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三章仁义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明艳绝俗的少女流露出鼓励期许,任何男人心底都会涌起一股豪情万丈的感觉,不可辜负美人恩情。

    饶是陈闵之对少女有着一丝忌惮也难免心脏露跳一拍,顾六小姐有摄人心魄的美,他的心智坚韧但达不到官场老狐狸的程度,尚未完全褪去少年的青涩冲动。

    顾四爷佯装咳嗽,把顾瑶半边身子挡在自己伟岸身躯之后,陈闵之腼腆般笑笑,方才他竟是看呆了去!

    身为男子又在风月场合混迹多年的纨绔子弟若问他朝政大事,顾四爷懵懵懂懂不甚清楚,若是风月情事,他很少有看走眼的。

    陈闵之未必钟情顾瑶,被顾瑶容貌还是什么特长吸引是显而易见的,甚至对顾瑶存有好奇的心思,男子对女子另眼相看且好奇是一切姻缘的开始。

    不管别人如何说顾瑶是草包美人,顾四爷始终认为顾瑶的容貌是一等一的好,对男子的吸引力足够大。

    陈闵之拱手道:“多谢顾小姐提点,在下定当谨记于心,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下力争在官场闯出一片地,为民做主,为君分忧,光宗耀祖……让寒门崛起。”

    身为江南解元,陈闵之就没想过春围会名落孙山,他必然踏入仕途,而且这次恩科的状元,他也是热门之一。

    据说连隆庆帝都听过陈闵之的名字,他进京多日,又是文会,又是拜见鸿儒,写文章传遍京城,才名早已彰显。

    顾四爷冷哼道:“你小子有如今的名声还有爷一半功劳!”

    “当日是在下孟浪,人云亦云,以为顾四叔是……着实是在下不对,误会了顾四叔的品行,以后……以后顾四叔所到之处,在下定退避三舍。”

    陈闵之一脸感激,即便认错也是坦荡君磊落的君子。

    单冲他这份能屈能伸的韧劲和脸皮,顾瑶相信陈闵之将来一定能在官场上熬出头,他比那些学富五车倨傲清高的才子强得太多,也比那些耿直刚正不懂迂回的仕子多了圆滑。

    陈闵之这样的人才能在官场上步步高升,如鱼得水。

    “别乱攀干系,爷从来没你这般没用的大侄子。”

    顾四爷口气能把陈闵之撅个跟头,顾瑶拖着下颚笃定这辈子顾四爷只能做个二世祖了。

    顾四爷前半生靠顾老夫人和顾清,后半辈子嘛,许是真要依靠儿女们了。

    陈闵之面不改色,笑容越发谦和,“还请四爷示下,该如何称呼您?”

    “自然是……”顾四爷扭头问道:“瑶儿,你说陈小子该如何称呼爷?”

    顾四爷期盼顾瑶能同自己有默契,以前他就觉得顾瑶在吃用上同自己相似,就冲顾瑶方才教训陈闵之那番话,女儿给他长脸啊。

    倘若能同他默契更足一些,顾四爷在顾家也不至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虽然顾瑾同样让他很有面子,但是他最怕顾瑾拿着文章请教自己。

    他因继妻汪氏的才名,在外时常被人逼着作诗抚琴,又因嫡妻出身功勋贵胄的英国公府,出门溜溜马常被人邀请比试骑射箭法。

    每一次顾四爷都是落败,其中酸涩无法同妻儿言说。

    他也是要脸好伐。

    顾瑶淡淡说道:“若叫恩公有点太俗了,同父亲通身的气派不符,何况父亲救陈公子本也没求回报,当是义气为先。”

    顾四爷满意缕着打理得很好的短须,嘴角高高扬起,做高深之状。

    陈闵之微微皱眉,思索片刻恍然暗赞顾瑶着实高明。

    不称呼顾四叔,不叫恩公,证明顾家同陈闵之只是萍水相逢,陈闵之别想借此机会攀附顾四爷……主要杜绝他攀附顾侍郎,毕竟顾清现在还是吏部侍郎,管着三品以下官员的官帽子。

    就算陈闵之高中状元,他也只能从七品官做起,少不了同顾侍郎打交道。

    而且吏部尚书早已被顾清架空,只是在尚书位置上颐养天年罢了。

    还有更深层一层的意思是顾四爷随手帮了个陈闵之,至于陈闵之为何会狼狈滚下来,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变故,顾四爷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陈公子不如称呼义薄云天顾四爷?!”

    “……”

    义薄云天?顾四爷配用这四个字吗?

    就算拍顾四爷的马屁也不至于没有下限,若是顾瑶见到皇上又该如何拍马屁?

    顾四爷抚掌笑道:“好,好极了,义薄云天再适合爷不过了。”顺便拍了拍顾瑶的肩膀,慈爱道:“瑶儿懂得为父啊。”

    顾瑶:“……您喜欢就好。”

    稍稍从顾四爷的手掌下移开肩膀,她真不想懂顾四爷,这会让她有种同顾四爷智商相当的挫败感。

    可是她不这么说,万一被陈闵之攀上来怎么办?

    别以为笑若暖阳,眸子清澈,磊落有礼仿若君子的陈闵之就是真正的君子!

    顾瑶本是顺从李氏的意思出门散心的,可这一路上,她比在庄子上心累一万倍,暗暗决定以后再不同顾四爷一起出门了。

    眼不见为净,她看不到就不会为顾四爷操心,就算顾四爷惹下麻烦,完全可以回顾家找顾清和老夫人嘛。

    顾四爷因义薄云天四个字,身子都轻了几两,抬手甩给顾瑶两张五十两银票,“拿去,拿去,买点你喜欢的,吃的,玩的,带的都可以。”

    顾瑶呆滞般看着手中的银票,合着她只值得一百两?

    顾四爷高兴随手赏人银票封红,可总得分对象吧,顾瑶是他女儿,好不好?

    换个脾气倔强的女儿能把银票扔顾四爷脸上。

    顾瑶笑盈盈道:“我正缺银子使,多谢您了。”

    顾四爷见顾瑶屁颠屁颠收下银票,并妥当放好,笑得更加开怀,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同儿女们相处的方法……以前他给儿女们银票,他们总好似受到屈辱,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下。

    “陈闵之。”

    突然顾四爷唤醒正替顾瑶心疼的陈解元,把沾满墨汁的毛笔塞到他手上,催促道:“前面有客栈歇脚的地方,你也该下车了,快点给爷写诗,爷还得找人传唱,同你耗不起,记得要写叩谢义薄云天顾四爷!”

    陈闵之瞥见笑容绽放的顾瑶,莫名心情上扬几分,提笔一挥而就。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