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颤抖吧,渣爹》第2卷 第一百零三章逆转

类别: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倘若黄灿上了冠世侯拟给隆庆帝的名单,这辈子的前途是不用指望了。

    进而更有可能牵连到东平伯的仕途,养出一个丢祖宗脸面,隆庆帝不满的儿子,东平伯哪还有脸面?

    冠世侯莫不是同东平伯世子有仇?

    黄灿脑袋进水无故招惹得罪冠世侯?

    “听说几位被皇上请来的大儒学士都很欣赏黄世子的才学。”

    和东平伯有交情的人颤颤巍巍开口替黄世子申辩几句。

    陆铮淡淡扫了他一眼,只是一眼,说话的人一身的冷汗。

    哪怕他已经年过五十,比冠世侯年长许多,在陆铮面前不敢有任何的放肆。

    他隐隐后悔自己做什么出头鸟?!

    陆铮把玉牌抛给顾瑶只被当做意外,称赞顾瑶绝色也没引起太大的风波。

    除了陆铮如今尊贵的身份外,还有便是他年龄虽轻却有同上一辈人一样的地位,可随意点评闺秀小姐。

    谁都不会想到冠世侯同被退亲的顾六小姐有私情。

    一个人的地位若到了一定高度,言出法随,意随心动。

    当世唯一能压一压陆铮也就只有隆庆帝一人。

    而隆庆帝极是喜爱陆铮。

    陆铮地位更显超然。

    别说点评顾瑶,就是他点评阁老大学士,旁人也不会认为他无礼。

    陆铮目光看向戏台,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打,仿佛欣赏台上戏子们的卖力表演。

    而城南伯等人一个个微弓着身躯,面向陆铮。

    除了陆铮之外,戏台上下两层的人心思都没放在听戏上头。

    少女看冠世侯越发春心荡漾,倾慕期许。

    顾瑶理解这些少女们,权势滔天,富贵英俊,陆铮能满足任何少女的幻想。

    他就是童话故事中的白马王子,不,他比软弱无用徒有其表的白马王子更令少女向往。

    “侯爷,方才是我妄言。”

    “黄世子这些日子同王大儒的女儿痴恋,若还换不到大儒们几许赞言,他更是没用了。”

    “……”

    众人再次确定陆铮是皇上的种!

    说话同隆庆帝如出一撤。

    隆庆帝点评自己不喜的臣子时,总是‘尖酸刻薄’‘句句诛心’。

    老扎心了!

    陆铮这是说黄灿只能卖脸讨好王大儒的女儿?以此换得大儒的称赞?

    倘若这话被黄世子听到,非气得吐血不可。

    陆铮缓缓问道:“听说顾家同黄灿退亲了?”

    “……是。”

    这一前一后,反而显得是顾家主动解除同黄世子的婚约。

    其中差别可就大了。

    陆铮淡笑:“顾侍郎人品端方,疼爱晚辈名不虚传,为顾六小姐一生幸福,宁可担着退亲的名儿,他行事无愧于心,皇上总是说,为权势出卖儿女晚辈的人,在忠诚上也要考量一二。”

    “……”

    城南伯脸有点热,却不敢反驳陆铮。

    而陆铮随意说起皇上对朝臣的评价,对在场的人都极是有用,这些话,他们就是削尖脑子都听不到的。

    命妇们一个个神色有异,显然注意陆铮动向的她们也听到了些许的话语。

    城南伯夫对顾老夫人越发热情,方才是因往日的情分,如今却带着巴结讨好了。

    看来顾清入阁的希望大增。

    虽然廷议公推入阁,可皇上若是不同意,可以推翻廷议,令百官重新推选。

    阁老多是隆庆帝意属的人担任,从未有过例外。

    隆庆帝看似对臣子们宽容开明,对臣子们掌控很严。

    “她们是怎么听到的?六姐,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见?”

    顾玲也感到众人的变化,她的身子端正,越发不敢乱动。

    “除了话语外,还有神色变化,耳朵许是听不了太真切,不过眼睛不会骗人。”

    顾瑶拿帕子掩着嘴,轻声:“话虽是听不清楚,从陆侯爷身边人的面色能看出一二来。”

    顾玲又学会一招,同六姐一起真长见识啊。

    眼见着命妇同顾老夫人说话,小姐们有向顾瑶身边集中的趋势。

    顾瑶叫来素月,道:“我和七妹有点冷,你去马车上取两件披风,要长的。”

    素月愣了一瞬,顾瑶眨道:“再准备一些热水。”

    素月反应过来,快步去安排了。

    顾玲羞红脸庞。

    顾瑶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不凉不热,倒也合适,尽量不去看被人簇拥的陆铮,看向戏台。

    不过片刻,素月取来两件披风,顾瑶选了一件更厚实递给顾玲,她留下了素雅的,毕竟她没有顾玲有外漏的危机。

    顾玲快速披上,顾瑶慢慢系上带子,“一会等祖母有空,你同她说一声,我先去更衣。”

    素月点头,不放心说道:“用不用奴婢伺候……”

    “李妈妈不是在嘛。”

    顾瑶挽着顾玲的手,姐妹两人亲亲热热,仿佛去逛后花园似的一起离开。

    旁人很少往别的方面想,许是这对姐妹一起去后院转转。

    “贵府的小姐感情真好。”

    命妇再次赞了几句,顾老夫人笑而不语,然而她目光却更为深邃。

    顾瑶识大体,懂格局,超乎了她的预料。

    即便她在顾瑶这个年岁,突然接到陆铮扔出来的玉牌,都得激动兴奋半晌。

    哪会像顾瑶一样愣是让人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异常。

    更不会如同顾瑶陪着顾玲离开。

    旁人许是把玉牌当做意外,顾老夫人却是清楚内情的,冠世侯在意顾瑶!

    否则他不会亲自来城南伯府,更不会当着这么多人说起黄灿。

    今日之后,黄灿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外人也不会一面倒说顾瑶恶毒,硬是厚脸皮贴上东平伯世子。

    他们顾家主动退婚只因看清楚黄灿的为人。

    顾老夫人嘴角微微勾起,对顾家有利的事自是越多越好。

    钻进马车中,顾瑶眼见着李妈妈帮顾玲换洗。

    原本李妈妈是要来照顾她的,顾瑶却是摇摇头,这样私密的事儿,她还是能搞定的。

    而且方才她显然是过于紧张,上了马车才发觉没那么严重,只有一条淡淡的红。

    不过当看到古代女人用的东西时,顾瑶格外怀念以前的日子。

    “六小姐,您这样是系不上的。”

    李妈妈一直注意顾瑶,把顾玲交给另外的婆子,指点顾瑶该如何操作。

    等到她们都处理好后,戏台上已经唱了大半场,顾瑶擦着额头的汗,说:“我先在马车上歇一会,七妹自己先回去吧。”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舞夜夭,

    </br>

    </br>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