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十四章陆铮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东平伯世子玉面红唇,风度翩翩,儒雅端方,唇边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去年他因为对上皇上所出的绝对而名声大造,在太后娘娘寿辰上做出一首辞藻华美的诗赋,不仅得到太后娘娘的赞赏,更是被天子赞为有汉唐之风的才子。

    他本身除了诗词外,也颇具有针砭时弊的才干,被当做年轻一代英才中的翘楚。

    然在他或是当代英才上头有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陆铮。

    黄夫人给笑容勉强的儿子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嗔怪道:“咱们是不能同他相比,他被皇上惯得没边了,十五岁他就跟着广威将军出征,传说连疆场都没上,广威将军把他当做圣旨一般供在中军大营中,回京后广威将军给他请功的折子在内阁压了整整一个月,还不是阁老大学士不知该把大捷算到谁头上?”

    东平伯面色稍霁,鼻息粗重。

    黄夫人继续说道:“最后还是皇上传了口谕,广威将军当庭陈诉陆铮的功劳,皇上便越过内阁重赏有功之臣,敕封他为冠世侯,进而皇上又让他掌了神机营,无论他买官卖爵,诬陷忠良,还是勾结宦官,炮制言官,皇上总是对他恩宠有加。”

    黄灿面色有几分诡异,是个人都羡慕风光无限的陆铮!

    “咱们灿儿凭着本事一步步简在帝心,陆铮却是……”黄夫人捏着帕子,嘲讽般说道:“皇上倘若对灿儿如同陆四少,伯爷该怨恨妾身了,妾身清清白白做人,可学不来红杏出墙的……”

    “住嘴!”

    东平伯恨不得把老妻的嘴捂上,脸上肌肉跳动,向四周看了看,都是亲近的丫头,稍稍放松了一些,低声喝止道:“提那事作甚?你是不是嫌弃富贵日子过久了?上个月安城侯的世袭爵位是怎么丢的?明面上他收受贿赂,实际上他只是收了一千两银票而已,一千两?算个屁!别说他一个世袭侯爵,就是京城六部的官员收取好处都不止这个数了。”

    黄夫人打了个寒颤,显然记得安城侯女眷的凄惨,不是被发卖去了教坊,就是上吊守节,煊赫一时的安城侯彻底被抹去。

    东平伯世子淡淡的回道:“父亲同安诚侯不一样,儿子也不会被陆铮抓住把柄。”

    “放屁!”东平伯怒视儿子,“你老子我方才在户部吃了一顿排骨,都不用陆铮出面,他派了个长随就把我……半年的军饷先划走了,这半年东城指挥下的将官只能苦哈哈的过日子,没有油水,谁肯听我的?陆铮他这是要架空我,染指五城指挥使,可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户部上下早就同他穿一条裤子了!”

    “有安城侯血淋淋的例子在,谁敢再议论他的身世,何况他想要抓把柄还不容易?锦衣卫的王指挥使是皇上的奶兄弟,也是看着陆四少长大的,他没有儿子,早就把陆四少当半个儿子看了。”

    东平伯世子摸了摸鼻子,“他还不是靠着皇上……儿子不信新君能放过他,总有他跌下来的时候,毕竟皇上再宠他,他也姓不了李!”

    黄夫人连连点头,赞许道:“我儿说得是,以后总有他尸首无存的一日!别看皇子们现在对他亲近客气,将来的事可说不准,况且妾身就不信皇上能宠爱他一辈子。最近不是要立太子了吗?等储君正位,辅佐皇上,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越说越犯忌讳,册太子是你能议论的?”

    东平伯爵狠狠腕了妻儿一眼,长出一口气,“以后少说陆四少是非,谁也不知陆四少何时心情不好就把人办了!”

    妻儿的话自然也是东平伯所想,现在忍一时,将来看陆铮的笑话,到时候落井下石以报今日之恨!

    “灿儿时常向王先生请教,明年考个状元出来,我算看明白了,皇上只信任跟着他打天下的勋贵将军,似咱们这样没有站队的人家只能走科举的路,即便灿儿去金吾卫熬着也很难靠近皇上,帝王多疑,尤其是当今……咳咳,罢了,罢了。”

    当今登基猫腻颇多,最是害怕旁人学他,对兵权看得极重,就算当初有对皇上有功的勋贵将军一样少不了厂卫的监视。

    东平伯不敢再说,揪着胡须道:“王先生虽是白身,编纂的书册被皇上所推崇,灿儿的前程没准要落在他身上,同顾家的婚事得尽快解决。”

    没好气看了黄灿一眼,东平伯爵骂道:“色欲熏心的小子!看人家出落的漂亮就忘乎所以,要死要活非要娶回来。你娘也是惯着你,怕你有个好歹,去顾家提亲。漂亮能当饭吃?能当银子用?能让你仕途得意?当初我就说你早晚会后悔同她定亲,虽然顾家有顾侍郎在,可顾湛那性子,只能是你的累赘。顾侍郎现在管着顾湛一家,等顾家老太太去了,他还能管着顾湛一辈子?顾瑶也是个不省心的,她当初闹出那么大动静,现在还生死不知,不尽快把亲退了,你再娶妻也名不正言不顺。”

    “父亲,儿子知错。”

    黄灿直接单膝跪下,朗声道:“菀宁妹妹待我恩重如山,遇见菀宁妹妹我才明白美人在骨,不在皮,红颜枯骨,才华永恒!同才华出众,品行高雅的菀宁妹妹在一起,儿子很愉悦,同顾瑶……”

    眼前闪过顾瑶倾国倾城的美丽,黄灿咬着舌尖,”以前是儿子见识少,不懂得娶妻娶贤的道理,顾瑶看重儿子的身份,她没了我依然可以嫁人。菀宁妹妹忠贞刚烈没我怕是活不了,而且儿子也不能没有她。”

    黄夫人心疼拽起儿子,“伯爷想要逼死灿儿吗?他已经知道错了,是顾家不依不饶,我就没听说定亲信物还能不见的,肯定是顾湛想攀上灿儿,谁不知咱们灿儿前途光明?他家六丫头不仅是庶出,尖酸刻薄,别说嫁勋贵望族,配个书生都不够格,何况她那般艳俗的相貌,不堪做东平伯世子夫人。”

    狠狠挖苦顾瑶能让颜色平庸的黄夫人痛快:“顾瑶就是个做妾的命!灿儿同菀宁好好相处,跟着王先生读书,别再去顾家了,这门亲事,我亲自去同顾老夫人说,无论如何我也要让顾家把信物乖乖交出来!”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