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四十七章人渣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方才恨不得把好色的顾四爷骂个狗血临头的顾瑶也不得不承认陆铮的话有些道理。

    若不是顾瑶同东平伯世子定亲,又遭遇东平伯世子悔婚,顾四爷不至于被东平伯世子算计,用狠狠得罪陆铮的美人算计他。

    虽是其中有顾四爷好色等客观原因,但是东平伯世子若不是为顺利甩锅悔婚,不想名声有损,也不会把对顾四爷过多关注。

    说句不好听的,顾四爷还不够资格进入东平伯世子这等英才的视线。

    能同东平伯世子交手的人也都是英才或是俊杰!

    比如冠世侯陆铮这样的人。

    纨绔成型的顾四爷根本不值得东平伯世子利用。

    至于马爷软禁陈闵之,又绑架折磨荣国公幼子,此事若是捅破,荣国公会放过幕后真凶顾璐么?

    陈闵之本质并非谦谦君子,何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如何不记恨软禁自己的凶手?

    而身为顾璐的父亲,顾四爷还能得好?

    荣国公一根指头就能按死他!

    本是纨绔子弟的顾四爷被女儿们给连累了。

    虽然有冠世侯陆铮保证,不会让荣国公查到顾璐头上,生性谨慎的顾瑶对此半信半疑,顾家同陆铮一向没有交情,同镇国公一脉更是鲜少往来,陆铮凭什么帮忙?

    陆铮倘若是乐善好施的大好人,也不会似有今日的地位,更不会被朝野上下惧怕了。

    大伯父顾清让陆铮另眼相看,进而拉拢?

    顾瑶暗暗摇头否定,别说大伯父如今只是吏部侍郎,就算大伯父顺利入阁,陆铮未必看得上!

    内阁大学士都被冠世侯为难过,官司打到隆庆帝面前,隆庆帝多是和稀泥,把陆铮叫来,罚酒三杯,下不为例而已。

    冠世侯陆铮从降生到如今闯了多少的祸?

    没见隆庆帝真正惩罚他一次。

    然而那些陆铮看不惯的,或是时常向隆庆帝告状的官员勋贵,不是被贬谪出京,就是被夺爵罚俸。

    陆铮就是一个禁忌,碰不得。

    若是有可能,顾瑶绝不想同陆铮相处。

    可是如今顾瑶除了依靠陆铮外,再也找不到旁人了。

    顾瑶轻声道:“我爹说不上无辜的好人,但他不曾做过欺男霸女等事,贪污渎职更是没有过。还望陆侯爷明见,他若是知晓美人的来历出身,断然不敢招惹一分的,您也知晓京城纨绔子弟总有自己的一套准则想要过快活的日子,就不能招惹惹不起的人。”

    “你的意思是令尊知晓我惹不起了?”

    “……”

    顾瑶让自己显得很真诚,“陆侯爷自是我爹招惹不起的人物,我爹总是说,您过得日子才是真正的好日子,他最是羡慕您了。”

    陆铮嘴角上扬,“令尊其实是个挺有趣的人,纵有种种缺点,他活得很真实,让人羡慕啊。”

    顾瑶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怎么个状况?!

    陆铮羡慕顾四爷?!

    想到在马车上顾四爷说次辅的孙子,当今才子也羡慕他,顾瑶觉得这还是她了解的世界么?

    一个两个都羡慕酒囊饭袋二世祖?!

    她的三观有崩塌的前兆。

    “那名美人,令尊留着就留着好了,回去你同顾侍郎说一声即可。”

    “可是她行刺过您……意图找您报仇。东平伯世子单单把她弄到我爹身边,想来当初她爹应该也有所……冤枉吧。”

    冤枉两字说得很轻,顾瑶低头摆弄腰间的环佩,“东平伯世子非寻常之人,所谋甚大。”

    “你担心我?”陆铮冷峻的眉峰缓和一分,“怕我被黄灿算计?!”

    随侍悄悄抬眼,顾六小姐是不知少爷的脾性,不知少爷刚刚把黄灿的老爹东平伯脸面给剥下来,踩在脚下狠狠摩擦一通。

    自从陆铮横空出世,勋贵重臣从不拿陆铮教训后辈,能和陆铮真正较量的人也多是朝廷上的老狐狸。

    用陆铮教训刚冒头的后辈,重臣勋贵怕太刺激有儿孙了,怕儿孙们发现差距太大而一蹶不振,丧失志气。

    顾瑶猛然抬头,见到陆铮含笑的眸子,莫名心跳加快,道:“我是不想黄灿得意。”

    陆铮说道:“一个我都不记得小人物翻不起波浪,若不是她突然冒出来,我都忘记曾经顺手砍了她爹的脑袋了。”

    顾瑶:“……您在陕西杀了多少官员?”

    “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个。”

    陆铮随口说道,顾瑶面色一僵,他想到会不会吓到她了?

    顾瑶还是个小姑娘啊。

    听见杀人肯定会怕。

    然而陆铮不屑于解释,也不会做出解释,默默饮茶。

    顾瑶猜测陆铮肯定把陕西官场重新清理了一遍,让当地商贾重新洗牌,这等手段,这等能耐,黄灿脑袋晕头了才会算计到陆铮头上。

    她为原本的顾瑶报仇好似也不那么难了。

    眼见着方才脸色僵硬的少女又重现明艳笑容,陆铮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女孩子都是这么奇怪么?

    不过她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陆侯爷对黄灿有所警觉就好,我同他已经退婚,早已恩断义绝,他对我的伤害,我始终记得,不是他和王小姐,我也不至于被打破脑袋,差一点就死了。”

    顾瑶站起身,“陆侯爷对付黄灿请不要留情,我虽是只是闺阁女子,才学不高,名声不显,愿以绵薄之力相助陆侯爷。”

    陆铮心头莫名很是欢喜,这股喜悦从何而来,他尚且不明白,问道:“你想黄灿落个怎样结果?”

    好似她说出来,他就能办到似的。

    顾瑶面上不敢表现出来,心底竟是隐隐认同陆铮的说辞:“我要他名声扫地,不是他抛弃我,而是我看不上他了。让世人明白他就是一个卑劣的小人,为攀附大儒,悔婚背信,还差一点害死未婚妻,他不该招惹顾瑶,又因为别的好处而抛弃她。”

    不是黄灿,顾瑶不会死。

    她也不会穿越接受这么个乱摊子。

    “你曾经一心一意想嫁他?”

    陆铮记得情报上写的东西,眼前的女孩子为这门婚事是何等欢喜,处处维护黄灿。

    最毒妇人心啊,顾六小姐这番话,黄灿算是彻底死透透了,没人能救得了黄灿,甚至连东平伯都难逃一死。

    顾瑶怅然若失:“哪个女孩子没有爱慕过少年?只是她运气不怎么好,没碰上真心以待的少年,而爱慕上一个人渣!”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