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六章回归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黄狗的尾巴摇了摇,仿佛再说就是看不起你了,怎么着?

    顾湛纨绔三十多年按说早就习惯被权贵们鄙视,然今日不知是不是喝了太多的酒,亦或是气不顺,他格外的暴躁冲动。

    江妈妈也觉得今日阿黄格外气人。

    不,格外有灵性,阿黄以往都是蔫蔫的,遇见个陌生人都不敢叫唤,庄头总是说等过年杀猪时,顺便把阿黄也给宰了,弄一顿狗肉火锅吃。

    顾湛从雪地上翻滚而起,快走想着追上可恶的恶犬,大髦貂皮被黄狗撕咬得多了好几个窟窿,四处漏风挂在顾湛身上,顾四爷从未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阿黄在不紧不慢的跑着,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紧追不舍的顾湛,旺旺两声宛若询问你怎么还没追上来?

    你太笨,太没用了。

    再一次被一只土狗鄙视!

    顾四爷又恼又气,胸膛上下起伏,光顾着追大阿黄,一不留神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个跟头,再次啃了一追的积雪。

    “臭狗!可恶,爷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

    顾四爷一时半刻站不起来,索性把身上的残破大髦一甩,他整个人躺在仰面躺在雪地上,透过伸展的梅树枝叶望着纯澈干净的蓝天。

    江妈妈又想笑,又是不敢,面容扭曲着,眼见着阿黄跑远了,蹑手蹑脚靠向顾四爷,“您可不能在雪地上躺着,被老夫人知晓,奴才落不下好,四爷其实不必同一只畜生计较,畜生懂得什么?它断是不敢看不起四爷……”

    顾湛闭上眸子,缓缓说道:“爷总算明白母亲为何让你来庄子上侍奉,你是专挑爷不愿意听得说!”

    “四爷,老奴的好四爷,您快些起来,仔细着了凉。”江妈妈并没觉得来庄子上不好,起码她还得了一注横财呢,伸手去拽顾四爷,“老奴听说东佛寺的老和尚有一只七彩鹦鹉,会请安,能小调,还能念诵经文,据说这只鹦鹉一只养在佛前,得佛祖点化开了灵智,极是稀罕。”

    顾四爷拍开江妈妈的手臂,翻身坐起,颇为好奇问道:“我怎没听说过?”

    “这不是才传出来的消息嘛,老和尚可宝贝那只鹦鹉了,轻易不给旁人看。”

    唯有年轻漂亮的女子才能伺候四爷,江妈妈连碰四爷都不够格。

    在四爷身边侍奉的老妈子,便是四爷的奶娘如今都进不得四爷的身!

    顾湛被黄狗激起的怒气散了大半,寻思最近他不打算回京城顾家,没有他点头,东平伯世子同瑶儿的婚事退不成,他不在京城也不会总被大哥提着耳朵教训!

    他把定亲信物都从母亲身边顺走了,母亲肯定气坏了。

    倒不是他非要东平伯这个女婿,而是他的面子不能被东平伯踩在脚底下,何况瑶儿是最像他的女儿。

    即便最后退亲,他也要想办法让东平伯丢个大脸。

    这件事已经不是两家儿女的婚事,顾湛觉得事关自己脸面。

    他顾湛什么都能丢,唯有面子不能丢。

    若是让一对姐妹花摆平了,他以后还如何在京城混?

    顾四爷撑着地面起身,问道:“爷恍惚听东佛寺香火挺盛?东佛寺的符水很灵?”

    江妈妈道:“香火说不上太旺盛,浮水多是糊弄无知蠢妇……”悄悄瞄了一眼顾湛,“老奴是不信符水一说,四爷若有不适还是早叫太医为好。”

    顾湛:“……”

    要不说女子成亲后就从珍珠变成鱼目,江妈妈再没女子的一点灵动。

    江妈妈不明白四爷为何生气,惴惴不安道:“老奴说得都是实话,万万不敢欺骗四爷,是不是四爷摔疼了?您可千万别去喝符水,不知干净埋汰的符水弄不好会喝坏肚子。”

    “您直接管老和尚要七彩鹦鹉就是,料想老和尚不敢拨了顾家的面子,东佛寺还是大爷在工部时候修缮的,您只需亮明身份,老和尚一准把您当做贵客。”

    就算他顾湛靠顾家靠大哥,也不能直接说出来。

    躲在石头后的顾瑶强行忍住笑,万万没想到江妈妈竟是一个妙人,已经跑回来的阿黄蹭着顾瑶的小腿,欢快使劲摇着尾巴,顾瑶顺了顺阿黄的头顶狗毛,阿黄尾巴摇得更欢了。

    顾湛有意惩治江妈妈,后又觉得同老鱼目较劲没趣。

    “你去前面把爷带来的客人送走,再给姜老五带一句话,他再敢插手我同东平伯府的事,我便同他绝交!”

    顾湛嗅了嗅身上的味道,一股酒气和狗毛味儿,“准备热水,爷要沐浴!”

    “四爷不去东佛寺看鹦鹉了?”

    “……”

    顾湛快步离开江妈妈,再同这老鱼目说话,他非憋出病来不可,“叫李姨娘过来伺候爷,其余人都离爷远一点!”

    江妈妈双腿一软好悬坐在地上,“四爷……六小姐身边离不开李姨娘啊。”

    顾湛脚步微顿,侧头问道:“只是侍奉爷沐浴而已,她都离不开么?”

    江妈妈抿着嘴唇,露出为难。

    顾湛叹了一口气:“让她陪着六丫头好了,把爷的长随之风叫来侍奉罢。”

    顾瑶同时长出一口气,顾四爷连洗澡都不会?真是一个被宠坏了大少爷!

    江妈妈连声应喏,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六小姐的银子不好拿,她在钢丝上走了好几遭,她却也不想一想没有她不识趣,顾四爷又怎会想起让李姨娘伺候沐浴?

    在江妈妈摆出送客的架势下,姜五爷只能跺脚怒道:“顾老四长本事了啊,以后我不同你玩了。”

    气呼呼的姜五爷领人离开,姜五爷这话,同伴们都听出茧子了,每次顾四爷一招手,姜五爷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从没有例外的。

    江妈妈找到顾瑶后,问道:“四爷那边……那边万一留下怎么办?

    顾瑶笃定摇头,“你还看不明白?那只鹦鹉比我娘和我更得他看重。”

    “李姨娘到现在还没消息……不如趁着四爷在庄子上,六小姐您先醒了,有四爷在场,老夫人也不会说六小姐什么。”

    “你是让我放弃我娘么?”

    江妈妈顿感汗毛倒竖,不敢看向明艳冷静的少女。

    顾瑶斩钉截铁说道:“我娘在,我就在,我娘……亡,我亡,我始终记得我的命是娘给的。”

    房门缓缓打开,李姨娘泪眼婆娑扑进来,一把将女儿揽进怀里,“我的瑶儿啊,我怎舍得丢下你?”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