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章救人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咦,等等,先等等。”

    顾四爷同样见到马路中间的男子,因此人突然冒出来,他还烫伤了脚,本是一肚子气,顾瑶命人给他棉被,顾四爷多看他一眼,话本和戏曲里经常唱落魄书生和富贵小姐的缘分。

    虽然他是爱听这些曲目,却不想他的女儿被落魄穷书生拐走,更不想多个被女儿救过的女婿!

    在顾四爷看来,沦落到被女子所救的男人都是废物!

    他绝对不会要个废物做女婿,丢不起人啊。

    也不想想他在旁人眼中是个怎样的酒囊饭袋?!

    之风扶着顾四爷跳下马车,顾四爷慢吞吞,极有风度走过去,只是俊美的脸庞有几分微不可见的僵硬……顾瑶默念一声,活该!真是个要面子胜于一切的纨绔。

    明明脚上有伤,还要端着爷的架子,他不受罪,谁受罪?!

    顾四爷心头也是喊疼的,面上更有富贵闲人的派头,青年芝兰玉树的俊脸令他眼前一亮,他到底还是喜欢长得俊秀的人,“你……爷是不是见过你?”

    有了棉被的青年好似恢复一些体力,指望少女救命怕是没门了,半支撑起身体看过去,顾四爷辨识度很强,是京城最有名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

    “顾四爷?”

    “爷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你呀。”

    顾四爷突然发出嘹亮畅快的笑声,负手道:“妙极,妙极,当初你做诗羞辱爷时,爷说什么来着?”

    青年宛若再次受了一万点的伤害,脸上火烧火燎难受,他真不该一头跌到顾四爷马车前,先是被漂亮的女孩子无视,施展美男计只得到棉被,……以前他只要稍稍展露笑容,多少痴情女子肯无怨无悔的付出。

    好在他还得了棉被,可顾四爷的笑声比寒风更似锋利,令他难堪。

    顾四爷抬脚踢了踢青年的胳膊,嘲笑道:“爷说你迟早死在你那支毛笔上,这次是得罪谁了?嗯,谁替爷报仇?爷真该好好感激他!”

    当初顾湛可是被他指桑骂槐羞辱得拂袖而去,“追捧你的花魁怎么不见踪影?她们不都说你能中状元?说你是倾世的大才子?”

    顾瑶抿了抿嘴角,显然顾四爷是在报仇……报得还是风月场合不敌青年受花魁欢迎的夙怨!

    父亲画风如此清奇,顾瑶觉得以后的日子只怕很精彩,而她前世的积累和经历好似对顾四爷会失效,谁也不知脑回路异于常人的顾四爷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果然顾四爷得意洋洋对之风交代,“一会儿去东佛寺,多添百两的香油钱,爷今儿高兴。”

    顾四爷又踢了青年一下,嘴角一抽好悬没忍住喊出好疼,一时高兴竟是忘了他的脚有伤。

    青年已是不指望顾四爷相救了,紧了紧手中的棉被,心若死灰般闭上眼眸,落雪纷飞,天地茫茫,一如他此时的心境。

    有棉被总能挺半个时辰,只要他们没有发现他跑掉了,应该可以等到下一个路过此地的人,毕竟这条路是通往京城的大路,不是下雪的话,行人还是很多的。

    他不信自己就那么倒霉再碰上另一个顾四爷和他的女儿!

    顾四爷又狠狠嘲笑青年一顿,被之风缠着重新登上马车,青年暗松一口气,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等着吧,顾四爷,等我……

    “之风,把他扶上马车。”顾四爷慢条斯理的吩咐。

    顾瑶:“……”

    青年:“……”

    之风同样一脸蒙圈看着顾四爷,是不是听错了?

    顾四爷:“爷就是让陈小子欠爷一命,就是要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晓陈小子是爷救下的,让陈小子感激爷,哈哈,以后谁还敢做诗骂爷纨绔无能?”

    之风叫人一起抬起姓陈的小子,轻哼一句:“便宜你了。”他们一直记得当初四爷被眼前的小子羞辱得多惨,好多对四爷有好感的花魁清伶都鄙视四爷了。

    那段日子顾四爷就没出过府门,直到风声被冠世侯陆四少烧了红袖坊的事压下去,顾四爷才重出江湖。

    他一点都不想被顾四爷救下!

    这一段是他一辈子难以抹去的黑历史,被一个他根本瞧不起的酒囊饭袋救了,被顾四爷以德抱怨。

    以后他还能在顾四爷面前挺起胸膛么?

    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为高升向上爬也没什么不能付出的。这些年他颠沛流离,受了太多富贵人家的冷眼嘲讽,受过太多的苦难折磨,让他嫉恨的人不少,给他帮助的人也只有几人,此后顾四爷也算是一个?想着都有点郁闷憋屈。

    “他是从山上摔下来的,没准牵扯了不小的是非。”

    顾瑶手搭着车帘对顾湛喊道。

    陈闵之看过去时,少女清亮平静的眼眸,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莫名他心底窜起一股冷意,同时亦有几分释然,顾四爷除了有个才子儿子顾瑾外,还有一个冷静自持的女儿。

    这是顾四爷哪位千金?

    是嫡妻英国公幼女所出的嫡长女?

    还是继室汪夫人所出的千金?

    顾湛犹豫片刻,“六丫头说得有些道理,不过你大伯也不会眼看爷被欺负,他不是要入阁做大学士了?总能帮爷解决麻烦,何况爷只是救下区区一个江南解元陈闵之,还能惹出多大的麻烦?”

    顾瑶额头隐隐浮现青筋,江南解元?还只是个江南解元?

    连她这样后世来的人都知道在古代中举有多难,比高考还要困难百倍,何况又是江南文华之地考出来的解元!

    在江南竞争那么激烈的地方,能考中解元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

    这样的人精竟是被逼得只能从山上滚下来,想来是碰见极是辣手的事了。

    顾瑶都不敢说能一定不被江南解元算计了,顾四爷到底哪来的底气救下区区江南解元?

    “升官不就是为家里人过得更好?不受欺负,享受富贵么?”顾四爷理直气壮道:“大哥若是连这点小事都管不了,还做得什么官?!”

    顾瑶:“……大伯父若是听见了会不会……”

    掐死幼弟顾四爷,老子升官绝不是为顾四爷!

    “瑶儿说什么?爷没听清?”

    “……您高兴就好。”

    顾瑶甩了帘子,绣着蝙蝠帘子晃悠了两下,顾四爷道:“这丫头到是同爷挺像的。”

    最让顾湛满意得是顾瑶不会似妻女说个不停,不她们的话,他仿佛犯了多大错似的,要不就露出嘲讽鄙夷,他长了眼睛自然看得出女儿们都不怎么看得起自己,把自己当做笑话和包袱。

    陈闵之轻声喃咛:“我没看出来哪里像。”

    她就是和东平伯世子有婚约的顾六小姐?被京城传为最像徒有其表的顾四爷庶出千金?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