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与萝莉-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罪人于火焰中的绝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冬不语 书名:骑马与萝莉
    叶子离开了地牢。

    亡灵皇帝静静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自己的终末。

    他告诉了叶子很多东西,那两个假设直接揭露了终末的本质,让大叶子第一次,系统地认识了自己要对付的敌人。

    他没有要求什么,只用了这份“功绩”,来换取一个体面的结局。

    因为他知道,必须有这么一个人站出来,承担这份破坏秩序的后果。

    叶子在这个问题上不会让步,女神教会更不会,民众们也不会。

    正如当年,自己主动出面,做起了亡灵皇帝,为隐修会和元素之环洒下烟幕。

    现在,自己要为这份体面的工作画上句号。

    并且,人体炼成是不完美的。

    自己的路也走到了尽头。

    只希望那位女王,能够接过自己的火把,让知识的薪火永传不绝吧。

    但是,自己还是隐瞒了东西。

    因为那东西指向了一个太过灰暗的未来

    “努力吧,现在的你,远远不足以对抗真正的恐怖啊”

    拉曼叹息了一声。

    狱卒们回来了,他又恢复了冰冷的样子。

    叶子离开地牢,迎面的阳光有些耀眼,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正是早晨,第二天的早晨。

    这场长谈,花费的时间异常漫长。

    两人的思维一刻不停地碰撞,才能在短时间得到这么多东西。

    继续下去或许会有更多发现。

    但是那些发现已经不重要了。

    拉曼的两条假设,已经揭开了终末侵蚀的面纱。

    叶子只需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将细节丰满。

    不过他还是隐藏了东西呢。

    亦或者,他对那些问题也不明所以。

    大结界内部诸神不愿意涉及的恐怖是什么?

    如果终末意识本身就在收容箱里存在着,那么,继续往前追溯,这些收容箱里的终末意识,又是如何出现的?

    叶子隐约觉得,这两个问题指向了一个共同的本质,那是一个只是去想,就让人感到前途一片灰暗的未来。

    这个本质,如果和自己的系统有关

    叶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了系统,翻出系统任务界面。

    那里依旧只有一个任务,从穿越到现在,唯一的任务。

    回归任务:

    让不该存在的归于无要素已完成

    已解锁下一阶段要素:诸神陨落之黄昏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新的要素提示。

    叶子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是逃不掉了。

    未来的漩涡将由自己掀起,在那之前,自己需要获得足够在漩涡中心立足的力量。

    亦或者,跳出漩涡的力量。

    时间临近下午,到了玛斯纳的亡灵皇帝被处决的时刻。

    这次处刑,由女神教会接手。

    据说,四女神会在在处决时降临,彻底向信徒们宣告亡灵之灾已经结束。

    叶子已经和教会沟通过,对方接纳了叶子的火刑建议。

    这也是叶子唯一能为这位皇帝做的了。

    坦白讲,亡灵皇帝是一个十分合格的研究者。

    如果三观正常一点,应该是个挺让人尊敬的人。

    但他坐在那个位置上,所以这个结局已经注定。

    到了约定的时间,在教会的半神押解下,亡灵皇帝从地牢,来到了刑场。

    他步履从容,依旧是那样无所谓的平静。

    联军战士们,不分国界,乌泱泱凑到了一起,旁观着这次行刑。

    作为刑场的地方,现在还是一片焦土。

    但是当拉曼踏上这片焦土,那片焦土便开始往上抬升,一直变成一个高高的土坡,他在坡顶,接受着士兵们的旁观。

    随后,一个威严冰冷的声音,在天空响起。

    “对罪人拉曼阿诺德的审判,现在开始。”

    这声音直接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脑海里,传遍了整个大结界。

    秋之女神降临,手里拿着代表秩序和平衡的天平权杖,降临了一次规模宏大的神迹。

    随后,面色冰冷的冬之女神、难得严肃起来的夏之女神、以及最后,仍旧是一身白色纱裙,宛若不谙世事的纯洁少女的春之女神,全部降临到了这里。

    并且,影影绰绰地,在她们的身影后,似乎还有更多的神明围观。

    剑姬和贤者,代表精灵旁观这次处刑。

    看到这时,贤者忍不住摇头:“看来亡灵是真把秋之女神得罪狠了,这种大场面,我都是第一次见。”

    大叶子叹了口气,虽然是亡灵的终末,但得知一切内情的自己,心情却十分复杂。

    不过,拉曼倒是对女神的降临没有意外。他还向几位女神颔首致意。

    顿时把一些神官气得够呛,这种举动无疑被视为了挑衅。

    春之女神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她认真端详着拉曼,“我记得你,当时你是魔法学院的院长,虽然研究很忙,但从没有缺席过魔法学院新生的入学典礼。”

