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八十章安排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三哥作甚这么看我?”

    顾瑶心中略有紧张,顾瑾好似能看透她的心思,到底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六小姐!

    自从她回顾家就没想过再按照以前的六小姐性子过日子。

    却也私心不想同顾瑾形同陌路。

    她已算不上顾瑾的亲妹妹了。

    顾瑾淡笑:“六妹想出的故事一定很有趣儿,我现在就写出来。”

    顾瑶让素月准备笔墨。

    顾瑾在见到素月时,眸子稍沉,素月屈膝低头退出去。

    顾瑶主动研磨,“我先说好,三哥帮我润色文章,不要改变故事的本意,也不要用太华丽的辞藻语句,雅俗共赏最佳。”

    “要求真多。”顾珏撑着下颚,巴巴说道,“往日我求三哥随意写点功课,三哥不肯答应,今儿他放着功课不做,书卷不读,却帮六妹写故事?”

    “五哥有意见?”

    顾瑶佯装生气,“让三哥帮你做功课,你也好意思?三哥随意写出的文章也是五哥能写出的?五哥的成绩一向稳定,稳定的低,骤然出色了,旁人肯定怀疑你作弊。”

    顾珏被稳定的低给刺激到了,“你就这么瞧不起你五哥?我还不能有进步了?”

    “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擅长不一样,三哥会读书,五哥虽是同三哥一母同胞,未必长了三哥会读书的脑袋。”

    顾瑶最怕就是顾珏被谁说动有了作弊的心思。

    顾瑾不会帮他,但是旁人会不会有意帮忙,然后栽赃到顾瑾头上?

    并非是顾瑶得了被害妄想症,而是顾家的状况太复杂,顾家小姐一个个本事太大,由不得顾瑶不多想,防患于未然。

    她宁可多想一点,也不想事到临头后悔。

    黄灿等人的底线比她所能想到的低得多.

    顾瑾庶出的身份就是天生的靶子,顾珊也好,顾璐也罢,看顾瑾未必顺眼。

    何况顾璐还有一个只比顾瑾小一岁左右的亲哥。

    听顾珏的语气,顾瑞同他交好,没有嫡子庶子之间的针锋相对,当顾璐发现顾瑞如何都赶不上顾瑾时,会不会动别的心思?

    顾璐那副谁都对不起自己的样子,怨天怨地的恨意,翻脸无情的狠辣,顾瑶不得不多加小心。

    她不仅自己没兴趣为顾瑶上辈子还债,她在意的亲人同样不该被上辈子发生的事左右。

    “天生我材必有用?这话说得好,我好像听谁说过。”

    顾珏摸着下颚,“以后谁再说我背不下功课,给三哥丢脸,我就用这就话回应。”

    顾瑶拿出哄顾四爷的耐性,“五哥高兴就好。”

    “三哥,娘说过的事是不是能提前?”

    顾瑶低声问顾瑾,“五哥总是在书院,纯粹是混日子的,该认的字已经记住,文章功课太难为他了。”

    顾瑾捏着毛笔,把宣纸扑在桌上,放好镇纸,眼角余光却瞄着自顾自得意的顾珏。

    顾瑶又加了一把火,“听说四哥成绩有所提高,只剩五哥自己落后,他面上不好看,同窗怕是更瞧不起五哥了。同不是一路人的人在一起,五哥不舒坦,对五哥将来也没太大用处。”

    “三哥能护住五哥一时,却不能护住他一辈子。有父亲的前车之鉴,我不想五哥将来同父亲一样,只能依靠三哥。”

    “我会同舅舅说一说。”

    顾瑾为不可见点点头,“你说,我写。”

    顾瑶暗松了一口气,虽然顾珏提前去神机营受苦,她也挺心疼的。

    无论是顾璐还是黄灿如今都无法把手伸进神机营,顾珏反而安全。

    “先讲一个下堂妻的故事。”

    顾瑶结合看过的狗血小说,把故事讲得栩栩如生,陪着丈夫受苦最终却被更年轻的女子取代,就因为丈夫和年轻女子是真爱,便得到身边人的支持。

    除了顾瑶的声音外,屋中只有顾瑾写字的莎莎声响.

    顾瑾下笔有神,一蹴而就,把故事迅速转化为通俗易懂的文字。

    只是在写到年轻女子夺人丈夫的‘无辜’时,顾瑾压下反胃的感觉。

    “照着我说得写,三哥要凸显出年轻女子的无辜和情不得已,也别写丈夫完全忘记随自己受苦受难的妻子,而要写出他对妻子已无感觉,却还想继续陪着妻子,舍弃真心爱慕的年轻女子,可偏偏他心不由己,不自觉会被年轻女子吸引。”

    “呸。”

    顾珏狠狠拍了桌子,“世上怎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还心不由己?恶心死了!”

    正因为顾瑶说了男人和妻子在艰难时,妻子的付出,又着重提到年轻女子的无辜,才有这样的效果!

    别以为古代男人都是无情的,他们固然可以三妻四妾,却很少男子敢让糟糠下堂。

    名声不想要了?

    在官宦人家更是少之又少。

    顾瑶散步这个故事,只是为掩藏她真实目的,先把气氛炒热,人人都关注议论,起码要让顾瑾所用的笔名有知名度。

    然后再抛出以黄灿和王小姐为原型的故事。

    炒作嘛,她总不会陌生。

    道德绑架甚至能影响司法的判决,毕竟法官是人,法律判刑时也需要考虑当世人的表现。

    在古代人情或是道德彻底在律法之上。

    一个被妓子传唱的王小姐,一个受伤养病的顾六小姐,谁更占据道德制高点?

    谁更值得同情?

    救命之恩又如何?

    黄灿就要以身相报?

    她会把那对男女虚伪面皮揭下来,“当初未婚妻上门只是为……为放弃这门婚事,不是一心之人,不配做她的夫婿,见未婚夫护着救命恩人,气不过便打了未婚夫一巴掌,就此决裂,没想到柔弱的救命恩人爱郎心切,偷偷用花瓶打倒了未婚妻。”

    “揍得轻了。”

    顾瑾眸子深沉,犹如酝酿暴风骤雨。

    顾瑶被送回来已经人事不省,更不会为自己辩解,原本她脾气就是不容人的,顾家上下更相信东平伯那边的说辞。

    毕竟王小姐那副婉约模样,不是顾瑶对手。

    而且王小姐是才女,才女怎会说谎?

    王家有一连请了好多大夫上门给王小姐诊治,又是拜佛,又是求压惊的药方,黄灿更是寸步不离守护她,东平伯府上下一词,顾瑶成了坏人,被人鄙视。

    这只是她给黄灿和王小姐准备的第一招,顾瑶唇边噙着一抹冷笑。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