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十九章挡路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死丫头做点事毛手毛脚的,一点不顶用,烫死爷了。”

    之风爬进马车,只见顾四爷抱着脚喊疼再无往日的端方潇洒做派,四爷被炭盆烫到也会不顾风度的喊疼,至于六小姐跌坐在地上,愣愣出神好似不相信自己……自己竟会出丑?!

    “让奴才看看,四爷,不忙,让奴才好好给您瞧瞧。”

    他们都是顾四爷的奴才,又被老夫人提着耳朵吩咐过,顾四爷少一根汗毛,老夫人亲手剥了他们的皮!

    现在顾四爷叫得这么惨,之风心头直打鼓,顾不上六小姐,几步窜到顾四爷身边,跪下来为四爷除去烧出洞的靴子,丝绢般雪白的袜子同样被火星子溅出几个窟窿,顾四爷嫩白的脚趾头指甲翻起,脚背一片红红的烫伤。

    “死丫头,真不能留你在身边,做点事都要工钱,啊,脚都烫红了。”

    顾四爷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烫伤真是疼啊,恼怒指责顾瑶没用,“你去坐别的马车,快走,快走,爷看着你闹心!”

    之风翻出马车中的药膏,仔细又小心替顾四爷上药,庆幸无比的说道:“还好,不大严重,四爷暂且忍一忍疼,奴才给您上药。”

    顾瑶低头看着散落的红炭,倘若她以脸碰到炭盆,是不是已毁容了?

    没有女人不在意容貌!

    也没有女人愿意做毁容的蠢女人!

    之风边上药边帮顾四爷出气:“不是奴才说六小姐毛躁,这次只是烫伤了四爷,下一次六小姐再这么慌手慌脚,指不定闹出什么事。”

    顾瑶眉梢一挑,她可以容忍顾四爷的指责,却不能放任之风借顾四爷的势说教她,不是突然停车,她会前倾摔倒吗?

    不是她不习惯坐马车,不习惯往炭盆加银炭,她也不至于动作笨拙而生疏。

    之风说她毛躁?

    他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老古董知道什么是安全带?什么是气囊?什么是暖气么?

    她以前最差的车都是保时捷!

    之风也是因顾四爷对顾瑶的嫌弃而借机推卸责任,顾瑶可不是别人欺负到头上不敢出声的人,刚刚张口,之风被顾四爷一脚踹了个跟头,之风俊脸上满是意外诧异。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什么身份,竟敢指责爷的女儿?”

    顾四爷好似自己受了侮辱,大发脾气:“没一点的规矩了,爷的女儿再不好也不论不到你个奴才多嘴。”

    顾瑶:“……父亲。”

    顾四爷整了整衣领,俊美无匹的脸庞满是冷然,气势逼得之风等一众奴才瑟瑟发抖,跟着顾四爷能得到不少的好处,然顾四爷生气教训奴才也是常有的。

    “你个死奴才都能教训瑶瑶,爷的面子往哪里放?以后你是不是都能教训爷,爬到爷头上管东管西?”

    原来这才是顾四爷踹翻之风的原因,顾瑶颇为不是滋味扭头,之风碰碰磕头认错,“奴才知罪,奴才知罪,纵是给奴才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教四爷。”

    能说教顾湛的人只有老夫人和顾大爷,而顾湛也不一定听他们的。

    “哼,以后再让爷听见这样的混账话,先打五十板子再论其他。”

    “奴才不敢了。”

    之风腆脸抱着顾四爷的大腿,踹了两下没能踹掉之风,顾四爷剑眉松缓,靠着马车壁,冷哼道:“今儿这事若是落到陆铮身上,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一众奴才包括已经跪在马车边上的车夫连连点头,诚恳的认错,叩谢顾四爷宽宏大量。

    顾瑶不咸不淡说道:“您同冠世侯陆大人比?他轻轻松松甩您八条街,这是您给自己找不自在,您还是别为难您的脑子了。”

    顾四爷鲠了一下,嘴唇蠕动半晌,无言以对。

    正因为比不上,顾四爷才幻想自己过一天陆铮那样的日子,他不羡慕坐在龙椅上的隆庆皇帝,反而羡慕横行无忌的冠世侯陆四少。

    都是排行在四,他们之间天差地别。

    顾瑶没有再等顾四爷赶人,直接跳下马车,寒风吹得脸刺痛,顾瑶将脸庞埋入狐毛衣领中,冷冽的风,呼出的白气让顾瑶脑子清醒了一点,顾四爷还是那个顾四爷,纵是他踢翻了炭火盆,只是他下意识的行为,没准顾四爷觉得多了个毁容的女儿太丢人,在狐朋狗友面前很没面子!

    同蠢人顾四爷再在一起,她也会变蠢的。

    顾瑶向一旁下人仆妇坐的马车走去,脚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掩盖不了男子的呻吟,在马车前,雪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伤的人。

    顾瑶职业病作祟观察地上积雪的痕迹,这个男人是从山上滚下来的,难怪马车会骤然停下来。

    看他浑身的伤口,顾瑶判断不是失足从山上滚落,怕是被人追杀,或是从禁锢中逃出来的。

    男人听到脚步声,勉强睁开眼睛,只见到一双小乔的鹿皮靴子,努力抬起手,“救我,救我。”

    以他的伤势,再加上天冷下雪,没人救治,他只有死路一条。

    靴子的主人该是心软的女孩子,男人用所有的力气翻过身,面向女孩子,恳求道:“救命。”

    他二十左右的年岁,剑眉朗目,鼻若悬胆,狼狈的血痕遮不住他的俊颜,苍白的面色给人以羸弱之感,很能激起同情心。

    尤其是对年轻的女孩子更有十足的吸引力。

    顾瑶只是稍稍停了片刻,在男人看清楚她的相貌后,顾瑶重新迈开脚步,毫无留恋向一旁的马车走去。

    男人:“……”

    说好的同情心呢?

    说好的女孩子心软呢?

    姑娘,你是个女孩子,知不知道?!

    顾瑶同顾四爷一起出门,顾四爷不发话,她做不了主,何况看男人的伤势就知道麻烦少不了!

    不明身份,不明原因的男人从山上滚到他们面前,顾四爷身份不顶用,有个风吹草动,顾四爷都得回顾家求援,顾瑶只是个纨绔二世祖的庶女,更是做不得救世主。

    “抬到道边,给他加一个棉被。”

    顾瑶轻声吩咐了一句,到底是一条人命,她没心思询问男人原因,“告诉我爹别管闲事,也别同他说话。”

    “遵命,六小姐。”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