们的子孙后代到时候那都是与国同休的富贵了,都跟魏国公家一样两百年富贵可保,这些大家都明白得很,可这朱慈烺回来岂不完了吗?

    剩下还怎么玩?

    “你们都放心,我又不是傻子!”

    杨庆说道。

    他得防止这些手下自己动手,这可都不是什么好鸟,要说他们没有让朱慈烺死在半路的胆量,那简直就是对他们人格的侮辱。

    “我有办法解决这件事,而且还是彻底地解决,你们跟着我现在怎样以后还会怎样,无论陛下能否回来都如此。但不要自作主张,否则可就坏了我的计划,总之我会带着你们再造一个新大明,一个你们子孙后代都永享富贵的新大明。”

    杨庆接着说道。

    黎玉田等人互相看了看,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杨庆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艘艘战舰驶离码头,在浩荡长江上扬帆远去。

    而此时两千里外,明军也开始了对热兰遮城的进攻。

    大鲲身。

    “这些该死的明人,他们在干什么?”

    热兰遮城东南角甘博菲尔堡上,总督弗朗索瓦.卡隆举着望远镜,一脸疑惑地看着远处恍如尾巴般拖向南边的二鲲身,这片距离不足两里的沙滩上此刻聚集着大批明军。这些身穿红衣的士兵明显正在准备炮轰,但问题是那里太远了,早就超出了大炮的瞄准射程,哪怕他的城堡上那些十八磅炮也很难有效攻击那么远的目标。

    那些明军不可能把更重的火炮运到二鲲身,那里又没有码头。

    “管他呢,我们有泽兰迪亚堡!”

    他身后一名军官端着酒杯说道。

    的确,他们有坚不可摧的泽兰迪亚堡,这座拥有一个三层主堡和一个单层外堡组成的棱堡要塞,就连砖都是从爪哇运来,而他们与西班牙人那漫长的战争,早就证明了这种棱堡的坚不可摧。

    “幸好如此!”

    卡隆同样一脸轻松的说。

    几乎就在他这话说完的瞬间,远处的明军中骤然间硝烟向着天空喷射而出,硝烟中一点隐约的烟迹以极快速度在天幕的背景上移动。

    “该死,他们用的是臼炮!”

    卡隆惊叫道。

    那军官也顾不上喝酒装逼,两人以最快速度冲进身后的房屋,几乎在他们进门的同时,天空中怪异的呼啸声传来。一个几乎肉眼可见的黑影拖着淡淡的烟迹,一下子撞在棱堡顶部的夯土上,带着泥土的飞溅紧接着又弹起,在他俩惊恐地目光中飞进了旁边一栋房屋的大门。里面骤然传出一片惊叫,两名倒霉的军官发疯一样冲出来,但就在他们踏出门的瞬间,身后整个房屋化作无数碎片,这两人在爆炸的火焰推动下,就像两条死狗般飞了出去。

    “所有人撤回城堡內!”

    就在这两人坠落城下的同时,卡隆在弥漫的硝烟中冲出来吼道。

    营房內和堡顶炮位上的军官和士兵们瞬间如鸟兽散,就在同时天空中第二枚臼炮的炮弹落下,正好落在几名放弃炮位的士兵中间,还没等真正落地就化作爆炸的烈焰,六名士兵立刻在爆炸中血肉飞溅,甚至他们后面的大炮都被掀翻。

    “四十八磅,四十八磅臼炮!”

    那军官惊恐地尖叫着。

    “总督阁下,我们必须还击,否则他们会把我们的一切都摧毁!”

    他一把抓住卡隆喊道。

    卡隆也瞬间清醒。

    的确,他们必须地还击才行。

    棱堡说白了就是城墙,花瓣状棱角城墙,但核心仍旧是城墙保护的里面,在放弃赤坎,放弃外面的大员镇后,所有两千多荷兰人都躲在这座棱堡的城墙保护中。主堡内部是教堂和驻军还有行政机构,外堡内部是普通荷兰人和物资,他们的食物,淡水都在这些建筑內。原本东边还有大片建筑是居民区,但那里不属于城堡防御范围直接放弃。直射火炮根本威胁不到这些城堡內的建筑,因为多层棱堡的高度和城墙保护会阻挡一切直射火力,炮弹想打它们先得击穿厚厚的城墙才行。

    但它阻挡不了从头顶落下的炮弹啊!

    就算人能挤到棱堡內部的那些通道里面躲避炮弹,外面这些东西都炸没了也撑不了几天啊!

    要是欧洲的大型要塞还好点。

    因为大型要塞的面积够大,臼炮开花弹杀伤范围有限,终究还是能扛住的,可泽兰迪亚堡或者说热兰遮城就这屁大点,一枚四十八磅臼炮开花弹的爆炸会造成严重损失。

    “还击,这些恶棍!”

    卡隆悲愤地吼叫着。

    那些正逃跑的军官和士兵们面面相觑。

    “都看什么?”

    卡隆吼道。

    “总督阁下,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大炮在哪儿啊!”

    一名炮兵军官弱弱地说。

    仿佛在嘲笑他们的无能般,又一枚炮弹呼啸着落下,然后用爆炸的火焰和硝烟瞬间淹没了一栋建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