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十八章历史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陆铮?!

    顾瑶隐隐绰绰记起陆铮这个名字,以前从未有过交集,顾瑶只羡慕……同此时的顾四爷一般羡慕陆铮的无限风光以及泼天的富贵。

    十二匹通身上下没一根杂毛的白马拉着一个硕大的车厢,前后有身穿重甲肩披猩猩红披风的侍卫簇拥,比旁人大出许多的车厢上挂着翡翠玛瑙等宝石,随着马车移动,宝石碰撞发出叮叮当当悦耳的响声。

    难怪要封道,顾瑶没想到陆铮出门竟是这样大的排场!

    马车堂而皇之路过,一如坐在马车中的主人一般嚣张肆意,无拘无束。

    “做人当为陆铮陆四少!”

    顾四爷感慨般咂嘴,不无羡慕的说道:“陆四少又比以前阔绰了,啧啧,哎,瑶瑶,别放车帘啊,我还没没看清楚骏马的品种,前一阵听姜老五嘀咕,皇上让陆四少线先挑进贡的宝马良驹……这样的宝马看一次少一次,能给我一匹,让我做什么都行。”

    他不爱练武,不擅长骑射,但纨绔子弟哪有不爱宝马的?顾四爷也知贡品宝马是得不到了,可还不许他看一眼,流流口水嘛。

    隐隐有几道视线扫过来,显然听到顾四爷的话,顾瑶脸庞窜起两抹微红,这个爹着实有点丢人!

    车帘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顾瑶干脆睁大眸子欣赏给陆铮拉车的骏马,做出一副爱马的样子,明艳绝俗的小姑娘到是让人惊艳不已,路人暗叹哪家小娘出落得这般好?

    顾四爷探出半个身子,直到看不到陆铮的车架,才意犹未尽缩回马车,摇头道:“咱们家的马也是不错了,可同陆铮没法比啊。”

    “他应该是陆洪的后人吧。”

    “陆洪是谁?”顾四爷费解问道,“我不说他是镇国公陆恒的第四子吗?陆洪从哪冒出来的?”

    顾瑶:“……”

    这位比她更不知已经转了一个弯的历史,显然顾四爷就没读过正经的书,不提经史子集,便是相对好懂有趣的太祖太宗朝史书都没翻过一页。

    “陆洪是太祖的好兄弟,据传是陆洪看出太祖是真龙天子,便把大王的位置让给太祖。”

    顾瑶复述太祖本纪的记载,若不是陆洪父子战死,这个天下还不定是不是姓李呢。

    陆洪父子皆亡,只留下一个遗腹子,太祖顾念兄弟情分,收陆文为义子,并赐姓李,平定天下大封功臣时封义子为世袭罔替的镇国公,后来因义子李文同太祖的女儿端福公主有情,太祖才让李文改回陆姓。

    陆文只同端福公主花前月下,缠绵恩爱,既不管朝廷上大事,也不要任何权柄,仗着是太祖义子兼女婿的身份做了不少强买强卖的事,最爱金银田产。

    他从不同父亲陆洪的旧部有任何的牵扯,对太祖唯命是从,他是不多的几个熬过太祖清算功臣的勋贵。

    太宗登基后,外蒙叩边,因为太祖对文臣武将残酷的清洗,朝上竟是无人可用,连败七战,雄兵危及京城,逼得太宗差一点迁都,朝廷动荡之时,陆文佩戴太祖所赐宝剑上殿请命出征。

    镇国公陆文是太宗嫡亲的妹夫,太宗隐隐知晓妹夫并非看起来纨绔无能,太宗同陆文密谈三日登台拜陆文为帅,把所剩不多的将士交给陆文,结果陆文大胜而归,打得外蒙联军丢盔弃甲,二十年不敢再起叩边的心思。

    不过陆文在疆场上受了重伤,回京不久便一命呜呼。

    太宗悲伤不已,罢朝半月,将妹夫和妹妹端福公主所出的一儿一女接进宫来,比照皇子和公主规制抚养长大。

    顾四爷摇头晃脑听着顾瑶细说镇国公一脉历史,听到一个熟悉都名字,扇子敲了一下手心,“我听过陆恒,他就是镇国公嘛,皇上的表弟兼小舅子。你直说陆恒陆大人的祖上,我早就能想起来的。”

    还是她的错?!

    顾瑶拿出在现代哄熊孩子的耐心,不同顾四爷一般计较,“陆大人现在是太子太保,他有今日也不全靠祖上,平定回疆,两征南疆,让镇国公一脉稳坐勋贵武将第一把交椅。”

    顾四爷突然念起一首婉约的诗词,诗文中充满对佳人的思念,顾瑶一脸懵逼,诗文说不上绝佳,但不是顾四爷能做出来的水准。

    “这首长相思是当今皇上写给已故元后陆皇后的诗词,即便皇上为陆皇后空悬后位三年,终究是换不回佳人入梦。”

    顾四爷在一旁感慨连连,为帝后的相恋却无法白头偕老而感伤不已。

    顾瑶却是扶额想着陆家同皇族的恩恩怨怨通过两代联姻已是掰扯不清了,两家早已血脉相连……更何况陆铮,他的身世足够狗血,天下人都知道他是皇上的私生子。

    皇上在陆恒出征时偷了表弟媳妇。

    不过那时皇上还只是皇子,据说陆皇后就是因为陆铮的出生郁结于心,刚封后不久便撒手人寰。

    皇上对陆铮极好,现在陆铮已是冠世侯,皇上不怕旁人议论,更不怕伤到镇国公陆恒的面子。

    史书上也不是没有皇上偷臣妻的事,更不是没有皇帝私生子的前例,但是没有一个私生子似陆铮这般嚣张,耀武扬威。

    他就不知怕吗?

    以他的身份,以后既无法入皇陵,怕是很难葬入陆家祖坟。

    古人最怕不就是没有香火的供奉或是无法入祖坟么?

    顾瑶很快随着马车重新启动而放弃脑中的念头,她自己一身麻烦,又有个纨绔成性把史书当评书听的父亲顾四爷,操心的事有很多,陆铮那样的身份,哪用得上她多想?

    以他们之间巨大的身份地位差异,她连陆铮的衣角都够不到。

    天空飘起雪花,寒风凌冽。

    马车中,顾四爷缩了缩脖子,“瑶瑶把炭火放上,有点冷了。”

    她才是大病初愈且需要人照顾的小姑娘!

    顾瑶已不指望四体不勤的父亲顾四爷,拿起夹子把银炭放到炭盆中,挑了挑火……突然马车再次骤然停下,比方才那次还要突然,顾瑶身体前倾,脸朝下即将撞入炭火中,哐啷,炭盆飞起歪倒,红红的银炭撒了一地。

    顾四爷跺脚道:“烫死爷了,之风,之风,快进来给爷看看伤,快进来,痛死了。”

    顾瑶跌坐在马车上,躲过炭盆,呆呆望着喊疼的顾四爷。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