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五十一章大伯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瑶按下提醒顾四爷书都拿倒了的心思,顺手撩开车帘,这么大的风雪,又是傍晚,外面黑漆漆一片,顾清撇下应酬竟然亲自来接顾四爷了。

    此时正是顾清入阁的关键时刻,哪怕他为人一惯低调内敛,这时候也少不了经营和应酬。

    在顾清眼中,幼弟更重要?

    顾瑶只见到路边听着一顶轿子,两盏灯笼在风雪中摇摆。

    灯笼上并没有侍郎府的字样,随侍在轿子周围的侍卫和奴才也不多。

    顾清显然不愿意张扬。

    顾四爷可以在马车上装病,顾瑶可不敢大咧咧坐在马车上,残存不多的记忆中,顾清是一位谦谦君子,唯一的喜好便是读书。

    他能架空吏部尚书,掌握吏部,顾瑶不敢轻视他。

    况且连陆铮都注意过顾清。

    能被冠世侯注意的重臣,在朝上有足够的地位。

    按照顾瑶推测,若没人拖顾清后腿,他真有可能成为阁老,并且完成顾家这代人的愿望再承袭祖上的爵位。

    顾四爷哼哼唧唧,一改往日的风度,犹如即将受主人痛斥的癞皮狗。

    顾瑶轻声问道:“您没事吧。”

    “瑶儿是不知你大伯有多能说!”

    顾四爷继续哼唧,“说得爷头昏眼花,跟得了重病似的,你祖母又不在,爷怕是……怕是逃不掉了。他就不该主管吏部,而是应该去刑部,去大理寺,只要被他念叨几句,穷凶恶极的犯人立刻招供!以后再不敢犯罪了。”

    “您没少被他念叨,也没见您改过。”

    顾瑶小声嘀咕了一句,顾清这么管教顾四爷都没管过来,可见顾四爷的本性有多不堪造就了。

    她跳下马车,发觉之风的脸色很差,双腿打颤,好似即将大祸临头一般,“给四爷做随从也挺不容易。”

    顾清对不争气的幼弟不会下很手,之风这样的奴才是最好的出气筒。

    之风心有余悸般点头,小声道:“少不了一顿打,谁让四爷偷走了东平伯世子给六小姐的定亲信物呢。”

    顾瑶扯了扯嘴角,顾四爷做这样的事不奇怪,因为他的脑回路同正常人不在一个频率上。

    嘎吱,嘎吱,顾瑶深一脚,浅一脚前行。

    飞雪刮脸,前路不明,她心头却有一丝的暖流划过。

    顾四爷做事不着调,偷走定亲信物的事都做得出,给她平添许多的麻烦,然而顾四爷没有真正抛弃顾瑶,任由顾家拿这门婚事换取好处。

    当然他做这些不全是为顾瑶,许是为面子,为别的什么。

    然有一分好,她都会记下。

    “见过大伯。”

    顾瑶屈膝行礼,“父亲他身体不舒服,无法亲迎大伯。”

    轿子里传来老成的声音,“是六丫头?”

    “是。”顾瑶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目光,微微垂首,“我随着父亲去东佛寺烧香祈福,因遇见了一些事情,耽搁了一阵,因此这个时辰才回庄子,倒不是要大伯久等。”

    顾清悄悄放下帘子,顾瑶……出落得还真是漂亮!

    她是顾家小姐中颜色最好的。

    可惜她明艳精致的容貌不得隆庆帝喜爱。

    顾清也弄不懂有好色风流传闻的天子怎么就喜欢文雅寡淡的女子。

    倾国倾城明亮漂亮的女子才能愉悦身心,就因隆庆帝的特殊喜好,逼得他们这些朝臣娶妻都得挑选素雅的女子。

    常年陪伴君王,顾清对外面帝王爱才女胜过皮囊嗤之以鼻。

    毕竟隆庆帝虽时常做诗,但文采……脱去皇上那身龙袍外,皇上所做的诗词也就是寻常秀才的水准。

    他只有属了皇帝专属的雅号,那首诗词才是流传千古的好诗。

    六丫头病情好转后,稳重沉稳了许多,明艳的相貌也不再给人庸俗的感觉,收敛脾气犹如拂去明珠上的尘埃,明珠重现璀璨。

    东平伯世子再见顾瑶,是否还会坚决毁婚?!

    不过这门亲事不能再继续,哪怕东平伯世子后悔。

    顾清掌管吏部多年,顾瑶的些许变化自然瞒不过他。

    原本对这个侄女很不在意,此时莫名顾清多了几分看重,不过也仅仅是一丝在意罢了,还引不起他太大的……

    “侄女在山脚下解救过一个被拐卖的少年,借着伯父的名帖给宛城知县送了消息,过两日您就能接到宛城知县的消息。”

    “嗯。”

    顾清鼻音很重,听不出喜怒。

    侄女还挺善良的,也罢,不过是一桩小案子。

    等吏部京查官员,他给宛城知县上等评语也就还上这份人情。

    顾清念头一闪而过,在合情合理的范围内,他很愿意回护至亲,尤其是他的幼弟顾湛,算是他看着宠着长大的。

    虽然总是惹他生气,但顾湛有个好歹,他同母亲顾老太太一样着急。

    只是一个被拐的少年,算不得……听到顾瑶不清不淡的声音:“据我推测那名少年出身富贵,听说是荣国公的幼子。”

    顾清:“……”

    持重的顾侍郎差一点一头从轿子上栽倒,一把撩开轿帘,定定望着云淡风轻的明艳少女,“六丫头莫不是说笑?果真是荣国公的幼子?”

    顾瑶唇边噙着浅笑,低声道:“冠世侯是如此说的。”

    顾清儒雅沉稳的脸庞好似裂开一道缝隙,从小侄女口中说出的名字一个比一个令他震惊!

    荣国公同他争入阁的资格,而冠世侯更是了不得,那可是连他都要退避三舍的皇上宠臣。

    有一瞬间,顾清怀疑顾瑶所言。

    他见到沉稳练达的侄女,知晓顾瑶不可能撒谎。

    想到侄子顾瑾,顾清释然了几分,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总有几分相似,以前顾瑶是太天真,经历退亲的挫折到是让顾瑶懂事了。

    她只要有这分通透聪明,将来的婚事……顾清到是比较看好的。

    顾瑶不仅有状元之才的嫡亲兄长,还有一个颇受隆庆帝信任的舅舅。

    和顾湛想得不同,顾瑶的舅舅此时遭到隆庆帝的疏远申饬,未必就是坏事。

    “冠世侯邀请父亲改日一起听戏,侄女见他不是说笑,父亲也已经答应下来。”

    顾瑶清浅笑道,“他好似挺欣赏父亲的。”

    顾清失态的长大嘴巴,了好一会,“我去看看老四,他就是不让人省心。”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