    “难得您能够记住我这个罪人,我所做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请降下神罚吧。”

    拉曼依旧自若地应付着女神,大叶子了解他,现在的他,依旧没有把这场面当回事。

    秋之女神脸色冷若寒霜,她伸出权杖,那简易的土坡迅速被岩石覆盖,岩石变得平整,上面还出现了雕饰。

    细节不断完善着,最终,刑场的全貌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高高的石台上,四根石柱围绕着正中央的亡灵。

    石柱上铭刻着女神的教徽,秩序天平、萌芽印痕、凛冬之刃、仲夏花环

    随即,秋之女神开始宣读拉曼的罪状。

    “拉曼阿诺德,原玛斯纳知识议会副议长,原玛斯纳国立魔法学院院长,于神教历872年三月,伙同党羽,制造亡灵之灾,吸引春之女神下界,意图弑杀神明”

    “其党羽皆已伏诛,今日于此,对其犯下罪状进行审判,你可认罪?”

    按照程式,秋之女神一板一眼地宣读完罪状,看向了拉曼。

    “我认罪。”

    拉曼抬起头,在神迹投影里,那双骷髅头里的魂焰明暗不定。

    秋之女神点了点头:“你所犯下滔天罪孽已不可赎清,应受神火焚烧,泯灭灵魂,永无复生。”

    在说这话的时候,大叶子似乎感到,秋之女神瞪了自己一眼。

    啧,看你小气的,怎么死不是死

    在心里编排了女神两下,叶子看向拉曼,却正好看到了那空洞的眼眶里,跃动的魂焰。

    他也等了太久了吧。

    这无聊的皇帝人生,也该在此终结了。

    下一秒,四根石柱上吐出炽白的火焰。

    那是蕴含了秋之女神审判意志、冬之女神终结力量、夏之女神催生力量以及春之女神复苏等会儿?复苏是个什么鬼?奶妈不要在这个时候凑热闹啊!

    叶子偷眼瞅向春之女神,发现她脸上有些黯然,悄悄撤回了自己的力量。

    这位姐姐大概是被骂了

    身上的斗篷被烧掉,王冠被烧掉,骨头也变成粉末簌簌落下。

    但那神火里,却传出一阵低声的吟唱。

    叶子皱了皱眉头,她听懂了亡灵皇帝火焰中的绝唱。

    我们不是真理。

    我们从未停下追寻的脚步。

    从满地荆棘的丛林里,举着昏暗发黄的提灯,驱散着身边的浓雾。

    不知道前方有着什么。

    甚至看不到身边的人。

    但我们没有停下。

    看不到希望,甚至不知道希望是什么模样,但我们依旧在前行。

    意志被扭曲,灵魂被剥夺,血肉离我而去,用爬行,在泥泞的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

    我们依旧在前进。

    我们已成了怪物。

    往前行进的怪物。

    犯下的罪孽将白骨染黑,鲜血流淌在拖行的痕迹上,但仍旧在行进着。

    如果真理注定要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面前,我们也将坦然接受。

    我们是求知者,犯下滔天罪孽的求知者。

    有人停下,仍旧还在爬行的将接过他的使命。

    有人踟蹰,真理的荣光不容背叛。

    哪怕注定无法到达真理面前,宛若蚕虫在原地吐着结成环形的丝线。

    那就进入自己的棺木,在盖子上写出我行走的路径,留给后来的人。

    哪怕是敌人。

    无论是站着,亦或者是爬行,在那至高的真理面前,你我皆平等。

    之后,我将等待着火焰。

    那从我骨上,从我灵魂里,从我爬行过的痕迹里,缠绕舔舐的温暖火焰。

    燃烧一切,却无法照亮迷雾。

    燃烧一切,却无法看到前方。

    燃烧一切,却仅仅是燃烧着。

    我将在火焰中吟唱,让带着温度的余烬飞上天空,到达众神也无法企及之处。

    同真理一起,永恒。

    火焰向上升腾着,同时带起了亡灵皇帝最后留下的痕迹,那一撮灰烬。

    灰烬越升越高,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大概是春之女神做的吧?

    叶子看向了春之女神,她嘴角噙着一抹迷人的笑,旁边是无可奈何的三位女神。

    不过,这些已经无所谓了。

    世界各地的信徒,都在看着这次神迹吧?

    能够消除民众一直悬在心头的阴云,女神的信仰也得到了复苏,拖了联军几十年的亡灵皇帝也如愿以偿地退休,那个傻大个村子的仇也算报了。

    自己兑现了诺言,完成了女神的嘱托,发现了终末的本质。

    这个结局挺好的。

    黑裙的萝莉目送着那不知去往何方的余烬。

    再见,亡灵皇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