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五十六章气人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顾清抓住幼弟乱动弹的胳膊,仔细在伤处上药。

    “真得只是毛色比御马差?哥别糊弄我。”

    顾四爷神采飞扬,见顾清没有反应,有几分沮丧:“你不懂名驹,问你也是白问。”

    顾清眉头一皱,是不是对顾湛太好了?

    明摆着蹬鼻子上脸啊。

    他公务都处理不完,步步谨慎应对朝廷的纷争,还要揣测圣心,哪有空闲去懂得名驹?

    不都是马吗?

    能骑不就行了!

    “你还别不乐意听,上一次你就被下面人糊弄了,还是我帮你辨别出来的,你想啊,若是你骑着不是名驹的马出门,多没面子……嘶,好疼,哥,你是给我上药,还是故意报复我啊。”

    顾四爷抽回胳膊,小声嘀咕:“不用你了,一会儿让蕙娘来,她可比你会伺候人。”

    顾清:“……”

    再也忍不住高高抬起胳膊,顾四爷立刻抱着头:

    “每次你说不过我,就打人!哼,对外人老好人似的,没一丁点脾气,对我不是打就是骂,一点都不似当长兄的,长兄如父,如父懂吗?我不求你像个慈父,起码也要学我对瑾哥他们,你见过我打瑾哥吗?”

    你根本就是管不了顾瑾他们,还不管不了女儿们。

    不,顾清觉得顾湛也只能管管顾瑶了。

    可顾瑶被顾湛管得成了满京城的笑柄,同草包也只差一线而已。

    顾清的胳膊僵硬在空中,迟迟没法子落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勃然翻滚的气血,默默念着眼前气死人的幼弟是他养的。

    他自己没教育好顾湛,所以被顾湛生生噎死也是活该!

    为官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说他是老好人!

    那些被他不动声色调去苦寒之地的官员肯定不这么想。

    被他架空的吏部尚书没少在家里吃狗肉。

    毕竟咬人的狗不叫!

    他若没点脾气,顾家能在京城立足?顾湛能甩着手享乐了二十多年?

    “哥,我同你说,今儿我见到御马。”

    顾四爷无视长兄高举的手臂,横竖他见习惯了,只要躲一躲,长兄从来不打他,

    “那毛色,那脚程,简直就没谁了,能让我骑着溜京城一圈,让我干啥都成。看了御马名驹,再看看我的马,哎,没面子啊。”

    “哥你总是举着胳膊不累嘛,放下来吧,药还没上完呢。”

    顾四爷又把伤手送过去,示意长兄继续上药,可他那嫌弃又无奈的小眼神,顾清四下寻找,戒尺扔哪了?

    “对了,对了。”

    顾四爷猛然想到一事,撇下顾清,在马车里翻出一副画作,展开后向顾清显摆,“哥快来看看,这幅画如何?”

    顾清只是扫了一眼,顾四爷眼睛亮晶晶,虽然面上平静,可顾清却知道他想要什么。

    严格说,这幅画作同皇上做诗一般,都是乡间秀才的水准!

    在皇上面前他都违心赞过秀才水准的诗词是绝世好诗,为哄顾湛开心,忘记手疼,他称赞几句也不算是过分吧。

    宠爱弟弟有错吗?

    没有!

    顾清点头道:“你的画法精进了,看笔法的运用已颇具大家风范……”

    “哥,你骗人!”

    顾四爷一脸不可置信,“你堂堂吏部侍郎就这点鉴赏力?还说有大家风范?你不能因为这幅画是我画的就说违心的话啊,你不指出缺点,我如何进步?还是说你名声在外的书画双绝也是吹出来的?”

    顾清:“……”

    以后戒尺,他一定随身带着,这样的混账东西,不打不成!

    “肯定是他们见你官越做越高,违心说你画作价值千金。”

    顾四爷用没受伤的手鼓励般拍了拍备受打击,脸庞都僵硬了的长兄,“以后别信找你办事的人话了,其实画得不好,一点都不丢人。”

    “顾湛……”

    顾清闭上眼睛,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把幼弟活活掐死了,“你坐下,过一会儿,我同你有话说。”

    先让他冷静冷静,压一压暴躁的情绪。

    顾四爷到是听话般坐下了,只是嘴一直没闲着,一个劲安慰兄长,总算能帮着大哥了,以后谁再敢说他没用只会添乱?

    他很会安慰大哥嘛。

    过了好一会,顾湛说累了,自顾自拿起茶杯润喉,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大哥,嘟囔了一句,倒了半杯茶递过去,“哥。”

    淡淡的茶香令顾清睁开眸子,幼弟养成这样,除了母亲太过宠溺外,他也要付一半的责任,现在他再管教顾湛,已经迟了。

    他管得顾湛太严,只会让顾湛过得不快活,他还不如从旁出下手,就让顾湛这辈子做个……白痴好了!

    “画上的字是陈闵之写的?”

    “大哥目光如炬,就是他,去东佛寺的路上,我救了陈闵之。”

    顾湛绘声绘色把事情前后讲了出来,当然他的重点是自己如何神武,陈闵之如何落魄,如何的倒霉。

    不如此无法体现他的光明伟岸。

    “当时六丫头一直在?”

    顾清慢悠悠品着茶,虽然顾湛只提了顾瑶几句,他还是能从顾四爷自夸的话语中找出关键。

    顾湛道:“瑶儿是说了几句话,可那不是重点,哥,你有没有听我说啊重点是陈闵之向爷低头了,服软了,认输了,他以后对爷退避三舍,还要在外说是爷救了他,曾赞爷义薄云天……”

    顾清掀起嘴角,“好,好,我知道了。”

    六丫头果然经过挫折长大懂事了,知晓轻重懂得维护顾家,维护顾湛。

    同她舅舅和生母一样,不声不响的,却值得信赖。

    不是李氏有这样的特质,光顾湛说她好,顾家怎么可能让她进门为妾?

    挫折能让顾瑶成长,是不是能让幼弟……顾湛莫名后背一凉,“怎么突然冷了?”

    他裹紧了外袍,催促外面的车夫再快一点。

    顾清暗暗摇头,始终是舍不得幼弟遭受挫折,万一把顾湛磨砺坏了,以后谁来气他?!

    至于顾清原本想同顾湛说的话,见顾湛那副兴致昂扬的劲头,顾湛纵然听进去了,也听不懂。

    顾清在下马车时交代了一句,“顾璐的事,你以后不要管了。”

    顾湛摸着脑袋:“本来爷也没有管过,她啥时听过爷的话?”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