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五章乞丐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义薄云天顾四爷真够善变的。

    之风暗暗腹议一句,嘴上却很甜挑拣顾四爷爱听的话说,到底侍奉惯顾四爷的人,知晓他的喜好,好听的话不要钱似的说出来,然并没讨得顾四爷欢心。

    顾四爷一门心思同顾瑶说话,丝毫不在意顾瑶的冷淡,反而觉得这是小女儿的小别扭,鲜活而可爱。

    “瑶儿这样挺好,不用学那些个繁文缛节,不用理会琴棋书画等才学,那些个淑女一个个同木头似的,笑不露齿什么的,没趣得紧。”

    “您怎知她们没趣?”顾瑶故意问道:“她们许是对心仪的人不会似您所言那样无趣。”

    对对没有任何才学素养的顾四爷,宛若对牛弹弹琴的纨绔子弟,才女没有拂袖而去已算是很有涵养了。

    在现代有多少桩婚姻就是因为男女双方彼此兴趣爱好不一样而离婚的。

    本该相亲相爱的夫妻无论是才学知识,兴趣爱好等等都不在一个频率上,对彼此是一种折磨,毕竟夫妻是要朝夕相伴的。

    顾四爷觉得才女淑女是木头,才女也不会看上酒囊饭袋。

    “爷怎会不知道?次辅的小孙子孟达算是才子了吧,他的诗词和字比东平伯世子都强。”

    之风心头一颤,小心翼翼看向顾瑶,自从六小姐同东平伯世子定亲后,六小姐最是听不得旁人比东平伯世子强,她对东平伯世子维护得紧,谁说东平伯世子一句不好,哪怕是四爷怕是都少不了六小姐一顿恼怒。

    然而此时的顾瑶静静听着,俏丽脸庞没有任何恼意,之风暗暗称奇,六小姐变得有点深不可测,同……四小姐到是有几分神似了,是不是大病一场后的人都会有所改变?

    自从去年四小姐落水后越来越爱往外跑,同二小姐交锋再也没败过,而且在老夫人面前也不像以往总是争宠,对老夫人疏远上许多,倒是同欧阳夫人亲近不少。

    顾四爷牙根就忘记顾瑶同东平伯爵世子黄灿这段孽缘,也不曾担心女儿因为提起黄灿而不好受,自顾自的说道:

    “上次他同爷一起喝酒时,他喝醉了,拉着爷的衣袖说羡慕爷呢,他还说整日面对才女淑女累得慌,倘若猜错才女的心思,才女便冷着一张脸,念叨什么没有默契。冷着一张脸自顾自抚琴吟诗词,不是木头是什么?没一点情趣,比不上明艳的女子有趣。”

    顾瑶:“……他说羡慕您?”

    在记忆中次辅的小孙子孟达在文坛的地位很高,被称为诗词大家,写了不少篇传唱天下的诗词,有小诗仙的雅号,其祖父又是当朝次辅,孟达要名有名,要地位有地位,受人追捧,可孟达却羡慕酒囊饭袋顾四爷?

    在顾瑶怀疑的目光令顾四爷有几分不悦,这还是自家的女儿么?竟是怀疑他说谎?

    顾四爷反问:“爷哪里过得不好?孟达羡慕爷本就是很正常的事。”

    顾瑶:“……”

    她竟是无言以对,单以享受来说,顾四爷到是挺令人羡慕的,任何人的才学都不完全是天生的,还需要后天努力,孟达有今日的成就自然而然要下过一番苦功夫,世人和家族对他看重,他不能行差踏错一步!

    而顾四爷……若是热心仕途经济,那还是顾四爷么?

    顾家对顾四爷的要求已经低到随你吃喝玩乐,不得罪惹不起的人就行的地步。

    “爷同你说,男人都是酒后吐真言,你若是想听真话就灌醉他们,只有酒醉,他们才能肆无忌惮说出心底的话。”

    顾瑶认真倾听的模样完全取悦了顾四爷,一直很想教养女儿的顾四爷在顾瑶面前大谈如何降服男人。当然有些混账话,被顾瑶忽略了。

    顾四爷说得口干舌燥,顾瑶微翘起嘴角好似给了顾四爷极大的鼓励,无论是顾家还是在外,顾四爷很少有教导别人的机会,越是没有机会,顾四爷越是想要把自己的‘人生感悟’说给女儿知道。

    以此证明他不是无能的废物!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顾瑶虽是笑着,状似认真却被顾四爷的某些理论雷得不轻,不过是她以前的耐心让任何人察觉不到罢了。

    “您喝点茶水,润润喉咙。”

    顾瑶主动为顾四爷倒了一杯的茶水,顾四爷难得享受起女儿的孝顺,今日的茶水格外的甘甜:

    “以后爷再同你讲讲怎么能迷住男人,爷同你说,你可以没有才华,但绝不能折损你的美貌,别信什么美人在骨不在皮的屁话,你不知道你盛装打扮有多美,那些个说你不学无术的人一直偷偷打量你,哼,一群虚伪的伪君子,看美人都不敢大大方方的看,也不敢承认瑶儿的美貌。”

    顾四爷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他们到底有何理由看不起爷?起码爷敢承认喜欢肤白貌美的美人!”

    顾瑶再次无语,顾四爷总能把话说到面子上去!

    马车在东佛寺山脚缓缓停下,车夫道:“四爷,到了,上山的路走不了马车,外面风很大,四爷和六小姐多加一件衣裳。”

    之风忙侍奉顾四爷穿戴整齐,顾四爷直接下了马车,顾瑶只能自己穿上外袍,拿着李氏给的手炉,天生谨慎的性子让顾瑶又仔细检查一遍有没有遗漏的东西……外面传来顾四爷不耐烦的催促:“瑶儿,快点。”

    亏着顾瑶从未指望过父亲有过关爱宠爱,要不得被顾四爷伤得体无完肤。

    她大病初愈陪着父亲出门散心,顾四爷方才还一副慈父的样子,转头就嫌弃她下车太慢,若是有玻璃心还不得碎一地?

    下了马车,顾瑶见到身披鹤裘的顾四爷果然是一脸不耐烦和嫌弃,“下次再这么慢,爷不带你出门了。”

    顾四爷一派富贵人家爷们做派,俊美无匹,富贵逼人,只是少刻,一群于衣衫褴褛的乞丐乞丐婆子涌了上来,破碗举起,满脸凄苦般哀求:“求爷赏口吃的。”

    “起开,起开,你们这群臭乞丐给爷闪开。”

    顾四爷受不了乞丐身上的臭味,捏着鼻子无比嫌弃叫嚷:“都给爷闪开,别拿你们的脏手碰爷。之风,你们都是木头不成?还不快把他们赶走?!”

    顾瑶眼见顾四爷似受惊的兔子一般脱离乞丐包围圈,又好气又好笑,正准备追上去时,眼角余光扫在一个瘸腿的少年身上扫过,便停下了脚步。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