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四章机缘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刻着顾家标识的马车只在简陋的客栈门口稍停留便直奔东佛寺而去,重新修缮的东佛寺的香火虽然比不上京城鼎盛的寺庙,然因太后娘娘信佛,隆庆帝又是个大孝子,宣扬佛事,佛教鼎盛。

    东佛寺的主持佛法高深不说,还给有缘人算卦测问富贵前程,据说很是灵验,因此往来东佛寺的人日渐增多,在东佛寺山脚下形成一个不大的村镇,酒肆客栈共给香客歇息用饭。

    顾瑶挑起车帘向后方张望,陈闵之一脸懵逼,孤单的裹着棉被站在风雪中,显然陈解元精明的脑子万万没想到顾四爷真敢……真敢在他提写完诗词后一脚把他踹下马车!

    以后顾四爷再做出格不是正常人做的事,顾瑶都不会再意外。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陈闵之不是刺秦的荆轲,但此时他裹着棉被的样子着实好笑,陈闵之同样望着逐渐远去的马车,隐隐约约见到浅笑明艳的少女,默念:“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他好像又被顾瑶算计了!

    忘记太祖的名言名句和太祖对祖宗的供奉可比顾四爷偷吃皇上赏赐的点心影响更大,毕竟隆庆帝对其父太宗多有不满,然对太祖是极为推崇的,据说太祖曾在隆庆帝降生时,说这是大唐的圣孙!

    双方都有把柄,他的把柄更大,自然不敢多说一句顾四爷的不是,又有他亲笔所提的感谢诗词,一旦他同顾四爷对上,旁人一准会说他忘恩负义,非是君子所为。

    他还要不要名声了?要不要科举?

    不仅不能针对顾四爷,还要对顾四爷礼让三分,一床普通棉被和一段让他呕血的路程,他以后怕是要多多照拂顾四爷了。

    不按常理出牌的顾四爷怎么生养出个心眼多的丫头?

    顾瑾,他也是见过的,不似顾瑶……让人气不得,爱……陈闵之眸子沉寂下去,甩掉脑子里莫名念头向客栈走去,摸了摸袖口中的银票——义薄云天顾四爷见他穷酸,特意给了他一个打赏下人的封红!

    换个心胸狭窄的读书人得嫉恨顾四爷一辈子,陈闵之自觉不能让顾瑶看不起,他要向顾瑶证明,寒门也能出真正的骄子!

    他不得不说顾四爷真是出手大方,是个有银子的阔少,里面的银票足够他在客栈养个十天半月,养好一身的皮外伤。

    陈闵之刚刚踏入客栈敏锐感到气氛不大对,莫名有股令人喘息不过的压抑,他立刻转身退出,能顺利中解元,明哲保身深深刻入他的骨髓中去,按照文雅点说法是君子不立危强之下,他绝不会狂妄得罪惹不起的人。

    当日写诗词嘲讽顾四爷,那也是因为顾四爷……好欺负而已。

    即便有顾侍郎做靠山,陈闵之相信顾侍郎绝不会为在风月场合争风吃醋的顾四爷出头的。

    何况顾四爷只凭着风度和容貌就让花魁们趋之若鹜,着实让才子们心生难言的嫉妒,陈闵之当日也算是为才子们出了一口恶气。

    陈闵之身后突然出现两位身穿盔甲的侍卫,腰间斜跨着宝刀,陈闵之一时进退不得,“在下不知尊驾在里面,打扰尊驾的兴致,还请行了方便,在下尚有要紧的事……”

    “我们侯爷正缺个陪酒的人,见你也是读书人,请你喝一杯水酒。”

    侍卫扯出一个微笑,却是比狠厉更让陈闵之心寒,这是遇见了哪位煞星?顾四爷,你到底把我放在哪了?

    陈闵之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不知你们主子是?”

    当街拉人陪酒的做派,这位侯爷许是同顾四爷有得一拼,不似正常人,满朝勋贵中有这样一位侯爷么?

    单看随行的侍卫,不似顾四爷能比的。

    侍卫冷漠道:“侯爷没有交代,我不敢提侯爷的封爵。”

    说着话,侍卫的手已经暗示般打放在腰间的刀柄上,陈闵之瞳孔微缩,毫不怀疑他一旦拒绝,眼前的汉子能拔刀宰了他,哪怕他是江南解元在侍卫眼中也如同蝼蚁。

    随行的侍卫尚且如此,里面的主人侯爷岂不是更是无法无天?

    莫名陈闵之脑海中出现一个名字,横亘在天下所有英才之上的名字——冠世侯陆铮。

    才冠当世,勇冠三军是隆庆帝给陆铮加冠时御笔亲提的,就刻在给陆铮的丹书铁券之上。

    若客栈里真坐着那位爷,这许是他的进阶之梯。

    人同人差距不大,会有嫉妒比试的心思,一旦差距遥远,骄傲如同陈解元也只会臣服而生不起其他念头来。

    陈闵之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放到客栈门口,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顾四爷虽是胡闹,但也没吝啬外伤药,身上的衣服还染着血迹,处理过的外伤却也不再流血,他得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给陆四少看,对今日同冠世侯的相遇多了几分期待,同时对顾四爷存了一分的感激。

    若没有顾四爷那一脚,他哪会碰见相见都见不到的陆四少?更别提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了。

    侍卫在陈闵之重新踏进客栈后,瘪嘴道:“不愧是读书人,心眼儿就是多。”

    他才说了几句话?

    那个落魄的文人好似已经猜出主子了。

    ******

    “哈哈,哈哈哈,这首词写得真好。”

    顾四爷捧着陈解元落难图放声大笑,那嚣张,那得意劲头仿佛顾四爷捧着得就是金山银山。

    顾瑶移开目光,不愿意承认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虽然陈闵之能力不怎样,今日被人追赶得落荒而逃,狼狈不堪,可他的字挺拔有神韵,诗词更是写得好。”

    顾四爷硬是拉顾瑶一同欣赏,顾瑶见到一脸求知己的顾四爷,莫名说不出泼冷水的话,在现代同熊孩子同二世祖接触多了,已把她精神锻炼得无比强劲,默念一句哪怕罪大恶极的杀人犯都有闪光点:

    “您说得对,字好,诗词更好。”

    “哈哈。”

    顾四爷笑容又高亢了几分,之风在一旁探头看了一眼,陈闵之的字体没有变,当日陈闵之写诗欺辱四爷时,四爷可是说他的字比狗爬都不如,诗词是驴唇不对马嘴,狗屁不通!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