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正文 第669章:几家欢喜几家愁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蠢蠢凡愚QD 书名: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抛出去李匹高考这个让全家人提心的事儿不说,李家最近算是顺遂。

    李宪这边儿就不说了。

    就说李友那头,老了老了当了个场长之后,人生反倒是到达了高潮。

    现在林区那头已经停伐,不过去年一个冬天的伐木计划执行完毕,已经可以满足新北集团十月份之前的木材用量。现在山上主要做的就是植树工作。各个林场按照林业局技术股那边儿给制定的计划,正在大量的收购椴树桦树杨树落叶松等树种树苗,分批分次的种植培育林。

    而除了这个之外,浆果研究所那边儿去年得了李宪累计三百多万的研发款子,已经将三十多个寒地黑土改良嫁接果树种培育了出来。算是投桃报李,也是想着试种,这三十多个新品种已经在九林场和周边几个场子推行了下去。

    林业局那头去年遭了一场大雹子,今年人们对黄豆和苞米这样的经济作物信心不是很大。而且山上的气温低,往年种植大豆苞米水大出油低,也买不上什么好价钱。今年听说浆果所要推行新果树品种,倒是有不少的农民动了心。

    在李友的倡导之下,已经被省森工评委了改革先进林场的九,吃了第一个螃蟹。一百多户的林场职工和浆果所签订了试种合同,现在山上正在如火如荼的搞果树嫁接。

    这一次,李友除了给李匹陪考之外,也是为了这个事儿才来的省里。省森工那头想给李友做个专访,把浆果所联合九林场搞农业改革的事儿报道一下,当做一个农村改革典型宣扬宣扬。

    李友这官儿,当得是越来越有意思。

    一家人都到齐了,李宪的胃口着实不错。

    一面扒拉着米饭,一面听到李友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现在在场子里威望如何如何高,又是如何一振臂高呼,林场里边儿百户职工争相呼应,把别的林场都不敢搞的果树新品种嫁接试种敲定,让其他林场场长如何如何佩服万分云云。

    “爸。”直到听李友说的差不多了,再说下去就要单曲循环再来一遍啦,李宪才放下筷子,抹了抹嘴,问道:“这一次的果树,种的都是什么品种?”

    “那可多了!”李友大手一挥,扳起了手指道:“有沙果,李子,桃,杏,樱桃,哦!对了,还有寒地葡萄。那家伙,我在浆果所的培育大棚里看到那了,一个个的不大,看着就像是玻璃溜溜似的。嘿呦妈嘿,可那甜的,齁死个人!要不是亲自尝过,我还真不敢相信,咱们林场这边这么低的气温能种出那么甜的葡萄!”

    李宪点了点头,看来浆果所那边儿确实搞出了点儿好东西。

    不说葡萄,以林业局那边的环境和气候,好活而且产量大,对温度和日照时间需求不大的桃李杏这类的核果树种倒是蛮合适。

    “爸,这些果树你让大伙种了多少?”

    “这个还没具体统计。”李友呵呵一笑,“一开始就定下一百来户,一户普遍也就是一两垧的面积。不过从头到尾,一直有中途加进来的,林林总总的,约莫也就是三百来垧地那样吧。”

    “这么多!?”李宪有点儿惊讶。

    这些新品种果树,他以为顶多也就是家家户户在自家的院前屋后或者是小菜园子里边试种一些也就罢了。没想到家家户户都一两垧一两垧的种,这么算下来,这果树的量可是太大了。

    “爸,这风险有点儿太大了吧?”他不禁有点儿担心。

    李友现在是春风得意,本身新任了九林场的场长,现在又兼任着新北集团林业事业部的副总经理,整个人膨胀的一笔。李宪怕他太飘了,再搞出些什么事来,那可就不好了。

    现在新北集团得了林业局那三十年的林权,可是这个林权虽然拿到了手,也足足的让之前跟新北和林远集团竞争,不过被早早刷下去的那一批人眼热。

    不夸张的说,现在怕不是有百双眼睛在盯着林区那边儿呢。这新培育出来的果树,刚刚第一年试种,一下子就搞这么大的量,成了还好,要是不成,那损失加起来可是不小。

    “没**事儿!”李友满不在乎,“老二,你就放心吧。爹心里有数着呢!你想啊,去年家家户户都让一场雹子砸的伤了心,都说这种黄豆苞米是没良心粮,老天爷给你脸就让你多收点,不给你脸就遭殃。而且就算是丰收,也卖不上价。家家户户想着改改路子都想了好几年了。现在有浆果研究所果树新品种这个机会,他们乐不得的。不然,你以为就凭你爹我振臂一呼,那些猴子成了精的就能响应?”

