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与萝莉-《骑马与萝莉》永夜城的夜之神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可真能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冬不语 书名:骑马与萝莉
    一直到跟着妮莎来到了大厅,叶子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个名为“侦测”的技能。

    刚才被艾薇的食量震惊了,完全忘记得一干二净。

    能吃那么多的,十有**也是个英雄单位,一会儿回去看下吧。

    大厅里此刻稀稀拉拉站着几个人,听说领主要留下他们共进晚餐,大多数人都是一排惴惴不安,神态十分紧张。

    立刻将几个人凸显了出来。

    最显眼的是正在大厅里,和众人侃侃而谈的一位中年人。

    他嘴唇上两撇短短的胡子,面色有些风霜,身上的衣服材料也不是很好,但眼神明亮,气质淡然,就像饱经世事的旅行者。

    此刻的他,被其他人团团围住,就像演说家一样对着桌旁摆放的大花**侃侃而谈。

    叶子好奇地凑近,想要听听这个看起来气质不错的员工在说什么。

    “诸位,你们看这个花**上面的图案,以简洁干脆的线条,勾勒出抽象的图案,让人在遐思中感受美感,是不是很有赞吉亚的风格?”

    “哈哈,那位先生点了头,看来应该是对赞吉亚装饰风格很有了解的朋友。”

    “但我要说,这个东西可不是来自赞吉亚。虽然拥有类似赞吉亚的装饰风格,但这个花**的**身上面过于宽大,开口还有许多波浪般的缎纹,这可是诺尔那边的制陶人,喜欢使用的手法。”

    “现在,诸位是不是认为这个花**来自诺尔?哈哈,不要不敢说,那位先生又点了头,但很可惜,这个花**也不是来自诺尔。”

    看起来很有气质的旅行者先生气质掉了一地,现在的他,在叶子眼里,就像家乡八点档综艺节目里调动现场气氛的主持人。

    “虽然从形状、工艺上,看起来有诺尔的痕迹,但这个花**看起来可是有些年头了。您看看这里,这个不明显的缺损,这里面的陶质和外面的明显不一样。这是二者年份不同导致的,里面的缺口是最近刚磕出来的,而外面则是延续了很长时间,在伟大的时光中,稍有些发黄皲裂的陶质,上面的,是历史的痕迹,是时代的伤痕。”

    “哈,抱歉,我有些失态了,作为一个学者,陶艺只是我的业余研究爱好,每次从这些诉说着历史的泥土造物中,我都能感受到许许多多的东西。但唯有时间的无情,是一直不变的。”

    这位自称学者的中年人,向着围观的人群点头致意,他张开怀抱,再配合自己的话语,整个人似乎在感受历史的沧桑。

    “那么这个花**究竟是来自哪呢?”

    那个一直十分配合学者先生的年轻人,笑着问道。

    “哈哈,先生真是性急,这样可无法领略到花**的美。找寻历史,只是我们欣赏它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但既然您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好继续浪费大家的时间。”

    “诸位都知道,诺尔帝国并不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这个建国不过数十年的国度,统治者甚至仍是开国的皇帝。而在诺尔帝国之前,那里被一群公国所统治。”

    “从如今赞吉亚的西南方到维西卡的南方一带,事实上都是南方公国们的土地。然而,长久积累的纷争,在被历史学家们称为‘诸王之乱’的事件中猛烈爆发。一百五十六年前,位于蓝海之滨的萨丁公国和邻国发起了激烈的冲突,各大公国依次参战,原本美丽富饶的南方公国就此陷入了连绵数十年的战乱中。”

    “直到八十二年前,一位真正的王者崛起,他率领一群被乱军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农民,从克兰高地上的诺尔公国走出,以无人可比的智略和武力,席卷了整个南方,最终建立了如今的诺尔帝国。”

    “哈哈,诸位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在下也不是历史学家,研究历史只是在下的一点私人爱好。您们看,学习历史总是能让我们有所收获,无论那收获是警醒还是憧憬,都是我们应当铭记的。”

    “而这一段历史,事实上也是为了说明这花**来历的必要铺垫。”

    “虽然诺尔帝国以无人能挡的态势崛起,但仍无法恢复原本诸大公国的盛况。在那段连绵的纷争中,赞吉亚和维西卡不约而同地伸出了手,取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蛋糕。”

    “直到现在,赞吉亚的西南和维西卡的南部,仍旧不时有叛乱发生,那里生活的人仍保留着部分原先的习俗,在看到诺尔帝国的强盛后,萌生了回归的想法。”

    “当然,这些话我们只是秉着研究者的态度说着,放到外面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而这个花**——”

    学者先生再次拉长了声调。

    “这家伙好烦,再不说就把他扔出去吧?”

    叶子看向妮莎,认真地提出了建议。

    好在这位学者先生并未让大家久等:“既有诺尔帝国的手法,又有赞吉亚的风格,很明显,应当是出自那段纷乱的历史中,被赞吉亚吞并的临近德斯河的郎尔公国人烧制的。他们正处于文化的融合中,来自赞吉亚的文化强势入侵,而来自家乡的技艺也没有丢弃,造就了这矛盾的艺术,也造就了我们今日的感叹。”

    ——啪啪啪啪

    大厅里甚至传出了一阵掌声,连叶子都觉得这家伙不去干推销真是埋没人才。

    决定了,以后就让这家伙出去传教吧。

    连个随处可见的花**都能水个将近两千字,真是人才。

    不过——

    “海洛伊丝,那个花**到底哪来的?”

    叶子提高了音量,让正在人群边缘,满脸尴尬的女仆长能够听到。

    这话一说,整个大厅中,被那位渊博的学者吸引的人,都看向了叶子。

    黑裙十分漂亮一米二双马尾=领主大人!

    在脑袋里迅速过了一遍,在场的人纷纷向叶子行起了礼,有的脱帽,有的抚胸,有的单膝跪地,还有一个五体投地……姿态千奇百怪,俨然一个民族大观园。

    “咳,大家不要这么严肃,我们先听听这个花**究竟是什么来历。”

    都水了两千字了,再不确认一下这花**的来历,叶子会睡不着觉的。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海洛伊丝先是看了一眼学者,随后满脸尴尬地说道:“呃……原来的那个的确是从赞吉亚买来的文物,不过在领主大人来之前,就已经卖掉了。”

    “现在这个……是东城区的一个小作坊烧的,作坊主人是诺尔人,学徒有几个赞吉亚的。至于那个外面皲裂的痕迹,是前天米琪小姐练习自己的火焰烧的,当时还烧掉了一块,我本来想在明天把它换掉的。”

    场面顿时就尴尬了。

    所谓民族的融合,到最后成了作坊主偷懒省劲儿,让学徒帮手;所谓的历史伤痕,不过是某游手好闲的米琪随手烧出来的。

    不过米琪这家伙的紫火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

    要不要开一家伪造文物的古董店,说不定还能发挥一下米琪的剩余价值。

    不过学者先生却没露出半点不悦,脸色也十分自然:“哈哈,您看,古董鉴定总是能给人惊喜,有时候我们苦苦追寻的答案,背后的真相却如此简单。这大概就是命运女士说过的‘万物无常’的真意吧。”

    脸皮够厚,还能吹,是个干大事的!

    叶子竖起了大拇指,觉得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才。

    “很好,你被录用了,告诉我你的名字。”

    叶子站了出来。

    “亨伯特,我伟大的领主大人,在下不过是一个流浪的吟游诗人,称呼我亨伯特就好。”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冬不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