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二十六章破绽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乞丐少年比一涌而上的乞丐们显得更凄惨,受伤的腿红肿化脓,一瘸一拐几乎站立不稳,头发如同破棉絮打绺且灰扑扑的,很是肮脏。

    被乞丐们拥挤,少年直接摔倒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瑶儿,快回来,一群肮脏的乞丐……浑身臭烘烘的,你别过去。”

    早已经退到圈外的顾四爷很是不悦又有几分焦急冲着顾瑶叫嚷,“弄一身脏臭味儿别想同爷在站在一起。”

    顾瑶并没有因顾四爷的威胁而停下脚步,从来她都不是一个心软的人,多年的职场经验也印证了一句话善良的圣母未必能成功,她也曾钻过不少漏洞谋得好处。

    然而她见到有可能出现的拐卖,还是忍不住上前仔细看清楚,毕竟乞丐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在她眼里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虽然她现在许是还没有少年年岁大。

    倘若她推测有误,不过是浪费一会功夫罢了,一旦她的推测是正确的,她可能挽救一个少年,或是一个家庭!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任何人都不会拒绝。

    顾四爷见顾瑶不听自己的,执意去亲近乞丐们,气得胡须乱颤,不听话啊,不听话,他转身向携着怒意沿着台阶向山上走去,等顾瑶吃亏后就明白了,休想他轻易原谅不听话的顾瑶!

    隆庆帝是个极为要面子的皇帝,许是因他登基有过不光彩的因素,登基之初五六年他一直励精图治,正好赶上风调雨顺,大唐国泰民安,官员和民间称隆庆帝为圣天子。

    没有皇帝不好享受,也没有帝王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勤勉节俭,最近几年国库充裕的隆庆帝隐隐注重起享乐和名声面子,在圣天子治下怎么可能还有乞丐?

    于是京城不许有任何的乞丐和流民,那些乞讨的人多是被赶到京郊等地,隆庆帝看不到的地方。

    东佛寺香火旺盛,来往香客很多,因去寺庙祭拜总比寻常时多一分的善意,在佛祖眼皮子底下行善,佛祖更容易看到。

    因此佛寺的山脚聚集了不少乞丐,可别小看这群衣衫褴褛的乞丐,在此处已有丐帮分舵的存在,丐帮分舵的长老们根本不用乞讨,日子也过能过得很好,他们同当地的地痞流氓串通一气,相互协作,完全把控了这一带,连官府对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差役也得不少的油水,外地来的乞丐和流民没有当地丐帮的认可,别想在此处乞讨。

    尚未出阁的小姐未必懂得这些,然顾瑶身体里有着现代的灵魂,这段日子,她也不是单单看了太祖太宗朝的史书,还从庄户和江妈妈口中探听了不少事,乞丐的肮脏并没有吓到她,不过顾瑶不能不考虑面对的意外状况。

    救人也当量力而行!

    顾瑶回头说道:“父亲带着之风就够了,把其他的健仆留给我。”

    顾四爷已经走出挺远了,不忿道:“还敢提要求?岂有此理,爷最烦有人得寸进尺了……”

    之风轻声问道:“要不奴才去把六小姐带过来?还是把健仆都叫上来?”

    “混账东西,你想让爷的女儿被臭乞丐伤到?”

    顾四爷踹了之风一脚,“人都给她留下,你也留下。”

    佯装无意看了一眼顾瑶的位置,顾四爷一甩袍袖,“你们这么蠢肯定护不住瑶儿,还是爷亲自看着她吧。”

    话虽是这么说,顾四爷自己躲乞丐躲都依旧很远,被肮脏的乞丐碰到衣袖对他都是不能忍受的,吩咐之风带着仆从赶到顾瑶身边,他自己只是远远的看着,“等回去,非要教训瑶儿一顿不可!还有李氏,怎么养的女儿?”

    罚跪抄书少不了,顾四爷暗暗思衬着,玉面一派冷然,到显得他好似一尊怒目金刚,令人不敢靠近。

    因为顾四爷的威压和一众健仆簇拥,顾瑶很容易隔绝其他乞丐,来到摔倒的少年乞丐旁边,腥臭的味道便是在寒冬都很刺鼻,顾瑶推测少年怕是有半年没洗过澡了,而且少年身上有不少的血污,看来起来经常挨打,鞭痕被泥土和脏污掩盖,化脓得厉害。

    少年乞丐这幅样子更容易激起旁人的同情!

    顾瑶莫名有点揪心,想着便是判断错误,少年就是乞丐,她也要尽可能帮帮少年,否则再耽搁半个月,少年许是就活不了,破伤风和坏血病在古代等同于绝症,必死无疑。

    慢慢蹲下身,顾瑶用帕子擦拭少年眼角的泪水,轻声问道:“你的腿是半年前折的吧。”

    本已闭上眼睛的少年闻到香气慢慢张开眸子,眼前是一个漂亮得仿佛是仙子的女孩,那双清澈的眸子不是鄙夷嫌弃,也并非同情,而是温温润润的,寒风刮在脸上都没那么疼了。

    “……”

    少年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来,淡漠的眸子好似很焦急,也有几分担忧向一周看去,顾瑶按住少年消瘦的肩膀,轻声道:“我姓顾,我爹是……”

    顾四爷的名头不好用啊,一个二世祖纨绔子弟根本顶不了事,就算有人伸冤也喊不到顾四爷面前!

    能喊出我爹是某某的人,虽然实力坑爹,被人瞧不起,然何尝不是一种底气?令人忌惮?

    顾瑶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喊出我爹是顾湛了!

    不过顾四爷把健仆留给她,她也是心存感激的,毕竟不能以自己的言行要求顾四爷。

    “我大伯父是吏部侍郎。”

    少年眸子因为顾瑶这句话而点亮,干裂的嘴唇蠕动,喉咙依然无法发生,他的胳膊有气无力举起,没等碰到顾瑶,又垂了下来,顾瑶抓住他的手腕,才发觉他的手筋也受了伤……根本没有办法发力。

    他并非天生的残疾,很明显受了外人的折磨。

    到底多大的仇怨让少年承受残忍的酷刑?!

    “哎呀,小兔崽子快快起来,冲撞了贵人,仔细我剥了你的皮。”

    一旁冲过来一个乞丐婆子,看年岁有四十左右,一张马脸,皮肤黝黑,嘴唇很厚,脸上到是比一般的乞丐干净些,起码能看清楚长相,乞丐婆子冲过来直接拽起少年,好似在检查少年有没有受伤一般,把少年乞丐护在身后,向顾瑶巴结讨好笑道:

    “小兔崽子不懂事,小姐您别怪他,我……老婆子向小姐您赔罪。”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