    看着李友心里边儿还算是有点儿B数,没膨胀到六亲不认,李宪舒了口气:“那就好,现在我这头忙,林区的事情分不过心去照应,现在我爷又不在家,林区大事小情,你多问问王林和郑唯实,他们俩在林区呆的时间长,人头熟经验多。”

    “嗯呐,知道啦!”李友点了点头,“老二,林区的事儿你不用管,你就放下心来把冰城这一摊子支应好。果树的事儿我都想好了,咱们食品厂去年一冬天赚了不少钱。可是这酸菜,过了四月份就不成了。我想着的是,这果树要是种好了,今年秋天咱们就用食品公司存下的那些钱添几套设备,把水果加工这块做起来!什么沙果干啊,杏肉干,甘草杏,李子罐头,葡萄汁葡萄酒啥的,这里边儿能来钱的道多了去啦!要是这几块做成了,咱林场以后还种什么黄豆苞米这样式儿的没良心粮?咱就把这果树和深加工产业搞起来,到那个时候,咱林场林区,就算不靠着林子不靠着伐木,那都妥妥的了!”

    听到李友的计划,李宪精神一振。

    能说出这些话,真真儿看得出来,李友同志进步了啊!

    “爸,这些道道,是您自己想出来的?”

    他立刻问到。

    “嗨!”李友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你爹我这两把刷子,咋能琢磨出来这些?都是浆果所的王霖王教授说的。我反正听着......挺有道理。你之前不是总跟我说,当官不一定非得自己什么都会,但是一定要善于吸取群众和下属的意见嘛......”

    得!

    李宪忍不住乐了。

    倒是也算进步。

    “可以的爸!”李宪端起了酒杯,“来,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我看可行性挺高。那儿子就祝你旗开得胜,把林区搞出新面貌了!”

    “干!”

    被儿子一夸,李友高兴,举起酒杯与李宪撞杯之后一饮而尽。

    足足半缸一两多的小烧,一口就闷了。

    “你们爷俩,多吃点儿菜少喝点儿酒。爷俩,咋还能这么干?”一旁,喜滋滋看着这爷俩的邹妮埋怨了一句。

    “哈。”呼了口酒气,看了看面带欣慰的李宪,李友一拍大腿,乐呵呵道:“今天这不是高兴嘛,你个老娘们儿别喳喳,我跟我儿子喝酒,我心里还没数?”

    瞪了自己爷们儿一眼,邹妮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放下了筷子。

    寻思了一会儿,见李宪的兴致不错,这才试探着唤了一句老二,“二啊,现在咱家过得好了。林区那边儿你爸自己忙活着,你在冰城这头也抽不开功夫回去。巧了你大哥现在家里边孩子也出手了,你看......他三十好几的人了。你和你爸现在都风光,总不能让他在家里边儿围着老婆孩子转不是?”

    嗯......

    李宪夹了一筷子菜,刚想往嘴里送,听邹妮这么一说,顿住了。

    自己这个大爷,他不是没想过安排。

    事实上之前林权拿下来的时候,他就想着也给李清谋个事情做。虽然李清在此之前一直是种地务农,可高低也是初中毕业。学历上放在现下,到也是还过得去。

    只不过对他家里边儿那位,李宪一直心里不落靠。

    想了想,李宪放下了筷子,看了看邹妮,问:“妈,我大哥和我嫂子最近......挺好的?”

    “好着呢。”邹妮忙答应,“自打生了二闺女,也不像以前那么闹了。”

    “哦。”李宪点了点头,“那想让我哥进集团这事儿,是您的主意,还是我嫂子的主意?”

    “你这孩子!”听李宪这么问,邹妮有点不乐意,“当然我想的。”

    “我大嫂,此前就一次也没跟您说,想让我大哥进集团当个官?”李宪又问。

    “没有,这个真没有。”邹妮连忙摆手,“你大嫂最近消停的很,自打有了二闺女,可跟以前不一样了。天天也不出去跟那些个大老娘们儿东家长西家短的扯老婆舌了,也知道心疼你大哥了。我寻思着,既然他两口子能杀下心来往好了过,咱家现在事业上又这么忙,让你大哥这个自家人干点儿啥,那不挺好?都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那谁能有自己家人干活下死力不是?”

    鉴于王凤的脾气,邹妮这话李宪还真有点儿不信。可是见邹妮说的笃定,知道她虽然对大儿子一想偏袒,不过从来不是能说瞎话的,李宪便轻嗯了一声。

    想了想,跟李友说道:“这事儿你们定吧。不过我大哥人太老实,一直也没有什么历练,我觉得让他上来就担任重要岗位,不太合适。”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

    自己大儿子什么样子李友自然也是知道的,便道:“老二你放心,这事儿我醒得。现在山上那头我在抓果树的事儿,培育林那头分不开身。李清没当过领导不假,可以前年年林场里头做培植,你大哥都是一把好手。这活儿也不用啥能力,带着人干活,盯着别有人偷奸耍滑,把树苗成活率整上来就行。我想着,回头就让你大哥去吧。”

    虽然是林区的孩子,不过这些涉及到技术的事儿,李宪还真没有李友清楚。现在见李友有了规划,便摆了摆手:“那就按爹说的办吧。我没意见。”

    见李宪点了头,李清的事儿就算定了下来,邹妮心下高兴,乐道:“哎!这下子咱家就都好了!”

    看着邹妮高兴,李宪呵呵一笑,给她夹了块糖醋鱼:“妈,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咱家的好日子,还得往后头看呢!”

    “嗯呐,后头呢,后头呢!”

    邹妮端着饭碗,把眼睛给笑成了一条缝。

    ........

    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就在老李家一家人吃了晚饭,全家坐在院子里,借着天上皎月星瀚和街灯纳着凉风扯闲的同时。

    国贸附近的一家酒店之中,看着元箐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来的一个档案袋,孙蓉那双保养的相当漂亮的双手,却攥得一节节手指惨白惨白!

    “你啊你啊!你...你就是个傻子!”

    看着自己闺蜜盯着档案袋中,那一张已经泛黄,但是签名处仍然清晰可辩的出生证明,以及苏娅一家子的户籍档案一个劲儿的流泪,元箐气得胸口一浮一浮。

    “当初你就不想想!那没心肝儿的两年都没理你,怎么就突然给你打电话?他,他那完全就是想靠着你回城啊!还有,你怎么也不好好查查,他这两年在林场里边儿都干了什么?!你看看,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跟孙蓉这种标准的“别人家孩子”,从小玩儿到大,并且一直保持相当好的关系的,一般也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心胸非得特宽广,相当有修养,不在乎任何来自外界打击的。另一种,就是直肠子大咧咧,什么也不在乎的。

    元箐就是后面那种。

    中午时候,在孙蓉见到那姑娘起了疑心,觉得她像极了夏光远之后,元箐就直接在东北亚大楼里找人打听出来了苏娅名号,并立马联系了自己的几个朋友。

    四个多小时的功夫,苏娅的个人档案就被人送了过来。

    档案之中,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和夏光远没关系。孙蓉一度以为是自己多心了。

    明摆着的,自己的丈夫这么多年对自己百依百顺,而且在京城这么多年,对于龙江这边儿都没有任何的联系。怎么可能......会像自己猜测的那样?

    直到,她看到了档案一页里夹着的一张出生证明。以及出生证明上,那刺眼的签字。

    听着闺蜜现在毫无意义的埋怨,孙蓉抹了抹眼泪,没答话。

    “哎、”见她这个样子,元箐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胳膊,“蓉儿啊,这,这你怎么打算的啊?”

    听到这个问题,孙蓉再次抹了抹眼泪。眼中的悲恸,在下一刻消失殆尽,转而成了无尽的愤怒。

    “二十年!他骗了我将近二十年!”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不仅是他!”

    看着自己闺蜜那带着丝丝狠厉的面容,元箐没来由的一个哆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